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时讯2021.06.06:中共国女性对政府的新三胎政策不以为然

《德意志时讯》发表的译文和报道不代表我们认同原文作者的观点,仅供读者了解德国媒体的走向及德国社会状况

中共国已经宣布进一步放宽其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现在允许已婚夫妇生育三个孩子,而不是两个。这是社会快速老龄化引起的。但是许多中共国人对新的政策没什么感觉。

一位自称是安德里亚的30岁女士是北京的一名财务,在一家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工作。这份工作要求很高,她经常在晚上,甚至周末工作到很晚。她已经结婚一年了,打算要个孩子:”所以去年我想换工作。起初他们认为我的简历还可以,但后来他们问我多大了,是否结婚,是否已经有了孩子。他们当时说:已婚,没有孩子,不行。就这样,我被淘汰了。”

对女性的歧视
安德里亚的故事在中共国很典型。尚未有孩子的女性往往甚至不被雇用,因为她们可能怀孕。一些公司甚至要求书面保证年轻妇女在最初几年不生育,否则将面临被解雇。

人权观察的王雅秋说:”社交媒体上有不少这样的故事。”该组织刚刚发布了一份关于中共国歧视女性和家庭政策的详细报告。

这些都是不允许的。在法律面前,中共国的女性和男性是平等的;禁止因性别而歧视。但现实并不是。

“法律没有得到适当的执行,当局根本没有积极调查违法行为。”

歧视的背景:女性有权享受至少三个月的带薪产假,父亲没有育儿假。这使许多公司不愿意雇用女性。但是,公开的歧视、对自己事业的担忧,这只是中共国女性生孩子越来越少的一个原因。,许多夫妻只是太累了。

“如果雇主继续遵循996模式,每天从早上九点工作到晚上九点,每周工作六天,这样下去,谁还有时间照顾孩子?”

然后是孩子们的花销。在中共国,没有儿童福利。即使是一个孩子,也往往是家庭预算的一个沉重负担。在上海和北京这样的大都市,住房非常昂贵,公立幼儿园很少,而私立幼儿园的费用相当于每月500至1000欧元。还有许多私人课程,如音乐课、游泳课,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让孩子们在好学校的激烈竞争中有一个好的开始。

安德烈亚说:”如果你想养得起孩子,你需要有相当好的收入。如果政府希望我们有更多的孩子,它必须以某种方式使它更容易。否则,为什么还要谈论生孩子的问题?”

婴儿潮没有出现
中共国的许多年轻父母自己也是独生子女,还得照顾自己年迈的父母。而且中共国的老人越来越多,社会系统也没有为此做好准备。此外,处于工作年龄的人口数量正在减少。因此,现在出现三个孩子的政策。但来自伦敦国王学院的刘烨(音译)并不觉得中共国现在就能出现婴儿潮。

“政府正在将人口危机的责任推给各个家庭,没有宣布任何具体行动或财政承诺”。

即使是五年前的松绑,即在多年严格的独生子女政策之后允许生两个孩子,也没有推动出生率上升。恰恰相反,去年在中共国出生的婴儿只有1200万,比前一年减少18%。因此,北京大学的社会学家陆杰华(音译)长期以来一直呼吁采取进一步措施。

“如果宽松政策没有产生明显的影响,你必须把支持性措施落实到位,在儿童保育方面提供帮助,在教育和税收减免方面提供帮助,更好地平衡工作和生活。这需要系统地加以解决。”

但中共国远没有真正的家庭政策。在实施三胎政策的同时,中国共产党已承诺采取”支持性措施”,但没有给出任何细节。安德里亚耸耸肩,她对政府没有寄予期望。经济上的担忧、照顾孩子的负担、工作场所的歧视,这让她和中共国其他女性一样,必须继续独自应对这些问题。

评论:这是德国主流媒体对中共近期放开“三孩”政策的一篇评论性报道,其中采访到的国人说出了大部分人的想法。
在当初刚刚走出国门,和神身边的当地人熟悉后,他们问我的第一个“敏感”话题就是:你们国家真的有独生子女政策吗?当时的我确实觉得他们有些大惊小怪。但很长一段时间后,当我看到美国人无论如何都不愿改变拥枪自由时,我逐渐理解了。发生枪击案确实不安全,但相对于拥枪可能产生的后果,禁枪后政府可能进一步剥夺公民的其他权力才是他们更加关心的,这个口子不能开。
中共到目前为止都在剥夺公民的生育自由,对于生命没有基本的尊重,普通百姓不过是上层的利用工具,少生多生都在于他们的利益。无非当年觉得人多资源少,现在“韭菜”歉收,廉价劳动力减少,很可能导致外资跑路,青壮年不足,社会老龄化导致养老金缺口无法填补,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加,严重影响中共从这台绞肉机里牟利。
从目前的墙内多方面评论来看,不论是自嘲还是质问,但从这一条政策就可以看出,中共政府在墙内普通民众心中已经没有的信任感,加之高层的利益之争和外部环境的急剧恶化,中共这个恶魔已经在灭亡的道路上无法回头。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