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05 闫博士采访:详细描述冠状病毒的起源和产生

视频字幕:free20200604、雨中漫步、云岭 | 听写/翻译/校对:CLAU、ROBERTS、WADE | 简评/文字整理/编辑:胖丁 | Page: Daoiii

简评:

中共军方很早就参与中共国内的病毒功能性增强实验,同时深度渗透美国的顶级高校和科研机构获得美国的技术。通过武汉和香港的实验室,中共军方还可以获得美国NIH的科研经费。

中共军方发现了舟山蝙蝠病毒,经过功能性增强实验可以在人类广泛传播并造成大量死亡。武汉疫情爆发之后,中共国上传了一个假的病毒基因序列,为了阻止其他科学家查找病毒的来源。后来又上传了新的基因序列,被发现与解放军的病毒接近。中共军方很早就接管了武汉P4实验室,销毁了所有的病毒样品,清理并拆除了华南海鲜市场,因为官方宣称病毒起源于该海鲜市场。

瘟疫爆发后,中共几度改口病毒的起源,蝙蝠、果子狸、蛇、天外来客等,甚至诬陷是美国故意投放的生化武器。中共国封锁有关病毒的一切消息,不允许谈论,并且惩罚爆料人。武汉疫情非常严重。世卫组织和福奇欺骗大众说病毒起源于自然,被控制在武汉,不会人传人。

武汉有中共国唯一的一间P4实验室,实际上P3实验室就可以合成这类病毒。所有的实验室都有军方背景。中共军方从始至终都在参与病毒的研发。

GTV视频链接: Dr. Limeng Yan, Dr. Maria Ryan and Rudy Giuliani 20210605 part 3 完整版

视频字幕:

朱利安尼:感谢回来。

闫博士:中共政府依旧不允许人们谈论它,惩罚讨论疫情的医生,像李文亮医生这样的爆料人。

他们要求武汉政府把样本送到北京做确认,这就再次延迟了确诊,因为所有的病例都要疾控中心主任高福亲自把关才能公布。

Maria: 所以他们加紧了控制把所有样本送到北京,而不是送到你的实验室或者其他实验室。

朱利安尼:是你在武汉实验室工作的中国疾控中心的同事,告诉你这样的情况吗?

闫博士:不是武汉,是北京。

朱利安尼:原來如此,但他们的消息来自武汉。

闫博士:沒错。

Maria:他们(在北京)检测样本。

闫博士:没错。

朱利安尼:他们知道病毒的来源吗?

闫博士:不,他们从来没提过实验室泄漏。

我是说,据我掌握的信息,没有任何医生、任何官方人员在谈论实验室泄漏。

所以如果这是源于武汉实验室的事故,一定会有人谈论,因为(事故)非常容易确认,但他们都不知道。随后还说这件事是高度机密。

即便是武毒所从事这些工作的人,中共政府也不想让他们过多的参与。

朱利安尼:但他们告诉你实际病例要比公布的多?

闫博士:是的,实际数字比公布的多。

因为我后来得到其他信息,武汉的医生非常恐惧,因为病人挤满了他们的病房,不只是呼吸疾病病房,这说明呼吸科病房已经满员了…

朱利安尼:武汉医院人满为患。

闫博士:是的,病人被安排到了各个科室的病房,没有隔离。

Maria:但他们告诉全世界,没有人传人。

世卫组织、福奇医生告诉我们,不用担心,疫情被控制在了武汉,没有人传人。

但他们掌握了更多情况,却选择了隐瞒。

朱利安尼:当他们说没有人传人的时候,你是否知道这不是真实情况?

闫博士:是的,刚开始的时候,我问我的朋友“你确定没有人传人吗?”因为根据当时的信息,我们看到没有去过海鲜市场的人也被感染了。

我朋友说:“除了那个宣布没有人传人的家伙,其他专家都笑了,所有人都明白这是笑话。”所以,绝对存在人传人。

Maria: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这间实验室在做所谓的功能增强实验的?

闫博士:如果你指的是武汉实验室,可以在网上查到。而且武汉实验室在这个研究领域是非常有名的实验室之一。

朱利安尼:你提前就知道。

闫博士:沒错,在我们的专业领域这是常识。而且它不是唯一的实验室,我们还知道军民融合在这个领域是常态,不只一间实验室能做这种实验,不只一组人能做这种实验。

尽管病毒最终来自武汉实验室,但在中共囯,有很多实验室参与到了这个项目,而且背后就是中共军方。

Maria:它们全都是P4级别的实验室吗?

闫博士:不是,这个病毒不需要P4,P3就够了。

Maria:P3就够了?

闫博士:没错。

Maria:所以P4是非常严格的实验室,他们有严格的安全标准防止泄漏事故,但他们没有遵守这些标准。

闫博士:事实上,准确来说,P3的标准就已经足够严格了,P4要更严。P3足够了。P3就能做这个病毒。

Maria:你的实验室就是P3。

闫博士:是的,中共囯的P3实验室比人们知道的要多。所以我说,人们只注意到了武汉,因为那里有一座P4实验室,人们不知道P3实验室可以做这个病毒。

Maria:所以,尽可能的以通俗的方式…我认为我们的听众里不会有太多病毒学家。

闫博士:好的,抱歉。

Maria:不不不,我刚刚要问个问题。

朱利安尼:你做的非常好。

Maria:问题是…刚开始(中共)公布了基因序列,然后很快移除了,所以全世界无法得知(基因序列)。你是怎么发现这个序列的?为什么它非常重要?

闫博士:一月中旬之后。中共在1月12号把病毒基因序列上传到了美国国立卫生院的数据库。

我在1月16号查到了这个序列,但在那个时候,它已经是第二个版本了。我们通常不会上传不同的版本,因为就跟照相一样,一般不会出错。

所以当我去查看的时候,我发现他们移除了之前的版本,随后我与我的先生讨论这个事情,他也是世卫组织的冠状病毒专家。

他告诉我,他在第一个版本被移除之前就做了检查。那个序列里有无法解释的错误,根据那个序列,是无法找出病毒的族谱的。

Maria:所以序列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你可以以此找到病毒的来源。如果你知道了基因序列,你就能大概了解哪些地方被做了修改。

闫博士:是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第一个版本在网上放了两天,是为了阻止科学家查到病毒来源。但之后,为什么他们要做更改?

原因之一就是,1月13号,泰国出现了第一个海外病例,这意味着泰国可以获得病毒基因(序列)。所以中共政府害怕了,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上传真实的序列。

当我进行检查的时候,从数据库里上千个病毒中,最接近的就是这个来自中共军方的病毒。

朱利安尼:你什么时候意识到了这个?

闫博士:1月16号。

朱利安尼:当你最初了解到这个情况的时候,你是否立刻想到了它可能来自实验室?因为那个实验室的疏漏是出了名的。

Maria:疏漏?

朱利安尼:是的,在疏漏方面臭名昭著。

闫博士:事实上,疏漏在实验室里是很常见的。

但我们都知道,P3实验室,我们称之为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因为它有非常严格的规范。

以前在台北、新加坡、北京都发生过事故,比如非典病毒泄漏。但事故可以被立刻控制。

而且他们知道如何处理这种事故。但当我意识到这个病毒来自中共军方,并且基于情报…

Maria:我想有必要让观众明白PLA是什么。

闫博士:就是中共解放军。

Maria:所以军方参与了这个事情。

朱利安尼:军队什么时候开始参与的?

闫博士:军队在10年甚至20年前就在研究了。

朱利安尼:军队很早就开始参与功能增强性的研究了。

Maria:功能增强性的研究。

闫博士:推动并研发这项技术。

Maria:这项生化武器。

朱利安尼:这个跨度太大了。所以人民解放军在武汉P4实验室也有参与,对吗?

闫博士:他们在一起工作。

朱利安尼:为什么他们一起工作?

闫博士:武汉P4实验室,如同我所在的香港实验室一样,是一个国际化的民用实验室,有民用实验室编号,也有相关的专家。

这样的实验室是知识交流的地方。美国的研究资金,NIH的资金不可能直接给中共国的军队,但是通过武汉和香港的实验室,军队可以很容易的得到资金。

朱利安尼:解放军参与到武汉P4实验室里有多久了?

闫博士:我认为他们从一开始就在那里了。

朱利安尼:他们是武汉P4实验室的一部分?

闫博士:是的,军队的科学家和普通的科学家没有界限,有的科学家同时在军队实验室和民用实验室工作。

他们会向美国的人隐藏他们的军队身份。是的。你们不知道。

朱利安尼:所以,武汉P4实验室也是军用实验室?

闫博士:是的。

因为中共国只有一个P4实验室,如果军队要做高风险的研究,他们一定会用武汉的P4实验室。

朱利安尼:唯一的P4实验室?

闫博士:是的,中共国大陆唯一的一个P4实验室。但他们也有不少P3实验室,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

朱利安尼:军队也和这些实验室有关系?

闫博士:军队的人遍布各地。我在香港的实验室也参与了。

朱利安尼:军队也参与了?

闫博士:是的,我们已经发现了很多人在美国实验室。比如,也在做类似研究的纽约血液中心的顶级实验室里。也有很多的军队科学家在那里工作。

朱利安尼:美国科学家吗?

闫博士:中共军方科学家!

朱利安尼:中共军方科学家在美国工作?

闫博士:是的,我们已经查到了他们在纽约血液中心。

朱利安尼:在波士顿?

闫博士:纽约, 有的人在其他大学,比如德州大学。

并没有全部被发现,因为太多了,很多人和美国的顶级大学合作。中共军方就是这样获得美国的技术的。

Maria:他们这样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朱利安尼:中共军队在武汉P4实验室参与的很深,但他们在其他的所有实验室都涉足了,对吗?

Maria:是的,我觉得她想说的是,有一些科学家有双重身份,他们是军队的科学家,但如果他们在电视上采访,他们不必暴露自己的军队背景,他们只说自己是科学家。

闫博士:是的。

Maria:有一点让我不解的是,2020年2月,军队已经开始准备关闭和封锁实验室了。

闫博士:是的,一名生物武器专家—陈薇少将。

Maria:在2月就有一名生物武器专家介入并接管了实验室,这令人震惊。

闫博士:是的,但在中共国大多数时候政府不在意人们说什么,因为他们可以在后面用误导信息来洗脑群众。

2020年1月开始,武汉病毒研究说,已经接到命令,销毁所有的病毒样本,政府也清理了海鲜市场。

然而2月份,陈薇少将,她在非典时期就已经是生物武器专家,还研发了疫苗。她被派到武汉接管了武汉P4实验室。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最近她在中共国被授予了最高的荣誉。

朱利安尼:你知道石正丽在改造这些蝙蝠冠状病毒上,研究到哪一步了吗?

Maria:我们可以从《自然》上看到她的研究。

朱利安尼:所以你从《自然》上了解到她的研究?

闫博士/Maria:是的。

朱利安尼:你从《自然》和你的同事那里了解到这些?

闫博士:是的,她的研究成果都是公开发表的。

她是在SARS1爆发后成名的,因为她从蝙蝠和其他动物上采集了很多的病毒样本。

她与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克合作,发表了功能增强性研究的文章。

她也是从蝙蝠身上发现他们称之为SARS1病毒祖先的人。她现在是美国微生物学会的成员,但她并不是唯一一个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人,还有其他人和她一起…

朱利安尼:当你…当你第一次开始讨论和分析,并试图确定它是如何发生的时候,考虑到他们在那里做的功能增强实验,考虑到她的身份,你当时是否能确认这是在实验室里制造的,这是不是很明显?

闫博士:是的,但不是仅仅基于她的实验。

朱利安尼:所以请你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第一次断定这不是自然演化而来的,而是在实验室制造的。

闫博士:好的,结合我的专业、我的知识,还有相关的情报。这个病毒实际上与解放军的病毒最接近。这个病毒是在2017年发表的。

Maria:你把它叫做解放军病毒。所以它是由军队开发的?

闫博士:是由军队发现的。他们从动物身上寻找新的病毒,因为这涉及到中共国政府多年来的大项目。中共国政府希望从动物身上获得大量的新病毒。他们说他们的目的是研究和预防,但实际上,如果沒有人工干涉,这些病毒从未传染给人类。

最终,在2017年至2018年,他们发表了这种病毒。而在當前的CCP病毒中,这个(舟山蝙蝠)病毒是好的骨架。现在我们知道,“好“的意思应该是符合中共国政府的要求了,但当时他们公布后,就没有进一步的消息。

朱利安尼:一个好的骨架,可以把病毒传播给人类?

闫博士:好的骨架意味着,你总是需要有一个自然病毒,然后你改变功能,这才是非常理想的。因为如果我们只是想象一个病毒,然后在实验室里制造它。你不能保证它能完美地进入人类或动物的身体,或者不能保证很多的特征。病毒有它自己的特点。

Maria:从科学的角度看,你是怎么知道病毒是实验室制造的?

朱利安尼:你是什么时候认为(病毒是实验室制造的)?

闫博士:1月16号。

朱利安尼:之前沒有?

闫博士:没有。因为之前我们没有看到基因序列,也不让我做调查了。

朱利安尼:那个时候他们说是从海鲜市场来的。

闫博士:我们知道绝对不会是从海鲜市场来的。

朱利安尼:你为什么知道?中共当时是这么说的,对吗?

闫博士:我的意思是,那个阶段尽管我们还没有更多的证据。

但是中共政府的行为非常奇怪。我们中国人是有常识的,我们感觉到政府正在掩盖着什么。他们试图把感染引导到海鲜市场,他们获取样本之后清理了整个市场,而且所有样本都是从环境采集的。

你知道,我在大学教授《流行病学》,如果你认为病毒来自动物,那么你应该检查市场上和动物有关的东西。

为什么只有环境样本?意思就是从桌子、墙上等采集的样本。

朱利安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记得我看过第一个中共国的推论是,你比我知道的多,第一个信息是病毒来自武汉海鲜市场。

Maria:是的。

朱利安尼:人们买了蝙蝠。

Maria:就是这么告诉美国人的。

朱利安尼:然后他们吃了蝙蝠。

闫博士:动物或者蝙蝠。吃了动物或者蝙蝠。

Maria:是的,但是我们知道的就是蝙蝠。是的,我们知道的就是蝙蝠。

朱利安尼:他们吃蝙蝠吗?

Maria:沒有人传人。只有吃蝙蝠的人才能被病毒感染。

Maria:就是这么告诉我们的。

朱利安尼:这应该在1月份的第一个星期左右,对吗?

Maria:是的。

朱利安尼:你在中国听到的也是这个理论?

闫博士:我们也听到了,但是我们不相信。这太滑稽了。

朱利安尼:你为什么不相信?

闫博士:首先,我们不吃蝙蝠。

我的意思是,实话说我所有的朋友在社交媒体上看到 “蝙蝠汤”的照片,每个人都觉得恶心。我们不相信。

但是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的一些人告诉我,他们吃蝙蝠,但是那里没有这样的病毒爆发,对吧?

所以这很清楚中共国政府用宣传掩盖着什么。你知道在中共国,如果你对某些事情了解很多,很大可能是来自政府的宣传。

朱利安尼:所以你听到这些的时候,你很清楚这是政府的宣传。

闫博士:是的,“蝙蝠汤”当然是宣传。

朱利安尼:蝙蝠汤?

闫博士:是的,吃蝙蝠是宣传。

Maria:是的,他们在网上贴了一些照片。

朱利安尼:我们美国人想,武汉人不吃蝙蝠,但是千英里之外的云南人吃蝙蝠。

闫博士:不,云南人也不吃蝙蝠,我去过云南。他们也不吃蝙蝠。

朱利安尼:真的吗?

闫博士:他们不吃。也许偶尔有一个人喜欢吃蝙蝠,但是绝不是。

朱利安尼:不是什么事。

闫博士:我们也是第一次听说。

朱利安尼:好的。而且武汉沒有蝙蝠。

闫博士:也许有一些野生的蝙蝠,我的意思是…

朱利安尼:但是不吃蝙蝠。

闫博士:不,不吃。

朱利安尼:基于这种情况,你做了什么?你的判断是什么?你的想法是什么?

闫博士:实际上从1月3号到16号,我被撤出调查,因为我的领导清楚地告诉我,他会直接联系我在中国疾控中心的朋友,因为这是机密信息,他需要保护我的朋友。 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我想国际科学家们正在采取什么措施。

Maria:所以他们让你离开调查?

闫博士:是的。

Maria:是什么使你感到生命威胁,逃到美国?

闫博士:那是之后的事。

1月16号, 我的领导找到我说,“你需要帮我做另一个调查”。他给我一张照片,是一个在笼子里的貉。

有人给他发了一个邮件,暗示他要搜集这个动物的信息,暗示这是可疑的病毒宿主。

他对我说,“问一问你在武汉的朋友,他们是否吃这种动物”。

Maria:你认为他们是真的要调查还是这是另外一个宣传?来引导科学家走另一条路?

闫博士:你明白了。

Maria:好的。她说正是这样。

朱利安尼:所以你的领导把你撤出调查几个星期,然后他又找到你,给你另一个建议,说病毒也许来自浣熊还是狗?

闫博士:是貉,一种动物,看起来像果子狸。

Maria/朱利安尼:奧,那个动物。

Maria:SARS -1 就是从果子狸來的。

闫博士:是的。

Maria:是你们实验室发现的,对吗?

闫博士:是的。

果子狸是另一个可笑的故事,他们告诉科学家果子狸是可疑的宿主,他们去了广州,广州政府立刻就给了他么10-15个样本,一半检测呈阳性,所以他们就说果子狸是宿主。

朱利安尼:那么这时候你怎么做的?你由此得出什么结论?

闫博士:我又开始通过关系,在武汉、在中国疾控中心,还有其他人中间做调查。

我看到的使我震惊。我原以为世卫组织、中共国政府一定有什么行动,尽管他们不想让我们知道,但是他们还是采取了某些措施吧。

但是,没有。 在中国、在武汉,到处都是病人,他们没有做任何保护措施,没有隔离病人。医生也特别紧张。

朱利安尼:这是1月16号之后的武汉,对吧?

闫博士:武汉。是的,1月16号。

朱利安尼:他们没有隔离病人?

闫博士:没有,而且他们不允许医生谈论这些,医生都非常紧张。 医生告诉我:“他们很害怕”,他们不敢跟我讲这些事情。我答应他们不(透露姓名)。

Maria:他们害怕。

闫博士:是的,是的,当然。

他们说情况很糟糕。 他们告诉政府研究排除了病人的任何其他可能。政府说:“好的,我们处理”,但是没有下文。这就是说每个人都担心这个病毒。

Maria:不能分享信息。

闫博士:不能,不允许。因为12月的时候就告诉他们闭嘴。

我知道貉不是宿主。我在武汉的朋友都不知道什么是貉。如果中国人吃野生动物,那也是广东人。

Maria:他们开始说是蝙蝠。

朱利安尼:他们说是蝙蝠,然后其他动物,貉,还有其他动物吗?

闫博士:有的。后来有些中共国的大学说病毒来自蛇。

朱利安尼:这个我记得,蛇。

闫博士:是的,一些人说是来自竹鼠。竹鼠是另外一种动物。有些人说来自太空。

Maria:是吗?

闫博士:确实这么说过。是的。最流行的宣传是美国政府投给中共国的生物武器。

Maria:我也听过。是的。我听说过。鲁迪,你听说过吗?

朱利安尼:是的。

Maria:我确实听过。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