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说历史:世纪骗局之:1966~1976(走进黑暗的深渊“世纪骗局”)(3)

  • 作者:一颗星星

(接上篇)

炮打司令部”—搞死刘少奇

就在这些由千万个毛头“小鬼”组成的千百个大小“红卫兵”兵团,在全国进行“串联”之时,中共国近代文化史中那有名的“大字报”,也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这数十万张大字报的领先之作,是由北京大学哲学系党总支书记聂远梓领衔写出的。聂是一个中年女性,在北大搞党的工作,与该校党委书记陆平犹有宿怨。就在“中央文革小组”改组之后,江青、康生等看中北大这块政治沃土,便想利用聂与陆的恶劣关系,现在北大“点上一把火”。聂得到了“中央文革小组”的暗中支持,于是她便联合其他六位同事,于1966年5月25日,在北大贴出了在中国历史上的第一张向上级领导造反的“大字报”——《宋硕、陆平、彭珮云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干些什么?》

“下级服从上级”历来是中共体制中铁的纪律,犯上作乱在中共党内更是不被允许。加之聂元梓在北大的名声本就不好,宋和陆等又不知道聂的背后有“中央文革小组”的秘密支持,于是他们便发动全校的各单位,遍贴大字报加以反击。一时之间,北大校园之内一片字山报海,掀起了文革期间第一阵“大字报”大辩论的狂潮。聂见事不妙,赶紧汇报给“中央文革小组”,文革小组连夜便将此情况报告给在西湖度假的毛,随之呈上的还有聂的大字报原文。毛当即下令公开广播聂元梓的大字报。1966年5月31日,由陈伯达控制的“人民日报”,将聂的大字报上以通栏标题,并附上了“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论。即刻间,北大乃至全国的形势瞬息逆转,本处于下风的聂,一夜之间便变成了北京大学的造反派领袖。随之而来的狂风暴雨,更是让北京城变成了造反派的天下。所有各机关、各学校的党委领导,都变成了被攻击的对象……

当时在北京主持中共中央工作的刘少奇和邓小平,眼见事态失控,便一同飞往杭州向毛请示,并请毛回京坐镇,被毛拒绝。老谋深算的毛嘱咐两人回京安定大局,对此次“斗争大局”全然不知的刘邓二人返回北京后便按照中共党内的老办法,向北大、清华等重点学校派遣并进驻了“工作组”。他们希望能通过进驻“工作组”的方式,把这些革命师生的造反行动纳入正轨。刘少奇为了慎重,竟把自己的夫人王光美派为驻清华“工作组”的成员,用以了解下情。可是,这时正是这些“一不上课,二管吃饭,三要闹革命”的大学生们,揪斗校中当权派,大造其反的起劲儿之时。中央派来“工作组”泼冷水,自然引起了众怒。在“中央文革小组”的煽风点火之下,清华和北大便出现了“学生司令”。尤其是清华出现了一个与王光美正面对抗的蒯大富,蒯司令。蒯司令风头正盛之时,曾拥众数万人,在校内与“工作组”斗得难分难解。蒯司令最终力有不敌,被中央捉进了监狱。而正当刘邓二人不知道下一步如何是好时,忽然晴空一声霹雳……毛出山了……

毛于1966年7月18日,突然返回北京。回京后便直接公开声称“工作组”为反革命组织,应该加以撤除。并恢复了蒯大富的自由,并号召让闹事的学生闹个够。一时之间,北京城欢声雷动,中学的红卫兵及各机关的造反派们倾巢而出。这一下,刘邓二人手足无措,不知道毛搞起这个运动到底是何缘故。

随后,毛在8月1日至12日,组织召开了“中共中央八届十一中全会”,并在中南海贴出了一张他亲自撰写的大字报——“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这一次,藏身幕后的毛终于“赤膊”上阵了。至此,这次“八届十一中全会”便明朗的表达出,它是一次“打倒刘少奇和邓小平的中央全会”。这时,全党全国包括刘邓二人,全部恍然大悟,文化大革命的目的就是要干掉刘少奇。(这次会议还规定了红卫兵活动规范的“十六条”。)

就在毛的大字报“炮打司令部”贴出之后,群众随之大搞“揪刘批刘”运动。在毛的纵容之下,“批刘”群众迅速扩大。而毛手下的鹰犬爪牙江青、林彪等人为了争权,策动了“反击‘二月逆流’运动”,目标直指一大批党、政、军高级领导干部。被攻击的“二月逆流黑干将”谭震林、古牧、李先念、陈毅、叶剑英等人,一个一个被公开点名批斗。(其实周恩来也在“二月逆流黑干将”名单之中,但是由于周在群众中口碑比较好,遭到了群众的抵制,后由毛出面制止,对周的批斗及攻击才没有进一步蔓延。)“反击‘二月逆流’运动”为毛摧毁“刘邓司令部”开辟了道路。1967年3月以后,借着“文化大革命”的高潮,已经没有任何人敢于公开表露对“文化大革命”的不满和对刘少奇、邓小平的同情了……在此期间,1966年12月中,江青还专程跑去清华大学,找到刘少奇女儿刘涛(刘少奇与前妻王前所生)谈话,以代表党中央、毛主席的身份,要求刘涛揭发检举刘少奇。在威逼利诱之下,刘涛和刘允真(同母弟弟)写出一篇《看刘少奇的丑恶灵魂》的大字报,于1967年1月3日,一式三份分别张贴在清华大学、中南海职工食堂门口等地方。后经辗转传抄,被大量印发,很快流传全国。在信息闭塞而消息受到严格控制的中共统治下,身为国家主席的刘少奇在中共国人民中的形象就这样被玷污了。

1967年8月5日,在毛贴出大字报一周年之际,天安门广场三百万人集会庆祝,“誓师”声讨刘少奇。中南海内外聚集数十万群众,声讨刘少奇。在其住宅内外也围满了红卫兵,以最难堪的方式(如“坐喷气式飞机”、拳打脚踢等)批斗着、折磨着刘氏夫妇。在批斗中,刘为了“捍卫国家主席的尊严”,曾手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愤怒抗议。但是,在那个被毛魔弄的是非全无、满地是鬼的环境中,他这个已经名存实亡的“国家主席”的抗议还有何用?更何况中共的所谓“宪法”从来都只是“白纸一张”……

(据记载,1967年1月13日深夜,毛曾与刘少奇在人民大会堂见面谈话。会见中,毛的态度和蔼,刘一再表示,自己犯了错误,愿意承担路线错误的主要责任。且郑重其事的提出辞去国家主席、中央常委和《毛选集》编委会主任职务,愿意携家眷回老家种地务农,作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而毛并没有正面回答刘的辞呈和错误问题,只是建议刘“认真读书”,“好好学习,保重身体”……)

至此以后,刘少奇这位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任国家主席,便被幽禁在中南海中,日夜遭受着红卫兵对其身体和精神上的不断折磨和屈辱,终至百病缠身。而奉命而来“抢救”的医生和护士,为了自保,在施诊之前,均要对其辱骂或殴打,然后才给打针服药,想必也是“药石乱投”。最终,刘被折磨屈辱两年之久,1969年冬,已经被折磨成一具活骷髅的刘少奇,奄奄一息。毛显然不想让他死在中南海,1969年10月17日,刘被专机送往开封,关在开封市人委大院内的一座天井小院中。二十七天后,这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任的国家主席,孤独的死去,时年71岁。两天后,1969年11月14日深夜,开封火葬场以“烈性传染病人”要火化的名义全部戒严,刘少奇的遗体化作灰烬,火化单上填写着:“姓名:刘卫黄 职业:无业 死因:病死……”

这位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席,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世界。1945年的“中共七大”上,刘少奇把“毛泽东思想”写入党章,亲手把毛这个中华民族史上最大的恶魔捧上了“神坛”。而二十四年后,正是这个恶魔,用最卑劣的方式,把刘送离了人间……

审核:蚂蚁兄弟; 校对:信心满满; 发稿:Nuevo唐人

欢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