川普曾计划成立总统委员会处理中共病毒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仰望七星  

编辑上传  水星

news.yahoo.com

《戴维哈里斯》(DJHJ Media)发表文章,题目“川普总统计划由总统委员会公开质询福奇为武汉实验室提供资金的问题,并就中共病毒疫情问题提交一份法案”。

全文如下:

川普总统希望将福奇带到一个总统委员会,就资助涉嫌泄露中共病毒的武汉实验室一事提交证据。

一个特别总统小组的计划已经开始,一个行政命令已经写好,所有这些都要求中共国、其同盟者和共谋者对他们的所作所为负责,并汇总一份赔偿法案提交给中共政府。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位前总统的高级顾问在宣布前劝说他不要这么做,这本新书将于今年9月出版,书名为《武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What Really happens in Wuhan),书中详细介绍了中共病毒的来历。

在这本书中,还将有另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即美国官员认为中共国在病毒爆发前已经研制出了一种针对中共病毒的疫苗,这在一份“敏感但未保密”的内部报告中被发现。你在开玩笑吧?

作者还指出,拜登阻止了美国国务院军备控制、核查和合规局 (AVC,Arms Control, Verification and Compliance Unit)在日内瓦正式与中共国对质的努力,因为中共人(the Chi-Coms)掩盖了中共病毒疫情,并在武汉实验室可能违反了《生物武器公约》。

美国情报机构征求了关于中共病毒是否来自蝙蝠的建议,或者该病毒是由同武汉实验室密切合作的科学家们在实验室中创建的,包括北卡罗来那大学“生态健康联盟”(Eco Health Alliance)的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和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

国家情报委员会办公室发表了一份关于中共病毒疫情的声明,称它不是人造的,不可能被基因操纵。现在看来,这种可能性充其量也不大。

上周,拜登要求美国情报机构调查中共病毒的来源,并在90天内提供他们的分析报告。我以前说过,以后再说一遍,我相信拜登的命令是对武汉真正发生的事情进行大粉饰的开始,当他和他的家人都在中共政府的口袋里时,怎么可能不是这样呢?我认为,参与所谓分析的情报机构所做的努力将会得到更多的关注,然后他们会出来宣布,这不是基因制造的,尽管有研究表明,病毒中有一些东西在自然界中从未有过。

行政命令于2020年8月制定,“根据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和法律赋予我的总统权力,兹命令如下:成立中共病毒(COVID-19)来源和代价全国委员会。”

该委员会的想法来自川普总统的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他表示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npeo)也在委员会中。

川普总统随口说出了一些他认为最适合管理委员会的人的名字。

在行政命令中,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被任命为委员会委员,蓬佩奥的高级政策顾问玛丽·基塞尔(Mary Kissel)和蓬佩奥的中共国事务顾问余茂春(Miles Yu)将成为联席主席和副联席主席。空军准将罗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退休)将推动地缘政治会议,来自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美国生物武器防御计划的一名将军将负责调查病毒学部分,以确定病毒是否在实验室被操纵。

记住,作为总统,川普可以获得他想要的任何和所有信息,每当他说话的时候,你必须意识到他知道很多人还没有知道的事情。

这一举动被认为是非常有争议的,川普总统的中共病毒最高顾问福奇将被要求作证,并解释他为何资助中共国危险和极度风险的冠状病毒研究,以及非营利性组织生态健康联盟的主席达扎克,福奇通过他将资金支付给了中共国武汉的病毒研究所实验室,中共国将被质询武汉实验室一个缺失的病毒数据库,以及其他问题。

行政命令说,委员会将调查“中共病毒疫情的起源,由美国承担追责该疫情带来的经济、政治、社会、人力和其他代价;以及中共国或中国共产党是否利用这一疫情来推进自己的经济、地缘政治、军事或领土议程。”

在对损失进行评估后,委员会将汇总一份账单,提交给北京的中共政府,“以收回任何损失以及所有评估的费用”。

该委员会要求中共政府对他们所做的一切负责,并对他们所引发的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和人类痛苦进行赔偿,它会受到中共那些喜欢“中共人”钱的马屁精的谴责,它会使美国与中共国的关系更加紧张,但川普总统和其他人认为这是必要的,因为病毒造成了生命的代价。

余茂春已经在白宫设立了一个办公室来管理这个委员会,纳瓦罗说“我们快到终点了。”

最终,在川普的几个经济顾问在椭圆形办公室的一次会议上与委员会成员激烈抗争后,总统委员会在启动前就被关闭了。他们认为,此举将对经济产生影响,而其他人则表示,他们担心,委员会会被视为一个政治噱头,如此接近11月的选举,已经充满仇恨的媒体会抨击政府。

别指望拜登政府会有言外之意,乔·拜登最终可能会以某种方式指责川普,并向中共国提供赔偿,你先在这里听到的。

政府高官们非常关心中共国在多早的时候就为中共病毒研制出了疫苗,这对这个共产主义国家来说是好是坏,如果他们在病毒袭击世界之前制造出疫苗,这将是中共国制造病毒作为生物武器并向世界释放病毒的最大证据。

在中共政府于2019年12月13日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疫情之前,已开始调查疫苗研发的可能性,调查结束时,很可能无法形成意见,因为中共国尽一切可能混淆对病毒起源的调查。

(原文完)

路德社透露过川普总统的“中共病毒委员会”背景,纳瓦罗先生介绍了两个亲共分子财政部长姆努钦和经济顾问库德洛阻止了总统委员会的成立,纳瓦罗先生说,这两个人背后还有人。可见中共力量在美国各方面的布局。

本文作者表达了对拜登的不放心,“我以前说过,以后再说一遍,我相信拜登的命令(指拜登要求情报部门限期提交报告的命令)是对武汉真正发生的事情进行大粉饰的开始,当他和他的家人都在中共政府的口袋里时,怎么可能不是这样呢?”

笔者还是有保留地赞同这个观点,拜登给出了90天的期限,分明是一个长时间的缓冲带,如果真地想认定的话,根本不需要90天就能认定中共病毒的来源。时至今日,拜登真地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做自然说的认定?可能性也是极小。

继续静观事态的发展,看各路小丑怎样登台表演?

原文链接: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