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说历史:世纪骗局之:1966~1976(走进黑暗的深渊“文化大革命”) (4)

  • 作者:一颗星星

(接上篇)

停不下的“文革”、非死不可的“林彪”

由毛“亲自策划、亲自发动、亲自指挥的”文化大革命的目的,就是要搞垮刘少奇,及其势力。毛自我认为“‘运动只搞了五个月,可能要搞两个五个月,也许还要多一点’,就可以结束了”,(1966年10月25日,毛《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但是他显然低估了当时中共国的客观形势。由毛亲自出马的“炮打司令部”,倒是把刘“司令”打掉了,但是这场由下至上发动的“大革命”,已然把中华大地弄得“遍地是鬼”,形势失控,就连他这个“大魔王”也收拾不了。加上“林、四”两家(林彪、“四人帮”),都在窥视“皇位”,依旧需要“斗争”去清除党内的异己。就这样,在“斗来、斗去,批来、批去”中,最终这场文化大革命一拖十年,就变成了“十年浩劫”。

1969年,刘少奇和“刘氏集团”都已经奄奄一息,毛便决定召开“九大”(中共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这时的林彪已经代替刘少奇蹿升至全党第二人,并且“林氏集团”手握兵权,这可是比“刘氏集团”更为可怕的人物啊。“九大”中如何安排林彪,便成了毛心中“最主要的矛盾”了。

林彪其人,算得上是中共的一代名将。据说他是个“怕光,怕水,怕风”的“病号”。读过前面文章的朋友们应该记得,他是在退休养病的状态中,被毛叫到庐山,接替了彭德怀的职位。而林在文革开始后一跃成为权力和地位仅次于毛的“副统帅”,在其攀登权力高峰的路上,自然有他的“捷径”,那便是在各种公开场合不遗余力的鼓吹对毛的“个人崇拜”。(说白了就是“拍马屁”)那举世皆知的毛主席的“四个伟大”(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和“三个天才”(天才地、全面地、创造性地),全都是林一手炮制出来的。而这种“马屁精”自然也是毛在文革时期的“第一打手”。马屁拍的震天响,自然把毛主席老人家拍得心花怒放、龙颜大悦,也把林自己“拍”到了位高权重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

我们回头再来说“九大”。1969年4月,毛在北京召开了“九大”。按照毛的政治日程,这次大会应该是“文革的结束之会”,因为“文化大革命”的所有既定目标都已经达成了。会中对毛的极左意识形态一一落实,并认定了刘少奇为内奸、叛徒……永远开除党籍。同时,会上还“论功行赏”,作为“炮打司令部”的主要鹰犬打手,“林、四”两股势力,几乎分摊了所有党政军要职。再者,“林彪同志是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也被写在修正后的“新党章”中。至此,林副统帅达到了他人生中权力的巅峰,成为了中共党内货真价实的“二号人物”。而中共的“九大”或许可以称之为“林彪之会”。

“九大”召开的很成功,但是也产生了新问题。这个新问题便是:“罢掉了彭德怀,捧起刘少奇;搞死了刘少奇,又换上个林彪,并将之写入了党章。”相对来说忠厚老实的刘少奇,毛都不能忍,都要除之而后快;那么这个为人诡谲,还手握兵权的林彪,更是让毛夜不能寐了。这对于喜欢不断“清君侧”的毛来说,真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从林彪一方看来,他助纣为虐帮着毛搞掉彭德怀,弄死刘少奇。又在文革前期,作为毛的第一号打手,为其背黑锅、做替罪羊,血债累累,早已被全党全国所痛恨。而“伟大统帅”又是个喜怒无常、阴晴不定的主儿,作为“接班人”、“副统帅”的他,自然懂得“狡兔一死,走狗必烹”的道理。故此,“如何自保?”便也是这“诡计多端的林秃子”(红军老帅对林彪的一致评语)心中的第一要事了。就在“九大”结束后的第二年,林彪便“失宠”了……

不知道这是否属于历史的巧合?林彪的这次“失宠”后被搞,也是在庐山上的一次会议中开始的……

1970年8月20日-9月6日,“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召开。会议的主要议题是筹备召开“四届人大”,及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关于“修宪”这一议题,毛一再明确并暗示将不再设置“国家主席”这一职位。这显然是毛在防范林彪。而林彪却认为国家不能无主,竭力劝毛回任国家主席的职务,被毛六次拒绝。而时任政治局五常委之一的陈伯达,竟然也认为国家不能没有元首,林派中人,黄永胜、叶群、邱会作等人也一致附和。

(此时,刘少奇已死。虽然对国内外封锁了该消息,但是对于党内核心人物来说,是无人不知的。每个人都在盘算着将来的中共国会采取什么样的政权组织形式,谁会是未来的国家主席。这些问题必将会在不久后就要召开的“四届人大”上有个结果。作为党章中“接班人”的林,或许想要像刘那样做党内的“副主席”,而在国家职务上担任国家主席,以便其能够为自身在文革初期的累累血债及树敌太多而求得自保。而从以后事件的发展看来,满脑子传统帝王思想的毛,显然是想把“大位”传给其妻江青。)

毛为了警告林这伙军人集团,不得妄窥大位。杀鸡儆猴,先拿陈伯达开了刀。在会中,毛对林派并没有进行公开批判,只是让他们进行了口头或书面的检讨。而大会刚散场,陈伯达就以“反革命”大罪锒铛入狱。

“九届二中全会”看上去是以陈伯达被批、被捕而结束。但是在毛和林的心中,他们俩人的斗争已经开始了,两人之间的矛盾也已经公开化。1971年8月,毛决定“南巡”吹风,公开批林。按此发展,林彪夫妇和林系人马,必将亦步亦趋的步刘少奇之后尘。这样一来,林家人如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

早在毛“南巡”之前,林派人便做好了“撕破脸皮”的准备。1971年3月,林彪之子林立果,伙同他在空军总部中的几个青年同事(周宇驰、于新野、李伟信等人)草拟了一份武装政变的计划——“《五七一工程》纪要”。同时他们组织了一个执行该计划的小团体,叫“联合舰队”,并名“B-52”为毛泽东代号。“联合舰队”成立之后,便在北京、上海、杭州、南京等地进行着各方面的准备。

或许是提前听到了风声,感觉北京不安全;或许是毛觉得搞林的时机已到,准备给各地的大臣们提前“吹吹风”。毛突然之间决定“南巡”,1971年8月14日,毛带着名厨、美女、医生、护士、警卫等数百人,乘坐专列,浩浩荡荡的从北京出发了。在武汉、长沙、南昌、杭州、绍兴、上海分别驻驿,召见各地百官。在此期间,毛特别地向百官提出林彪近些年所犯的错误,以及他自己和中央,如何惩前毖后,以“治病救人”的心态挽救林彪。并说出他用尽各种方法,削弱了林彪集团,以暴力或和平方式夺取国家政权的一切阴谋。并告诫百官,不要对林副统帅存有丝毫幻想,自取灭门之祸。

毛这一系列的“南巡讲话”一出炉,便立刻有人报告给了林彪夫妇。乳臭未干而少不更事的林立果,便立刻发出了“动员令”,命令他的“小舰队”向立刻向“B-52”开火。而林副统帅于9月8日,也亲写了一张手令:“盼照立果、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办!”

回看林立果要在上海刺杀毛泽东的记录,感觉就像一场闹剧。他们的计划犹如螳臂当车,自取灭亡。毛早在建国前便“出生入死”,当初蒋公也拿出天价数字,想要他的项上人头而不可得。单凭林立果几个毛头小子,就能发动政变把毛宰掉?那岂不是要把蒋委员长气死?

在完全没有摸清楚毛专列路线和停靠时间的情况下,“联合舰队”所有的计划都没有实现。而似乎这所有的一切,都尽在毛的掌握之中。9月12日黄昏,毛的专列驶进了北京站……

毛这一回京可不得了,感觉事情不妙的林彪全家慌忙逃窜。林家于9月12日深夜10点半,从北戴河赶往山海关机场。9月13日零时,一架二五六号三叉戟飞机从山海关机场起飞。机上八男一女,却未带领航员和足够的燃油。周恩来向该机呼叫,劝林“回头是岸”,未有任何回音。凌晨2点30分,在外蒙温都尔汗这架三叉戟飞机,机毁人亡。

(据记载,林家逃亡山海关机场的消息,是林彪女儿林立衡(豆豆)告密给周恩来的。豆豆与其母叶群及其弟林立果一直不和……)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此句为毛得知林仓皇出逃后的回应)

…………

审核:蚂蚁兄弟; 校对:信心满满; 发稿:Nuevo唐人

欢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