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的几个细节与记忆(二)

  • 作者:XB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6月8日电/西喜社——

西喜站丘比特战友“六四”作品

(接上篇)

事后的几个月中,一些看过当时录像带的人都说残忍至极!后来官方每年以“打非扫黄”为借口,一直在搜查、收缴这类现场的录像带。我所在单位的一个处长曾经在一次会议上说;严格禁止看北京六四的录像带,谁要收藏、观看这类录像带,要被公安人员抓去,甚至进监狱。

对于“六四”,有这样几个细节: 那天,因为交通瘫痪,中午在家里看电视新闻,一个特写镜头切换到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纪念碑石头阶梯的阴角多处有红色的血迹,而到了当日晚上再看新闻联播节目,纪念碑的阴角红色血迹已经冲刷干净,看不到了,很明显,这是当日下午官方组织人员冲刷后的镜头。他们要掩盖坦克碾压学生的事实,欲盖弥彰。

 《人民日报》定性“六四”为“反革命暴乱”,但是在周围许多同事与亲朋好友的私下议论中,几乎没有人认同这种所谓的定性。反而都是站在学生一边。一位王姓的同事对于“六四”血腥镇压之前,当年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凌晨在公交车上与北京学生对话中说的:“我们老了,你们还年轻。不要成为政治的牺牲品”,他模仿赵的浓厚的四川家乡话口音,惟妙惟肖。可见同事对于赵紫阳反对镇压学生的认可。

根据后来直接或间接披露的事实表明:89年主张镇压的是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鹏和总设计师邓小平,是由邓小平下达军队进京命令并镇压学生的(有观点认为,邓死后骨灰撒到大海中,因为他镇压学生运动等作恶多端而担心身后被挖掘坟墓)。

还有这样的一个细节:据公司武装部的一位同事说:“六四”前后那几天,在公司办公室的几个窗口都布置了监控仪器,目的是监控录像参与游行的学生等,那位同事言外之意是告诫自己:你别以为官方不知道哪些人在游行,你千万不要参与,要立场鲜明地与党中央保持一致……

“六四”前后的党报上,让我知道了这些学生运动领袖和教师等:吾尔开希、王丹、方励之、刘晓波和作家刘宾雁…… “六四”之前曾经阅读过刘宾雁的报告文学《在桥梁工地上》《人妖之间》等,主题是写共产党干部的腐败、官僚主义作风。“六四”后刘宾雁自然成为经常被官方点名批判的作家。而刘晓波事后被残酷迫害致死。

32年之后再看“六四”,中共的决策部门——中央政治局中,当年的开明民主派赵紫阳、胡耀邦和万里等人,不占主导地位,而死硬的专制顽固分子总理李鹏和邓小平等大权在握,而且最终由邓小平拍板军队镇压学生!现在反思,在许多年共党的官方宣传中,把邓小平包装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但是其骨子里还是要“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四个坚持证明,他的改革开放不是让中国人民走向民主、自由、幸福,更不是实行宪政,而依然是共产党独大的一党专政体制。仔细分析不难发现,这个邪恶的共产党领袖,压制、打击了胡耀邦和赵紫阳等主张民主化的开明人物。“六四”之后继承共产党专制衣钵的江泽民通过政治投机捞取政治资本,上台后镇压法轮功,并且由江开始开启了摘取法轮功等活人人体器官的罪恶之路!

自从八九年的“六四”之后,每到这一天,中共官方都是极其心虚地进行所谓“维稳”行动,打压一切中国民众的追求自由民主的言论与行动。到了现任总书记习近平上台后,对于言论的封杀可谓登峰造极!甚至对于“文革”这样的民族大浩劫也开始平反,说成是“艰难的探索”。中共领导人一个更比一个邪恶,没有最恶,只有更恶毒!习包子已经恶毒到制造与释放新冠病毒这个化学武器来企图残杀全人类!可见,人类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只有迅速地审判中国共产党,让中共加速地覆灭,才能制止如“六四”这样军队屠杀学生的反人类罪行的重演,也才会有自由人类的光明与未来。

审核:蚂蚁兄弟;校对:阿伯塔;发稿:信心的选择

上一篇:六四的几个细节与记忆(一)

欢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