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参加爆料革命的普通战友对自己、对妻子的喃喃自语

撰稿:迈尔斯朱小文

图片来自网络

曾好几次想记录点什么,又曾好几次想自己的文字就像自己的基因一样没有那么重要。有时不自觉在脑子里梳理我这几年的变化,决定还是记录一点吧,给新中国联邦一岁的礼物,更是给后人留点文字,让他们有机会能知道,曾经有过我这样的人,有过这样一段的经历。

  1. 翻墙

之前刷朋友圈、刷抖音是我的日常,看周小平、占豪的文章也是日常的一部分(现在提起这两个人的名字,有点不适)。不记得具体哪年了,18年或许更早,读到一篇朋友圈里的文章,文章的内容早已不记得了,但文章的内容一定是我之前在主流媒体上没有看到的观点,引起了我的兴趣,也记得文章的作者头像是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的照片,关注了作者,扫描了打赏码,被作者邀请加入了类似粉丝群的群,群友应该都是和我一样喜欢作者的文章,所以五湖四海凑在了一个群里。

在群里认识几位比较活跃的群友,有老吕,峰哥、并肩、Angel、墙内草等等,大家在一起有了“光明”群,群被封,热心的群友不厌其烦的又把大家找回到“光明1、2、3…”群,大家还畅想着,可以在第100号之前,看到防火墙的倒塌。在光明群里,有人分享了一个可以安装在安卓手机里的,可以翻墙的浏览器的安装包,我把这第一把梯子安装在了我的情怀锤子手机上,开始了三十多年来第一次爬上梯子,看看墙外的样子。

2、三道门

初上墙头也没有什么目标和方向,打开YouTube,点开首页推荐的视频,开始追起了文昭、江峰的节目,不论文昭、江峰在塔里第几层,是他们打开了我认识共匪的第一道门,让我知道他们如何勾结日军出卖国军,如何在南泥湾种鸦片发展财力,在延安如何糜烂地生活,如何编造两万五千里长征,如何组织群众斗群众,如何打土豪杀土豪,如何把地主的田地分给百姓又如何收归国有,如何杀害天安门前的民主勇士。

随着“光明”群不断被封,离第100号也越来越接近了,大家统一转移到了土豆,那里可以暂不担心再被封群。那时也发生了香港年轻人发起的“反送中”运动,也是这场运动,打开了认清共匪的第二道门,打开了我对民主自由法治生活的向往,打开了我真正对6.4斗士、香港勇士的尊敬。土豆群里转发的图片里的香港年轻人们,年纪还没有我大。一对恋人额头顶着额头拥抱在一起,我在想,他们在鼓励对方,安慰对方,还是在交代后事的嘱托。一位父亲手牵着一位稚气未脱的小朋友,奔跑在弹雾前,这是多么勇敢的父亲和多么勇敢的孩子,可以自发地走上街头为自己抗争诉求,他们那片土壤培养出这样的氛围,那片土壤是我心之所向。那位冷眼怒视共匪的美女,那位被布袋弹打坏眼睛的女勇士,在你们面前我是那么自惭形秽,那么无地自容,我多想和你们站在一起,可这片土壤又让我始终趴在了地上,做一个苟且偷生任人宰割的韭菜。

图片来自网络

2020年1月,共匪故意释放病毒,刻意隐瞒疫情,峰哥在土豆群里说起了“路德社”,提起了“路德访谈”,从那以后,我知道了爆料革命,知道了文贵先生,从此打开了我希望共匪早日从地球上消失的第三道门,也打开了我对未来新生活的新希望,生活好像又有了阳光,又有了值得期盼的色彩。

3、爆料革命这碗酒,敬天敬地敬战友。

从那天起,每天两期《路德访谈》,紧跟文贵先生,紧跟爆料革命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媳妇送我的MacBook,成了我翻墙看世界,追随爆料革命的专用设备,又专门买了一部二手iphone8,互相搭配使用。在葱花、墙内草等战友的帮助下,我学会了购买美区电话,注册美区ID,注册墙外邮箱,购买使用小火箭,购买订阅,切换节点,电脑、手机对我来说,完全换了一种使用方法,不再刷无聊的八卦新闻,不再刷抖音微博朋友圈,每天关心的,是香港年轻人们怎么样了,还平安么;文贵先生推动的灭共行动怎么样了,进展到哪一步了;路德先生又有哪些重磅中的重磅了……

这一年多来,所有收获、感悟、感动已经内化于心了,接下来我想以写给我太太书信的方式记录这一年来的片段。

老婆,2020年的春节,我让家里鸡飞狗跳了,除了中共制造的疫情给我们生活带来了改变之外,我也让咱家的春节添堵了。你删除了我手机上所有翻墙的有关app,删除了微信通讯录里所有与墙外有交集的好友,那天我真的很生气,甚至是很愤怒,我的怒气导致了那天你和妈逃离家里,导致了妈的流血受伤,我至今想起那时的我仍旧十分悔恨。我也希望现在或者将来的你,可以理解那些app和那些人为什么对我那么重要,未与我商量偷偷删掉了他们,我依旧是不能接受的,即使将来我们有了孩子,我也希望教育孩子的时候,都是与他们协商的态度,而不会去私自干涉他们的事情。我其实理解你为什么删掉那些app那些人,我知道你看到了我的聊天记录,看到了“我想离开中国,我想去美国”的记录。你当时如果可以和我聊这件事,或许就没有后面的鸡飞狗跳了,你说呢。

老婆,我把你接回来,那天在客厅里聊起我为什么关心这方面的话题,我忍不住大哭着向你说着香港的真相,跟你说他们不是电视里的“暴徒”,跟你说他们都是年轻人,带着自己的爱人、孩子为争取自己的合理诉求,被伪装混进人群的国内警察混淆视听,配合媒体演习,栽赃扣帽子到那些和平游行的年轻人身上,让那些年轻人明知有生命危险,也要冒死抗争,那些年轻人被双手反绑着扔进海里,从高楼上扔下跳楼死,被强奸死,被打爆眼睛,被有色的高压水枪喷,那些黑警统一坐车、换装、戴着统一的标识制造混乱,在路上、地铁上棒打那些手无寸铁的年轻人、妇女和孩子,这一幕幕在那天让我嚎啕大哭,我本以为你会被我唤起追索真相的好奇,你反而让我去看心理医生,认为我有精神方面的疾病。那天,真的让我很沮丧、伤心。我心爱的老婆不理解我,真的让我很难过。

那天,娘来咱家,对我进行新一轮的听证,我跟你们讲病毒的来源,讲香港的真相,讲粮食危机,讲共产党的谎言。最后陪审团让我发毒誓,不再看这方面的新闻,专心听新闻联播。那天我虽然当着你和娘的面发了毒誓,但你知道我心里怎么想的吗?我想,如果我死了,我希望下辈子可以投胎生活在美国那样的法治民主的国家里,因为这片土地上我已经格格不入了,共产党让这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变成了脑残,没有了思考,没有了逻辑分析,我身边最亲最爱的人都以毒誓要求我如此,我又能如何?从那天开始,我也想通了,不再和你们杠了,我要换一种策略,结合时事,对比CCP治下的中国,与西方民主国家,或许你会更容易接受一些。

娘那一代人,经历了饥荒,经历了文革,经历了大跃进,经历了计划生育,经历了89年天安门学生流血事件,经历了镇压法轮功,经历了镇压香港反送中运动,可以说这一生都在荒唐中度过,如今人过半百仍然在感谢党这样、那样。柏林墙的倒塌、南北韩的差距、独裁共产党领导下的苏联解体都没有让这些人有一点点启发,还和吕阿姨一起,赞叹党的伟光正。还好我比她们觉醒地早,我有幸能在闭眼离开这个世界之前,知道了更多的真相,知道这个世界应该有的样子,希望她们也能有我这样的幸运。虽然我不像娘那样整天念“南无阿弥陀佛”,但我也顿悟了,我有脑子了,知道真假善恶了,我选择推翻邪恶,我选择真实善良,我知道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了。

老婆,你总跟我说,共产党不可能倒,共产党不可能消失。如果你能像我一样翻墙看看外面的世界,你也会像我一样坚信,共产党时日真的不多了。共产党对内屠杀学生和百姓、活摘器官、种族灭绝新疆人和维族人、撕毁《中英联合声明》镇压香港人、恫吓武统台湾,这些所作所为可能不会让西方文明世界对共匪下手,但这次共产党真的作大了,玩大了,敢向全世界放毒,全世界正义力量还会让共产党再作下去么,所以共产党真的时日不多了。

老婆,你记得我跟你说过,中国人从来没有像现在,站在了世界舞台的最中央,中国人会成为最受尊重的民族。这一切的由来,是因为有了郭文贵先生,我们也称呼他“七哥”。共产党作恶太多,老天爷在50年前就安排了文贵先生来到这个世界,来这里的使命就是铲平共产党,七哥的经历和历史,相信不久的将来会有完整详实的介绍,将来一定会被写成厚厚的传记。七哥忍耐了30多年与共匪周旋,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家人的生命危险,员工的生命危险,资产被查封的风险,面对地球上最大的犯罪集团,一人站出来挑战这个恶魔,这需要非常人的智慧和勇气。我说一句真相的话,你都害怕不让我说,你想想文贵先生直接挑战终极大boss恶魔,这是多高的水平多高的段位。有了文贵先生的引领,才有了路德社,有了路德访谈,每天两期节目,有了各个领域的华人专业人才,我在听文贵先生的视频、路德社的视频的一年中,真的可以说是“开智、顿悟”,开智知道了中共的真面目,顿悟知道了我之前是多么的愚蠢,顿悟知道了我和我的后代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这一年的收获,可以说完全超越了这几十年学习的总和,国际形势、地缘政治、宗教、历史、科技、军事。老婆,我这一年真的很快乐,每天的节目让我真的很满足。文贵先生日拱一卒,每天都在推进的爆料革命让我每天都充满了希望,所以你不用替我担心生活在中国,却不喜欢中国的压抑。我不但不压抑,反而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那种快乐。哈哈。

你还记得去年6月的那个早上,我4点多就出门了,我跟你说我睡不着了去公司看看。那天是4号,我早早去公司操作电脑,给法治基金捐款了,代表我们两个人捐的哈。

郝海东宣读新中国联邦的时候,那天天气很热,我带着遮阳帽握着仪器在工地,耳机里听着海东的声音,我哭了,低着头,灭共是人类正义的必须,是正义的需要。老婆啊,这是有良知的中国人的共同心声,将来你一定有机会和我一起回看那天的视频的。那天起,我就成为了新中国联邦的一份子,有一本新中国联邦的护照,就成了我的第二个心愿。

6月16日,我选择加入了安红姐的澳洲农场,我选择安红姐农场的原因,是因为看到安红姐坚持每天坐得直直的,熬夜和路德一起做节目,让我钦佩;听安红姐说老一辈也是军队体制内的高官,自己觉醒了站出来参加爆料革命,让我钦佩;看安红姐的签名,因为自己站出来参加爆料革命,不能和国内的父母联系,更不能在身边尽孝,更让我钦佩。正巧我知道你之前看过关于澳洲旅游的书籍,你说过你喜欢那里,所以我就选择了安红姐的澳洲农场。

6月26日星期五,你回娘家了。我趁你不在家,我第一次用GTV直播,用手机对着电脑屏幕,播放了安红姐的路德社节目,安红姐下直播之后,还来我的GTV直播间了,还留言和我互动了,哈哈,那段视频保存在GTV的Video里,以后你可以看看哈。听听我的普通话和你比起来谁更好一些。哈哈。第二天文贵先生直播,跟战友们说以后不准在GTV里转播路德社的节目,原因是侵犯了原创者的版权,这时我才知道,那天为什么我直播时候会中断,我中间切换了“小鱼”、“小文”的账户,才坚持播完了。以后天亮了,我们两个一起直播哈,你漂亮又有亲和力,观众一定会不少哈。所以我一直跟你说,如果有一天我们到国外了,你的工作机会一定比我多,我可能去做卡车司机了,你可以向战友们多学学,然后看能不能去做主播哈,你的才艺好好练练,到时候有很多平台给你展示,这些平台都是文贵先生的高维度设计的,有各种G系列,将来你了解爆料革命了,早日跟上步伐,早日在文贵先生为战友搭建的平台上,实现你的价值哈。相信你在这些平台上,和战友们在一起,不会再有现在单位里的那些纷杂人事不快乐了,离开了那个体制,你会生活得更快乐,我相信!

我跟你举例子说过日本的“脱亚入欧”,整个国家要丢弃亚洲的皇权集权制度,去加入到欧洲民主选举制度,一个国家都可以选择跟随先进的文明,我们作为个人,用脚投票更简单不是么。

我在朋友圈发过好几次闫博士的照片,配的文字只有两个字“天使”👼,你问我这是谁,我跟你讲过,你迟早会知道了解闫博士,全世界的人会没有人不知道闫博士。她和我们相仿的年纪,那么弱小的身材却包含着女侠般的善良良知勇敢和知识。老婆,人家舍弃了所有,舍弃了父母家人朋友学术前途,冒着被灭口被消失的风险,逃到了美国,这逃离的过程以后再慢慢说给你听,如何在香港战友的帮助下用假名订机票,如何在起飞半小时前改错一个字母,这期间的过程,我猜想一定会被战友们拍成电影。闫博士在2020年1月初,就向路德爆料病毒真相,路德在闫博士速成培训下,在全世界只有62例病例的情况下,在1月19号通过路德社向全世界发出警报,这个病毒是中共生化武器,会大爆发强变异人传人,中国看到掩藏不了了,在路德社节目4小时后才承认病毒人传人。老婆,你说这些中国人值不值得我们尊敬和骄傲,是她们挽救了美国挽救了全世界。

你经常问我,你的闺蜜小霞也翻墙,你的同事也翻墙,但他们都只是看看川普总统怎样怎样,不会像我这样“极端”,不会像我这样讨厌中国(共产党)。这其实就是共匪厉害的地方,它们不但在国内搞宣传、统战,它们在国外也有各种各样的宣传媒体,不论是官方媒体还是自媒体,只要说中国话,没有共匪不统战不渗透的,甚至那些经历89年64运动的那时的亲历者,即使跑到了美国,也和共匪做起了生意,吃着曾经失去生命的同学们的人血馒头,活在这个世界上,更可悲的是它们还代表了我们的民运,代表了我们在海外的声音。共匪这些套路,墙倒之后你也会明白的,明白啥叫大外宣的九层妖塔,啥叫搅浑水,还有闫博士报告里说的“超限科学误导”,用路德的话说,这些伎俩在绝对实力面前都是渣渣。

但如果没有在默默提供情报和线索的无所畏惧的中国人,美国人也不会这么快理解共匪的所作所为,用文贵先生的话说,美国的思维太high,共匪的思维太low,无法理解共匪会为了向全世界投毒,利用中国人作为投毒的载体,把自己伪装成病毒的受害者,制造着一场自以为的完美犯罪。这些默默做着自己贡献的中国人,向世界证明了中国共产党代表不了中国人,这样的中国人才是真正代表中国的,代表新中国联邦的。这些勇敢的中国人当中,也有献出自己生命的,香港抗争时被害的那些人中,有很多人年纪都比我们小,当时有一个标语,原画我记不准,大意是“台湾人,我们为了坚持自由法治民主,我们演习给你们看过了,我们只能演习这一次了”。哎,没想到是这样的画面,想起他们在狮子山头挂起那长长的条幅,都会被感动到,因为我们已经没有骨头,所以看到那样有骨头的人,会那样感动。如果你知道了这些真相,你也会流泪的,不会再让我看心理医生了。

我变成今天的我,是不是也很奇妙。我以前还笑话你开日本车,我以前还在为共产党在南海与菲律宾抢岛而鼓掌,才短短几年的时间,我再看那时的我就是一个傻X。你问过我好多次,说我这么想离开中国,如果那些年家里条件还不错的时候早点走就好了,那时共匪也没这么坏,或者说我还不知道共匪这么坏,如果早知道这帮孙子这么坏,说实话我也不确定能不能勇敢地离开。但上天早就看透了共匪的恶,共匪20年的罪行就足够让上帝看清楚这帮孙子了,所以郭母诞下了七哥,中共最完美的掘墓人,一人挑战一个国家机器,简直不可思议,都是上天的旨意。我变成今天的我,也是冥冥之中有一只推手,把我变成现在的我,就像当初我们还在犹豫要不要办美国签证,犹豫半天,最后还是申请了,一次顺利拿到了签证,因为有了这本签证,我才有机会开通美国账户,才有机会给法治基金捐款,才有机会参与G系列。说起G系列,我要向老婆坦白哈,哈哈,我没跟你说,因为我知道我说了你肯定不会同意,我就悄悄买了GClub,我用的分期哈,分了三年慢慢还。我买GClub的时候,就是想买一个身份,能够证明自己是新中国联邦人,没考虑通过GClub去赚钱。我这个月很幸运通过了KYC,意思就是通过了反洗钱调查,我又有了机会购买HCoin,我相信七哥的良苦用心安排,刻意让我们这样的草根跟随者,可以有机会赚到体面干净合法的钱,没有共产党,我们可以活得更好,而且必须更好。

说到这儿,我想起了妈的话“党让我们的生活多好啊,退休了每月还有多少多少钱,看病还能报销多少多少钱,香港人被境外势力控制,在打砸抢云云”,妈思想这样我也理解,老妈年纪大了,再整天和吕阿姨做着伴儿相互彼此洗脑,这样也不奇怪了,奇怪的是念那么多书的博士霞,一路保送的阳,他们都读了那么多书,还都去过美国,按理说应该完全知道我们离文明世界有多远,我们的宣传有多假,他们的记忆力还没有我好吗?他们的分析能力还不如我这个本科生吗?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接着自杀的杨改兰,做为母亲,会在怎样无助的情况下才会亲手杀死自己最爱的孩子。整天搞形式去送爱心就为了拍张照片,拍完照片就完成任务了,做做洗脑宣传,他们不会分析对比吗?马斯克的火箭反复回收利用N次了,中共的火箭飞上天就自由落体了,他们不知道技术的差距吗?明明差距这么大,新闻里却还继续播着领导人很忙、中国很好、外国很乱的假大空的宣传,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共匪,他们为什么看不到呢,他们为什么不能和我有一点共同语言呢?因为她们学历比我高,赚钱比我多,所以她们说的话你认为就是对的,她们对你掌握着话语权,你们都觉得我是个不正常的人。其实你知道么,在墙外,在世界各地都有新中国联邦人的农场,在那里的人,不会觉得我不正常。我自己就像,摇晃着头顶的两个触角,想找到和我一样的小蚂蚁,他尝试对身边的人慢慢摇、使劲摇,都找不到触角可以碰到一起的小蚂蚁,变成了一只走失了的小蚂蚁,孤独地对着遥远的农场,每天想着越过山河,爬到属于我的蚁群去,我相信我原本就属于那里。老婆,你有时候高兴了,会听我聊聊,有时候不高兴了,会跟我说“你现在在中国,就想着在中国怎么把生活过好,怎样能多挣些钱,把日子过得好”。用句现在的话,其实我的心早已在中国躺平了,从爹去世、从国企把我的公司拿走、从法院不把我被骗的钱还给我开始,那时我就已经看透了这社会,那时我整天闷在家里,其实就已经开始躺平了,我对这个社会没有期待了,我也不希望自己有孩子来到这样的社会,加上我现在知道香港、病毒的真相,我躺地更直挺了。还好有文贵先生,战神一般的人物,盖世英雄一般地站出来,才让我对未来有了希望,我这只小蚂蚁,才有了期盼的色彩。每天更看着爆料革命的进度,喜怒哀乐着,周遭的生活,一点也影响不了我的情绪,除了爆料革命,除了共产党的消失,除了新中国联邦,除了喜马拉雅护照,都提不起我的兴趣,我已经灵魂出窍了,精神上已经和那些蚂蚁们在一起了,在她们举着七芒星旗的队伍里,肩并肩有我这样一只小蚂蚁的灵魂肩并肩和他们站在一起,那里的生活,才会让我喜让我乐。而且老婆你也知道,我这一年多来,切断了所有社交活动,因为我已经试过了,他们的触角和我长得不一样。老婆,将来我们一起出去找她们哈。

老婆,你高兴的时候,也会说,如果我走了你也会跟我走,哪怕出去跟我一起刷盘子,你说你会比我能吃苦,能刷地比我多,我听你说这样话的时候,心里如释重负,感觉自己潜移默化影响你的功夫没有白费,心里真的很高兴很欣慰。有时你不高兴了,说我在中国都没过得好,你要再在中国熬十几年就马上退休了,不要跟我去奔波,不想跟我重新开始。我也跟你举过这样的例子,不知道你能理解么,好比你嫁给了一个村书记的儿子,就算过得还不错,有大房子有大汽车,但你这个老公整天在外面烧杀抢掠欺男霸女胡作非为,你愿意和这样的村书记的儿子在一起生活吗?另一个男人,有着绝世武功,但十分约束自己的功夫,从不欺负弱小,反而善良地帮助其他善良的人,教别人如何练功,和大家一起维护这个村里的秩序,这两个男人,你愿选择哪一个?人的善良正义是本能的,我发现了邪恶之后,我想远离邪恶的人,是我的本能,哪怕我离开这人之后,我可能生活水平下降,本能也会让我做出离开邪恶的自然而然的选择。当然你还有其他“理论”,说家里赚来的钱,都是共产党给的,这些学说都基于你的知识匮乏,这些年被洗脑洗坏了的结果,我也理解,所以我希望中共早日被灭,墙早日被推倒,你和娘能早日知道真相。

我知道你也心疼我,怕我生活在中国却一心想着出去,怕我纠结不快乐,其实我还好,至少目前还好。我平时上班路上,都会停在斑马线前和黄色网格外,让行人先走留出转弯车的路,后面的车有的会按喇叭催我进入黄色网格线内,我每当这样做的时候,就想如果在美国,这样的喇叭是绝对不会有的;每次路过学校,看到家长的车把路边停满,我都会联想美国的孩子在自己家门口坐上校车,不用爷爷奶奶送,不用担心孩子安全;就连我在手机上打一会扑克,都会经常遇到向别人扔鞋的扔鸡蛋的,意思是怪别人出错牌了,我就会在想,他们为什么不要求自己如何,为什么什么事情都怪别人,在美国肯定不会这样。我说这些,不是说我素质多高,反而像你说的,我身上充满了趾高气扬,充满了傲慢与无知,不知道我这辈子能不能来得及把这些坏毛病改掉了。

老婆,我的思想早就变成了所谓你不喜欢的样子,而且我斗智般的抓住所有机会,引导你对比身边的现状与国外的区别,你高兴了会想一想然后表示认同,不高兴会让我别再说了,你不想听,你只想这样活着,而且让我也别再想别再说了。我还和你斗智,在咱家里安装了可以直接翻墙的路由器,我骗你说花了几百块,其实是花了接近两千块哈,下班进门前,要先检查手机里哪个App有风险,然后关闭Wi-Fi,打开流量,我手机里一直留着GTV的App,因为我觉得你会认识TV这个英文单词,不会引起你的注意,谁知道你还是打开了,没联上Wi-Fi就不会登陆,我也没警觉,谁知你还是点来点去,看见了我GTV的签名“沧海一声笑,滔滔灭共潮”,又赶上你来例假心情本来就不好,又是一顿折腾,到凌晨两点才算平息。老婆,你看过这个签名之后,也知道我为什么拉划船机的时候,为什么总放这首歌了,哈哈。

老婆,现在无论你用怎样的说教都不会影响我了,虽然你让我别说了的样子,我也很伤心和捉急,但我坚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追求什么。再说你也答应我了,只要我们有合法的身份可以出去,你会跟我一起走不是吗?再等几年吧,就像我跟你说的2025年之前,因为文贵先生给自己设定的期限就是2025年,我信他,我们等着共匪没了,希望那时我们可以有合法的途径生活在文明社会里,希望那时我们也可有个孩子,可以让她睁眼看世界从第一眼开始,就看到的是善良、文明、公平。希望那个时候,我还有能力和体力,为新中国联邦做点事情,如果能给我们的大使馆扫扫地擦擦玻璃,也是幸福的工作。

我相信没有了独裁专制共产党的中国土地上,中国人一定会创造出最伟大的国度,因为中国人真的是世界上最勤劳最善良的民族,这点我坚信不疑。但同时我也知道,要让中国人把70多年来共产党注入我们肉体和精神的余毒排除体外,不经历两代、三代人是做不到的。生命很短暂,用文贵先生的话,最多3万多天。这么短的生命,我希望我们的孩子,一天也不要在余毒的土地上度过,这么短的生命,应该让孩子生活在最文明、最科技、最法治的环境里,不要像我们一样,半辈子过去了,还生活在充斥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谎言里。你说呢?美国的伟大之处,从《独立宣言》到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甚至到拜登上台对共匪病毒的手腕,处处体现了美国的伟大。马斯克的特斯拉、星链、可回收的火箭、火星探测器,可能你不太关注所以不了解,你最爱的苹果手机,也代表了美国的先进吧,你说呢?我们如果让孩子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是最好不过的了,对吧老婆。有空你可以看看书柜里资中筠老先生的《美国十讲》哈,将来墙倒之后会有更多这样真实的书。

老婆,那天我生病发烧了,病好之后我给你说,如果我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你可以把我葬在美国,如果乘机不允许,哪怕有一把骨灰能埋在美国也行。你说我脑子有病。我说这话的时候是很认真的,而且我希望可以葬在德州,因为我下辈子真的不想再投胎在这片土地上,我最不能容忍共产党犯下的罪,一是投毒全世界,让上百万的无辜的人失去生命,二是把我们所有人都当成了傻子,阉割了我们独立思考和逻辑分析的能力,哪怕我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了,你和娘和亲戚朋友也会因为对共产党潜意识里的恐惧,而让我放弃独立思考的能力,我跟你说过,让你恐惧的不是我在想什么,我在说什么,而是你在恐惧共产党因为我想了什么、说了什么而对我采取让你害怕的措施,所以不是我让你恐惧,而是共产党让你恐惧。即使共产党不在了,我也不愿再生活在周围是没有独立思考和逻辑分析的人群中间了,哪怕下辈子,我也要和同我长着一样触角的蚁群们在一起。在我的墓碑上,记录上“法治基金捐助者;爆料革命跟随者”即可,在我碌碌无为的一生里,能有这样一种经历,我这一生就足以了。

不出意外,我应该会亲见共匪的消失。其实你我的性格,真的适合在美国那样的自由国度里,我们都还是从前那个少年,单纯着、善良着,我跟你说过,我上中学那时候,姑姑和爸爸对奶奶善意地欺骗,我都要批评她们,哈哈,姥姥也说我,我一张开嘴别人就能看见我的肠子底,你也一直想要辞职离开那个让你感到羞辱没有自信的科室,我们这样的少年,就应该和少年们在一起,我们没有那么多套路,应该到没有套路的新中国联邦生活。离开村支书的儿子,去找那个正义的侠士,是我们本能该有的选择。我现在就能想象你和战友们在一起的自然幸福的笑容,就像台湾巴黎、飞飞、小飞象她们那样灿烂无忧的笑容。

时日不多的共匪,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我一直劝你一定不能打疫苗,哪怕单位因为你不打疫苗而要开除你,你也一定不要打疫苗,共匪穷途末路的时候,哪来的好心会给我们好用的疫苗,我一直认为它们在通过疫苗绑架更多的人。不知道它们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我们保持安全,我也尊重你对安定的需求,但这个安定是暂时的,等那天真的来了,我要和你一起出去,看看正常人过的生活是怎样的,去看看战友,和战友们肩并肩站在一起,去拜拜自由女神像,和身后那道上天旨意的闪电,看看没有谎言欺骗的生活是怎样的。老婆,我真的很期待那一天早点到来,你和老娘都能开智知道了世界的真相,不会再担心如果出去了赚不到钱怎么办看不起病怎么办,能消除你对外面生活的恐惧和担心,我们可以放心安心的去自由世界,想想都那么美好。

最后,我想向天上的父亲、曾经被我冒犯、伤害的所有人忏悔,希望你们可以原谅曾经狂傲无知的我。为文贵先生、闫天使、各位战友祈福。为正义祈福。万佛万神天佑新中国联邦。

图片来自网络

我哄你说我想在六月四日那天吃块小蛋糕,你答应了,等我们一起吃完生日蛋糕,我再把这篇记录投给澳喜农场。哈哈,等你知道我为什么想吃蛋糕的时候,也是你知道新中国联邦的时候了吧。

你一直追着问我,今天到底是什么特殊日子,为啥要吃蛋糕,为啥要点蜡烛,用不了多久,即使不用我告诉你,你也会知道这是什么日子了。

有一天会成为楚门、会成为安迪的。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审核:文筝  编辑:MG1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44
4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ink108
16 天 之前

你并不孤单,朋友

0
fution
1 月 之前

在亲戚和朋友那里我都成了神经病了。我坚信墙内太多太多这样像我一样的无名战友。坚信魔共很快会被清除,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4
fution
1 月 之前

墙内太多太多这样的战友了,只是大家没机会遇到。

+3
无风的雨
1 月 之前

真挚动人对妻子的爱也让人动容!你的感悟也激励我不要害怕更不要放弃!自强奋斗不懈怠为了下一代为了这片土地!感谢战友的分享让我们更加期待喜马拉雅期待即将到来的天亮时刻!一起加油💪!

+1
WestCoastal
1 月 之前

令人落泪的好文章!

+2
拍拍红二代
1 月 之前

亲爱的战友,我们在一起,我们不孤单

+3
jingxing
1 月 之前

含泪读完,都是一样的经历

+2
高山流水
1 月 之前

读完澳喜农场这位战友对妻子的喃喃自語全文,我潸然泪下,写得太棒了🌟👏 真实感人👍👏

+5
文星
1 月 之前

感同身受。我身边,好几十人,包括我在内都是这样,一样一样!我家人是完全不理解,老婆愤怒的咆哮:如果你被抓,我不会送牢饭!她说的是真的,我相信也会是真的。 所以呀,你比我的家庭环境,还是优越的多!羡慕你!

+3
lilaoshi
1 月 之前

太棒了 看着看着眼睛湿润了。作者体会细腻,文章读起来舒服。爱家人 爱老婆,支持爆料革命!

+2
Janyvo1
1 月 之前

泪流不止! 太棒了!可以成为新中国联播中学生的教科书

+3
春妮
1 月 之前

我和你一样,没有任何家人的支持,而且遭到反复阻拦后;我决定独自一人默默的支持爆料革命,虽然很孤独,无奈,但是,和战友们在一起的感觉无时不刻的存在感,坚持是支撑自己信念的最大动力💪

+3
GM2020
1 月 之前

太牛了!感同身受,生活中做个两面人,心中坚定正道主义。别说墙内,就连绝大部分肉身翻墙的国人也依旧被洗脑着,CCP就是把人教育的太“自我”,同时用九层妖塔罩住。有时感觉挺孤单,挺无助的,特别想跟LP说:相信我,你也可以变成光

+3
三更半夜来看你
1 月 之前

真实,感人!

+2
emma20200604
1 月 之前

作者写的那段和家人说香港事情的过程,真心感同身受。希望早日破墙,早日灭共!

+4
tomlittle
1 月 之前

该文确实写得好(真实,率性,幽默,可爱),当然也很长,静静看完需要点儿时间。作者是位善良有正义感的性情中人。至于文贵先生,7哥,哪里都了不起,唯一的遗憾是对毛泽东的误解和偏见。伪ccp和马列毛没什么关系,只是披着那个外衣,打着那个旗号罢了,挂羊头卖狗肉,集封建、资本、修正于一体。毛泽东早就指出过:比最坏的资本主义还坏。衷心希望对毛泽东有偏见和误解的诸位,能归零,重新去寻找和认识真实的毛泽东,以及真正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0
LIBAIYU
1 月 之前

有相似的经历,其中最相似的就是和外界的交往,已经不喜欢所谓的交往,已由半宿半夜的喝酒唱歌玩,到现在的晚上从不出门,直接告诉同学、同事及朋友们,不要再找我出去吃饭喝酒了,每天晚7点睡觉,早晨3点起床,看七哥、GTV、战友群、路德访谈、盖特、推特,每天上班如你所讲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为了G系列投资,为了境外离岸账户的开通,为了KYC的成功,为了汇款的成功,每一件都是考验,庆幸的是追随爆料革命的我们已经站在七哥打造的诺亚方舟上……谢谢战友您的这篇文章使我有了共鸣,一路有战友们共行,你我都不孤单!谢谢您🙏🙏🙏

+5
Hanny19M
1 月 之前

谢谢战友的好文章,被感动到……

0
唯臻弟兄
1 月 之前

写的很棒,真实而共鸣,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

+2
wengfeng Guo
1 月 之前

感谢您的分享,我也需要做同样的事情,用文字记录这条路上的真实的点滴,每天身在墙内,时刻担心着会在下一秒失去自由,也可能失去生命, 担心因为我的言行,影响到家人,尤其未成年的孩子,但我更知道,如果什么都不做,只能让下一代活在更悲惨的世界中,

+3
Miracle_
1 月 之前

我们并不孤单😢

+1
喜马拉雅的微尘
1 月 之前

战友的这篇文章,写出了自己的心路历程和真情实感,让人很有共鸣、很是感动!

+4
Dolores
1 月 之前

4年的多爆料革命,我们跟随七哥,家人的反对、朋友的冷眼,我们过得很憋屈,但是这都无法阻挡我们追求真相,追求民主法治自由的正道主义信仰,此时此刻我们战友是骄傲和自豪的,我们没有放弃,我们做到了,共产党完蛋了,我们赢了!来一首马背英雄应景一下😂

+3
小🐜
1 月 之前

写的真好!情深义重。信爆料革命的人,可能多数都是你我这样的人:特别的不能忍受骗,假,同情弱小,因为不够圆滑显得“情商不高”。相信你太太理解你的那天一定会到来,但是你要理解她们,特别是国内的洗脑会越来越凶猛,比如病毒来源,会说是美国栽赃陷害,她们只能相信国家宣传机器,对吧?不要因为这些争执,影响到你们夫妻感情。邪不压正,耐心点儿!ps:我也非常信任安红,一类人!

+4
GongSong
1 月 之前

深有感触,作为新中国联邦的一只小蚂蚁,大家的心情是一样的,加速灭共是大家最期待的

+4
迈尔斯朱小文
1 月 之前
Reply to  小鱼儿

共早日被灭,是我们共同的心愿。

0
BZ
BZ
1 月 之前

写的真好 你并不孤单

+2
迈尔斯朱小文
1 月 之前
Reply to  BZ

谢谢战友。有了战友,我就不孤单了。

+1
dars
1 月 之前

这不就是我嘛,虽然我没你惨,太可怜了。我们要自强起来。真想在墙内能见下这样的战友。

+3
迈尔斯朱小文
1 月 之前
Reply to  dars

谢谢战友,共灭之后,我们在自由的土地上自由相见,愿那天早日到来,敬战友。

+1
GForever
1 月 之前

真实才能最动人心,你并不孤单,灭共的路上,我们一起前行。👍

+2
迈尔斯朱小文
1 月 之前
Reply to  GForever

谢谢战友,我们精神上一直肩并肩在一起。

+1
Water
1 月 之前

值得一百个赞

+4
迈尔斯朱小文
1 月 之前
Reply to  Water

谢谢战友。

0
cymsdgh
1 月 之前

谢谢你的文章。太有同感了,特意找回密码也要登录评论

+4
迈尔斯朱小文
1 月 之前
Reply to  cymsdgh

谢谢战友的鼓励。只有来这里,才能有亲切的感觉。

+2
GM47
1 月 之前

真实,足够打动全世界。
写得是自己,但绝对反映了大量墙内战友的觉醒历程。
赞!!
2021年度好文推荐。

+4
迈尔斯朱小文
1 月 之前
Reply to  GN47

谢谢战友鼓励。希望能够记录这段心路历程。单位要求去看红色电影《朝华》,别人对那些洗脑的剧情有说有笑,我看他们,就像我在看朝鲜人一样。我们大家都有相同的感受吧,我们才是举着相同触角的蚁群。

+2
need_candy_now
1 月 之前

感谢你这么用心写的长文。真的,这一段参加爆料革命的经历已经写入我们的基因。给你点100个赞。👍

+3
迈尔斯朱小文
1 月 之前
Reply to  need_candy_now

因为爆料革命,我们有了相同的基因。

+3
JusticeXiaoxin7
1 月 之前

写得真好,我也哭了,太有共鸣了

+2
迈尔斯朱小文
1 月 之前

你也像我一样孤单的活着,又充满希望的活着么。抱抱,敬战友一碗酒。

+1
dayan777
1 月 之前

写🉐️真好,把我眼泪都搞出來了

+2
迈尔斯朱小文
1 月 之前
Reply to  dayan大雁

我们都是感性的少年。谢谢战友。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