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播报】塞林博士循序渐进的推文显示,中共病毒真相收网呼之欲出!(三十八)

作者:纽约香草山信息部 6zero4

6月6日塞林博士的11连推:

第1推,位于吉林省会长春的军事兽医研究所及其附属实验室是COVID-19实验室制造的关键贡献者,WIV只是PLA庞大生物武器计划的一部分。贴上了该研究所最近两届负责人夏咸柱和金宁一的军装正装照片。

第2推,转发“火来2号”战友回应塞林博士昨天第5推的推文,贴出了具有塞林博士所阐述的那些特征(在中共国接受过训练且仍在美国工作,并与PLA合作)的4位CCP科学家的的照片及其重要信息,他们分别是:

  1. 谢旭平:曾经在中科院旗下的WIV攻读病毒学与分子生物学和哲学博士学位(2007-2012),在中科院大学攻读自然科学与病毒学博士学位(2009-2012),现任职于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医学分部(UTMB)教授,并与PLA科学家秦成峰等于2018年在mBio的9月/10月双月刊上发表了一片论文“用候选灭火寨卡病毒疫苗治疗人类恶性胶质母细胞瘤”。
  2. 苏立山:1982年在山东大学生物系获得微生物学士学位,现任美国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生物学与免疫学教授、莱恩伯格综合癌症中心和UNC传染病中心成员,并于PLA科学家涂正坤等人联合发表一篇论文“人单核细胞中STATI差异磷酸化介导的乙肝病毒诱导的炎症和抗病毒信号失衡”,与另一位PLA科学家姜世勃等人于2019年12月5日联合发表的论文“IgG Fc结合基元偶联的HIV-1融合抑制剂表现出更强的效力和体内半衰期:与广泛的中和抗体联合应用潜力巨大”。
  3. 李乔:本科毕业于武汉大学,研究生毕业于中科院大学,现任职于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的外科研究教授,是该校罗格尔癌症中心癌症造血和免疫学项目成员,并与PLA科学家童贻刚等人在2017年3月22日联合发表了一片论文“使用CRISPR-Cas9去除整合的乙肝病毒DNA”。
  4. 姜涛:1984年7月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现任加州大学河滨分校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计算分子生物学生物数据库和算法设计与分析等,并与PLA科学家秦成峰等在Cell Host & Microbe Resource联合发表了一片论文“寨卡病毒基因组RNA结构的整合分析揭示了病毒感染性的关键性决定因素”。

COVID-19侦探“火来2号”验证了4位与PLA关联的CCP科学家,他们现在都还在美国工作。(谢旭平、李乔和姜涛真容浮出水面)

第3推, 贴上了一篇CCP科学家夏咸柱、王化磊、秦川、杨松涛等人在2015年发表的论文“适应性氨基酸替代增强了从野生水禽分离的H7N1禽流感病毒在小鼠体内的毒力”。该文阐述了产生COVID-19所需要的“功能获得”技术,诸如氨基酸替代、病毒重配,以及动物模型专家秦川的连续传代。无数线索指向长春,何彪是不是带上病毒骨架ZC45/ZXC21去长春进行改造?

第4推,转发Joe Hoft今天刚刚发表在 The Gateway Pundit的一篇文章“中共的生物武器孵化地包括许多中国研究中心,以及美国的合作伙伴”。在靠近朝鲜的吉林省,尤其是长春市及其周边地区,存在一个巨大的生物战综合体。

第5推,转发ann战友回应塞林博士昨天第5推的中文推:AMMS生化武器首席专家陈薇与康希诺公司合作研发疫苗,该公司执行董事、首席运营官兼副总经理巢守柏为美国华人生物医药科技协会前任会长,该公司高级副总裁毛慧华为该华人协会董事,并贴上2020年11月7日“每日经济新闻”关于陈薇与康希诺公司合作研发疫苗的报道,以及巢守柏和毛慧华个人简历解图及其照片。COVID-19侦探ann提出了一个重要观点,CCP如何利用美国的公司和组织扩大宣传,美国华人生物医药科技协会也许就是其中之一,刘善虑是该协会选举的会长就不感意外了。(巢守柏和毛慧华真容浮出水面)

第6推,转发BOBOin战友回应塞林博士今天第1推的推文,就是一张军事兽医研究所在长春市的地理位置之全景地图截图。COVID-19侦探BOBOin验证了军事兽医研究所在长春的具体位置,我们需要经可能多地揭示该研究所与吉林省相关机构在COVID-19实验室起源方面的潜在作用。

第7推,转发Devon Y战友回应塞林博士今天第3推的推文,根据这篇由王长军等南京和重庆籍科研人员,于 2018年9月12日发表的论文“中国蝙蝠身上的一种新型SARS类冠状病毒的基因组表征及其传染性”,并附上该论文的网页截图及第三军医大学的介绍网页,基于骨架ZC45/ZXC21的病毒改造是不是更可能在南京和重庆进行?COVID-19侦探Devon Y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何彪早期就在这些地方工作,是关联长春与重庆/南京的一个重要角色,不过长春的科研能力更加强大和完善。

第8推,转发TorontoMapleLeafFarmCanada战友回应塞林博士昨天第5推的推文,何彪是中共“千人计划”成员,主持多项NIH资助的项目,通过PIV5疫苗平台与长春高新(CCHN)合作,有军方背景的CCHN位于吉林长春,并贴上何彪与CCHN合作的项目网页截图,以及CCHN的官网页面截图。COVID-19侦探TorontoMapleLeafFarmCanada挖出了另一个在中共国接受训练的科学家,其与PLA和CCP资金有清晰的关联,并在美国纳税人的资助下在美国自由地运作。

第9推,转发Kateimei战友回应塞林博士昨天第5推的推文,贴上了纽约血液中心的太万博及其同事杜兰英和姜世勃等CCP科学家,在2020年5月8日联合发表的一篇文章“针对SARS-CoV-2具有交叉反应或中和活性的SARS-CoV之RBD靶向单克隆抗体的鉴定”的网页截图,并附上了太万博的照片。COVID-19侦探Kateimei验证了在纽约血液中心工作的太万博是一名受过PLA训练的科学家,师从周育森,其他PLA科学家还有何玉仙(音译)、姜世勃,以及最近受到福奇资助的PLA高级军官周育森的遗孀杜兰英。(太万博真容浮出水面)

第10推,塞林博士将上一推Kateimei战友贴出的太万博的论文上的照片更换了一张更准确的照片, 感谢COVID-19侦探‘Zions, a Deplorable老百姓’对这个偏差的指出。重申:何玉仙和杜兰英都与PLA关联,姜世勃是一个核心的PLA关联的官员!

第11推,转发Devon Y战友的中文推:史佩勇,1966年出生于常州,小学、中学分别就读于西新桥小学、北郊中学,1995年获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病毒学博士,随后到耶鲁大学做博士后研究,1998年受聘于世界500强制药公司施贵宝,主攻抗艾滋病和丙肝病毒药物研发,2018年新入选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并贴上了国内媒体对其在美国的这些经历和成就的报道之网页截图。COVID-19侦探Devon Y抓住了一条大鱼,UTMB的史佩勇与福奇资助的长春夏咸柱和AMMS秦成峰等PLA生物战高层关联很深,应该广泛调查。

CCP科学家们早在2015年发表的论文“适应性氨基酸替代增强了从野生水禽分离的H7N1禽流感病毒在小鼠体内的毒力”中,就详细阐述了氨基酸替换、病毒重组、连续传代等创建COVID-19所必需要“功能获得”技术手段,可见其病毒生物武器理论研究和技术操作早已成熟。但基于病毒骨架ZC45/ZXC21的CCP-PLA生物武器之COVID-19病毒改造究竟是在哪里孵化出来的呢?中共的生物武器孵化地涵盖很多研究中心及美国的合作伙伴,无数线索指向长春、武汉南京、重庆、无锡等地,WIV只是PLA庞大生物武器计划的一部分,但长春军事兽医研究所及其附属实验室作为CCP-PLA生物武器孵化基地的可能性最大,应该就是COVID-19实验室孵化的关键机构,因为长春市及其周边地区在二战时日本关东军的生化部队731和100部队的基础上,早已发展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生物战综合体,科研资源配套齐全,科研能力比其它地方也更加强大和完善。

迄今,在众多COVID-19侦探、新中国联邦战友响应塞林博士的号召下分开行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基于在中共国接受过训练且仍在或曾经在美国工作,并与PLA合作的CCP-PLA科学家已经进入塞林博士的清单,他们是:谢旭平、苏立山、李乔、姜涛、何彪(已意外死亡)、太万博、杜兰英、姜世勃、周育森(已意外死亡)、史佩勇等,这个清单就是清算的单子,他们已插翅难逃!

同时,CCP不仅仅渗透美国的科学界盗取技术并骗取科研经费,收买并绑美国科学家和媒体替CCP做大外宣以掩盖COVID-19实验室起源真相,还利用美国的实业公司和民间协会组织扩大宣传,甚至不同程度参与病毒和毒疫苗的开发和研制。位于天津的中外合资企业康希诺公司与美国华人生物医药科技协会就是典型幌子。在这两个幌子下,与CCP-PLA深度勾兑的巢守柏和毛慧华已经成功进入COVID-19侦探部队的视野,相信更多实业界与CCP-PLA狼狈为奸的人士也将浮现出来!

校对/发稿:雪梨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