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聊农村】艰难的上访路(五)

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跟随战神 | 编辑、封面、发布:灭共小宇宙

往期回顾:

【周末聊农村】艰难的上访路(一)

【周末聊农村】艰难的上访路(二)

【周末聊农村】艰难的上访路(三)

【周末聊农村】艰难的上访路(四)


(接上文)

由于多次上访,李福上了当地政府的黑名单,成了特殊“关照”对象。

中共国“稳定”压倒一切,对地方政府政绩考核的一项重要指标就是“稳定”,而上访人员就是不稳定的表现。各地政府对上访尤为敏感,有时为了截访甚至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尤其是对那些到北京上访的人。他们认为上访人员被截住了,社会就稳定了,就和谐了。在他们看来,解决有问题的人远比解决问题来的快,来的直接。“稳定”的背后掩盖了多少冤屈,抹杀了多少正义,造成了多少不公。各级政府官员以“稳定”之名疯狂敛财,打压异己,打击异议人士。一句话:狼可以吃羊,羊必须保持稳定。

李福离家不久,当地政府就知道了他的行踪,派人连夜赶往京城,在信访办截住了李福。李福被拉到当地政府的学习班进行参加学习,表面上是学习实则就是非法关押,两天的“学习”将李福折腾的精疲力尽。

回家后的李福并不甘心,开始策划第二次进京。李福发现,每当重大节日的时候对上访控制的特别严。比如每年3月的中共“两会”期间、举行重要的国际会议期间、外国领导人访华期间、“十一”期间、“六四”期间等等。李福的发现是正确的,中共国有许许多多的G点,千万不能碰,一碰就高潮。2017年川普总统到北京,访民往中南坑寄信被刑拘;2018年“中非合作北京峰会”各地访民被抓;中共十九大前夕,北京警方夜间突击大肆抓捕访民;每年的“六四”就更恐怖了,全国上下如临大敌。每当这个时候也是久敬庄人满为患的日子。

李福选择了普普通通的一天,避开了中共所有G点。凌晨悄然上路,最后终于到达了北京,承蒙上天的眷顾,成功递交了所有的证据,包括国土资源管理局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最终市国土资源管理局终于顶不住压力将李庄村委会告上法庭,申请强制执行。

自“行政处罚决定书”出来后,李福就多次找到市国土资源管理局,他们的答复是没有执法权,虽然是违建,但是他们无权进行拆除。其实,国土局领导得到了牛二的好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通过“行政处罚决定书”逃避责任,表明自己已经尽职尽责,对占用基本农田的不法行为做出了“处罚”。没成想李福穷追不舍,无奈之下,市国土资源管理局将李庄村委会告上法庭。这么做还是以退为进,把皮球踢给了法院。就中共国的司法来说,从立案到开庭到裁决,怎么也需要几个月时间。市国土资源管理局是这么想的,法院也是这么做的。

果然,几个月之后,法院的裁决书终于姗姗而来。实际上,案件的本身已经很清楚了,市国土资源管理局提供了详尽的证据:国土资源现场勘测笔录、土地面积报告、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国土资源颁发的违法行为通知书等等。以上证据已经充分证实了李庄村委会的违法占地属实。法院也很清楚,这个锅可以背,但不能长期背下去,在背了几个月之后转到了地方政府。裁定书是这样裁定的:准予强制执行申请人市国土资源管理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由当地政府组织实施。翻译过来就是:市国土资源管理局是正确的,地方政府负责拆除违建。这样,皮球便踢到了地方政府脚下。

其实,这一切都在徐镇长的意料之中,这也是在县城饭店里徐镇长告诉牛二“不用担心,他土地资源局管不到我乡政府,该营业继续营业”的根本原因。到头来拆不拆还是由镇里决定和实施。

至此,从李福开始上访到法院的裁决书出具,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在这18个月里,上访几乎占据了他的整个生活。看到法院的裁定书的那一刻,李福长出了一口气,仿佛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但是李福还是太天真了,以为有了法律的保护就应该没问题了,违建可以顺利被拆除。但到底能不能拆,何时能拆,李福又进入了漫长的等待中。

(未完待续)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GTV官方号五月花之声五月花讲堂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官方油管账号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