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数据显示五角大楼曾资助彼得·达萨克负责的生态健康联盟3900万美元 – 该机构曾向被指是疫情源头的武汉实验室的冠状病毒研究提供资金

作者: Josh Boswell and Martin Gould

编译: 越野小兔 审核: 莫黎

图源: Lisa Ferdinando

· 据《每日邮报》看到的联邦数据显示,五角大楼曾向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提供3900万美元,而该机构在2013年至2020年期间资助了武汉的一间实验室。

· 武汉病毒研究所被指是新冠的来源。

· 国防部大部分资金来自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这是一个军事部门,其任务是 “打击和阻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以及临时网络威胁”。

· 独立研究人员收集的联邦拨款数据显示,该慈善机构从政府那里获取的资金总额超过1.23亿美元。

· 来自五角大楼的拨款包括从2017年至2020年期间来自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的6,491,025美元。

· EHA还从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获得了6470万美元的资助。

· 它从公共卫生部门获得了1300万美元,其中包括国家卫生研究所和疾病控制中 心。目前还不知道有多少资金实际到了武汉实验室。

· EHA还资助了极具争议的 “功能增强 “实验,通过该实验使危险的病毒变得更具感染性,以研究其对人体细胞的影响。

联邦数据显示,五角大楼曾向一家慈善机构提供了3900万美元,该机构资助了一家中(共)国实验室,因其从事争议性的冠状病毒研究被指控为疫情源头。

消息传出之际,该机构负责人、英国出生的科学家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被曝出涉嫌利益冲突和开展诋毁实验室泄漏理论的幕后活动。

这家名为生态健康联盟(EHA)的慈善机构,在被发现利用联邦拨款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冠状病毒研究后,受到了严格的审查。这个为研究新疾病而设立的美国非营利组织还部分资助了极具争议的 “功能增强 “实验,即让危险的病毒变得更具感染性,以研究其对人体细胞的影响。

去年,前总统川普取消了对该慈善机构370万美元的拨款,因为有说法称新冠是在EHA资助的武汉实验室中制造或者从该实验室泄露的,从而引发了一场政治风暴。

但独立研究人员收集的联邦拨款数据显示,该慈善机构从2017年到2020年期间从政府获得了超过1.23亿美元的资金支持,而且其最大的资助者之一是国防部,其自2013年以来向该组织提供了近3900万美元。

这些钱究竟有多少用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目前尚不清楚。

拨款来自五角大楼,包括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从2017年到2020年期间资助的6,491,025美元,这被描述为:“了解西亚出现的蝙蝠携带病毒引起的人畜共患疾病风险。” 该笔拨款被归类为“科学研究- 打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EHA还从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获得了6470万美元,从公共卫生部门,包括国家卫生研究所和疾病控制中心,获得了1300万美元,从国土安全部获得了230万美元,以及从国家科学基金会获得了260万美元。

一个340万美元的政府资助数字被广泛报道,此前白宫首席医疗顾问安东尼·福奇在参议院听证会上被问及2019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通过对生态健康联盟的拨款给武汉实验室提供了多少资金。但包括五角大楼资金在内的总拨款金额使这个数字相形见绌。

研究员詹姆斯·巴拉塔(James Baratta)和玛丽安·埃弗雷特(Mariamne Everett)收集了美国政府机构给EHA的拨款申报,这些资料于12月在独立科学新闻网站Independent Science News上发表。

该网站发现EHA对其庞大的军事资助的声明深藏在其网站的 “隐私政策 “部分,标题为 “生态健康联盟关于研究中的利益冲突的政策”。

在披露中,EHA说它是 “联邦机构的各种拨款的接受者,包括国家卫生研究所、国家科学基金会、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以及美国国际发展署和国防部。它没有披露其国防部资金的规模。

2014年,奥巴马政府取缔了功能研究的收益,如EHA资助的实验,因为科学家们担心这可能会导致基因强化的病毒从实验室中逃脱而导致全球大流行。

但据报道,EHA继续合法地资助这种做法,利用政策上的一个漏洞,允许在 “迫切需要保护公众健康或国家安全 “的情况下进行研究。

一个值得注意的EHA “政策顾问 “是大卫·弗朗茨,他是美国政府主要生物战和生物防御设施德特里克堡的前指挥官。弗朗茨曾经是联合国特别委员会的一名官员,该委员会检查过伊拉克的生物武器。

该慈善机构的负责人达萨克被指控策划了一场幕后 “霸凌 “运动,以确保新冠疫情的责任不会被引向他资助的武汉实验室。55岁的达萨克与武汉实验室号称 “蝙蝠女 “的石正丽在冠状病毒研究中进行了紧密合作。

2020年2月,达萨克说服其他二十多位科学家签署了他写给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的一封信,这封信被视为一个风向标,其使大多数专家甚至拒绝考虑非自然起源,即病毒可能是人为制造并从武汉实验室泄露的。

前克林顿政府高级职员杰米·梅茨(Jamie Metzl)是世界卫生组织人类基因组编辑咨询委员会的成员,他告诉DailyMail.com,《柳叶刀》信件门 “是科学界的洗脑活动,是一种暴行和恐吓”。

在根据信息自由法案的披露下显示,达萨克试图使他的慈善机构与这封信保持距离,以使它看起来是 “社区团体的共同意愿”而不是达萨克和他的机构主使。这位负责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其他签名者,这封信不会带有EHA的图标,”也不会被识别为来自任何一个组织或个人”。

去年2月19日发表在该杂志上的这封联名信赞扬了 “在新冠疫情挑战期间继续拯救生命和保护全球健康的中国人”,并补充说 “我们团结一致,强烈谴责暗示新冠不可能源于自然的阴谋论”。

尽管达萨克与中国实验室关系密切,但他仍被世界卫生组织(WHO)选中,成为其13人调查小组的一员,该小组的任务是找出始于武汉的这场全球疫情大流行的原因。梅茨告诉DailyMail.com,世卫组织的这一任命是一场“大规模的、令人震惊的利益冲突”,一名在诋毁实验室泄密理论方面有重大财务和声誉利害关系的人居然能够被指派调查这些理论。

一些知名的科学家批评世卫组织的调查缺乏力度和完整性,该调查否定了实验室泄密理论。

在Buzzfeed上个月获得的在信息自由法下披露的福奇的电子邮件中,达萨克感谢了这位白宫医生对新冠是人为制造理论的反击:“我只想代表我们的员工和合作者说一句感谢,感谢你公开站出来声明,科学证据支持新冠是来自蝙蝠传人的自然起源,而不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释放。” 达萨克在2020年4月写道。而福奇表示这些邮件被断章取义了。

EHA最近提交给国税局的财务报表称,其约90%的资金来自政府。

2019年的报告称,达萨克当年共获得410,801美元,包括311,815美元的基本工资,42,250美元的奖金,24,500美元的递延报酬和32,236美元的非税福利。

新闻来源:

The Pentagon gave $39 MILLION to Dr. Peter Daszak’s EcoHealth Alliance – the charity that funded coronavirus research at the Wuhan lab accused of being the source of the outbreak, federal data reveals


发布: 法国巴黎七星编辑组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澳喜农场欧洲部

欢迎战友加入我們: Discord 群: discord.gg/mM4pXyJJAx 電報群: t.me/parissevenstars t.me/himalayaparis 6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