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字版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郭文贵先生连线及致词汇总

注:正文内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视频连接:https://gtv.org/video/id=60b8eac5cea8a738525f3ddb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郭先生初见闫丽梦博士再逢路德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1:01:08

郭文贵先生:聚焦不好,你要看一下,可以吧?好,现在正面电视是推出的效果是吗?可以了,(调试中~),大家看到背面这个墙上的我们的国旗之星,是由我们的设计师也是国旗的设计师叫CC嗝屁,他是连夜赶出来,我给他提这些要求,把它黑夜黑暗中的一盏明星,黑暗中的唯一的一颗信仰之星,黑暗之中的信仰之星作为这个背景,今天这个里边有三个,都是这个,七哥由于安全的原因,受共产党的威胁不能到102直播现场世界中心,只能在家了。

现在我们会马上在这里见到我们的天使闫丽梦博士闫博士,我也是第一次和闫博士见面,第一次,你可以切换一下俩镜头,切换一下子,几秒钟,大家看到了,这个现在是这个情况,那么2021六月四号,黑暗中的唯一一颗信仰之星,好,再切到刚才那个镜头吧,太好了,非常地漂亮,今天在这个房间是我还有闫丽梦博士还有路德先生,由于路德先生还有闫丽梦博士,我们获得大量的情报,是共产党暗杀的对象,我是排第一号,闫丽梦博士排第二号,路德先生排第三号,长岛哥排第四号,三号以后就没价值了,长岛哥。

所以说我是今天真的是昨天晚上睡了两三个小时,还是挺好的,然后做了很多好梦,一会给大家聊聊梦的分享、做梦的感受,把空调关掉,这个声音,关掉,关掉,对,这空调的声音太吵,约翰哥哥就没有这个常识,没有声音了,现在没有杂声了吧?现在可以了,好了,还是哪来的声音?欸,好了,现在好了,还有,我觉得你调得有问题,这个麦克风的拾音模式有个全收还是单收,你调得是全收,这个所有杂音还有,不是没有杂音是关的,(调试麦克风~)好,那两个也调好,不要有杂音,还没有上来。怎么样现在?我把这个关掉,可以吗?又有了。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1:08:36插播视频(字幕暂略)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1:13:00

郭文贵先生:嘿,干扰、干扰、干扰源。大家听到了吗,声音?听到了吗?声音可以吗?共匪真的在试图干扰啊,试图干扰啊,共匪很猖狂正在干扰中、共匪正在试图在破坏中。

现在声音怎么样?声音怎么样?可以啦,声音够大吗?约翰哥哥在场,如果不出点问题那也不正常,是吧?这就是清华的水平嘛。非常好、非常好,OK!他们现在几点到?时间已经是占用了十几分钟时间,我没有时间再占用,不行我们把时间让给主台了,好吧?

你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占用那么多时间——战友们的时间,现在我们每秒每分都是极为宝贵,全世界都是抢我们的每分每秒。这个背后的故事呢哪天等着现场参加的整个这个组织的大家去了解,太重要了,每分每秒都在抢、都在争。

所以说,新中国联邦人现在是世界的主角,这个咱是一点不夸张吧!好了,这时间这个45,现在怎么样了?现在不要占用你这个主播台的时间呐,怎么样?怎么样?现在怎么样?现在怎么样?上来吧,好啦,好啦,现在呢兄弟姐妹们,我在这里将见的是第一次见面我们的英雄科学家天使闫丽梦博士,还有我们的路波切路德先生——法治基金主席路德先生。

由于共匪很猖狂,筹划、谋划在主会场102楼还包括我们战友外出期间制造各种事端,试图扰乱我们的新中国联邦的一周年,而且整个大陆现在VPN呐都是处在了一个国内无法上网连内网都不能上了,甭说VPN了。

那么为了安全、为了各种起见,经当地政府各部门的建议和安保的建议,我呢就不要参加102主会场的这个活动,为了不给战友们带来更多的风险、给共匪带来更多的机会,所以说七哥今天就在这里直播,只能这样了,七哥很孤独啊,没办法。

那么今天就我们在这里第一次和我们的闫丽梦博士、女神——天使科学家闫丽梦博士,还有我们的路德先生——法治基金主席,在这里和大家共同地庆祝新中国联邦一周年。那么他们现在已经是到了,安保人员正在接他们上来。

但是很奇怪,在昨天下午共匪内部研究了各种方案试图破坏,刚才我们也感觉到了这个周围有强大的电磁干扰波来干扰我们,那么共匪我相信在我们现在周围布置了各种的所谓的共匪的潜伏的力量,这也是各种潜伏的力量都是有的啊,他们已经来了,Snow不要叫。

郭文贵先生:科学家!呵呵呵呵。

闫丽梦博士:郭先生好!

郭文贵先生:在直播啊,在直播。

闫丽梦博士:刚刚Snow去迎接我们,哎呀郭先生好,终于见到您了,好高兴啊,终于见到郭先生了。

郭文贵先生:她咋这多瘦啊。看看啊,大家看着啊。你瘦太厉害了,天呐,她咋这么瘦啊!电视中真的是跟生活中差距太大!

闫丽梦博士:视频里看不出来是么?

郭文贵先生:而且她又瘦,而且她这个脸我觉得生活中比电视上好看。战友们都在看着呢,我们第一次,来,咱们仨到这,我们仨第一次——路波切、科学家和我,我们一起第一次见面。Snow,你看Snow,你最爱的Snow。科学家最爱的是Snow!

闫丽梦博士:我想抱抱它!

郭文贵先生:你可以抱, 你抱起来。Snow昨天你七嫂专门给它洗了澡,专门洗了。哎呀路德瘦得呀。没事,你(闫博士)可以抱,你可以抱,你抱,它就等着你抱呢,抱起来抱起来。(Snow叫了几声)没事的,没事没事没事,哈哈哈哈哈。我告诉你了吧,我多亏提前警告你了,来来来来Snow过来,它第一次它就那样,它就是高兴你看到没有。(Snow)过来过来过来,来来来,Snow,快,让最爱你的人见你,快,来来,你(闫博士)叫它先手上让它闻一闻,对了对了,让它闻一闻。对啦,来来,对了,它就这样,你知道它,慢慢(抱),没事儿。(Snow叫了几声)哈哈哈哈哈,共产党把它蓝金黄了共产党。

(对工作人员说话)你切换另外一个镜头,切换另外一个镜头,你看我们仨在这儿啊。你看咱们大家都在看,今天你俩是坐在这个位置,这个位置咱们打造的是黑夜中的唯一之星,你看设计得多漂亮,这是黑暗中的信仰之星,你看了没有?

路德:对呀。

郭文贵先生:科学家真是你也太瘦了!

闫丽梦博士:没有吧,郭先生。

郭文贵先生:不是,路德先生你这瘦得有点夸张了啊,这不能,这必须停了啊,真的是得停!肌肉,哇塞!你这肌肉!现在你是穿M号的这个西装了?

路德:对!后面,你看到没有?

郭文贵先生:哎呀,我的天呐,我和路德先生咱有几个月没见面了?

闫丽梦博士:我来了就没见过吧郭先生?还得倒数一下。

路德:去年1月23号。

郭文贵先生:呵呵呵跟个小姑娘一样。1月23号到现在,一年多了!所以你看我和路德先生被共产党病毒害的,这搞得一年多没见面。兄弟,我们咫尺之遥但不能见面。科学家来这一年时间多的时间、一年半的时间我们从来没见过,对吧?

闫丽梦博士:快一年半了,一年多一点儿。

郭文贵先生:不过生活中你看她一看就是山东姑娘,我要是在大街上看到,一看就是山东人。但是她在电视上真的感觉你像一个江浙人,有点像江浙人,但是生活中是山东人。哎呀真是,今天咱们仨我们只有孤独的在这儿,就我们仨人了,我们仨人在这直播。

然后呢,刚才安保人员告诉我们说,唉呀你们今天你们要小心,我们在周围发现了很多不正常的人,包括美国有相关部门刚才给我发信息说,欸,你们,听说科学家、路德已经快到了,你们要注意安全,尽快让他们上去。所以你看共产党对我们这个是非常非常夸张的,刚才音响出现故障是正常的,但刚才都调试完之后突然出现干扰电波,这是不正常的,这绝对是共产党干的。

所以说我们这附近有三层的安保,但是呢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能说绝对安全,所以说我们还得小心。但是今天在一年以后跟路德兄弟我们再见面,而且是跟科学家我们同时在这里相见的时候,这个时刻实在是太特别了,世界已经改变了,一切都改变了。

我们一会儿会在这里在这张桌子上和路德先生、科学家,我们全程地参与整个的全程的一周年的庆祝。然后呢我们科学家和路德先生会和大家参与节目当中的,我们自己也会探讨很多的问题,可能实时地和大家分享,现在呢把时间还给主场继续你们的时间。然后我和我们兄弟还有我们科学家我们叙叙旧去,好久没见面了,我跟科学家第一次见面好吧,咱让这个主播切过去吧,那个谁,约翰!切过去以后主播台,我们就是去干点别的事儿去,聊会天儿去,我们去训Snow去哈哈哈。

路德:约翰叔叔在这?

郭文贵先生:约翰叔叔在这,所以刚出故障了嘛,他要在不出故障就不叫约翰了。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闫丽梦博士初见郭先生谈及感触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 1:22:20

直播中播放视频文字纪录——

[中共强制性的的一胎化政策终于出台,并被广泛地暴力实施,凡违背这一国策的,都会受到经济处罚或强行结扎等残害,中共实施计划生育一胎化政策以来至少有4亿婴儿被强制堕胎,堪称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浩劫。1989年6月4日,中共解放军武装警察部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对追求民主法治的学生进行大屠杀,中共秋后算账进而将屠杀行动扩展到全国,因支持六四被抓捕、被枪毙的普通百姓更是不计其数。所以今天既是新中国联邦的建国日,也是让我们永远铭记那些为了民主和自由而失去生命的英灵们。

中共不遵守承诺的流氓历史也是由来已久,不履行入世的承诺,香港“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说变就变,撕毁联合声明。“中英联合声明作为一个历史文件已经不再具有任何显示意义”。

“一定要相信我说的话,黑夜即将到来。一定要做好准备,黑夜,来自中共盗国贼的黑夜即将到来。一旦到来,将弥漫这世界,西方的文明世界,我们每个人都将面临,大家要做好准备”。—郭先生2017年10月5日在华盛顿的国家新闻俱乐部演讲。

“I  brought  this document, is CCP called 13579, high qualified document. They have the program, make the biology weapon and chemical weapon. They talk how  can use the P3 lab and P4 lab. And make the biology weapon and how can make the chemical weapon.”—2020年9月5日郭先生直播。

——译文:[我带来的这份文件,被中共称作13579,是绝密文件。他们有计划制造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他们讨论如何利用P3和P4实验室制造生物武器和如何制造化学武器。

“共产党的3F方案,13579的,征服世界和一带一路、2025、2035、2049,就是一个灭白计划”。]

英雄病毒学家闫丽梦博士一再强调,没有中共设计这款病毒生物武器的具体基因修改信息,人类将难以在短期内研制出有效疫苗。

“All the five point never changed, including this virus was from China and was lab modified using Chinese military-owned called Zhoushan Bat Cornavrus-ZC45 and  Zxc21.There is no intermediate wild animal host. The seafood market is just their cover-up smoking screen. Actually, it’s because during their kind of community test, because they try to show it like some zoonotic things, so they needed such test. And virus got out of control, so it came to Wuhan as an outbreak. And lia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 CCP deliberately sent it to the world. Because, actually, that is part of their long-term bio-weapon plan”.

——译文:[我当时所说的五大要点,至今仍未改变,其中包括这种病毒来自中国,并且是在中国军方所拥有的舟山蝙蝠冠状病毒ZC45和ZXC21的基础上进行了实验室改造的产物,没有任何中间的野生动物宿主。那个海鲜市场只是他们掩盖事实的障眼法。实际上,是因为中共在进行社区实验时,他们试图要表明这是一种人畜共患的病毒,因此他们需要进行此类社区测试。但是病毒失控了,因此引起了武汉的大爆发。后来,中共政府故意将其传播给了整个世界。 实际上,这是他们长期生物武器项目的一部分”]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德国和如今的中共国何其相似,自由世界未能意识到纳粹德国的邪恶,对德国的毁约和强军视而不见,实行自私的绥靖政策,甚至和希特勒勾兑,最后导致付出无比惨重的代价,今天的西方貌似走入了历史的轮回。

在中华民族和整个人类存亡的关键节点上,新中国联邦迎来了第一个新年。郭文贵先生引领的爆料革命从传播中共统治的真相到构建新中国联邦体系,把中共和中国人分开,深刻改变着世界格局,影响着全球人类未来的方向。

在过去的一年里,新中国联邦承载了拯救十四亿同胞,彻底推翻中共暴政,建立一个自由民族法治的国家的使命。在千万个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年纪、不同职业的战友的共同努力下,新中国联邦向世界展现了我们华人的新面貌,完成了一个又一个史无前例的艰巨任务,创下了多个历史时刻,开创了全球灭共的新格局,为我们民族的未来带来新的曙光,为十四亿人的未来开启新的纪元。

新中国联邦将全球华人团结在一起,在世界各地逐步地建立起了几十个农场,为全球华人打造了一个诺亚方舟,成为未来华人互惠互助、挖掘潜力、实现个人价值和梦想的家园。

从701华盛顿的游行开始,新中国联邦开启了揭露病毒真相、揭露香港真相的全球华人灭共大游行的序幕。闫丽梦博士报告成为中共新冠病毒最具权威、最有说服力、最严谨、被验证最有价值和最科学的报告,震撼世界。

有成千上百的战友冒着病毒和中共潜在迫害的双重危险,勇敢地走上街头,向全世界展示了新中国联邦人的形象,表达了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共不代表中国人的诉求,让全世界看到了我们华人追求自由、民主、正义、公正的坚强决心。

作为推崇信仰和言论自由、监督权力、惩恶扬善的G-TV、G-News,弘扬优秀的传统文化、打造现代文明和时尚生活的G-Club、G-Fasion、Himalaya Coin、Himalaya Dollar 的全面上线,打造了一个运用世界最前沿科技和以钱灭共的金融生态圈,为新中国联邦人描绘了未来和平、富裕、文明、幸福的光明前景,也向世界展示了华人对艺术、文化、时尚和一切美好事物的领悟和追求。

四年跟随郭文贵先生爆料革命,让我们每一个新中国联邦人日益成熟,精神上得到了脱胎换骨般的洗礼,这些是我们每一个新中国联邦人都应该铭记和感恩的。

路漫漫其修远兮,新中国联邦的未来是披荆斩棘的过程,考验着每一个新中国联邦人的正义、无我和勇气,我们选择了这条崎岖并充满荆棘的修行之路,在相爱、相尊、相知的信条下互相帮助、彼此关心。加入新中国联邦不分先后,跟随郭文贵先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新中国联邦的同胞们,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音乐以及全球战友游行视频以及鲜明观点:

正义之师,为自由而战

我们选择自由的天空,绝不跪在地上

中共不等于中国人

Corvid virus = CCP virus

一起推翻这个邪恶的党

自由属于人民

全世界正义力量已被唤醒

歌曲《喜马拉雅之巅》以及精彩视频回放)

播放歌曲中的字幕——:

[人民的坚韧与信仰

人民的宽容与尊严

啊,看到了曙光中的那面旗帜吗

我们曾在夕阳的余晖中无比自豪地像它致敬

是谁的旗帜在激战中始终高扬

依然在我们看到过的阵地上空无畏地飘扬

炮火呼啸 炸弹雷鸣 烈焰冲天

彻夜照亮了我们那依然屹立的旗帜

啊 看那星光闪闪的旗帜

依然在自由的土地上

和勇士的家乡 高原飘扬]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1:41:18

郭文贵先生:黑暗中爆发的那种星,来了来了来了来了,现在可以了。好,我们回来了,兄弟姐妹们,我们回来了,大家好,声音没问题吧?

路德:声音没问题。

郭文贵先生:好,声音没有问题。现在是我和我们的天使科学家闫丽梦女士,还有我们的路德先生——路德访谈的创始人,爆料革命从开始到现在,路德先生从始至今可以说一时一刻没有放弃过,路德访谈成为世界上家喻户晓的正义平台、世界媒体平台,它必将改写社交媒体的游戏规则和历史,是爆料革命的功臣。

那么我们的科学家是世界上,现在全世界人民最出名的一位女士,而且用最短的时间创造了世界上人类媒体界的传奇,她所受的压力、她所受到的煎熬和受到的挑战常人是无法理解的,我感同身受,因为我是在这样过来的。

那么今天很荣幸的是我第一次和我们的美丽的天使科学家闫丽梦女士,我们坐在一起,和路德先生,那么闫丽梦女士在生活中和我在电视上看的完全不一个样,确实生活中更漂亮、更美丽。我们今天都换上了新的衣服,这是七哥为大家准备的G-Fashion的所有的衣服,包括我们的内裤没换以外几乎都换完了,哈哈哈哈。所以说现在先请我们的科学家来给大家讲10分钟,谈谈感受,然后是由路德先生再讲10分钟,然后呢我们再接着往下去进行节目,请~科学家。

闫丽梦博士:好,谢谢郭先生。今天是新中国成立一周年,我觉得时间过得真的好快。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刚来美国,那个时候大家都在筹备六四的时候,因为我还没有公开亮相,所以郭先生最后说,那你就不要出现在庆典上,因为你没有身份没有公开。

然后我当时就有一种看着大家都在热热闹闹过年一样的感觉,我自己在那里看直播,然后我住的地方外面就是时代广场,但是因为Lock down和安全因素,我都没有办法去看一下新中国成立的时候在时代广场放的那个大型的滚动屏的广告,我一直觉得到现在为止我都觉得真的是一直惦记着,如果当时有机会能够看一下、能够合一张影那会是多么好的一个纪念。

然后你看去年的六四的那一天,郭先生是和班农先生一起在船上、在自由女神像的脚下进行了宣誓,然后当天的天气我想很多人应该都记忆犹新,就是一开始的时候郭先生开始咬指宣誓的时候,那一道闪电那真的就是象征着天意,没有人能解释得清楚对不对?

而且整个新中国联邦成立之后,突然开始下雨,但是就把那个晴天让给了我们,当时说实话我觉得如果不是自己亲眼在直播上看到的话是很难相信,因为那天我看外面的雨一直没有要停的样子,而且感觉越下越大在纽约,突然间就能让出来那么一块晴天来,就正好是那个时段,然后最后还配上一道闪电,就是我觉得有些事情其实就像我们都不能解释,但它就是发生了。

就好像是去年的1月16号我就发现了真相,然后我就觉得一定要把它说出去,然后我就选择路德先生、选择了爆料革命作为我传递整个新冠病毒真相的渠道,然后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真的是我太幸运了,而且我觉得很有可能就是冥冥之中天意的引导吧。

因为在那么多的选择当中、无数的选择当中,我选择了素不相识的路德先生、我选择了爆料革命,然后我又真的选择对了人和选择对了时机,就在那个时候,我们花了两天时间把整个新冠病毒的真相我先要讲给路德先生听,路德先生要表示信服,然后用他的逻辑和他的常识以及他的那种跟专业律师一样那种类似审问的方法跟我一来一回的交流,他懂了这是怎么回事、他看到了证据,然后他决定把这个消息传递出去。

那这一切发生了之后,我们谁也没有想到中共的反应会是那么地仓促、那么地迅速,然后之后的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然后接下来就是1月23号,郭先生创办的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的一周年的周年庆上面又发生了路德先生将病毒真相传递给班农先生、凯尔巴斯先生、比尔·格兹先生这样的连锁反应。

其实当时之前我是跟路德先生说,我说我也觉得,因为经过两三天的我们的路德先生持续地播报病毒,然后我看到中国的反应,但是我觉得美国这边的反应不够,所以我当时有跟路德先生生说,我们能不能用英文把它传递出去,所以我就给他准备了一些证据,然后路德先生就在那天,多么巧郭先生正好是1月23号封城,谁也想象不到,对不对?

如果您要是没有提前一年创办法治基金、法治社会,那就没有这个机会他们坐在一起会谈论这个事情的机会,如果没有我们爆料革命打下的这种信誉和良好的基础,别人不买,也不会把你们的话当回事儿,然后他们过来了,他们又听到了路德先生的证据,然后就在那个时候武汉宣布封城。

路德先生:对对对,正好晚上12点。

闫丽梦博士:所以我们知道非常不人道,非常不人道。但是,这是中共在他们那个集权体制下它所采取的所谓的控制措施,因为它知道事儿大了。就在那个时候,所有的发现,我当时在香港我在看直播的,然后我就看到路德先生努力的去解释,然后努力希望说服大家,然后之后,真的班农先生、比尔·格兹先生他们回去他们确实行动了。

这些事情,从后来的皮特·达扎克(Peter Daszak)的信、从后来福奇的信和最近几天揭露的,全都能够验证。郭先生,我觉得这一年多以来,我虽然是我们触发了以后,就是病毒真相这个事儿我们越推越快,所以灭共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但是如果没有前期的接触,如果没有您2017年站出来振臂一呼,如果没有您用这些共产党的黑暗的内幕来揭露这些东西,让我们知道原来真的是这么邪恶、这个政权是这样的,如果没有香港运动,没有爆料革命的战友、路德先生、郭先生持续地在这里做直播,那我当时在香港看到这些对比,我也不能有这么深刻的印象。

然后我觉得所有这些其实都是推动的,爆料革命真的很重要,对于我们华人真的太重要了。所以今天这一天非常的重要,我不知道我还有什么言语能够表达,十分钟应该差不多了吧,我们交给郭先生继续回到主题。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路德先生再逢郭先生谈及一年感触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 1:48:38

郭文贵先生:请路德先生接着说吧,我很激动啊。

路德先生:好,一年前的今天,文贵先生和班农先生在自由女神像之下播下了这颗种子,传递了一个最大的中国人的一个声音,由郝海东,虽然是郝海东先生宣读的新中国联盟的宣言,这一年的时间,在众多的全世界的各种战友的浇水、灌溉。

这一年时间大家也看到这个新中国联邦的无论是理念还是咱们的信仰都在全面的开花,我相信很快就会结果,但是真正的果子就是咱们新中国联邦的这种理念,就是自由。

然后新中国联邦就一定可以成为中国人几千年以来真正的能够形成的一个这种联邦体系,新中国联邦五个字它其实包含的内容内涵很多,文贵先生你看无论他的这种虽然很西化,但是他的很多穿着、今天他穿得也很中式,所以这个“中”就延续了中华文明、中国文化古文化里面最精华的这一部分,但是要跟什么,要跟世界要无缝的对接,而不是像中共一样是吸取了世上最邪恶的马列主义、斯大林主义等等,还有甚至美国的这种糟粕——华尔街的这种以权贵这种糟粕。

就是新中国联邦的本身最后落在“联邦”这两个词,就是说大家像美国一样,它是一个美国联邦是吧——United States,所以这个联邦而不是新联邦中国,而是新中国联邦。

这个联邦的概念其实就是今天我做节目说的,这就是一个现代社会的一种文明的一种新的形式,这种形式不是一种集中制、不是一种像现在中共所推崇的四个自信里头的制度自信,而是一种新的升华。

所以如何把中国的和世界的真正的结合起来,中共也在谈这个,习神也在谈这个,他们的结合就是全球命运共同体,用什么?用病毒去让大家感受到中共的疫苗,大家都呼吸着同一种空气,吸着同一种病毒都来自于中共,他们是用这种方式。

咱们用的是什么?咱们用的就是文贵先生去年6月4号在船上大家可以感受到的,其实就是一种精神,真正的一种自由女神的这种精神,一种信仰,信仰之星背后的信仰之星的这种信仰,这种结合起来才是真正我们要追求的。

文贵先生2017年爆料一开始叫做个人爆料,一个人能够唤醒这么多人,今天在世贸中心,刚才看了视频大家也看到,可以说是我相信成百上百万上千万的战友都愿意都想过来,并且真正你看就是把这种文化的这种概念真是融入到咱们每一个战友中,无论穿着、无论打扮,这些东西很关键。因为这些不是像中共只给两条被子、给半条被子是吧,个个装得穿着中山装然后所有的甚至穿着绿军帽,那种统一就是制度的统一以及思想的控制。

咱们在这里在世贸中心,大家有一种无形的东西统一在一起,什么无形的东西?就是新中国联邦的这种旗帜上所表现出来的,每个星是聚在一起但是互相之间又是独立的,这个概念我觉得去年我看到这个旗帜的时候,我觉得太有意义了,不是像中共中间一个大的(五角星)旁边三个,后面是血旗,是朝着中共去的,这是什么?这是宇宙。因为中国的底色也是红色,红色上的黄的星,黄色在中国代表啥意思?皇权,皇权就是代表的权力。

咱们的是蓝底,代表的是宇宙,代表的是一种浩瀚,因为你要知道一点,在宇宙里头你任何人都无法控制任何一个人,因为在宇宙里头、飞船里头,你只能自己在这个船里头,你别说宇宙,就是蓝色大海、海洋里面你都不可能说像在陆地一样你直接可以控制任何人,这个底色就已经决定了。

所以说文贵先生就是在去年今天,可以说是在闪电这种天意的,在自由女神之下的那种闪电成立的、播下的巨大的这颗种子——新中国联邦,你就知道它所涵盖的深远的意义,而这些深远的意义才是真正可以凝聚更多的人、凝聚更多的力量。

其实这一年大家看中共为了让它的在全世界爆料革命文贵先生揭露的一系列的腐败,后来闫博士站出来揭露的这些病毒真相,想方设法可以说是花了多少力气,。为什么最终到今天,它可以说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就是因为这个新中国联邦这个旗帜之下,它所展现的这种力量,它所展现的这种能量,真正地可以让更多的中国人产生共鸣。

所以今天是新中国联邦的一周年,非常荣幸,非常荣幸,一来到这里,文贵先生把我们当做,感觉非常荣耀的那种,能有这种款待,非常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一个小的做节目的自媒体的,但是能得到文贵先生这样的认可,非常感激感恩,非常感恩。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郭文贵先生发表开幕致词——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 1:56:21

郭文贵先生:太客气了,好,路德先生讲完了,现在是不是该我的时间了。今天现在我们要致开幕词,刚才路德先生和科学家讲的,我相信很多战友都感同身受的,我相信很多语言都无法形容此时此刻战友们的心情,今天我们后面有三个新中国联邦的信仰之星,科学家后面是最大的,你们可以看到最大的一个星,最大的星是科学家后面是第一号星,路德先生是第二号大的,大家可以看到第二号大的,二号星,我后面这块是很小的星,我是在其中的很小的星,一、二、三号星,到了长岛哥、老班长那你就是很小很小很小了,但这都是其中的星,不同的情况下有不同的比例、有不同的角色。

今天我现在很荣幸地,由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班农先生还有所有的战友一起在一周年前共同地宣布建立新中国联盟之后,今天我再次荣幸的代表我们新中国联邦人在这里发表开幕致辞,现在我开始了,你们俩别紧张啊,这回有吓人的话,他俩要鼓掌还不敢鼓。

七哥今天穿的红色的长袍,但不是共产党的那个红,专门的跟它区隔开来,这是在冬天的雪当中制造的材料,因为传说中它对人的血液循环还有巨大的帮助,特别是驱邪。

我今天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呢?我们现在人类所处的世界真的是跟魔鬼的世界没有任何两样,当我身边坐着科学家和路德先生的时候,我更加深有感触,一年前科学家离开香港,路德先生在几年前受到了伪类的穷追猛打、挖坑设计。

我们的爆料革命始于2017年,从王岐山、傅政华、孙力军、孟建柱开始,海航的陈峰的双修以及王健在西方的蓝金黄,每天以二十倍成长的企业以及数万亿的财富的积累,到全世界的买买买和蓝金黄。

从海航到了我们香港运动,香港运动期间包括马云、吴征,以及N个共产党的党员和常委家庭对中国人的迫害,我们揭发了一个又一个的在西方整个的渗透的计划——蓝金黄、三F计划,419的断播门,还有我们的717、919的直播,都在世界上引起了巨大的震撼,极大地暴露了共产党在西方的蓝金黄计划之渗透。

同时我们开始了艰难地唤醒世界有良知人们对共产党这个恶魔的认识的开始,从那天起我们一个又一个的爆料,一个又一个的验证全世界共产党的蓝金黄计划,不惜一切代价地想办法将文贵和跟随文贵的战友的陷害,或者说让我们这些从地球上消失,世界国际刑警组织孟宏伟还有等等等一系列的海外人员所遭受的待遇和我们爆料革命所面临的困难形势。

我们坚持着唯真不破、不怕死,坚决和共产党战斗到底,不放弃、不抛弃、不忘记,坚持着这些唯真不破的原则,一个又一个的爆料的成功,最后诞生了一系列的爆料革命的社交媒体,以路德访谈、博士军团,最为重要的代表的在社交媒体上开辟了一条、用鲜血开辟了一条血路,是战友们无数的背后的战友们的时间和付出铸就了我们社交媒体上的辉煌成就,也凝聚了无数个爆料革命的英雄,我们的冠博士、博博士、安红女士、艾丽女士、墨博士等一系列的参与路德访谈的这些英雄战友们,最后在大家的磨剑三年之后,我们磨出了天下第一神剑,就是我们的英雄闫丽梦博士。

我们今天往回看的时候,我每次想到这个时刻,我浑身都是激灵一下子,因为如果闫丽梦博士被诱惑到了所谓的那些伪民运和欺民贼手里边后果不堪设想。我们从福奇博士所谓的这个暴露的Email当中你可以看得出来,整个任何挑战共产党的人走到世界上哪里都不安全——美国的白宫都不安全、美国的国会山也不安全,美国的CIA、FBI、国土安全部也不安全。

但是就是我们几年的努力,一点一点的辛苦,路德先生创造的名句——爆料革命没你不行,这样的名言名句让我们大家凝聚在了一起,无数个战友付出了在大陆失去亲人、被抓、被喝茶、被喝咖啡、失去了数亿几十亿最高达百亿的资产,这样的默默的付出才让我们这些人成为了今天所谓的星,我们这些人的星的背后是比我们有巨大的、无数倍的星撑起了我们,否则我们什么都不是。

我们脑子从来没有发昏、我们从来没有忘记,就像我们和郝海东先生、我们和班农先生在一年前宣布的那样——灭共是正义的需要、是正义的必需、是中国14亿人民必须的选择、是人类需要未来和安全必须的选择。

不管世界有多么黑暗、多么危险,我们始终坚信,我们相信万佛万神和上天给了我们使命让我们来到这里,我们每个人的使命都不是像一般人一样——仅是来到世界上吃、喝、睡、等待死去被烧掉,然后再把我们的子子孙孙都变成共产党的奴隶。

不是的!我们不答应!我们绝不允许共产党再让我们的老人孩子像今天一样,我们身在纽约和战友就在几公里之内,我们却不能和你们相见、拥抱,我却不能和你们去享受我们美好的时光。我们远在万里的家人不能和我们通电话,也不能上网来看我们今天说真话、帮助人们、拯救世界的真相,这种悲剧不能再继续下去!

亲离子散、我们所有财产被剥离、被割韭菜、被当成羊来圈养的时代一去不复返,我们不但对老人对孩子、对我们的后代负责,我们要对全人类负责,这就是我们的新中国联邦宣言打造一个与西方世界、文明世界千年和平的关系,让中国人和共产党彻底分裂开来,共产党不等同于中国人、共产党不能代表中国人,一个法律独立、信仰自由、民主自由的社会必将到来,无人可以阻挡,这就是天意。

这就是一年前和到今天人类上从来没有发生过像我们新中国联邦和爆料革命一样,给人类带来了无限的希望和无限的力量,而且我们用实力、用动力、用我们的坚定的信仰和对上天的信奉、对自由的崇拜,我们来到了这个世界,开启了我们浩浩荡荡的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的里程。

我再次在这里重申,郭文贵和爆料革命的战友们我们只有一个目标——干倒共产党!我们只有一个信仰——相信上天是我们有万佛万神在照佑着我们,我们只相信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无论共产党多么的穷凶极恶,都是它最后的挣扎。

香港、新疆、西藏还有台湾,这是我们的同胞,我们一个都不会放弃,我们将永远的护佑着他们,无论海外的法轮功、海外的所有受残害的人士、任何一个华人受到共产党残害的我们都将一起,联合在一起找他们算账,而且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在此时此刻我特别感触的是分离的痛苦,我和科学家和路德先生一年未见,在一个城市里,今天和战友们近在几英里之内不能相见,这种痛苦和我们过去几年来和亲人不能相聚、母亲离去不能祭拜、兄弟姐妹同胞手足不能通电话,时时刻刻都在告诉我们——共产党不灭我们将永远没有未来、永远没有幸福,我们已经没有任何选择。所以兄弟姐妹们请和我一起,我们连喊三声——Take Down The CCP。

你把这镜头切过来,哥哥我求求你了,你能不能不要把我一个人喊呐,来,咱仨一起,看看啊,现在我们仨,你看科学家这个小手啊,你们进来之前说能不能摸摸小手,我说手比电视上好看,好,咱们开始啊,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

好兄弟姐妹们,我们把主场交给你们,我们一会儿去吃烧鸡去,吃完烧鸡再跟你们相见,今天的开幕词到此为止,希望战友们在102层享受着自由之塔的自由的快乐,谢谢,谢谢。

路德先生:郭先生说得太好了。

闫丽梦博士:说得太棒了。

郭文贵先生:我也没准备,我是发自内心的,我从来不准备,一准备就不会说了。

闫丽梦博士:郭先生说太好了,一气呵成,发自内心的,路德先生也说得很好。

郭文贵先生:非常好,你俩说的都比我好。(镜头)切了吧,他不切咱就喝水呗,你看今天这个黑跟这个红跟后面那个。

闫丽梦博士:这个效果真好。

郭文贵先生:你在我心里面这能证明了吧?你看科学家你在我心里面了吧?这是昨天下午5点多G-Clubs才到吧这个包裹,最起码我们这次我选了几次,因为我就担心(衣服尺寸)不适合。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与郝海东&叶钊颖伉俪连线

连线前播放部分视频字幕记录——

 喜马拉雅监督机构是战友们自愿组成的、没有政治实体的民间团体,它同法治基金、法治社会一样得到国际社会承认,受国际法保护,是新中国联邦与国际社会合作捍卫人民自由、保障财富安全,并与世界各国人士建立相互尊重和共同发展之沟通桥梁。

消灭中共是正义的需要,中共是共产国际资助的颠覆中国合法政府的恐怖组织,其在中国的集权统治已发展为彻底的反人类暴行。

无视人权,摧毁人性,践踏民主,违背法治,撕毁合约,血洗香港,杀害藏民,输出腐败,危害全球,更有甚者竟以中共病毒对全世界发动生化袭击战,严重威胁人类健康与生存,其罪恶至极,天理难容!

消灭中共是打碎中国人民的奴隶枷锁和真正地实现世界和平之必需,没有中共的新中国联邦是全体人民和世界繁荣之必需。

新中国联邦愿景——

建议新中国联邦参照西方民主法治体系和相应国际法在国际机构和喜马拉雅监督机构的共同监督下,制定宪法,建立三权分立政体,“一人一票”产生新政府。选举与弹劾制度并存,高效运行,避免巨大的社会动荡和人治灾难。

新宪法包含以下内容:

一、国家精神:人权、法治、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和私有财产神圣不容侵犯;

二、追求与世界人民永久和平相处,共同发展;

三、教育、养老、医疗是民生基本需求,必须立法予以保障,教育是国之根本,扩大教育投资,西为中用,尊师重教,有教无类;

四、保护大自然与动物生态,万物和谐共生;

五、对于香港、澳门、西藏等地区,应立即颁布特别自治条例,并严格执行;对台湾则维持现状,扩大贸易,稳健发展,共同繁荣;

六、没收并追缴中共盗国贼集团掠夺的财产,还富于民;

七、新政府成立后实施大赦,严重刑事罪犯和反人类罪犯除外。

喜马拉雅监督机构的承诺——

在新中国联邦宣布成立之际,喜马拉雅监督机构特此庄严承诺:鉴于目前中共依然挟持国家政权对人民进行各种极端控制,本机构将为新政府的建立做好一切准备和外联工作,积极联络那些支持新政府筹备的各国家、政党、社团及国际友人,并协调过渡政府与他们的关系,指导和保障新政府筹备工作顺利、有效进行。喜马拉雅监督机构将会一直同国际合法监督机构一起监督新政府依法运行,同时遵守国际法和新政府法律,接受国际相关合法机构的严格监督。

(播放小短片)

郝海东射门,漂亮!进的漂亮!9号郝海东,11分50秒,漂亮!

郝海东:消灭中共是正义的需要!新中国联邦宣言,消灭中共是打碎中国人民的奴隶枷锁和真正实现世界和平之必需!

叶钊颖:我认为我所有的这些荣誉也好是为我六四做的准备。

郝海东:让我们自己最终人格的升华,人格的释放,我们都改变,我们一定站在最后历史的高空上,来审判你中共做的这些恶。

(播放新中国联邦国歌)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3:17:16

郭文贵先生:欸?来啦来啦来啦,现在开始啦。哎呀东弟、颖妹妹你好,听到我说话了吗?

郝海东先生:听见听见,七哥。

叶钊颖女士:听得见,听得见。

郝海东先生:你们听得见我们的声音吗?

郭文贵先生:现在我们的科学家、路德先生都在这里跟你们连线,哈哈。

郝海东先生:你好闫博士,你好路德先生。

叶钊颖女士:小黑豹他姨好,路德好。

闫丽梦博士:海东哥好,钊颖姐好。

郭文贵先生:非常遗憾今天中午我们吃的烧鸡、吃的家常菜、还吃的黑山羊你们都不在,我们仨都替你俩吃了。他最爱吃羊肉——东弟、颖妹妹。

郝海东先生:对啊对啊,羊肉,涮羊肉,这个鲅鱼水饺,我想闫博士肯定知道我们老家的(鲅鱼水饺)。

郭文贵先生:今天没有鲅鱼水饺,今天只有馒头花卷。今天我们和科学家、和路德先生非常开心地在一年后的今天和科学家和路德先生咱们五个人再出现在同一画框,在一年前的今天,非常荣幸地和东弟、颖妹妹、班农先生一起宣布了新中国联邦的诞生。

在一年前的这一天的时候是世界上受共产党病毒残害的最厉害的时候、最严重的时候,而我们就在这个整个世界处于停摆的状态下,我们宣布了新中国联邦的诞生,然后浩浩荡荡地开启了爆料革命的最高峰,就是以毒灭共,然后诞生了我们的伟大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路德先生。

当初我记得给郝海东兄弟还有叶钊颖妹妹刚开始联系我时我就说过,我说你们记住会有无数个像你们这样的英雄会出现,所有的优秀的中华儿女都将觉醒,这不是口号,这是事实的。

当今天在全世界停摆倒退了一年之后,新中国联邦诞生一周年,在美国著名的911之后的自由之塔、自由女神的对面全面开始的时候庆祝的时候,我和路德先生,和我们科学家以及东弟、颖妹妹我们却不能相见、分离东西,原因的原因——核心,又是共产党搞的病毒和对我们的恐惧恐吓。

但是这更加让我们意识到消灭共产党,就像郝海东先生在全世界留下的口号一样,是正义的必需。此时此刻,我特别想和战友们一起来听听我的东弟——真正的中国男人,和真正的中国的女木兰——颖妹妹,你给七哥有什么建议,给新中国联邦有什么想法,给咱们的战友们有什么心里话,你说说,请,东弟、颖妹妹。

郝海东先生:好的七哥。内心很激动啊,真的无以言表。七哥你知道当时你联系发出联系的信号的时候,通过面具先生,当时我们俩的内心是既忐忑又激动又充满着憧憬跟愿望,因为我们知道消灭中共必须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但是我看到了七哥、路德、闫博士这样的真正的中华儿女的优秀代表,在我们的内心当中是可以让我们的内心更加坚强,使我们放弃恐惧,面对中共的这些威胁,他们的恐惧、他们的威胁给我们更大的信心。

当时这种激动,当时我都说了嘛,六四宣言让我们参与、让我们宣读是我们这一生最大的荣耀。这种内心的坚定,对未来的希望,对未来的中国、中国人有了不一样的未来、信仰的自由,这一切的一切,我们有尊严,可以在一个有保障我们自我的这种环境里成长的这种憧憬、愿望、希望和未来,那当时是一种内心的澎湃,无法用言语、语言来表达。

也经过这一年我们看到了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的发展,我们有了自己的舆论的发声的平台—G-TV、G-News,有了我们自己的可以运营的平台—G-Fashion、G-Club,有我们金融的平台,形成了我们的生态圈这种喜系列,那么未来我们要做的就是通过我们所有战友的齐心一致的这种理念、理想,共同地维护好我们新中国联邦的宣言里边的所有我们表达的、向世界宣示的这些东西,我们要做到。

我们不能像中共这样假丑黑、假丑恶,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对人类文明社会的亵渎,我们希望一年以后的今天,我们依然可以昂首挺胸地站在这里跟共产党说不。你们制造的病毒杀死了全人类这么多的人,你们制造的危害人类、种族灭绝的这种罪行都会受到历史的审判。

那么这时候我们内心,尤其是看到我们这么多的战友在一年多的这种过程当中,越来越多的人凝聚在了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的周围,无数的全世界的人,我们在西班牙的每一个地方都能感受得到,包括我们中国人,很多的人见到了我们都竖大拇哥,包括对路德先生、闫博士,包括对文贵先生,这些所有的爆料的、他们G-TV、G-News看到的,他们都是深有体会。

在中共病毒如此肆虐的时候,我们有这么多的战友可以让我们有共同的信念、共同的理念、共同的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凝聚在一起的时候,向全世界宣布,让共产党看到我们无惧它的威胁。

这之前我相信很多,包括就在今天之前,小叶的父母亲、小叶的女儿都受到了中共的威胁,还在依然在说着这些、在做着这些,去家里去他们周围来威胁我们。

叶钊颖女士:对啊对啊,在昨天前天反正这两天,天天打电话让孩子给我打电话,让我们不要去纽约,说我们要去她就不能去美国上学了。

就是这种威胁,我们就是觉得它只有这样的威胁,它没有别的什么手段,它就会这种下三滥的这种方式方法来对我们、对所有的家人,绑架家人来威胁我们。

郝海东先生:我们可以告诉共产党,你这种威胁不是我们不去美国、不去世贸大夏、不去跟战友见面的(原因),说是你们的威胁成功,那是放屁。但是我们确实受到了病毒的这种肆虐的、大家防疫的这种、各个国家对防疫的这种要求使我们无法成行。

你们的威胁在一年以前都试验过了,对我们没有任何作用,我们敢于最后走出来向全世界宣布中共是邪恶的政权、消灭中共是正义的必须的时候,我们俩已经置生死于度外。而且我们都说过,在路德访谈上,向死而生。

对于我们来讲没有什么再可以阻挡我们的。因为我们心中的信念对未来,让我们的渴望、让我们的孩子们、让中国的老百姓们,在未来的日子里可以没有共产党的肆虐的这种威胁,可以有更尊严的活着。

叶钊颖女士:对,我们觉得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告诉孩子给我打电话说这个,我都觉得我们真的有这么重要吗?我们不去纽约真的是对他们来说是这么重要吗?我都觉得非常高兴,我们俩还有这样的待遇。

郝海东先生:中共就基本属于黔驴技穷、穷途末路,他们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他们不会建设自己的国家,不能让自己的老百姓更好地活着,他们忽然从只能生一个小孩,现在要生三胎,他们简直,我都说嘛中国足球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他们一切都是以行政命令、拍脑门来决定,没有任何对人的尊重。

我都深受其害了,我的女儿,他们当时都说要超生罚款,全场比赛都喊郝海东超生,这都是中共最大的可笑,都是我们亲身经历的,忽然今天他又告诉你要生三个,这就是中共要到穷途末路,他们要完蛋、要垮了,一定是的。七哥,我们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看清楚它的本质,他们真的可笑、可恨、可怜、可悲。

郭文贵先生:东弟、颖妹妹,共产党已经不是魔鬼这么简单了,很低级的魔鬼。头两天我给科学家和路德先生我们在通视频当中,我说某个美国组织,包括海外的一些组织,还有投资者说到科学家,关于说授予美国总统勋章,我告诉他们,我说任何一个在爆料革命当中,为了一个灭共的事业,和拯救十四亿同胞,和我们的新中国联邦的信仰,任何图有名、利,或者说追求公义、拯救天下的人,任何有利益之心、名义之心都是伪正义。

我说科学家她完全没有想到过她所受到的挑战,她也从来没想过要什么荣誉,她来到美国的。那么我说如果说谈名和谈利的话,最好的代表人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他的名字在中国可以说在亚洲已经达到了最巅峰,但是他们放弃了一切,几亿的资产全都没了,所有的荣誉都归了零,而且成了负的。

科学家有自己的丈夫有自己的爹妈,自己的亲人,一个非常年轻美好的生活,所有人想要的她都有了,她全都放弃了。她从来没想过要什么名啊、什么勋章啊,更没有想要多少钱,她没有概念。

‌我们路德先生也可以看得出来,过去的几年在爆料革命从始到今,可以说经历了多大的考验和生死的挑战,带着仨孩子、带着妻子,一天两期。

我们这些战友都证明了什么?不是追求名利的,所有为了公义的权利和追求正义的人,任何有名义利图之心都是伪正义,我说我们绝对不是,这位朋友非常承认我的想法。

我给科学家说、和路德先生说,没有任何荣誉配得上我们新中国联邦人,特别没有任何荣誉配得上我们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妹妹,我们的闫丽梦博士还有我们路德先生,包括我们的博士军团和亿万个战友。

因为我们图这些不会干这种事,这种买卖实在是太不划算了,是拿全家的生命,像钊颖妹妹,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女儿受到了威胁,郝海东先生的家人据我所知,爆料革命的内部爆料人多次受到威胁,而且郝海东先生的家人非常的智慧——我们家已经跟他断交了、他是个逆子,不要跟我说这个。

这就是今天咱们这几个山东人,山东青岛的科学家、路德先生我们这些人,我们有共同的成长背景,我们有共同的受到共产党的这种欺负和打压,没有共产党,我们相信中国比这还好,没有共产党,我们这些人的DNA和智商和能力比今天还好,不是一切都听党的都好。

你叶钊颖妹妹、科学家、路德先生、我,都曾经不管是貌似还是真的都曾经绝对听共产党的,结果是什么呢?它拿走我们的一切、剥夺了我们一切,我们不可能再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这样。

所以说今天海东兄弟还有钊颖妹妹,昨天某军队的一位上将,他的司机给我发的信息——明天尽量不要让东还有颖出太多镜头,让他俩安全点吧。我给他发了个信息,为了安全最好就是多出镜头,这就是他俩的选择。

所以说东弟、颖妹妹,很多国内的有良知的战友们,还有体制内的这些有良知的人,就等待着我们振臂一呼,他们在关心我们、他们在爱我们。

我特别的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和路德先生、科学家和我们亿万个战友所追寻的,绝对共产党内部99都是我们的战友,是我们可团结的,还有是好人,我们灭的是共产党的体制,我们不针对任何人,而且我们要的是去铲除这个体制,而且要释放所有的中国人,而且不是种族仇恨,也不是社会大清洗,也不是大屠杀,特别的感谢您为西藏、新疆、台湾、香港所有同胞的呼吁。

现在东弟、颖妹妹,现在路德先生、科学家在这,你给他俩有什么要说的?现在把镜头切一下,约翰哥哥已经睡着了,很抱歉啊。

路德:叶女侠,您先说。

叶钊颖女士:你说,你说,路德说。

路德:你看,坐在这里呀,文贵先生代表了什么?中国的真正的商界是吧,甚至在有产者站出来,科学家代表啥?科学界是吧,郝董和叶女侠——体育界,这三剑可以说是中共最最重视的。

开餐馆的它可以不去管,但这三界无论是从思想上还是从行为上,从小可以说,郝董不用说,十岁就开始在部队里是吧,您能站在这里振臂一呼,就揭穿了一个中共的从小的这种洗脑体制的彻底的失败是吧,往这一站,特别是郝董和叶女侠,体育界这是中共用来洗脑、对中国人植入(心霾)。

就是前天,习近平专门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谈)如何扩大国际话语权,最重要的一个点就是体育界,体育里头羽毛球、足球凝聚多少人的梦想和多少人的心在里面,羽毛球让中国人,我们也听说,我们小的时候上大学都骄傲,叶钊颖为中国夺取冠军。

但是今天他们看到了,这三界里头可以说是涵盖了最顶端的,绝对最顶端,文贵先生绝对是商界最顶端,郝董绝对是足球界百分之百最顶端,叶女侠中国羽毛球就是小球界,小球绝对是最顶端的,近几十年来无一人(超越她),闫博士毫无疑问绝对是生物科学界最顶端的。

这些人都站出来,对中共的打击和对中共的这种真正的心理上的重重打击一定是致命的,这让他有很多的人,可以说是无论他在哪界,在商界他一看,我不可能就比文贵先生再有钱吧?然后在科学界,我不可能是不是,英文水平,福克斯都直接用英文写论文写这么牛的报告report,还会比闫博士再强的?石正丽现在都干不出来。足球界有比郝董还牛的?足球界前两天你那个关岛9:0,我就问郝董,我说如果,郝董说2000年19:00,19:00关岛,我说现在这是大退步啊,咱们叶女侠更加不用说了。

郝海东:路德我插一句,就说中共为什么一定灭亡,因为我也是我从小跟中央电视台这帮人都很熟,包括张宏民他当时在台上播音,我就在旁边坐着,杜宪、罗京、郉质斌,我都在旁边。

我们当时是从,他父母亲,他是山东人——张宏民,(他父亲是)清华的教授,我们都坐着用车从清华那最后到了中央电视台那,八几年我们就在一起。那些中央电视台无数的主持人、无数的节目,包括什么焦点访谈、东方之子我都上去过,我从来没有一个人、一个节目,崔永元稍微好点我可以看看、看他两集,听听他讲的什么。

路德只有你,我一直在听你的节目,包括现在我仍然没有听完,为什么?是因为你的逻辑清楚、讲得分析得透彻,不一定到根儿,但是他一定分析了,不是在表面的。

就像一行字一行字在念,那叫字正腔圆,经过训练都行。是条狗给它块饼在中央电视台念念它也成名星。但是他们没有逻辑、没有观点、没有自己犀利的看法,这就是中央电视台的原因。

因为我们代表了一个行业、一种精神、一个高度,包括闫丽梦博士,包括很多的这些很多的战友们他们的思想、他们的认识水平、他们经历了以后,他们的感知能力,他们的天赋。是共产党这帮老杂毛们、这帮孙子们永远达不到的,因为他们没有感觉,他们闻不到应该怎么进球,他们一群猪!因为我们从小跟他们在一起,他们都被我们赢啦!我们没输过,郝海东从来不知道怎么要不输,我只想着怎么会赢,这就是人生!

共产党那帮训练出来的人行吗?没戏!所以为什么他们一定输,路德,插你一句,谢谢!

路德:中共现在它几十年宣传的这些精神,中共也有精神,你别以为它没精神的。它们的精神的精华全在你们这几个人身上,我该怎么说啊,比如说,叶女侠谁敢说奥运会冠军不要是不是啊?是不是啊,这不是中共一直说的什么奉献精神是不是啊?集体意识,咱们叶女侠做到了,是不是,做到没有?郝董战场上头流着血,扎着绷带是不是啊?照例头上流着血,你要考虑几点,如果是美国的职业运动员、欧洲职业运动员,谁还会去想着,因为会影响你的职业生涯的,很多欧洲运动员绝对这个时候不去踢了,因为万一我受伤了。

郝海东先生:我告诉你路德啊,中共这些孙子它赢不了我们在哪儿呢?郝海东自己拆线,你们不知道吧?我拆线,其实没那么怎么着,我自己弄小剪刀拿酒精拿火柴烧一烧,点完,自己就给僜(山东方言音deng四声,意思是把线扯下来)了,我拆线不去医院,是吧?我头破血流接着比赛,接着缝针不打麻药,我十几岁腿上,对吧,七针对吧,都踢开了都见骨头,对吧,郝海东没吭过一声,对吧,接着跟他们对抗,接着我在场上打主力,你想想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都敢这样,你共产党吓唬我啥?吓唬我们,它吹牛逼嘛。

路德:中共宣传一直说正能量、正能量,正能量就在这里,就在郝董、闫博士、叶女侠这里,叶女侠你看,前几天甘肃的这个长跑死这么多人,后来我一看叶女侠是北京最出名的YES跑团创始人,组织当时多少人多少影视明星要加入这个YES跑是吧?搞得轰轰烈烈得整个影响力极其大。

郝海东先生:登上过世界第二高峰叫什么呢?

叶钊颖:不是第二高峰,就是雪山之父,穆斯塔戈,新疆穆斯塔戈峰。

郝海东先生:7000多米反正是。

叶钊颖女士:对,对,7546.

郝海东先生:登顶是吧?那不用吹牛逼吧,你讲没有用,对吧?七哥,别听共产党在那吹牛逼,他们在那什么一个肩膀不换肩,什么麦子多少,他妈的吹牛逼上了场跟两步就摔跤,对吧?你基本的常识逻辑得有吧,你不能说你可以有劲,你不能不换肩嘛,这个人他妈不行了,你有点常识吧,对吧?他们连这个对吧?闫博士你想连医学常识他们都不懂是吧?所以他们真的赢不了我们。

叶钊颖女士:像路德刚才说的这个体育,其实中美建交它很重要的就是乒乓外交嘛,就是从体育来和国际上的有一些勾兑,开始它就开始搞这套东西了嘛。所以我们都出来,也是用它认为的最好在国际上的这个跟人勾兑的这个,我们用这个来打它。

郝海东先生:我们乒乓球一个省的台子运动员比人家全世界都多,是吧?你用专业打人家的业余,完了互相之间的让球,之间的这种最肮脏的他们的睡觉。国家体育总局旁边有一个夜总会,当时他们都在崇文区,为了刘国梁、蔡振华这帮孙子天天去,就在崇文区合并之前,它叫崇文区,现在可能都归到东城,还是东城一半儿西城一半,是崇文区离这训练局比较近的一个夜总会。

你去问问这帮孙子都是最肮脏的东西,互相之间的给钱给教练的钱,能打上比赛互相联睡、互相之间的倾轧完了以后,他们在世界上拿个金牌,为什么?别人不做这个东西,别人没有职业化,他来愚弄老百姓,所以这些我们一定要讲给我们中国老百姓听,让他们更加地认清楚什么才是真正的人生跟生活,要有点逻辑。

就像闫丽梦博士她在香港港大最后双博士、双学位类似这样,但是她要在中共国内的话,她被潜规则死了可能最后很难最后拿到一个学位,对吧?太多了这样的对吧?

我的女儿世界专业排名第一的今年毕业,二万多字的论文,导师一下就过,对吧?——不需要培训,她在国外。这在国内可能吗?弄死你是吧?这里面就是中共最大的恶,他们以为我们不知道,他们以为的以为是吧?他们没想到人生到了一定的阅历以后,有了这种能力,感受能力,他们一定会知道,因为共产党做的恶也一定会出现像七哥、路德先生、闫丽梦博士这样的杰出的人才,中华儿女优秀的代表一定会有。

路德先生:闫博士,闫博士,最后5分钟。

闫丽梦博士:其实我特别想今天我主要分享跟我们的战友说一下,因为大家以前都看到郭先生出来时候他已经是亿万富豪、中国商业第一人,然后当郝海东先生、还有叶钊颖女士出来的时候,他们本身就是世界冠军,所以他们一直从我们知道这个名字起他们就是顶着光环出现在我们的媒体上,对我们来讲是遥不可及的,大家会觉得我们离的太远,他们的成就我们一辈子都达不到。

但我想跟大家说的是,我和大家是一样的,我们平时都是一样的在做着一份自己的工作,喜欢的也好不喜欢也好,很多人都觉得这就是一个平常的工作,每个人以自己的能力去做自己的事情。

但是当我看到爆料革命之后,当我意识到中共的黑暗时候,当我看到香港抗争的时候,当我最后看到病毒真相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一定要站出来。同时我也相信我们很多战友在这股力量的感召下他们现在站出来,然后他们用他们的一份力,不管是传播文宣也好,还是传播真相也好,还是去把事情孜孜不倦的用来教育其他人,像路德先生他把他的这些理念啊、评论啊、分析啊、常识啊、逻辑啊传递给大家,然后大家再把它散播开去。

我们每一个人,其实我们觉得我们离这份光环很远、离这份距离很远,实际上是中共它不给我们这个机会,它让我们觉得我们和郝先生和叶女士和郭先生之间的这个差距是遥不可及,就好像我们和主席台上那些人一样,仿佛是一辈子不能跨越的鸿沟,以至于到最后你可能就心甘情愿地做了韭菜,然后在他们的制度里面按照他们的玩法去运行。

但实际上不是的,我们有我们的脑子,我们有我们的能力,我们不贪、我们不偷、我们不抢、我们守法、我们就是想做一个好人。中共天天说正能量,这才是真正的正能量。

我想跟大家说的是,不一定非要有很多学历的,博士和小学生之间没有那么大差距。中共说运动员只有小学水平,说郭先生没读过大学,习近平也没有读过为什么他可以坐在主席台上?实际上这是逻辑、这是我们的智商、这是我们的思维、这是我们一个人能有的能动性。

只要给我们自由、给我们创造、给我们空间,我们都可以达到的。我初中的时候学政治,老师说我们现在在社会主义,以后我们会达到共产主义。我问他共产主义什么样?老师想了想跟我说,就是你们大家所有东西都可以分享啊。

然后我就想我同桌连那块橡皮都不给我,我怎么能够以后和他去共享东西呢?所以我觉得这个逻辑不对,他肯定有问题。所以你看不需要什么高深的知识,只要你看书看多了,你动脑子、你去想,你就自己知道他共产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然后现在共产主义害我们100年了,我们要是再不站起来,当我们面对病毒真相我们还保持沉默的话,我们已经没有下一代可以说、没有未来可以说了。但是当我们站出来的时候,连我一个人中共都不能把我怎么样,所以当我们更多人站出来的时候,你想中共会吓成什么样,它还能继续存在吗?所以这就是我今天特别想有感触想在这里跟海东大哥、钊颖姐姐、还有郭先生、路德先生我们一起分享,跟各位战友一起分享的几句话。(大家鼓掌!)

文贵先生:东弟呀,颖妹妹,咱们五个人要坐在这个桌子的时候,会是什么感受?今天中午,他俩喝着红酒,我也不能喝是吧?喝的2005的Château mouton(注:未必是正确的写法)限量版非商品酒,啃着烧鸡、戴着手套、吃的羊肉。我在想如果东弟、颖妹妹在,咱们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今天102层的那么多兄弟姐妹们可以说是都在看着我们,可以告诉大家,就是刚才科学家和你说的话,每个中国人都可以像我们一样,你们都可以成为郝海东和叶钊颖,你都可以成为我们的闫丽梦和科学家。

你看我们的妹妹手很漂亮吧?你看我就摸了,我就摸了是吧?你看我摸路德兄咋的?是不是?这就是我们兄弟姐妹情,就像我们在那个102一样,每个人在那里真情的拥抱,在船上那种放声的高喊,是不是?(蒙古语——呐呐姆Gi欧斯噶呀!Take down the CCP!)是吧!这个战友们这个放声自由是活出生命的精彩。东弟、颖妹妹,我用任何话不能代表亿万个战友对你俩的感激,一切都已经开始,共产党很快会被消灭,我们有更多的时间让所有的中国同胞知道,都可以成为郝海东、都可以成为叶钊颖、都可以成为路德、都可以成为闫丽梦博士,谢谢。(鼓掌)

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谢谢!谢谢!

郭文贵先生:东弟、颖妹妹今天他俩要来都话,咱们今天这个场面就变的不一样了,完全不一样了。现在把时间交给主场啊,我们回头再聊。哈哈哈……

郝海东:一定会的。

郭文贵先生:意犹未尽呐!意犹未尽呐!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郭先生与闫博士和路德实话实说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 5:03:10

直播前播放视频文字节录——

路德:大爆发性的可能性太大,中共完全在隐瞒所有的病毒。

歌曲……

闫丽梦博士语带哽咽:This is the first time my mum,63 years old teacher, got arrested by Chinese Communist Party。——这是我妈妈,一位63岁的退休教师,第一次被共产党抓捕。

歌曲……

郭文贵先生:She is China’s hero. She is the world’s hero. She is my hero。——她是中国的英雄,她是世界的英雄,她是我的英雄。

歌曲……

闫丽梦博士:你中共你不管做什么,只要在你杀掉我之前那一刻,我都会去揭露真相。

歌曲……

闫丽梦博士:我为什么这么有底气?,那我必须要说,我有法治基金、法治社会在我背后,我有爆料革命在我背后,然后我有郭先生班农先生像支柱一样的人在我背后。

歌曲……

闫丽梦博士:当共产党的威胁不再存在的时候,我非常想回去,我非常想念那里的土地,我想青岛的海、青岛的(哽咽),我想念香港。

歌曲……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5:07:47

郭文贵先生:好啦,中中中…,好了,开始。今天咱们,兄弟姐妹大家好,这又回来了,我刚刚穿这件衣服,我答应过我们一个93岁的战友,说今天我会重新穿回这件衣服,她是昨天下午发信息,她是我们救出来到某国的一位大姐,我也叫她妹妹,她说郭先生一定要答应我。

(郭先生举着一杯饮料)这是我女儿给科学家和路德买的珍珠奶茶,谢谢郭文贵的女儿。我们现在是访谈时间,咱仨一块访谈,兴打断话的,咱说点实在话,咱们双方之间、咱三方之间不许互相吹捧,咱们实话实说,咱们过去的话题都不说。我首先请教科学家一个,就是过去我曾经问过你,我说让你重新选择你先生的时候你说你还会选他,是吧,那么这是大家给你留下的印象。为了证明你的忠诚和贞洁。

今天世界上死了那么多人,你现在真的是科学家是不留意间成为了世界上的英雄和天使,最早是因为是香港的运动深深地影响了她。然后是路德先生的耐心,这个理工男竟然能那么耐心的能学会生物科技还有病毒,这个路德先生理工男一下子就是让代表爆料革命连接了科学家的桥梁。

法治基金、法治社会和爆料革命的战友保护了我们科学家,可以说科学家的新生命是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给她的。在此时此刻,科学家我想问你的事情,你怎么想你想到会有今天吗?你想到会有今天这种结果吗?改变,真的是改变了世界。

闫丽梦博士:郭先生,其实我真的没想过今天,我想的是其实路德先生他完全知道我当时的心情,最开始从1月16号到1月17号香港时间早晨,我再次确定了这个病毒真相,因为1月16号晚上我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但是1月17号早上我去了实验室以后,我还是再一次的验证了以后,在那一天中午,我大概花了能有半个小时左右就反复问我自己要不要做这件事情。然后我觉得我必须要做,我不可能不做,不做我以后会后悔的,所以我就决定去发信息,通过推特。

郭文贵先生:你觉得今天让你再回到那一天,科学家,你觉得你还会那么做吗?

闫丽梦:还会,活一千次还会,一定会这样做,但是我要说的是,我真的没想过会有现在这一天,因为从那一天开始,我觉得之后哪一天我都可能随时被消失,这是非常现实的,如果你在香港,你看到了香港抗争的残酷性,你会真的明白这个是非常现实的。

郭文贵先生:刚才你去洗手间之间,我们在直播做了一个短片可能你俩没看,关于你的系列采访的影响,大家做的是非常的感动。刚才我这边脱衣服都想掉眼泪了。我还想问关于路德先生一个问题,当时你选择了路德你这小白兔,误闯了一个咱们自己的司令部,现在你们打交道那么长时间了,如果你再选择路德先生给你同样的机会去爆料的话,你还会选路德吗?

闫丽梦博士:还会选择路德先生,郭先生。

郭文贵先生:那路德先生你得要回答这两个问题,科学家今天坐在你对面的时候,你觉得科学家和当时的科学家和今天有什么不同?

路德:我觉得更加,就是我说闫博士啊,刚开始的时候,就是完全是,怎么说呢,就刚开始联系的时候,就现在她完全提升了一个层次。

郭文贵先生:一个层次?

路德:不只一个,我这个1是0到1啊,0到1——质飞跃。不是99到100,是0到1完全是质的变化。怎么说呢,因为你要知道,这里头有时候联系的很多,是吧,这个说也有料、那个说也有料在那个时候,关键那个时候全世界都关注啥?关注1月15号的,她1月16跟我联系,所有的人都在关注1月15号中美贸易。

郭文贵先生:咱俩最早时候你给我说,我记得是1月11号,这个是最清晰的,我说你搂住,你还记得吗?九指妖还说你千万别……

路德:1月11号还没有联系,

郭文贵先生:1月13号还是十几号,1月16号之前,你说九指妖说咱们的传染病恐吓社会的时候,就是说你不要老搞这种吓人的事情,就是九指妖咱们群里发信息的时候。

路德:九指妖,九指妖那是后来后来后来,是什么时候?20多号。

郭文贵先生:23号之前。

路德:她就还跑?

郭文贵先生:那时你害怕了吗?

路德:我绝对怕啊。

郭文贵先生:这是咱真实的,因为我感觉路德我很少看到他给我发信息。他在群里说,他说哎哟我真得搂住,我说路德你真得搂住啊,这个所谓的人家九指妖学过博士啊——社会传播什么学呀硕士,你这在制造恐慌言论。

路德:对,对,对。

郭文贵先生:是这意思吧?

路德:对,对,对。

郭文贵先生:然后路德先生我感觉他是害怕了,所以说现在战友们都在问一个问题,你看刚才郝海东兄弟还有叶钊颖女士出来的时候,他俩的穿着也是巨大的改变,形象气质也是巨大改变,我说实在话我不觉得他曾经多么辉煌,比今天再辉煌,我也不觉得他今天那么自然那么美国。

所以今天路德先生我要问你俩今天,我要打断你俩很多的说话,就是有问题要问你们,当你看到她已经是质的变化的时候,你看到郝海东先叶钊颖女士这都是你采访、最早上你节目的。

特别是我们国内朋友说我们郝海东和叶钊颖第一次上路德节目,到今天为止郝海东和叶钊颖是蜕变,完全不是我认识的几十年的那个,他跟郝海东比较熟,跟叶钊颖不太熟,他说完全不是那人了,然后他说这个咱们科学家,他说科学家当时出现的时候包括在华盛顿,跟今天的科学家比完全变成一个另外一个高度。就是她已经不在乎镜头了,她在乎的是自己要说什么要做什么。他从她的眼睛里语言里,感受那种真正的那种一种愤怒和那种良心和她想表达的东西。

这真的是你的路德访谈把这些人彻底给提升了,这不是开玩笑,真是这样,所以路德先生我再请教你一个问题,你看到你减肥的时候,这真的是个了不起的男人,一个自己的身体都经营不好的人,不可能去改变这个世界。

科学家就不用说了,一句话科学家停止喝可乐,你看这个健康、这个美丽自然,你的这种健康,这是真的是你旁边坐个大胖子,这绝对是咱们很难灭共。那么今天此时此刻你觉得叶钊颖和郝海东这俩人,你对他们怎么评价,你不要在乎他俩什么感受,他们有什么改变?你说几句给他俩的评价。

路德:郝主席,郝董和叶女侠,之前我一直说球王,两个,一个是球后,这是毫无疑问的,就是我看第一次访谈的时候到现在,我觉得就是应该有一年时间,一年时间,就是刚开始的时候他们整,整一年,就是他们在做节目的时候方向性不明确,不知道怎么用这个体育的东西,但是最近….

郭文贵先生:还有端着。

路德:应该不叫端着,他觉得我这个体育这块怎么跟这个灭共结合起来,就找不到方向,但是前面一段时间乒乓外交,一下子他们就知道了,他知道自己的重大的意义。中共为什么这么害怕他们?就是因为你体育是中共最重要的可以洗脑的一个精神毒药,他们太明白了。现在,刚才说的所有的体育精神就凝结在他们俩身上的所有的经历,80年代郝董去进去八一队,中共国也是80年代才真正恢复到这种叫做体育……。

郭文贵先生:你说到这我打断一下,路德先生,为什么共产党那么能挖人家丑事儿?或者说它最能造谣人家最低级的事。共产党要诋毁一个人先从生殖器开始,然后说是骗子开始,然后说你家人所谓的残疾人、什么成份开始,永远如此,是吧?然后把你说的一文不值,为什么到现在没有挖出一个郝海东私生子?叶钊颖有多个男人啊,还有什么双修啊,它为什么一点都挖出来!

路德:我觉得他肯定没有嘛。

郭文贵先生:那人家挖出你,那都是有吗?

路德:那就编嘛!那就编。

闫丽梦博士:它们对郭先生那样没用,然后现在不打这招了,它打不动了。

郭文贵先生:同样的话题也是科学家,为什么科学家就没整出来几个私生子女啊?多个男朋友?

闫丽梦博士:它打不动,然后再打路德,它越打越证明我们这些人…….

路德:我觉得中共它是对我们是采取擒贼先擒王,它只要灭了文贵先生一个人,就这概念,就把文贵先生搞那个,咱们它没有精力去对付,说白了。

郭文贵先生:说到这我给你们爆个料,昨天在澳门有一场腥风血雨的较量,我跟你俩吃饭的时候没有说,大概一个月后你们会听到这个,在澳门昨天共产党精心地安排了一场腥风血雨的较量,9个小时的较量共产党全面败下阵去,而且是关于男女关系的。我为什么问这个话题呢?就共产党精心组织,公安部、安全部、什么驻澳门办公室,而且香港的全部去了,聚集了几百人PK我们几个人,最后我们大获全胜,我因为法律问题我现在不能说.

说到这我必须问路德先生,为什么我要问你这个问题?咱们内部的战友曾多次给我说,他说路德先生你要准备好,他的很多的性丑闻、财经丑闻都会出来,然后我说我特别等待他出来,为什么?如果路德先生做过这个事情,就更说明爆料革命的伟大,你过去如此不堪,今天你匡扶正义。

如果没有的话,我觉得就没有吸引点了,大家感兴趣嘛是不是?随便一个三级小视频都上百万的关注量,我说这也挺好、以黄爆共嘛是不是,所以说路德这个事情引起关注挺好啊。

那么同时郝海东先生他们也说,叶钊颖他们俩这出来一堆的丑闻,我说你最好把他俩的丑闻都挖出来,挖越多越好。或者科学家说,科学家生好几个孩子啊,她没告诉她先生啊,然后还有几个跟非洲的混血儿,我说哎呦我想看这孩子长啥样。

闫丽梦博士:我也想看,我也没见过。

郭文贵先生:我想看看这青岛姑娘跟非洲的男士混血儿是什么样子啊,估计也穿着我这个红衣服就像南非的那个酋长一样就出来了,一直没出来。我想说什么呢科学家,刚才我觉得您这个回答和路德我不同意的。他不是说编你的问题,不是说挖不出来,他一个最大的问题,让他在我身上吸取了一个教训,就他造谣对他自己的反作用力要大于他伤害我的(力度)。

闫丽梦博士:是的是的,我也觉得是。

郭文贵先生:他对科学家要这么做了,就科学家这个纯洁足以把他反弹回中南海上面飞上几年,像那个“功夫”一样踢到天上去。路德先生,你越有这个,大家觉得没有什么不正常,你就是个猛男,身体那么好,肌肉那么多是不是,你情我愿有什么不好的呢?最后他发现了——不行。这件事情你要想你还能想到一个假视频,贯君、刘呈杰和孙瑶的假视频吗?

闫丽梦博士:对呀对呀,带盆景的。

郭文贵先生:对呀,你想想这个视频的危害度有多大?共产党内部人我据说这个东西简直对我们伤害太大了,任何有良知的老百姓,爱共产党的、恨共产党的,都觉得这件事情把共产党弄的极low。所以科学家现在我想特别,刚才你没回答,你到底你还爱你先生吗?如果要你再选择的话,你还嫁给他吗?

闫丽梦博士:再选择,还是选择回那个时候嘛,回那个时候还是他,那个时候还是他,还是那样。

郭文贵先生:在今天,不回那个时候。

闫丽梦博士:今天呀?今天肯定不会了,因为今天我们遇到这么大的事儿,两个人之间价值观的分歧也好、性格的问题也好都暴露出来了,那肯定到现在为止的话,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想当面见他,安全的情况下,问问他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很多事情有的人一辈子不会经历的,没有几个人会经历这么大的事情,但是事情发生了才能暴露出这些问题。我想说,其实……

郭文贵先生: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先生正在前面看着呢,你先生正在看,我今天可以负责任(地说)。

闫丽梦博士:他听不懂中文啊。

郭文贵先生:旁边有人跟他解释啊,而且我们知道,他看的是法治基金的频道,YouTube,YouTube是带英文字幕的。我现在可以告诉这个闫博士的先生,叫什么?

闫丽梦博士:Mahan。(音译)

郭文贵先生:Mahile?

闫丽梦博士:Mahan。

郭文贵先生:Mahan,你在看法治基金的YouTube频道我知道,下面有英文字幕,你看得非常清楚啊,我有绝对的情报刚才得知你在看。这就是你曾经的爱人,刚才说的话回到过去她还选择你,这就是中国女人对爱的忠诚啊。(闫博士抽泣)没事,我这有纸啊,这个是赵岩的纸巾,这个比较管用。

闫丽梦博士:郭先生每次,郭先生每次,都不知道怎么问了。其实我想说的是有机会的话大家聊一聊,因为一对夫妻之前感情再好也经不起这么巨大的事情上价值观这么巨大的分歧,但是我想说的是,如果我是在一个正常的民主国家里,一方选共和党、一方选民主党,一方喜欢东方文化、一方喜欢西方文化,这全都不是问题。

我和他走到一起之后,我们是不同国家的人,我们的文化背景是不一样的,但不妨碍我们交流,我们是因为交流才在一起,是因为有共同的爱好和价值观在一起。

如果没有共产党、没有这些邪恶的事情,我们在做我们的事业,我们做我们的科学家,我们在,我在辅修我的传染病医生学位,他在努力地学习其他的,他爱好中国武术、他爱好很多东西,他是我见过最喜欢钻研、最有意思的人之一,我们不需要面对这些。

郭文贵先生:我可以教他中国武术,哈哈免费。Mahan,如果你学中国武术,来我这来,吼~哈~吼~哈~,我教你。这个现在所以说,你到处威胁路德先生,发那个Email,路德先生十分恐惧发那个Email,班农先生也很恐惧,觉得这个哥们儿练过中国功夫会不会把路德打倒在地呀是吧?

但是今天我们的博士一进来,我第一印象是什么呢?——瘦,确实比电视上漂亮,我觉得生活中更加的比例更好更协调,还有今天还戴了个防弹眼镜,所以说不怕你,这么厚,这么厚防弹眼镜,这挺厉害的啊,这个比我爹那个防弹眼镜还厚。

然后今天还看到路德今天坐在这里的时候呢,我特别观察我为啥问你这些话呢,实际上我们每个家庭都遭受着重创,每个家庭都受到了威胁和考验,很多人是挺不住的,在这个问题上,爱情、家庭、金钱、兄弟姐妹关系很多是破裂的。

郝海东和叶钊颖俩人是最完美的例子,俩人现在因为这个,他俩的婚姻已经不是,他俩是爆料革命婚姻现在,不是他俩的问题,不是叶钊颖妹妹的腿多滑,也不是海东弟这个床上功夫多强,真的是爆料革命把他俩连在了一起。

路德先生你有个非常贤惠可爱的小蔡,我见过她本人几次,小蔡这个人是贤良的真的中国女性,很了不起,照顾三个孩子,全力以赴支持路德先生。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完美的家庭背后的支持,我们每个人才能走到现在。

所以科学家我为啥问你这个问题呢?爱情是有条件的,爱情不是没有条件的。我跟你七嫂结婚,很早我就说,我说我要是腿没了,我要饭在桥底下,你还爱我吗?你七嫂说会的。我说你天天陪我,三年,我说你能陪我30年?不可能,一定会改变的,不是你错了,是我不配了,它是有条件的。

所以说爱情当在双方之间从你爱中国功夫到你爱医学研究,不论哪方面有分歧都不是重要的,但重要的是信仰改变了,这个问题,科学家已经成为了世界上任何人无法否定的真的是天使、英雄,而且她本人并没有在名利面前有任何所求,自然而然地自然而成,这才是真正的英雄,而不是做出来的、而不是炒出来的。

那么路德先生扮演最关键的作用,爆料革命就是要凝聚更多的人,而我们的面具先生带来了,我们必须感谢面具先生带来了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我们的路德先生带来了科学家,而且我们后面今天有N个将军、N个中国军方的家庭、N个现在冒着生死危险现在在国内看这个直播的,你们应该知道你们都可以成为路德——一个口吃的路德成了社交媒体的开辟者,任何人都可能成为我们的闫丽梦英雄和天使,每个人都要成为郭文贵啊,成为郭文贵太难了、毛病太多,你们都成为他们吧,都会成为郝海东、叶钊颖女士。

此时此刻当我问他俩的时候,家庭是我们生活中和今天爆料革命中最重要的,千万不要忘了。今天科学家的爱和感情它就是真实,回到以前我还会选你Mahan,Mahan绝对在看,我用时间来证明给你他在看啊,我有足够的情报证明他在看。那么现在科学家说了真心话,如果今天选择不会选你,为什么?——志不同不可能同床共枕,这是不可能的。

那么今天我们要再请问下路德先生,你看到今天在现场的这些战友们,你看着弗林将军演讲,你看着Natalie演讲,你看着班农先生演讲,你看这一系列人的演讲,一年前咱们想象有今天吗?这像个什么样的概念?你说说这个,今天这个演讲还有这个会场的意义。

路德先生:放在一年之前,任何一个人如果站出来跟中国人在一起,哪怕露个脸、哪怕来个视频连线,那估计中共都吓得要死是吧,何况弗林将军,班农先生参与的时间很长很长,但是之前其实验证了很重要的一点,就是1.20之前,就川普政府这一届政府跟咱们爆料革命跟文贵先生紧密联系、紧密合作是不是呀,所有的事情都是有背后的推动的,不可能说就大家喊几嗓子、我做几个节目,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的,它一定是有一股力量在推动这一切。

现在他们不是、没当政了,那就出来,该出来就出来那就没有束缚了是不是,想出来就出来,那就验证了之前所做的,其实所有的他们都清楚咱们在做什么、都清楚中共的邪恶,所以今天他们站出来,你想想他们站出来,在这个102上面,特别是弗林将军本身就是中将,过不了多久他肯定又升成上将了,如果说啊,跟中共之间再有什么一些进一步的那个,当时二战的时候麦克阿瑟二战之前也只是个中将。

郭先生,对,大校开始。

路德先生:大校开始,二战结束之后就是五星上将,所以说这种美国的将军和中共的将军不一样,美国的将军他是什么,就跟律师一样,他是终身跟着他走的,他随时会回到军营从事更重要的任务。

郭文贵先生:弗林将军就是几进几出。

路德先生:对对对,几进几出,还有弗林将军的弟弟现在还是太平洋司令部的司令知道不。

郭文贵先生:他家还有弟弟。

路德先生:对,太平洋司令部的司令。所以中共看到这个以后,那肯定毫无疑问,基本上半身不遂了。

郭文贵先生:所以说路德先生讲的就是重点,就是今天那么多人要来,为什么让弗林将军来呢?就是让中共的军方看到,我们会很快的时间证明给你们看,美国的权力的整个大变革将在2022年。

我们今天可以这么说,未来在直播中你们会看到一系列的有多少人想今天到达现场,由于美国权力的平衡,我们也不可能去树立那么多的敌人,我们只能选择性的啊,但是我告诉大家,这都代表有象征性的,有象征性的。

所以今天科学家看到战友们,像英国的大卫啊,还有新西兰还有这些战友们做的视频的质量和水平的时候,路德先生感慨万千,还有科学家。科学家你看到今天这些节目的时候,你觉得中国人过去有过这样让你感觉到这么国际化这么团结、这么互爱,让你这么有自豪的中国人吗,你有什么感受今天?

闫丽梦博士:郭先生,其实我想说,对,今天我确实看到很多很多很棒的视频,很多很棒的战友们组织了以后呈现出来的活动,我之前也看到在推上有、在G-TV有、在网上其他地方也有。

我想说其实我们中国一直不缺乏有创造能力、有才华、有组织能力的各种各样的人,我们其实是个非常优秀的民族,我们这里不谈种族不谈别的,我们只说那块土地,它是可以培养出特别特别优秀的人的。

为什么这么多年了我们变成现在这个样儿?整个国家甚至到了闭关锁国倒回了像大清一样的时代,为什么别的国家都在发展,为什么我看到的美国人、欧洲人,甚至连在香港抗争之前的香港人,他们都能表现出朝气蓬勃、自信的样子,过他们想要的生活,把工作和生活分开,不会说因为为了工作就要奉献自己,把孩子忘掉,把家人忘掉,然后家里人怀孕生孩子甚至去世都看不上一眼,还要在电视上被人当成模范去表彰,我们为什么要过这样的生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那我们问一下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我相信每一个在中共国生活过很多年的人都会明白为什么,是因为这个制度的问题,不是人的问题。所以当我们现在走到这一步,我们看着香港,一个那么繁华的大都市、一个那么跟西方文明接轨的世界顶尖的大都市,在我们的面前一瞬间地崩塌。

我想没有亲历过香港抗争的人不会知道,在那个时候对一个像我这样的亲历者来看的话,是多么巨大的冲击,我可以告诉大家,当时是香港的英勇抗争者的直播以及爆料革命一直坚持不懈的这些对真相的揭露和推进让我坚持了下去,我才能够觉得我们的生活还是有希望的。

那么同样,当我们现在面对病毒真相、我们面对中共进一步凶残统治的时候,我希望我们能够用我们的力量、我们的话语和我们的实际行动把这份信心和希望带给其他中国人,我们中国人缺的不是别的,我们缺的是希望和信念,中共诛心,我们要把中华人民从这种诛心的政权下面拯救出来,这就是我现在非常非常想表达、也希望大家能够用你们的每一份力量去一起帮助我们中华民族去做的事情。

(鼓掌)

郭文贵先生:科学家现在这个奖绝对是咱可以制造一个科学家世界奖了,真是自然有震撼力。说到诛心的时候路德先生有很多的名词,包括共产党杀人诛心这词广泛流传。特别是刚才讲到战友形象气质的时候,路德先生你看到今天,你是爆料革命现在目前最老的人之一了,你、卡丽熙是吧,这些战友,你像这个老班长、长岛哥、大卫、木兰,你和木兰是最早的,现在是最早的,还有大卫。

那么你看到今天这个组织真不是那么容易的,102层,将近一个多月的现场排练,关键别忘了这现在是世界包括纽约是在quarantine时间、停摆的时间,冒着生命的危险来自世界各地的战友的形象气质。新中国联邦,还有我们的联盟委员会就完美地组织这场的这个一周年的活动,特别是在全世界要讨伐中共,以毒灭共的时候,你看到联盟委员会这个组织,作为最早的爆料革命的老前辈,你怎么看他们?

路德先生:我觉得这个组织得非常完美啊,并且是在quarantine时间都是大家连线这种方式,并且还是一种不像中共,它是一个严密的组织、它是有纪律性的,咱们这里没纪律性,但是依然可以做到如此有纪律,这是很难的,是吧?

其实,就你真正如果是有纪律,把这个纪律作为一个党的,像中共那种党的一个这个党章来写那个肯定很容易啊,随时可以抓人,是吧?纪委直接上了, 但是你没纪委的情况下能组织个这。

郭文贵先生:你说共产党今天,约翰你得枪毙100次了。

路德先生:对、对、对,绝对的啊,你像被朝鲜要组织这很容易。

郭文贵先生:枪毙1000次了,呵呵呵

路德先生:对,所以这本身就是很难的啊,很难,这是第一。我觉得这个前段时间就前天,习近平在这个什么中央政治局会议说要扩大国际话语权,估计就是看到这个,你们都花了这么多钱、党还有纪律、有纪委,你们怎么都搞不到别人这爆料革命这1/10、1/100的效果出来,

郭文贵先生:绝对是

路德先生:肯定是要着急啊,是吧,这事绝对是着急上火,这是一个方面,因为他还有啊就是这种震撼力,这种震撼力。因为所有的就是我们是要真正是要打动人的内心是吧,要让别人产生共鸣,让中国人。

而不是用填鸭式的或者是用纪律啊洗脑的方式,让别人自觉地去传播,就像病毒式传播,对吧,这个东西你看在美国自由世贸中心分享给你看,这就是社交媒体就是传播学的主要。

中共的东西没有传播性,是吧?看完以后要么就是做成那种讽刺性的东西,绝对有传播性。这就是现在现代的这个灭共的,这绝对是文贵先生开创的灭共的新时代,前面那个习也是叫新时代的什么国际话语权怎么、怎么。就是新时代,这就叫新时代,我们给习神给他总结一下,让底下人怎么做工作呀,以后就按这个来,按这个标准来是不是?

郭文贵先生:它们永远做不到,也没机会做到。说到这儿的时候,科学家你看我们今天坐在这个直播室的时候,一年前咱们开始是跟路德先生在视频中说,我说这个毒是到最后灭共的最重要的原因、香港。你是最亲身、最重要的角色。你今天看到这个以毒灭共,特别是福奇的这个Email出来以后,你看到其中最关键的中国哈尔滨的有人去给他说信息,你知道战友们,我今天在里面,你们知道这个护士家现在什么情况,你们知道吗?

路德先生:不清楚。

郭文贵先生:她家里的人其中有一个弟弟是黑龙江省的是经侦局局长,包括她的一个远房亲戚是在绥芬河是当地的政府官员,全家全部消失。我现在在这直播前说的话。就是这个护士发给福奇这个信息之后不超过6个小时,绥芬河还有经侦局的家人包括她的、她是这个整个的家人全部消失。

另外我告诉你武汉,武汉整个是最早的他是12月底就给福奇发过这个信息的,这家人也全部消失了,李文亮的家人也向福奇发过呼救,这些信息全部转给了中国共产党,所以说他的妻子到后来再出面是共产党是在枪的指挥下出来的。

所以说科学家你去想一想你能走,能离开香港到达今天,我们在香港救科学家出来的那些战友们,还有整个爆料革命和当时路德先生紧张到半死的,科学家到达洛杉矶机场休克过去的状态,今天想起来都是不可思议的。

我们今天坐在这里的时候是用无数人的鲜血、无数人的生命就是为没有做到的事情付出啊,今天科学家你再想到这的时候,这些李文亮还有武汉的这些最早来向这个美国CDC福奇来爆料的人,还有哈尔滨,还有山西的,听说国内大概最起码几十个邮件吧,这些家人已经全部消失了。

科学家你是最幸运的,但是就在此时此刻你和路德先生谈谈福奇的email,它带有多种意义。我看你好几次直播讲,讲得特别好,你觉得还意味着什么?你的感觉,对我们的提示是什么?

闫丽梦博士:郭先生,我想首先说一句就是我们中国从来不缺勇敢的人、有血性的人,只是当你面对一个强大的国家机器而且是世界第二大强国的经济体的时候,并且他们的钱几乎全部都有来控制你、维稳你的时候,这种英勇的行为他是绕不出来的。

这才是中共说的让你消失,不只是肉体,最重要的是让你隐形,你可以活着,但是没有人听你的话、没有人知道你、没有人信你,甚至你会变成一个疯子、一个残疾人,这就是中共做的最狠的,也就是我说的诛心——人还活着但是心死了,这是最可怕的。

所以我们其实知道从方斌、李文亮然后到陈秋实到哈尔滨的无名护士到其他的这些曾经站出来爆料,但是被中共的这些非常邪恶的这些同伙反手又卖回中共,像我们之前说过的彤宝国以及其他各行各业上面的这些勇士们,他们的名字会被大家知道以后很快,因为我们现在正在全力地推动这个消灭中共政权、消灭中共、消灭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这种邪恶的意识形态的一场爆料革命。在这场爆料革命里我们新中国联邦战友们变成第一批站在前线的人,每一个人都非常非常的重要,每一分力都非常非常重要。

因为当中共、当福奇当这些邪恶的同盟他们想把我们的声音掩盖掉,让我们消失掉的时候,他们以为他们有巨大的行政机器以及金钱的力量可以做到这一切的时候,我们有我们的人心、有我们的战友、有我们每一个人的每一分力量、我们站出来、站在镜头前、站在推特上、站在各个角落,因为我们的声音不断的传出来、此起彼伏的传出来,他们控制不了。

所以从爆料革命开始到现在,慢慢的、慢慢的尤其加上病毒,香港运动,病毒真相巨大的推动,我们的声音现在已经站到了舞台上,这就是为什么今年我们是新中国联邦成立一周年。今年比去年我们的声音要大得多,我们的声音出现在更多的主流的西方媒体上,这些以前都是中共花大价钱、用大的力量、用超多超多的数不清的下水道一样的间谍网系统去控制支持的,我们现在已经打破了他们的那种控制,我们已经开始冒出我们的尖尖的锋芒,我知道接下来一旦冲破了这个口,我们必然会越来越猛,就像福奇的Email,像Daszak的Email还有更多的Email会被揭露出来,这些Email的背后实际上向西方展示了巨大的中共的这种信息战力量。

之前我就说我的,我从1月份跟路德先生沟通的时候,2月初Peter Daszak和他们在那个柳叶刀上那个支持中共然后谴责实验室来源是阴谋论的那篇文章,我当天就跟路德先生说,我说这篇文章是有问题,而且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他那封Email曾经被发到Malik和Leo Peng手里,我见过其中的一封,我因为我工作的原因,我见过其中的一封,所以我知道这里面是有勾结的。然后当时也让路德先生马上当天就做,咱们当时揭露,他后来揭露11月份Daszak的Email,这中间差了9个月啊,咱们战友是最先知道的,对不对?

郭文贵先生:这九个月死了多少人?

闫丽梦博士是啊,死了多少人,所有这些都是美国的灾难和其他国家的,但都可以避免,中国也不会出现那么多问题,对不对?然后你要知道,那个哈尔滨的护士她是二月中旬才写信的,那个时候Peter Daszak都已经基本知道了。

郭文贵先生:武汉的是12月底1月初写的——武汉。

闫丽梦博士:对啊,这一切事情的背后是人命的代价,是西方文明被中共摧毁的代价。但我们要是在那个时候,我跟路德先生讲,他刚开始都不能理解,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他们怎么可以把触角伸到这儿,我还是花了些时间跟路德先生讲的。

然后到后来我到美国的时候我跟班农先生讲,然后我跟FBI的人讲。我跟福克斯的人讲,我跟很多很多的人讲。他们都问我,怎么可能中共控制这么多人?在他们眼中似乎中共要把所有的人一一到位的控制住才叫控制,然后我就不厌其烦的跟他们讲。不是的,就那一小撮人,但那小撮人掌握的话语权,只要把这撮人控制住就行了,这一撮人当中最重要的就是我原来的老板Malik Peiris还有福奇,还有比如像柳叶刀主编、自然杂志主编、像谭德塞这些人。

现在事实证明了,确实中共就是就是在控制这些人、去操纵他们,当时没有人相信,但是经过我们的不懈的呐喊,经过各种战友把这个声音的放大,各种渠道战友把这个声音放大,经过我们的同盟向班农先生、纳瓦罗先生,像那个Raheem还有他们那个国家脉动——National Pulse。然后像福克斯、Newsmax所有,我现在没有办法一一列举这些名字。

所有这些人抵住巨大的压力还有比尔.格兹先生他写过很多文章,基本上西方媒体第一个,1月25号根据我们的情报写出实验室来源可能性并且发表在Washington Times这样的人,所有的这些都是巨大的努力。

如果没有这些蝴蝶翅膀一样扇动的效应,我们就不会看到中共以及后来柳叶刀杂志、NIH、然后世界卫生组织一系列慌乱的、不择手段的露了不少马脚的这一系列错误行动。如果我们不这样去做的话,中共有更多的时间更周密的去进行这件事情,然后接下来就不堪设想现在世界会是什么样的?

现在他们被验证,验证的背后是我们一层一层的推动,我们经过不懈的努力,大家顶着巨大的压力——我有巨大压力、郭先生有巨大压力、路德先生有巨大压力,班农先生也顶着巨大压力,所有人——每一位战友,看电视的每一位战友都顶着巨大压力,在压力面前每个人摊上就是100%,不分大小,只要摊上你就是可能就会被消失,但是这又怎么样,我们大家去做,最后我们的力量推动了,我们看到现在西方已经在省悟,从所有的Email的结果,你看现在他们福克斯、Newsmax他们解读得比我们还快啊。他们看完那些邮件他们已经放上,你看福奇你当时为什么这样?哎呀!你和中共关系这么好!他们全都明白了。他们不会再问我为什么这个样子,反而他们会跟我说Dr.Yan你要当时做成这个,你还想再说什么?对不对?这就是真相的力量。

郭文贵先生:这就刚才是科学家回答的非常的正确,共产党的情报机构总有一句话——我们想拿下一船的人的时候,不需要买通所有船上的人。我们先把船长的孩子给买通,把船长的丑事给挖出来。如果船长不听话,把二船长给买通,如果二船长再不听话,把二船长的情人给挖出来,这就是共产党的情报机构。

所以说你看到这些知识界、科学界,所有的这些背景。实际上很简单,美国搞定福奇就可以了,他只需要买通这个船上的船长和二船长就可以了,现在还剩4分钟,路德先生你要今天刚才科学家讲那个福奇邮件和验证了爆料革命,整个事件世界全傻眼了。就像共产党的情报机构是永远信奉的哲学一样,搞定一个船的人就买通船长、二船长就可以了,那么这个事情是最好的逆增缘证明了爆料革命和路德访谈、119、科学家你们说的都是对的,它的意义之深远,你现在开始讲直到讲完为止,你来开始

闫丽梦博士:这就是中共的航海文化,中共也有航海文化。

郭文贵先生:大海航行靠舵手,他就是搞定舵手就行了,不行,二舵手。

路德先生:我们得剁首,还有两分钟啊。我这样说,就像灭霸的手套,手套上有6颗钻石,每一个钻石代表什么?代表时间、代表信仰是吧,代表生死、代表力量,代表等等这所有的,别的我不记得了。但是我想说的就说,咱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所有的中国人每一个人就差你一个,每一个人你的角色因为据我所知每一个转推的点赞的,我跟你说,比如这个朱利安尼先生的推下回一个说,你说得太好了,就这个,都会给谁?给他们一个巨大的支持力量。

就每一个人千万不要以为自己的声音不会被人听到——一定会被人听到,虽然我们不可能,像我们没有这水平像郝董这样在世界杯赛场上驰骋、进球,也不可能像文贵先生一样拥有、坐拥帝王级的豪宅,是不是?更不能像闫博士这种天才般的各方面、英语。

郭文贵先生:你都做到了。

路德:但是我们只要做到自己能做到的,这个石头、这个灭霸的手套,我们灭的是中共,你就具备了,一旦具备的时候,其实我们就是在做拼图,不断的完成这个拼图,拼图完成了自然中共就灭了,别忘了我们强大了他们才能跟我们站在一起,不要指望我们去靠别人,我们靠的是我们自己!

郭文贵先生:灭共爆料没你不行,这是路德先生说的。

路德先生&闫丽梦博士&郭文贵先生:就差你一个~!就差你一个~!

郭文贵先生:路德先生他就是老是能说明语啊,行了时间到了,我们一会儿见。交给主场,讲得太好了啊,说真话,这个痛快!痛快啊!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与唐平&威廉王连线谈马背英雄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 6:46:05

播放《马背英雄》MV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 6:50:11

郭文贵先生:哈哈哈哈哈。

威廉王&唐平:(吹集结哨),怎么样?七哥。

郭文贵先生:哇~(与工作人员说话)你给我们仨镜头,首先感谢唐平妹妹、威廉王,我没有看这个MV,我在这也是第一次看这个完整的,虽然没有100%但是很了不起,今天我特别荣幸在这里能第一次和科学家和路德先生和战友们一起,我是第一次看,我是第一次看,很多还没改过来,你像马的后面的电线都没改掉,飞机后面的背景、还有大门还在那露着在机库里没改过来,但是我觉得非常非常震撼,感谢唐平老师、感谢威廉王,现在是路德先生要采访我、采访你俩关于这个歌,现在由路德先生采访~

路德先生:这首歌就是几个方面,一个就是整个主题,是吧?第二个是曲调,第三个就是画面,是吧?就是你想传递一个什么样的、全面的一个信息给所有咱们的战友?

郭文贵先生:为蒙古人发声,拯救蒙古的文化,蒙古是人类历史的重要的一部分,不能让它消灭。这就是我觉得威廉王写这个词、唐平妹妹造这个歌,我觉得它让我感动的原因,而且我从第一次一个字一个字唱到最后一句能唱成,而且这歌唱出来连我自己都觉得要亲我自己的屁股的感觉,说心里话,确实我我觉得唱的不错,呵呵。

路德先生:为蒙古人发声,这里头还有就你看这里头你看有一个呼麦,好像呼麦,呼麦是您唱的?

郭文贵先生:呴(音hou)黑呦~百分之百,百分之百。

路德先生:这个很难的这个,是吧?这个是蒙古的技术上是很难的。

郭文贵先生:一开始唱得呴(音hou)嗨呦、呴(音hou)嗨呦,然后唐平妹妹说不对七哥,不是是呴(音hou)嗨呦、呴(音hou)黑呦,呴(音hou)黑呦,呴(音hou)黑呦。欧嗨哟~欧嗨哟~,欸,她说哎七哥找到感觉了,就来了,这个有时间我们真的可以再上路德的访谈,专说这歌的过程,你们真的会爱我们的唐萍妹妹、爱我们的威廉王,就这个不专业的威廉王写出如此之伟大的歌词,你今天看了这个意义了,每个词我就改了两个词,就是原来是有一句话说:”敌人的血顺尖刀滑落”,我说这个太什么,我们当场就改了一遍——英雄的血顺盔甲滑落,其他完全100%,就当场,而且我觉得吼黑呦,吼黑呦,吼黑呦,然后这个是我创造的,整个老师的到现场,我把它全改了,全改了。但是刚才我看的时候服装拍的时候,真的是我觉得他俩把我了解我的音儿、了解我的整个意思,关于是这个词打动了我。

路德先生:好,我现在先问文贵先生,待会儿再问唐平和威廉王。就刚才整个MV的拍摄是在……?

郭文贵先生:长岛,长岛私人机场,长岛私人机场机库里面。

路德先生:里面两个车,一辆是劳斯莱斯,另外一辆车是啥车?

郭文贵先生:一个是迈巴赫SUV,美国第一辆,一辆是劳斯莱斯也是美国第一辆 SUV。所以说作为两个背景,而且这两个不是显车的,因为大家可能能记得这两辆车当时在曼哈顿出现的时候,欺民贼说是租的车,租的车,然后说这个是租的,谁谁还有板有眼的,咱就把租的车继续开去吧,就在那个飞机前面,因为你们看到的是个三叉戟,是达索飞机,然后事实上我们那天拍了很多场面没用上,因为后来说后期,比如说拿着那个正义者之剑,就是灭共的剑,实际是从底下划过去,是土崩山裂的感觉,然后咵~劈过去,他来不及了,昨天晚上,今天中午12点唐平妹妹和威廉王才收到这个,他们才加的这个字幕,所以说每个碎片里大家未来解释都会有意思的,特别棒。

路德先生:唐平是总制作人是吧?

郭文贵先生:总制作人、总制片人、总导演。

路德先生:这个整个揉在一起的,我看里面又是蒙古元素、又是中文,然后又有英文然后又有说唱,是不是?然后又有点Rock&Roll的感觉、又有点说唱,怎么融合到一起,怎么融得这么好?唐平。

唐平女士:这就是跟您一样爆料革命开光了嘛,其实很简单,现在你看自从参加了爆料革命,我们俩真的是很少,从去年的我们建国的《自由》到《国歌》,还有《香港我们的耶路撒冷》,还有包括《我是英雄》,包括给七哥做的前面两首《沧海一声笑》和《酒灭中共》,一直到今天的这首原创的完完全全100%的属于我们的七哥的、每个字每个字都是他自己唱出来的《马背英雄》。

路德先生:好的,威廉王歌词这里面有一些表达得毫无疑问,这里头有一句话叫做神圣的母语放声高喊——灭掉中国共产党,这句话还用的是蒙语是吧?用的是蒙语,你是不学过蒙语还是怎么的?

威廉王:是这样的,写词是这样的,是去年10月份然后看到了新闻上说 CCP正在荼毒咱们的蒙古族同胞,然后不让孩子学习蒙语,然后反正就是要抹杀他们的文化,我就特别难受,然后呢又过了两天,听说就看到地方上有很多人在反抗,从大人到孩子,大人甚至好像是还是党员,然后就蒙古族党员,他们就是以身就牺牲了,然后去捍卫他们民族文化,然后所有的像小学生、中学生他们都去学校去游行,甚至有的根本就不去学校不接受你共产党的这种洗脑,然后我觉得太牛了,天呐!蒙古族这种精神实在是太牛了。我觉得这种精神是应该我们所有的中国人都应该具有的一种精神,而不仅仅是蒙古族具有的,所以我就当天就特别有感触,然后就开始想写一首给蒙古族人的这个歌儿。其实我一晚上就写出来了,然后转天就拿给小唐姐看,我说我给蒙古族写了一首歌,真的是他们这么为自己的民族去奋斗,我们不能不去支持他们,我们一定要支持他们,而且要让他们明白是谁造成的要抹杀他们的语言、抹杀他们的文化,然后要把冤有头债有主把最终的幕后黑手揪出来,所以就写了这么一首歌,蒙语其实是………。

路德先生:我问一个问题,因为现在你如果用谷歌翻译你说灭掉共产党,中文翻英文绝对不是 Take Down The CCP,你把Take Down The CCP翻译成中文一定不是灭掉共产党这个,因为中共控制了这个源代码,所以我就问你,你到底懂不懂蒙语,因为我现在在网上能不能找到真正的”灭掉共产党”的蒙语能不能翻译出来,知道吧?所以这一句话用蒙语表达出来,实际上它就是一个语言的传承,让所有蒙古人知道”灭掉共产党”的蒙语该怎么说。

郭文贵先生:欧哈姆呐姆Gi,欧斯噶呀!欧哈姆呐姆Gi,欧斯噶呀! (灭掉共产党)!很难发音的。

路德先生:所以我觉得这首歌最后的其实就这一句蒙语就把这个传承下去了。

郭文贵先生:这个了不得的,很多蒙古的朋友给咱发信息,说你一定要上路德节目好好讲讲这个歌的由来,所以说真的唐平妹妹、威廉王咱要在路德访谈好好谈这首歌的创作过程,他问的是重点,这句话很重要。

这句话实际里边唱的最不好的,而且是他纠正我,而且我发现威廉王我的老师纠正我后来有错误,他说”欧哈姆呐姆Gi,欧斯欧噶压”(蒙语),结果后来放原声是” 欧哈姆呐姆Gi,欧斯噶呀!”。” 欧斯噶呀”,人是” 欧斯噶呀”。

结果我在这”敖次噶压”,不对!” 欧斯噶呀”,唱了有千遍,这个有上千遍。但是我觉得的威廉王他是天才,所有的艺术家没有一个是后天的,全是天生的,凡是学校出来的所谓大家一定是假的,因为你是后天造的,所有的艺术家天才是上天造的,这个(闫丽梦博士)、这个(路德先生)、你们(威廉王&唐平)全是上天造的,郭文贵是后天的。

所以这个词儿写出来,你看”是谁霸占了我们的牧场?是谁偷走了我们的牛羊?是谁剥夺了我们的信仰?是谁奴役了我们的兄弟?是谁蹂躏了我们的妻女?是谁让我们的母亲流泪?是谁掐灭了孩子的希望~~?”,哇,这个词一下子爆裂出来了,这个感觉它没有收回来时说”是中国共产党”,然后是” 欧哈姆呐姆Gi,欧斯噶呀!”。这个一气呵成,你没有这个爆料热情是出不来的。

你跟科学家在一起是病毒、病毒、病毒,是吧,搞病毒去了,你跟路德在一起一讲,哇,我要重磅、重磅、重磅。它是因为你它这血液是顺着下来了,但是这次路德先生,我觉得真的是咱爆料革命有史以来能感受被天造,我这嗓子一下就开了,就那天下午我开始录,结果我在这收拾,看着下去我点着雪茄我说开始~一下子就过了,而且我唱完以后我真觉得后期编辑的很多战友,像Q May、 VN还有我们很多后面编辑的人,说拿到好莱坞团队,好莱坞团队改了最起码200遍以上,200遍以上,就是真的是好莱坞团队也是深受感动的,在现场我录MV的时候很多人都很感动的。路德先生你继续问。

路德先生:是啊,就是就这一句蒙语用这种歌曲的方式把它传承下来,让蒙古人永远不要忘了灭掉共产党蒙古语怎么说!是不是?然后让所有人全世界都会翻译”灭掉共产党”,其实很多人就英语怎么说?日语,然后苗语怎么说?别的壮语怎么说?因为中共会把这些”灭掉共产党”几个各种地方语言全部给它…,因为听不懂啊,就这概念。然后还有刚才这个MV里头,MV里面你看整个的服装设计,然后眼睛的这种搭配,然后还有舞蹈,都是怎么策划的?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这个舞蹈老师是一个美国很有名的老师,是在59号码头上是一个传统的、世界最大的一个影视广告制作公司,两天教我,我一去的时候他就给我编了一堆的东西,我说我不喜欢,我说你这个理解是不对的,我说我认为这是我们蒙古人发声的,我就给他讲蒙古的故事,他们一下子…这些人很傲慢。

所以我可以改我的动作,我说这个我们最早的动作是这个动作(雄鹰飞起的动作)欧嗨哟~欧嗨哟~,就这样是雄鹰飞起,这样的时候是雄鹰拐弯,欧嗨哟~欧嗨哟~欧嗨哟~欧嗨哟~然后他一看,说欸这个动作好,所以他们当中采用了最多的这个动作,所以你看”伟大的长生天,我的魂与你同在,这是最重要的,这是我们的草原,这是我们的草原,是吧。我说这是我们的草原,蒙古人是这样,这是最好的欢迎,这是最衷心的敬奉、信仰,对不对?这是我们的土地、这是我们的草原,哇,我一唱,他说改改改,就改了。

所以整个这个专业的舞蹈老师听…,最重要的今天我要说的,就是唐平的那个唱,那个女孩她的唱是整个歌的灵魂,你别看我唱,我不是拍她,我不是这个人,就是她这个歌声极大的震撼了我,就是她这个嗓子哇~一唱,你看我一开头就有感觉了,我就来感觉了,然后感觉一开始,我马上就觉得,哎呀,唐平在上面就说——是谁抢走了我们的牧场?是谁奴役了我们的兄弟?是谁掐灭了孩子的希望?我这感觉叭~就来了,欧嗨哟~,欧嗨哟~,我就欧嗨哟~起来了,她这个词儿写得了解我的声带,她了解我的声带,7个字五个字它非常押韵,然后呢正好是我的声带这是个声区。

好莱坞为啥搞不定呢?好莱坞也写了一首歌叫Come With Me,结果录完以后没法弄,今天要唱了你们全吐了。就是不是我的声带,Come With Me,Come With Me,哎~,这不行啊,这个。所以说她了解我的声区和声带,加上这个歌词的意义,唐平的那个嗓子、那个唱简直是她一直带着我在唱,就让我感觉这歌很快就结束了,实际上是四分钟啊,非常非常的棒。

路德先生:现在就是郭先生你看新疆人——种族灭绝、西藏——有西藏法案,是吧,台湾人是吧,香港人,就是现在您要把这蒙古人的火点起来,您觉得蒙古人会不会因为这首歌把这个火点起来。因为可能后面可能有一系列的跟进,蒙古人对中国共产党就中共是不是像新疆人这样这么仇恨?还是说,因为据我了解蒙古很多当官的、当大领导的很多,这一点,因为蒙古人觉得共产党对他不错,会不会因为这首歌给他点燃?

郭贵先生:一定会的。用班农先生的话说,我们班农先生——Steve K Bannon,100%,用他的话说one hundred percent,Steve K Bannon 100%。这个百分之百,为什么呢?这个歌词写完以后,我感动地我当时呢就给一个蒙古的政法委的人给他发过去了,我说你看这个词。他一天没理我,很少这样子的,后来给我发了个信息——七哥我真的感动了。

他说我是蒙古人,我就是蒙古的走狗。原话就是我是蒙古的走狗。他说,我觉得我现在死了都不应该被埋在蒙古的土地上。他说我觉得我就不配当蒙古人,你们竟然为蒙古人发声,他说全世界没有一个蒙古人站出来为蒙古发声。

我的背后,成吉思汗的雕塑在这儿,你们都能看到,一直在这,几年了啊,就在我的后面,成吉思汗的雕塑。我去过蒙古多次,受到蒙古朋友的热情招待,所以说当我们为蒙古人发声的时候,我们一定会为新疆、台湾、西藏、五十四个少数民族兄弟都会发声,他们受到的种族大屠杀、文化大屠杀和阉割,绝不是那么简单。所以现在美国在说种族大屠杀的时候,他没有想到,文化阉割在中国是多么的彻底啊。

就刚才科学家讲的一样,我们每个人都有英雄,每个领域都受到了共产党的虐待和铲除,我们必须要对共产党所有领域都要清算。这个清算绝对不是一方面的,所以刚才回答路德先生,我们会为这所有的发声。科学家和路德还有今天我们的唐平妹妹、我们的威廉王、我们的叶钊颖妹妹、郝海东先生,还有我们的博士军团,我们的博博士、墨博士、冠博士,安红妹妹还有艾丽女士,每次讲的时候他们是用心在讲,他们在为我们的同胞、为中国的文化在讲,这不是开玩笑的。

这就是路德访谈我觉得所有的词当中,你能出来惊魂,你能出来大家那种想要的感觉,就是你抓住了所有的重点,而且说的是真话。而且我们唱的是真话、唱的是真事,世界上没有任何歌曲唱得那么真实的——每句话、每个字都是真实的。

大家但凡你认真了解共产党的邪恶,听那歌词的时候。咵~,马上与狂风对话,这个词让我唱出,咵~,迎着黄沙,我再次出发。哇塞,我的感觉就来拉,迎着黄沙,再次出发~~~~~这感觉就来了。闫博士一听——这唱的是我。路德一听——这是我。你威廉王听、所有的战友听——这就是我,英雄的气概、马背的英雄就是我们人类的基本的本质和尊严。

路德先生:新疆人维吾尔族现在都知道种族灭绝包括集中营啊这种事情,西藏自焚这么多,是吧,还有宗教灭绝。那对于蒙古人现在,就是他们遭受的这种压迫或者现在不管是媒体还是爆料都很少。您能不能今天跟我们对您了解的关于蒙古人遭受的这种压迫这些,除了语言这块,除了语言。

文贵先生:这就路德先生,我跟你说他的访谈厉不厉害,跟科学家对谈的时候吧,她突然就发现路德变了个人。我不是夸你,路德先生。我就喜欢你这种完全超出常人,大家理解的正常发挥就像我唱歌一样,我唱出不一样的郭文贵。为啥我说我的第一个恩师是唐平妹妹,然后威廉王是我的老师,但是我最要感谢的是。

I want to really appreciate my teacher is very important. Steve K Bannon,No Steve K Bannon,No Miles Guo 。I’m on the boat it talk about the song. I think never have this song. You know I have no common sense. .Steven Bannon said, Miles Guo,you can do. You are the perfect singer. You need sing by yourself. Then I listen to Mr. Steve K Bannon. I try the new song——take down the CCP。 Then now I have the four songs get along. I mean my teacher Steve K Bannon 、Tang Ping. OK

——我要真心感谢Steve K Bannon班农先生,没有班农先生就没有郭文贵,我在船上在谈论唱歌,我从未想过我可以唱歌,你知道我根本没有任何乐理知识,班农先生说,文贵,你可以的,你是一个完美的歌者,你应该自己唱出来,然后我听从了班农先生,我尝试了take down the CCP这首新歌,然后现在我有了四首歌,我想说班农先生是我的老师,唐平老师是我的老师。

这是个很重要的,我现在说到蒙古这个歌的时候,蒙古真正的文化的大封杀是什么原因,你知道吗?是基于以下四个核心的原因——是蒙古人,蒙古王是谁呀?我的好哥们——凤凰卫视的副总裁、北京传媒学院的院长王纪言。他妈妈是内蒙古的纪委书记,爸爸是蒙古叫王铎,是毛泽东的兄弟。这个我对蒙古我是非常了解的。

第一个是什么?蒙古培养了一批干部,叫蒙奸!这帮蒙奸是毁灭蒙古的罪魁祸首,就是当狗啦。虐待、给所有当官的送蒙古美女,给所有当官的送蒙古的最好的草原上的古董,帮助这些共产党的高官找墓地。太多这故事我给你们讲讲,我见过五个金马车挖出来。哇塞,到了那块以后,直接当了中央委员了,这是蒙奸的第一罪魁祸首。这个千万别忘了,这个千万别忘了!

第二个,蒙古里面出了很多政法委书记,当时那个秘书长,李克强秘书长叫什么我忘了,那家伙现在已经消失了,那跟我很熟,我原来爆料都说过,我一下子忘了。他在跟李克强当秘书长的时候,那跟我非常的近,经常在盘古里面,蒙古驻京办就在盘古——蒙古驻京办。我看到了蒙古人的没落,完全失去了马背的英雄。他们已经是吃草都不配啦,他甭说骑着马吃草,他连吃草都不配。然后被汉人掺沙子、被汉人化,而且是蒙古人是走在最前面的,这是非常可怕,这是第二条。就是蒙奸在北京的渗透和对蒙古人的摧残比共产党还凶呢!在北京,在整个网络上出卖。

另外一个最可怕的是什么?——金钱!蒙古是矿资源,是几个大矿在那儿的,除了挖祖宗的坟,他的矿、所有的矿全是共产党中央委员与上面的人控制的,蒙古人在呼伦贝尔的大草原还是在整个他的呼和浩特,所有的周围的矿和资源几乎成了蒙古人换官儿的所有的工具。但蒙古人确完了。

最后一条是最可怕的,共产党从早到晚就说过最可怕的两种人,第一是新疆,第二是蒙古人,因为他们有信仰,他们有同族的语言,他有着不同的语言,他有独立的语言,他有独立的文化,他有独立的历史,他还有独立的疆域,还有骄傲的历史和资本,而且他们有着汉人不一样的体格和健壮,他们有骄傲,他有文化,他有历史,他有语言,所以共产党就是按计划的、分节奏的把蒙古人分化、蒙奸、文化阉割,然后让你汉人掺沙子,最后把你资源全部给你毁掉,然后草原上现在都是沙漠,这样才达到了共产党今天的目的,悲剧在这。

那么最近的这几年看到最多的蒙古是什么呢?路德先生,你注意到了吗?蒙古干部是被抓最多的,就是习和王上来以后就说过:东北干部不能用,用完就得抓,否则就是换,这个因为当年的高岗啊什么这些人这都是他们的教训。

第二,蒙人、疆人、少数民族的干部都得统统换掉,这是什么时候说的呢?——2006年,习在内部就说过,东北的干部能干什么事啊?王岐山,啪啪~~~股掌。说,蒙古的干部那么多,蒙古的草原现在怎么样?都是沙漠啊。对蒙古都不好,对这个国家能真爱吗?只有他自己!新疆人干什么啦?新疆人把自己的姐妹送到北京开夜总会啦,新疆人能爱党吗?欸,有道理啊~~~说西藏人最早跟我们党合作的,西藏人最早要我们去改变他的文化,他能信佛吗?欸,大家说习讲的对,有道理。啪啪~~~~~股掌,

在这种情况下,就习的、王的,他脑子精神的雏形已经存在,就这些民族都必须跪下,不值得尊重,首先干掉他的文化、干掉他的语言、干掉他的骄傲、毁掉它的历史,最后让你生存的地方,你所有资源我全拿走的时候,你生存必须靠我。

这次在蒙古抓的干部和抓的人严格讲是一个整个大清洗,所以这首歌里面讲到,你看看,从牧场牛羊、语言、信仰、兄弟、妻女、流泪,掐灭了孩子的希望~,是谁掐灭了孩子的希望~,哇,这个词,一说我就~~~叭,就出来了啊。这个事,你看与狂风对话,这是蒙古人的血性啊。现在你跟谁对话去啦?把自己的兄弟姐妹、妻女送给共产党到夜总会对话去啦!所有夜总会的新疆姑娘最值钱,蒙古的姑娘最值钱,说蒙古的姑娘时间比较长、比较温柔,这不是悲哀吗?

所以当我们坐在这里的时候,听了这个马背英雄的歌的时候,如果时间允许我们再放一遍不过瘾。我建议主播一会再来一遍,这个歌是真的MV,我是用我的心啊,我觉得是,我真觉得有上天之灵送来这个歌,所以我今天这个衣服你们看到了,就雄鹰啊,雄鹰,翅膀~~~~喔嘿哟~~是吧,这就开始啦,那么这我是有感觉的,就蒙古人应该像我这样子——自信地、不惧死亡地走在前方,维护自己的人类兄弟姐妹的尊严和安全,不要被人家蹂躏你的妻女,不要被人家再蹂躏,你也不要出卖你的妻女,谢谢。

路德先生:郭先生,除了您之外对蒙古的了解,咱们这里还有一位对蒙古绝对是最了解的。

郭文贵先生:谁?

路德先生:唐平啊!

郭文贵先生:啊,那当然啊!

路德先生:为什么?因为零点乐队里面无论是乐手,还是

文贵先生:他老公是蒙古人啊。

路德先生:对,蒙古的,蒙古的,零点乐队。

文贵先生:你把我利用啦,吧我利用啦~~~~

路德先生:所以唐平女士来说说,您肯定对蒙古的文化非常理解,非常了解,很透。就是正常人普通老百姓,文贵先生刚刚的都是高级的官员的,是吧。就是蒙古的他们的诉求在哪里,就是蒙古的压迫的具体的普通老百姓在哪些点上?能不能分享一下?

唐平女士:其实我还真不太了解咱们的内蒙,真的,说实话,因为之前的零点乐队我的前夫他北京人,他不是内蒙人,那实际上,他们所谓的做的那种所谓的摇滚乐其实在我看来真的是,不是我想要的那种。

虽然我也曾经给他们的一张专辑也做过一些歌的制作人,后来我发现真的是南辕北辙吧。所以说其实我在写这首歌的时候,是因为威廉王的词。但其实我是想表达的,就是那种民族的精神。

那么我们的音乐、我们中国的音乐它的特点在哪里?其实很多的民族的这种音乐是属于中国民族的这种音乐是特别特别有感染力的,那么想到了新疆、想到西藏、想到香港,我特别在去年10月份的时候特别特别地害怕,在蒙古也出现香港和新疆那样的惨剧。

所以说是一种,摇滚乐一定要把这种反抗的精神唱出来,所以我觉得这个歌词就威廉王写得特别好,所以我也特别特别有感觉,而且在用到蒙古音乐的时候,其实这是我的第一次尝试,写一首带有蒙古这种风格的这种摇滚乐,但实际上是我一直想把咱们东方的元素,还有中国的摇滚乐,融入到真正的这种东方的这种音乐元素、融入到西方的摇滚乐里面去,我觉得七哥是我遇到的最棒的最棒的,作为一个制作人的话、一个音乐制作人我是觉得这太荣幸了,就是我太荣幸了,一辈子最大的荣幸。

路德先生:好,闫博士你来说两句,您觉得感觉怎么样,这歌?

闫丽梦博士:我不懂音乐,我觉得很酷啊,而且很有感染力啊,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这个艺术就是让人产生共鸣的嘛,对吧?不管是歌曲也好、绘画也好、诗歌也好、任何艺术形式都好,它要让你产生共鸣,这个是最重要的。

然后你才会从内心觉得,比如说这首歌,让人觉得,哇,听了以后不管你对蒙古有多少了解,你会有一种想去了解它的冲动,然后当你有了这个心、有了这个愿望,有了这个心之后,你会去做一些事情,然后就会去深入的了解,比如说你接下来听路德先生问郭先生蒙古人文化是如何被中共一步一步摧残的,你才会发现。

原来背后有这么多东西,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学到了知识,你也加深了了解,同时你也知道原来蒙古背后有这么多的真相需要我们大家共同的把它揭露出来,需要我们大家共同的去保护蒙古文化,所以这样来讲的话,我觉得从这个歌曲本身要达到的诉求上来讲,它就已经到了一个层面了,接下来就是一个传播的过程了。

那么我觉得就好像郭先生之前的那首take down the CCP,那是我最喜欢的郭先生的歌,基本上有一次,我在一个小公园里边看到一个一岁的金发碧眼的小男孩。然后就跟他打了声招呼,就掏出手机放那个歌,那个小孩路还不会走呢,就开始扭,这种就是真正的感染力。我觉得爆料革命我们这几年走下来对吧,尤其从去年开始郭先生开始做音乐,然后包括那个时候我们很多战友开始在网上做视频剪辑呀、做各种各样形式的艺术的传播,就是我眼看着大家是越做越好,这点我刚刚跟郭先生说,比如之前大家做一个视频跟PPT一样,只不过带了一个配音而已。

后来大家就开始做剪辑,再后来就做各种各样的音乐,比如说Q May,比如说唐平女士、威廉王呀,好多好多战友,那个上帝长群、贯君的后妈,就很多歌包括有些战友写的我的呀,我都非常感激,我都没有看全集,我都不知道它有没有新的,咱们大家的话,在充分地地利用自己这个主观能动性,中共老说主观能动性,但中共压抑的就是你的主观能动性。

相反我们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给大家提供了这种土壤自由地发挥,不限主题,大家只需要知道你追求的是什么,你追求的是真相、是正义、是信仰、是真和善和爱,这就可以了,这就是为什么,当七哥想唱一首关于蒙古的歌的时候,唐平女士和威廉王你就可以创作出来,让人感觉哇我就想了解蒙古,我想保护蒙古的这种有这种冲动的音乐,当我们大家说起中华文化的时候就想起《沧海一声笑》的音乐,当谈起母亲的时候就有关于母亲的歌,所以我们有很多很多主题的歌,我相信这样的一片土壤对于热爱艺术的人来说,才是他们真正想要进行创作发挥、有空间的土壤,所以我觉得我们新中国联邦给很多很多有才的人,不管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人提供了展示的空间,我们也希望越来越多这样的成果出现,我真的很高兴。

路德:对。其实郭先生歌曲这块,其实咱们中国人已经被中共训练得对歌曲就是已经训练得很简单,就是只知道听。

闫丽梦博士:儿歌一样。

路德:就是儿歌一样,一,旋律简单词简单,背后的故事没人去追寻。任何一个在西方世界他一定会问,这个歌它的背景是什么、它怎么创作出来的、它表达什么,是吧,然后这个人写的环境是什么,你想包括迪伦要成为诺贝尔文学奖,他的每一首歌跟诗一样,是吧,对于伟大的作品,歌只是一种形式,就像闫博士报告是一种形式,歌曲是一种形式。

等于说中共国的人创作的时候,首许它可能也会要背景什么,但是它第一想的就是如何歌颂党,是吧,所以,在创作的时候土壤它已经不一样了,等于说出来以后,要歌颂它就是一堆简单的词语的堆砌,是不是?万岁、伟大、舵手,这些词要堆砌,然后曲调呢也要说白了就是要形成套路,什么套路,只要歌颂的一定是那几个旋律、那几个调,是吧,就是八股化了,标准化。

但是您站出来以歌灭共这个形式,其实就是说白了就是打开了第一枪,这个第一枪就跟2017年爆料革命一样,您在直播、社交媒体,这绝对是任何人不管哪怕砸郭的、哪怕现在中共要在海外控制国际舆论,它也要到社交媒体、也要到YouTube, 都是一个桥头堡,这是百分之百、万分之万。

咱们的作者、歌曲一样的,这个等于说把这个东西撕开了一道口子,更重要的文贵先生我最佩服您的就是,这您这个一直就是坚持到底,知道吧?一个不行两个,两个不行三个,三个不行四个,是吧,反正,我反正跟你死磕到底,跟你中共就死磕到底,今天一个好,明天再来一个,后天再来一个,不断地往前推,这种中共最怕,最怕这个。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路德先生刚才说的是歌、音乐的一个特别核心的本质,就是西方的所有的音乐都来自信仰——基督教、天主教、雅典娜、雅吉娜、女神,然后呢就是天地之恋。

那么我们所有的中国的音乐都是服务皇家,皇家之后就是高山流水,是不是啊,情爱啊,表达比较含蓄,(闫丽梦博士:二泉映月。)但是,音乐但是你看着中国最核心的就那种编钟一样,在我们的春秋战国、汉朝所有地方,包括河南商城的九五*就像青铜文化一样,它是非常璀璨的,绝对是了不起的,我说实在这足够的资本和骄傲。

但是现在中国的音乐变成了什么,就你爱我我爱你、我恨你你恨我,只有你和我它没有上帝、没有信仰,它没有信仰、它没有灵魂。

人家西方的歌是最后,从神的圣母玛利亚创作出了蓝调、创作了Jaz Music,混在一起变成了一个追求真相的、自由的、发挥的完全是跳出了这个格调之外的所谓的制约和约束就叫Rock摇滚,然后是Park,这些音乐完全发挥了人的主动性,你说的主动性的问题这个全出来了。

就是音乐它是让你欢悦、让你愉悦、让你找到自己,同时每个人的音乐都是不一样的,音乐的本身就是歌颂不同的本色,凡是一样的音乐一定不是好音乐,就是洗脑音乐,每个人实际你的声音都好听,只是你不习惯,你就是我的歌它实际上不好听,但是你习惯了现在越听越好听,真不见得好听,现在因为你是爱屋及乌你觉得好听。

如果你从来没听我唱歌,我唱的歌你觉得我吐死了、我受不了是吧,因为你知道历史、你知道文化、你知道一个音乐本身,你了解它有灵魂,我唱的不是我,我唱的是大家,我唱的不仅是你和我和你和他,我唱的是上帝赋予我们人类的本质,就像那个战马就是我的生命、马奶酒让我藐视死亡,就这种词你这个心里有这个劲儿你就叭就出来了,你说是不是啊,这个非常非常妙,马奶酒让我藐视死亡,现在蒙古是马奶酒让我卖掉我娘卖掉我爹,是吧,蒙古现在多少人,你看看那蒙古高官——马奶酒让我卖掉我娘、卖掉我闺女,哎呦我一听我那个振奋那,马奶酒让我藐视死亡,我这感觉一下就来了,是吧,然后疾驰在马背上,雄鹰落在我肩膀,哇塞,你想,这个鹰竖立在我肩膀,现在跑我胸上来了是吧,笑。。。

我的魂与你同在,伟大的长生天,伟大的长生天~,我的魂与你同在~,这是我们的草原,哇~这个感觉。你说蒙古人——这是你们的草原,拿走吧,给我弄个副局级干部是吧,最好是弄个副部级,对不对?它永远这不是我的荣耀、这是我的羞辱,快拿走吧。

蒙古人一喝酒,一喝多了和东北人很多人是一样的,一喝多酒了,蒙古是你家的,你是我的成吉思汗,到蒙古去我们有漂亮的姑娘,咋咋滴会唱歌,咋滴咋滴,他跟你说这个,是吧?这就是一个民族的堕落,它本来最好的嗓子,蒙古的跳舞一开始,脖子一动,咔咔咔就跳,现在是什么?——摇头晃脑了,都跟喝了摇头丸一样,这个民族被整个共产党给阉割了。

这个音乐的本质是歌颂个人、多样化,你的声命的本质和崇尚美好和敬重上天,这个太牛了,这个词写的,所以说路德先生刚才问的问题,这个本质就是蒙古的文化、蒙古的人性、蒙古的英雄已经彻底地被它给毁掉了,所以说现在雄鹰不是伫立在我的肩膀了,现在雄鹰已经被踩在脚底下了。就是这个歌威廉王、唐平妹妹不但写得好,而且你把我能让我唱出我的嗓子来,真是不可思议的,这就是音乐的力量、信仰的力量。

路德:对,其实你看威廉王他不是音乐学院。。。

郭文贵先生:最近没有爆小料了啊,说他不专业,就像路德一样,非专业人士路德,非专业干出那么大事。

闫丽梦博士:还说我上电视还念稿呢

郭文贵先生:我记得,哈哈哈,火鸡龚,她老在关键时候戳人家穴。然后美国人说你们的科学家老点人家的穴,我说,哎呀你都学会这个了。

路德:这个不是专业音乐学院毕业,但这个音乐的本质其实就是表达自我,是吧,它敢于去表达自我。

郭文贵先生:雅典娜、雅吉娜她上过大学吗?

路德:对啊,所以你看威廉王就是敢于表达,这就是音乐的摇滚的本质,第一,跟科学的本质一样的,万物都是通的,第一就是勇敢、勇气,这是最关键的,科学的勇气就是在于敢于去挑战任何的现行的任何的牛顿定律,这个三大定律敢于挑战,爱因斯坦他就成功了,是吧?你都不敢去挑战你怎么去这个,这第一就是勇气,敢于去质疑现行的所有的成名成家的,那音乐的本质也是,第一,你敢于勇于站出来表达自己,是吧,这是最牛的。

郭文贵先生:而且是说心里话,表达真实的自己。

路德:对,真实的自己,敢于表达。一天不行两天,两天不行一年,一年不行两年,到未来威廉王一定是大师级的,因为这么年轻,他就做了。。。

郭文贵先生:已经是大师了,我们爆料革命现在绝对是就定义你和他叫师母,师母和大师,你俩睡在一起,嘿嘿。

路德:说实话这就是咱中国人实际上每个人都有这种自我表达的意愿、这种自由的发自内心的这种需要,但是中共给压抑了,中共动不动说,哎呀,你得按套路来,如果跑到在中共国,第一没人给你做、没人给你发行,说你这个,就算有胆做,它回头一些师傅级别的,就像闫博士报告一样,你这里没名气、非专业,首先看那个学校毕业,哪个乐队出来,如果搞音乐的话,然后才跟你玩。

郭文贵先生:为了你好最好别出这个歌儿,呵呵。

路德:对。但是咱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就是这样啊。

郭文贵先生:主播有没有时间,我们再放一次,再放一次啊。不过瘾,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过瘾。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 7:31:56播放《马背英雄》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 7:36:05

唐平:欸,这就完啦!

郭文贵先生:欧哈姆呐姆Gi,欧哈斯噶呀!(念蒙语打倒共产党),再听一遍的时候,唐平妹妹、威廉王兄弟两位老师我再次感谢,今天你们在现场战友们一定要代表我,现在我提议现场的战友们起立为我的真正的启蒙老师给我信心的Steve K. Bannon先生,我们站起来为他鼓掌。

好,来,我们要为班农先生感谢班农先生,来,开始!(鼓掌)感谢班农先生,感谢班农先生,他能把我给,唐平老师,我给威廉王兄弟说过,没有唐平老师没有你两个,我不可能有这样的歌也不会出来,是你们的鼓励,你是真正的开启了我的,但是在船上的时候是班农先生的对我的鼓励、对我的激励,真的是说Miles你可以唱出来,我说我不抽雪茄了,欸,你要抽雪茄,然后就开始录制的Take down the CCP,没有班农先生就没有我们今天的这个歌。

当时我真的是刚才听每句的时候只有我们能知道当时是每个字有多么得富有诗情、富有画意、富有力量,充满了我们对上天、对信仰的这种感激,同时我们今天在现场的班农先生、比尔.戈茨先生,还有Natalie,还有Raheem、还有弗林将军等所有到场的,还有今天的Peter Navarro先生,他们的今天的鼓励成就了我们新中国联邦,成就了我们今天的所有爆料革命的anniversary的一周年纪念,我建议大家现在给他们所有到场的美国朋友给他们掌声鼓励,谢谢(鼓掌)。

咱们现在还有三分钟,是吧?三分钟?三十分钟,还有三十分钟呐,欸,那我得好好聊聊这个一说这个。

唐平女士:起立起早了。

威廉王:我能先感谢一下吗?对,关于咱们刚才路德先生问的这个问题,就是说这句欧哈姆呐姆Gi,欧哈斯噶呀是怎么来的?是我们有一个蒙语歌的团队,因为我在写完词之后的转天,就想你说一首蒙古歌必须要有蒙语,对不对,所以说我们就立即在战友当中就去招募懂蒙语的蒙古族战友,然后呢立马就有六位战友就是非常非常勇敢地站出来了,然后我们就组成了一个蒙语歌团队。

他们真的是非常辛苦,把整首歌都翻译出来了,然后呢最后在制作的过程中,我们追求的那种效果就是一击致命,最后就要了一句话,就是这个欧哈姆呐姆Gi,欧哈斯噶呀,然后干掉共产党,其实干掉共产党在蒙语里面有很多种说法,有的说的还是比较长的。

我们挑了一句最短的、最有劲儿的,然后呢,反复的去模仿这个语调,然后呢在终于模仿成功了之后,得到我们蒙古族战友的认可之后,我们就开始给七哥教,然后呢,七哥在练了一千遍、一万遍之后,终于把他练会了,然后才能有今天这么好的效果,所以我今天非常要感谢一下我们的伟大的蒙古族战友,他们有:爱云噶战友、柚子战友、蒙古小哥、海伦娜、黄徽还有粟战友(注:根据读音整理,未必是正确的写法,特别向蒙古族战友们致敬),非常非常感谢这六位蒙古族战友,没有他们就没有这首歌。

郭文贵先生:我们要对这些蒙古的战友们表示鼓掌向他们感谢,咱要感谢他们,蒙古的兄弟姐妹们,你们一定要记住,没有任何人可以掐灭蒙古人的希望,没有人可以断掉蒙古人的未来,没有人可以夺走蒙古人应有的骄傲,没有人可以改变你们的语言,没有人可以蹂躏你们的妻女,因为有新中国联邦。

马奶酒让你藐视死亡,我可以告诉你马奶酒是我们汉蒙兄弟之间的桥梁,我们会和你站在一起,像弗林将军讲的一样今天,当你们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和你们在一起,像我们今天站在这里的班农先生一样,我文贵不在场,班农先生、Raheem、Natalie、Peter Navarro还有比尔.戈茨所有的这些,还有今天的John摩根先生全家人都会到现场。

我们今天可以说我们世界上超过50个国家的人要参与,由于政治的问题,我们不想给我们自己添那么多麻烦,不想政治站队,我相信这个背后的故事你们都知道的,蒙古的兄弟姐妹们你们有威廉王这样的朋友,你们有唐平这样的妹妹,我都不知道唐平的老公是蒙古人啊,这你欺骗我了啊。有这样的朋友,汉人绝对永远是你们的朋友,我们一定会保护蒙古的一切一切,说到这儿的时候,唐平妹妹你要给大家说一说,那天录MV歌的时候,咱们的新事迹你给讲讲。

唐平女士:其实我觉得最大的感触就是您的那个坚持,还有您那个声音里面,我觉得这一点我还是挺有发言权的,我找到你声音的那一刻,

郭文贵先生:你老鼓励我。

唐平女士:真的,真的,真的,就是为什么这首歌选择蒙古族的音乐,其实有的时候我们想表达我们自身的一种呐喊和一种反抗精神的时候,那音乐是一种形式,而且我觉得蒙古音乐是这种形式中间最好的一种,而且主要是你的声音你知道吗?

其实做音乐的知道,特别是录音师你的声音如果要是去放到那个,你的声音文件放到那个Autoturn的那个软件里边,它是识别不出来的,你知道吗?所以为什么路德说,路德说为什么那个呼麦是谁唱的那是,对,就是说你的声音出来好多层次。

威廉王:一出来就有三个范音,自带范音。

唐平女士:对,对,对,所以说,而且加上您的那种真的一遍又一遍、一遍一遍,真的我很心疼啊,你看你那天唱完以后你嗓子基本上就说不出话了,(威廉王:是的),而且光在那喊了五个小时、六个小时,是吧?

威廉王:对,其实我觉得给七哥录歌儿最安心的就是永远不用怕,七哥觉得哎呀不录了、不想录了,或者太累了、唱不好,从来没有过。

唐平女士:他永远就是在挑战自己,永远,永远,这个真的就是太让我感动了。

威廉王:是的,永远不会说放弃,而且真的是一说……真的非常非常重要。

郭文贵先生:你们两个真的是我觉得叫蒙古人要学到的,就是英雄的故事必被后代传唱,这实际上对蒙古人我觉得是最好的一句词,英雄的故事必被后代传唱,你卖蒙奸、蒙奸,卖蒙的这些蒙奸们,你们的这个丑陋的故事也被后代所牢记,我们唐平妹妹、威廉王我是能感受你俩这真是在为蒙古人在发声,一开始我是有争议的啊,我怎么突然给蒙古人要唱歌,半夜里威廉王说你唱一句,你俩要我唱一句蒙古歌,你俩在那儿说我就说了一句迷迷糊糊的,后来我说咱唱蒙古歌对吗?唐平妹妹,是吧,后来威廉王说这好啊,你俩给我解释我觉得是对的。

我深深地思考过它带来的意义,因为咱爆料革命嘛、新中国联邦得考虑到国际、政治、国内的各种影响的问题,还有我们的立场的问题,它不是那么简单,所以最后我觉得这个歌真的是太太棒了。

我还有一个我给大家爆料,可能唐萍妹妹知道,威廉王,我是跟你嫂子结婚这马上36年了,她从来没参加过我的一次Party,她没有跟着我出去参加过一次聚会,我的公司几乎她都没去过,那么这次第一次就是咱录MV歌的时候当天晚上,我说明天我希望你能去跟我去录MV,欸,你嫂子吓坏了,这对她来讲三十几年从来没有,这对她是个极为恐惧的事情,真的是小白兔要放到原始大森林去了。

她说我为什么要去呀?我说我明天我们没有几个人,都是,我说都不认识你,我们就两三个人,结果她就说我不想去,那非常痛苦的,我说我需要你去,我会唱得更好。

然后她又说,哎呀,那怎么样啊?我说你就随便穿个衣服就跟我去戴个口罩,没人认识你,结果我们就去了,到了现场以后,因为那些跳舞的人知道啊,都查我背景资料,他说你真的结婚三十几年没换老婆,中国的富豪每天都把换老婆呀,我说没有。

结果第二天就去了,我就介绍给他们。然后那些导演们、MV人都过来跟郭太打招呼,然后那天我们的港妹也在,就是港妹也在,结果咱们一个战友G-Fashion的也来了,她也出现在那里了,在那个一个那个RV车上,你嫂子吓一大跳,唉哟,我说她也来了,这是我们战友,结果呢,你嫂子跟她聊的特别开心,她从来也不看G-TV,所以我说啥她也不看,但是那天是我真的额外的一个礼物,就是我让你嫂子第一次走进了我们爆料革命的现场,而且她在现场的看到这歌词,而且从头到尾看到完她很兴奋。

当录完MV的时候我在车上,我就故意不吱声,然后她就主动地跟我开始说她什么感受、什么感受,她说在中国很少有人能这样唱歌,而且美国这种分工明确、专业化而且这种敬业精神,然后呢就是她就唐平妹妹她是很喜欢的,就是康平就说半天,然后威廉王咋回事儿,我就给她介绍,然后我就给她一路上给她说,第一次这是她来到美国来,我们俩第一次最长时间谈爆料革命,最长时间谈战友。最长时间谈我说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嫂子一路之上抽了很多烟,她很感触,就是对你嫂子来讲这是个真的是个小白兔直接放到大的原始森林去了,那天的感受的是让我知道是什么呢?你对家人不要太多的过分的苛刻和要求,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我们一样,人类的社会当中永远是5%的坏蛋、5%的绝对精英,这10%的人决定了90%人的命运,从来不是90%人决定这些100%的命运。那么这个5%的混蛋不管什么制度下他都存在,就像美国这个福奇不是也一样吗是吧?什么社会也有很多坏蛋。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大家一定要知道,不是你说服别人你成功。是你做得比别人好,让别人自然而然地尊重你、来跟随你——你成功了,真正的有本事有能力的人不需要去说服别人,你做给别人看。

就像刚才你说这个唱歌一样,如果我在那块儿有一次放弃,你俩肯定就不会再做下去了,因为你觉得七哥累了有情绪了,我是不可能的,因为你俩在做的事情不是为你俩做的,一分钱没拿,一口水没喝着,是不是?你俩在这块儿写,那这是为什么一分钱不分利,不图名,是不是?还收那么多挑战和威胁,还要把船给你放水想淹死你们,还给家里放火,这不是为了别人吗?我有什么资格去放弃呢?

你真的明白这一点的时候你不会放弃的,所以说当我唱的时候,不管唱多少小时,你嫂子那天说,哎呦,中间吃冰棍给我送冰棍你俩记得吧,去吃冰棍,然后你嫂子说,哎呀,你这嗓子都快哑了,我说没事我一定能坚持下去,而且唱得都非常好。

所以说每次唱完以后我不是夸你俩,我最感动的是你俩,我说最多的是我跟你嫂子给旁边人说,中国的精英太多了,像唐平、像威廉王、像我们背后你像Q May还有Q May的先生,还有着无数的后边的编辑的还有那无数个战友,咱们太感谢你们了。

七哥是一个被你们把一个狗屎现在做成了最甜的甜面包的一个人,我这个狗屎是没有资格来批评厨师做得好不好,而我要感谢的是你们这些无名的战友和背后的战友,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是你们把这个不能唱歌的狗屎的七哥变成世界上最甜的蛋糕,我要感谢的你是发自内心的,特别让我唱,我愿意唱,特别是我觉得我唱完以后我非常骄傲这样的歌,而且我听到这个歌词、看到这个MV的时候,我觉得我们不需要表演给任何人看。

我最在乎的是战友今天在102层,还有在电视机前面我们真正的知道爆料革命的,和真正的新中国联邦人和真正有良知的人,而且不是狭隘的共产党的种族主义者,来看待蒙古的事情,而且把蒙古的事情看成是我们的事情。这个意义大了去了,真的威廉王、唐平妹妹非常非常感谢,还有所有的背后的兄弟姐妹们,你俩讲讲。

威廉王:谢谢七哥,谢谢七哥,然后我觉得这首歌主要就是思想、生命还有灵魂,思想从我这里出,然后呢小唐姐赋予了这首歌的有血有肉的生命,然后最重要的是七哥赋予了这首歌灵魂,我相信任何换一个人唱不管是这个地球上其他人谁唱都唱不出这首歌真正要表达的意义,都不能让这首歌真正的意义去直触到每一个听了这首歌的人心里,不管他是能听得懂还是听不懂中文,他都能产生一个心理的冲击力,然后去产生探究的欲望到底是什么情感,然后,哎呀,反正是三者缺一不可,所以我还要给七哥再写100首~~!

唐平女士:我是觉得很感恩,就是作为一个音乐人吧,非专业音乐人,就是那种热爱,当你可以去自由的去创作,然后还能找到一个这样的一个灵魂的声音、一个灵魂的歌者、一个领路人、一个领军人,他要去带动这一场革命,他要去为这个不公而去发声,会去拯救全人类。

我们爆料革命的战友都是走在最前线的,那这种精神必须要承载这样的,完全完全就是要承载世界上最好的音乐,那么现在目前来看好像我是有责任要去这么做的,所以我太荣幸,也是太幸福了,就是很享受这个过程,真的还要感谢我们编曲的SFG战友,(威廉王:是的),《酒灭中共》也是他编的,所以一直为什么我经常给七哥有的时候发信息是上午发,因为我基本上的时差就是墙内是一样的,对,太感恩,太感恩。

威廉王:感谢每一个战友。

唐平女士:对,感恩SFG战友,

郭文贵先生:就是SFG这样的这些战友,还有我们的背后的付出的这些战友,我们的这个歌呢就是刚才所说的一样,它在歌颂正义、歌颂善良、歌颂真实、歌颂人性,而且与上天在沟通啊,而且我觉得我们唱到伟大的苍生天的时候,是吧,我的魂与你同在,这是我们的草原,我觉得这种力量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是有感受的。

那天我去看那个马的时候,那个马过来就是亲我、主动去亲我,欸,我就摸着马,马就一直靠着我很特别的自然,我当时心里面就一下子就感触了,因为蒙古的马都被吃了,蒙古的马都在表演,蒙古的马都成了已经盘中肉了,是吧?

现在到蒙古去连狼都被吃了,都打狼嘛,送给,我到蒙古去以后,他们一下过来拿着六个狼牙,说这是我们打的野狼的狼牙,哇噻,狼图腾,蒙古人竟然把狼的牙拿来作为的项链说辟邪,对我当时是很大震撼,我身上不会有任点伤害这些动物东西,我觉得是邪气,我当时就拒绝了,但那晚上我喝得暴醉啊,然后在蒙古包里面,然后呢喝暴醉还吐血那天,什么整羊、蒙古人跳舞,后来我都记不清楚了,都喝过了。

但是在那天之后呢,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我见了这个蒙古的朋友,我说你以后能不能不去打蒙古的狼呢?狼图腾是你们的骄傲啊,他说这是我们给最贵宾的待遇,我说你知道这个贵宾只要你这个狼牙的他都是孙子你知道吗?他就不是人,那个狼招你惹你了,蒙古的草原都沙漠化了,有几个狼啊,你们把它给打了,但是这些人很多都是什么从外疆过来的、外蒙跑过来的。

所以说刚才就这个歌里边就真的是迎着黄沙我再次出发这样的词,就是你当你唱的时候,你真有感触,因为我太多蒙古朋友了,太多朋友了,然后呢这个歌词就是唐平妹妹你那个嗓子就那几嗓子,所有参与的人、所有作曲的、所有跳舞的太喜欢你的嗓子了,你把我的感觉一下子给带上去了,真的是这就是当初威廉王兄弟录那个Demo给我的时候就你已经有的那时候,叭~唱上去,哎哟我说我太喜欢了。

那么这些东西是来自灵魂、来自我们内心深处的,而且今天我看录MV的时候就是导演和制作组最喜欢的就是那个,欧嗨哟欧嗨哟,然后呢你看他把声音放最大的时候。最大的时候那几句,疾驰在马背上他就把那个放大,他也喜欢这几句话,非常非常好,现在还有多长时间,我们再放一遍呗。

唐平女士:再放一遍,好!没关系,我是总导演。

郭文贵先生:十五分钟再来一遍,再来一遍。哎呀我的妈呀,不够啊!你们准备好就可以播啊,这个歌就是前天出来以后发给香港的所谓的天王还有台湾的几个所谓的业界大佬,他们一听他们知道这是好莱坞的超高Remix做的,他说我们真的是亚洲很少能做得出来,他说韩国一般能做得出来日本能做得出来,他说这个真的是大陆和台湾很少做得出来的。

另外一个就是唐平妹妹那个傻子把他一下子就给就给上去了,他们感觉太棒了,再一个这歌词,他说到目前他说中国和台湾、韩国、亚洲无一人敢唱,悲剧的是什么?没人也唱也没人敢写、没人敢做,咱们唱了、咱们写了、咱们现在还推出去了,更重要的事情悲哀的是中国人连不敢听。

这个世界上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已经彻底地被,整个精神、文化彻底地被强奸了,悲剧!你连敢听一个正义的歌、你连敢听一个真相的歌儿你都不敢听,今年在102层这么多战友,你去想想这个歌儿你身边的朋友、国内的你家人有几个敢听的,有几个他敢放出来的。

不是他们懦弱,是共产党太邪恶,不是他们没勇气,是共产党已经拔掉了他的脊椎,现在是跪也跪不起,站也站不起,只能躺平!这就为什么我们现在要发行躺平币在国内造成这么大的影响,这是为什么到现在整个国内所有的VPN全部倒掉,他们不能看到咱们今天的节目,这就像太阳一样照进了黑暗,共产党是见不得光的,它是见不得人的,就像这个歌声一样,它像向阳光一样照进了黑暗。

任何一个蒙古人听完这个歌,他自己都要问自己,你的英雄故事是否能被世代传唱?马奶酒是否能让你藐视死亡,是谁蹂躏了你的妻女,是不是?是谁掐灭了孩子的希望,你们准备好就放啊,准备好就放啊,是吧?

唐平&威廉王:来吧!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 7:57:32播放MV《马背英雄》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 8:01:40

郭文贵先生:欧哈姆呐姆Gi, 欧斯噶呀!

唐平:其实我的声音也是那种分层儿。

郭文贵先生:绝对绝对绝对是,威廉王兄弟,不是让你生气啊,你拥有一个世界上完美的女人,这完美的女人,我觉得跟任何人男的女的分三个层次,灵魂的层次,唐平妹妹作为一个女性来讲,忘掉了所谓虚荣攀比,还有生孩育子什么丈夫家庭,她已经升华到了信仰,这不是世界上所有人能做到的,你看到美国你看到世界好莱坞,是吧,中国的知识界有几个?

第二个我觉得这个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她心地善良,善良就是肉体的,心地善良,这个善良是不是一般的啊,她做到了,你看她对孩子、对你、对战友,她这种善良,第三个我觉得重要的是一个天赋,你看她的唱歌、她的长相还有那大腿是吧,经常不露只有你能看见我也看不见,偶尔跟照片上看两次是吧。

这种所有的精神上的、内心的世界还有肉体上的这种美丽的女人,什么是,这真的是完美的女人,我很多朋友当中都是有钱的女人,包括今天在场的有两个战友,你们不知道身份的绝对是Billionaire(亿万富翁),她到了以后才知道,哎哟,我说你怎么来了,咱们这个战友过去放高利贷的,她不让我说她,相当有钱,1995年的时候放给我高利贷过,5分利息每个月,每个月50%的利息我做过几次贷款给她。

那么这个战友就是她现在这些年已经不做放贷了,这几年绝对支持爆料革命,所以她也到现场了,吓我一大跳,昨天才发现,她说七哥你别告诉任何人,她说我羡慕所有的爆料革命战友当中出面直播的人,她说我现在如果我不是考虑到家人,还有在香港澳门的家人,我一定要出来直播。

她说我讲讲我这几年放贷的这些过程,包括共产党是真正的洗黑钱、最后所有的黑手。她说我放高利贷这些钱的70%都分给那些黑警了,还有那些国安了,包括香港政府官员,还有这些银行的这些人,她说我做了这么多年,我从来没觉得良心是个事儿过,你愿意借我帮你了。她说我看得多了去了,找我借贷款的人到了什么都可以给我,什么都许给我。

她说七哥就是爆料革命让我找到了我自己,这就是唐平妹妹,就是咱这个战友,她现在做的事情是在一生中最快乐的,她跑到纽约来,她冒着生死的危险,跟战友们一起,她是坐着私人飞机来的,是吧?然后呢到了某个城市又专门倒机过来怕战友们知道,谁都不知道她的身份。

而且今天的现场的好多战友,是真的是家人失去过几亿、几十亿的人好几个,好几个,而且我还不能说的话以后再说,有几个绝对性的英雄,我相信在场的很多战友,今天看到你们这种精气神儿走红地毯的时候,每个人那种欢悦,每个人那种喜气和自信,我相信这只是刚刚开始。

这是为什么?这就是今天威廉王兄弟还有唐平妹妹,还有咱们Q May在现场的,还有我们长岛哥,长岛简直太了不起了,咱以后再说咱美东,还有我们今天的金克主播的是吧,还有来自加拿大的我们这现在G-TV网红小正义Sarah,还有300年的飞飞等都在现场。

你看看文枫、来自各地欧洲的文戈七雄文戈,是吧,今天看到我们在日本、在整个的还有英国这些战友这种精气神儿,刚才我和科学家我和路德先生我们在看的时候,我最大的感触是什么?我觉得中国人的内心世界和中国人的文化,我们不是骄傲,我们是绝对应该有的自信。

我们活在今天这个世界上,今天在曼哈顿,我们今天看一看上天乌云压顶,他们说要100%地下雨,我说我今天早上还有头两天我告诉长岛哥,我说我给他打100万美元的赌,我会只让它很少的雨甚至不下雨,上天在帮我们。

更重要的大家看到世界的政治中心和世界的经济中心在一个自由之塔911摧残之后美国再次重建,我们中国人、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智慧、我们的勇气和我们今天所有战友在一起,我们绝对有能力重建中国人的自信和重建中国人的真正的信仰,让中国人自由地自信地体面地生活。

而且今天我们也看到了,我们中国人当自信体面地生活的时候,是多么的可爱,我看到每个战友站出来走的时候,我真的我一直今天最大的问题是控制我的情绪,第一个我不能到现场我相当不悦悦,第二个就我妒忌你们,为啥我不能到现场去走走去?是不是啊?我要在现场走走,我跟10个人要走红地毯,我走一圈我再走一圈儿,是不是?我得走好多圈,然后现场参与是前线战斗的感觉。

而且今天大家也看到了,西方的政治完全站在了新中国联邦的这一边,而且我相信你们也知道今天的网络在中共、中共国的治下,香港澳门台湾多少华人是不眠之夜呀,而且就在32.年的今天就是现在此时此刻将近六点多钟的时候,黎明前大屠杀开始。

这个大屠杀的时候我已经被抓进清丰看守所了,就是大屠杀完以后,我那个房间里边本来有二十几个人有两个死刑犯,结果把这死刑犯留下来把那些人全清走,又弄进来七八个死刑犯,接着到了晚上的时候来的人最后大家知道都是枪毙的,所以说64的真相、64的英雄、64人的血绝对不是今天所知道的,就像冠状病毒中共弄死多少人,这个一定会被揭开,我们现在一定要为当年32年前.64要找回它的真相,我们永远不能忘记64当年的真相,这是我一定要做的.

任何一个战友能提供64更多真相的绝对让世界信服的证据,坦克碾压是很少的一部分,最大的是在64之后在全国的整个的追杀和暗杀,还有整个的消灭,这个才是真正的可怕的,我们想知道这些真相。

我不在乎天安门当时你出多少镜,这我一点都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事情是天安门这些人的真相,还有无名的牺牲的英雄,我们新中国联邦在未来一定在中国最关键的地方我们要立上64英雄纪念碑、无名英雄纪念碑。

我讨厌图腾文化,我讨厌这种的所谓的极权主义的到处塑雕像,但是这个我们是一定要做的,当我唱这个蒙古的歌的时候,我希望未来唐平妹妹和威廉王和我们所有的战友们、爱音乐的战友们,包括我们国际歌剧组文艺那块,我们大家能写一个64的主题的歌,我们像今天铿锵有力地能够唱出来,我们要让共产党知道,没有任何中国人可以忘记64当时的真相。

我们连64的真相都搞不清楚我们不配谈新中国联邦,我们把64的英雄要忘记了,我们不配谈新中国联邦,我们不配拥有一个6月4号的这样一个灾难性的日子作为建国之日,我们任何一个中国人不去面视、不去正视、不去严肃敬仰64、不去在64当中吸取教训,新中国联邦是不可能成功的,爆料革命是不可能成功的。

我那天带你七嫂回来的路上,我很少和她谈这事情,我就谈了,我说你知道当年64的时候你还记得我当时什么情况吗?我说你想想,她哗~眼泪就下来了,三十几年我从来没跟她谈过这个话题,这别说了,一说就搂不住了,谢谢威廉王,谢谢唐平妹妹,谢谢所有的战友们,你们尽情地享受102,你七哥继续蹲在厕所里流泪,谢谢,谢谢,谢谢。

唐平女士&威廉王:谢谢,好的。我们的时间到了,然后再一次在这里再一次祝我们新中国联邦生日快乐!谢谢大家,谢谢七哥,七哥这首歌什么时候itunes打榜啊,我要打榜!

郭文贵先生:哦,现在共产党………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 8:10:30播放《马背英雄》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郭先生致辞:要把自由女神带回中国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13:42:12播放《马背英雄》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13:46:18

郭文贵先生:哇,老班长,新西兰老班长,日本分会场、英国分会场,是不是轮到我说话了现在是吧?尊敬的战友们好,老班长、日本分会场、纽约主会场、英国分会场所有的全世界的兄弟姐妹们,大家好。

本来我是从来不会准备,我刚才想说准备说点啥呀,但是看完了你们每个地方,新西兰分会场飞得最高,日本分会场搞得最浪漫。看到日本分会场的水平绝对是超世界水平,英国分会场把所有我熟悉的地方全都去了——大卫兄,我的老弟。纽约主会场的兄弟姐妹每个人都那么精彩,特别是看到刚才后台这么多战友这么专业。

长岛哥今天的真人真事真是搞到极致了,顺便搞了私活,把真人真事儿搞得这么棒。迅速的时间把一个月以前的iPhone党直播党,今天成了世界上的专业党。但是这些我今天都不想说了啊,最最默默无闻的最重要的还是我们最后我们背后的那些战友们。

那么今天最重要的事情我觉得有一点要大家知道,为什么要法治基金?我相信大家应该知道,法治基金今天得明白什么意思。今天我们邀请来的贵宾和这里花的每一分钱,如果是出自我的手、出自任何一个人的手、任何一家公司,它都是不合法的,它都是不对的。

(直播期间又放出马背英雄的一声节奏)但是呢,又来了一下子,经常来点惊喜,这就是咱们这个不专业的团队干得最专业的事儿,这就是惊喜。但是今天我觉得大家可能是看到了最重要的一点,中国人从来没像今天一样——有如此的自信;中国人从来没像今天一样——面对着真实的自己;中国人从来没像今天一样——这么的包容。

包括刚才咚~一下的音响,是吧?我们变成了一个我们的交响曲了,我们把所有的人类的最美好、最自然、最包容、最善良的一面展示给了世界。我这里的手机全爆满了,就在刚科学家离开以后,我们家楼下边出现了十几个纽约领事馆的这些人。欸,你把画面都给大家吧,别给我一个人,给大家吧,我愿意看大家,拜托了金坷主播。

兄弟姐妹们,我用爱无法表达我对你们的这种心情,我用任何感激的话都无法说出我心里的这种感动,我用任何肢体语言、任何情况都表达不了我这种现在这种愉悦和成功感,为什么?我觉得我们开启了世界上前所未有的一个严肃媒体、社交媒体——最重要的我们是正义媒体。

今天新中国联邦带给我们什么呢?我可以告诉大家,明年六四的时候,365天后我们再见这里的时候,你们可以想象是什么样的。你不仅能看到日本分会场现场做得那严谨;你不仅会看到了今天大卫在大英帝国;你也不仅仅会看到纽约主会场、新西兰分会场的飞得高;你更不仅仅会看到台湾、韩国等全世界的农场展示给世界文化的一面。——就在同一时、同一刻直播,我相信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做过。

那么我们新中国联邦人,今天看到了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如此的精彩,每个人都是用自己的生命在书写着一个人类的传奇。不仅仅爆料革命没你不行,更重要的事情,战友们我们没有行动不可能有今天的结果。而今天站在我们前面的所有人是踩在那些默默无闻的战友的肩上的,包括刚才捐款的所有这些战友的故事和所遭受的欺辱和凌压。

更重要的事情在中共国说14亿同胞那个地狱里,他们看到我们今天这样的时候,他们该如何来面对?我们是人!——我们不是猪狗,我们不是一生下来就是当韭菜的,我们不是一生下来就是当奴隶的。这是今天站在这里的主要原因——我们要反抗,我们要不流血的斗争,我们要文明的斗争,我们要没有暴力的抗争。而且这个时代,我们拥有了社交的文明——社交媒体。而且更重要的事情,我们有了14亿被压迫了70年历史的中国人站在了一起。

我们今天战友每句话、每个人、每个身上的传奇,都不是用任何语言所能形容的。我们不需要任何人给我们夸奖,更不需要任何人承认我们,我们不需要任何人怜悯我们、给我们任何一分钱,我们有能力赚足够的钱。看到这个画面很美是吧,没有战友的捐款我们什么都不是,你花钱是不合法的。没有法治基金、没有G系列,我们今天不可能有今天的场面。但是有法治基金、有G系列,没有战友,你不可能有今天的人气,你甚至是不可能有今天的结果。

我们仅仅365天呐,兄弟姐妹们。你们不要忘了,是全人类、全地球都被quarantine停摆的时候,我们今天完成了这个一年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不可思议的。就像刚才所有人说今天这个舞台,世界是你们的,你们中国人太优秀了。

香港是我们的圣城,我们尊敬香港,那是我们努力的目标,但是我要告诉大家的事情,真正的中国人,只有今天我们站在看到这些战友们,还有背后的千万个千千万万亿万个战友们,这是真正的代表中国人。我不仅要为西藏,去为了马背英雄儿女们歌曲去歌唱,我们还要为鲜族人、西藏人、台湾人、香港人为他们奋斗到底,为我们的子孙后代奋斗到底。

这几天全中国在全世界的笑话——要生三胎的时候,大家去想一想,它杀了几个亿的人,我从小都看过无数个就是计划生育运动挖坑埋人,我说的事我见过你们都见过。现在这个世界上,今天所有到现场的美国人是最清醒的美国人,但他们绝对不敢相信,此时此刻共产党最爱吃的是人肉,就是所谓的胎盘。

它们吃胎盘的时候,从不会想象这是一个母亲、一个父亲,是我们人类的根本和未来。计划生育杀掉了几亿人和六四杀掉的我们这些英雄们和所有的香港,西藏、新疆以及这些死亡的这些同胞们,以及在全世界冠状病毒杀掉几百万人和数以千万人被感染。

我要再次告诉大家的——黑暗,绝对还没有到最黑的时候,它更不是黎明前的黑暗。我们还要在黑暗中走很长很长时间,如果我们迷失了方向,如果我们的信仰这个“信”字不坚定,永远不往上看的话,我们将迷失在黑夜中。明年的六四我们还会不会在这里,明年的六四谁还会在这里?明年的六四我们带着什么样的成绩向六四的英雄,32年前天安门的血腥残酷的暴杀,这32年从来没停过——发生在了香港,发生在了新疆,发生在西藏,还发生了世界。

像刚才“跑得快”战友,他的老娘他的家人在美国被追杀、被欺骗,那有多少人有这样的经历,他有机会说话吗?G-TV、G-News、G-Fashion、G-Club、喜币、喜美元,还有我们即将推出的盖特。

它不是要改变世界,不是我们野心,它最重要的事情,它给了全人类上一个新的标准。我们完全可以用现代的文明,不用使用暴力、不用使用谎言,完全和用真实的行动,大家在所有的摄像机面前透明地追求独立的法律、信仰的自由和我们每个人有尊严的活着。

这个黑夜会很长,战友们。我们千万不要把今天当成我们的骄傲,我们离开这个会场就不要再去赞扬今天。我要看的是明天早上太阳再升起的时候,我们应该干什么?我们应该做什么?我看到这个会场时我满脑子都在想,我应该再做什么。

我真的我觉得我自己过去一年太多毛病、太多缺点、做得太不好了。说实在话我对你们每个人所对七哥的赞扬,我都觉得受之有愧。我告诉所有的人,你说谁都可以,不要说我。你忘了什么都不要忘掉爆料革命,你忘掉什么都不要忘了我们的追求——新中国联邦。更重要的事情,14亿同胞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们没有任何的能力,也不允许像我们一样享受今天的自由。我们在这些自由的情况下,该如何感恩我们所在的国家。

今天我们看到,第一美国、第二日本、英国、新西兰、澳大利亚、新加坡、台湾、韩国、加拿大,所有这些战友出现在镜头的时候,我们真的要感谢西方的文明社会。我们追求民主法治、我们追求信仰的自由,不是我们有精神病,这是我们每个人生下来都应该具有的。

当我今天一直在看前面,我脑子一直在想,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房间。战友的不让我到现场是对战友们的最大保护,七哥虽然很痛苦,但是他必须冷静。这本来不是我,但是为了战友,为了我们美好的明天,为了我们真正的安全的未来,为了我们的理想,为了我们的成功事业,必须得有得放弃。

当我今天看到我们有同龄的、比我年龄大的、比我年龄小的,我们的(星星儿)、还有我们的大卫.王——我们跑得快(战友的名字)他的儿子。那么多人站在这里的时候,我相信在摄像机前,700多万人今天在线。而且法治基金你们看到了,今年第一次由我们咱们的秘密小组研发的第一次上线的即时翻译,多少美国人都给我发所有的信息,他们来看英文的即时字幕。

我们今年和去年最大的差别是什么?共产党的墙——防火墙更高了,因为他们恐惧。不是他们让我们恐惧过去,现在是我们让他们恐惧!更重要的事情今年外国人看得比中国人多,今年外国人的关注的层次比去年高得多得多。

就像新西兰的飞机一样飞得那么快,还拉烟儿的对不对呀,还很多色彩,各种民族在看我们。那么我们明年这个时候,我们不仅可能放飞机放火箭,我们真的可能放的还要高的东西。兄弟姐妹们一定要记住,我们今天晚上过去之后,我们要想到的更重要的一件事情,如何强大我们自己。

没有G系列的成功,没有法治基金的强大,没有一个守法的精神,没有一个唯真不破的坚定的原则,没有把战友视为兄弟姐妹的一个强大的内心的一种爱,没有这种包容,你看到的都是缺点。

我今天对科学家和路德说,我说你每天都会上洗手间,你不要以为每天去一次洗手间这一天都是臭的,你应该看到你每天最美好的一面。今天新西兰这个画面我相信老班长绝对暴怒,不同步等的,但是这就是我们爆料革命的真实,绝对它是完美,今天我要说打一百分我就打一百分,要说一万分我打一万分。

但是今天是为美好的明天准备的,今天是所有的战友们用鲜血、用安全、失去自由、熬夜,多少人都白了发呀在这一年里头和这四年里,但是我们在白发的时候我们要记住,多少人想白发他白发不了,他连站着的机会也没有、跪着的机会他也没有、躺着的机会也不行。

我们每个人体面地站在这里的时候,兄弟姐妹们我们必须问自己,我们是否怀疑过爆料革命,我们是否怀疑过新中国联邦的这个目标我们是否能实现,我们自己又做了什么,我们又能做什么?

我今天在这18楼的时候,今天我这个手机爆了,我相信长岛哥大家都看到了,最牛的现任领导人几十个国家要参与,但是我们为了新中国联邦不能急功近利,搞假大空,我们必须不能让现任的这些政府去攻击我们。

所以我们拒绝了可能明天要当总统的人和某些国家的人,欧洲的多少国家(要)来,我们一个都不允许。包括日本政府说我们可以到现场,我们可以派几个人过去表达下祝贺、表达下政府的原则,(我们)完全拒绝,因为我们不想叫日本的战友卷入到日本的政治和让日本有一天有理由伤害我们的战友。

所以我们保护好战友,保护好今天的胜利成果,强大我们自己,只有强大了你才有话语权,只有你自己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事情,只有你自己有真正的有兄弟姐妹、有着强大力量的时候,我们谁都不求。一年前有个在现场的战友跟我说了句话,七哥,所有跟你爆料革命的人都是为了钱,加拿大没我不行。我告诉他一句话,我说一年后我证明给你——他今天就在现场。他还是战友,我一点不怪他,为什么?因为他看过欺民贼,他看过过去几十年华人在海外所有的努力或所有的追求法治自由的结果都是骗局。

这是为什么战友们要明白,我们每件事情都要为自己、为这个言行的结果负责,那就是唯真不破,还有我们心中必须有战友、心中必须有包容。今天在现场有特务吗?新西兰见到特务了吗?日本见特务了吗?告诉战友们,今天即使有特务,他今天也忘记了特务的身份,他今天和我们站在了一起。特务也是人,特务也是娘生的,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我们今天证明给了世界上看,中国人真实的一面,中国人最美好的一面,中国人最美丽和最有勇气的一面。我们明天可能还出现无数个九指妖和出现无数个背叛我们的人,这一点不重要,只要我们够强大,今天哭得最难受的就是曾经利用爆料革命、反对爆料革命的人,还有共产党。新西兰又被黑了,老班长现在,好了,来了,换镜头啊。所以说兄弟姐妹们,这今天老班长是被黑大了今天,瞄准他了。

所以兄弟姐妹们,我们今天当看到这一切的时候,你知道我就想,被刚刚救到日本的战友,还有今天在现场的某个战友他的家人勇敢地站出来爆料,承担了多大的风险,还有我们在现场的战友他家人多少钱被没收,这是不能用感激我来表达的。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唯一的对他们的回报,实现我们的目标——新中国联邦,干倒共产党。

现在我提议,现在我站起来,(切换下)这镜头,大家一起起立。我们第一个,我呼吁所有的战友们,我们要集体向我们纽约主会场,现场的自由之塔,发生在911时死去的那些灵魂们,我们向他默哀30秒钟,愿他们的灵魂安息,让他们证明了世界上自由世界是伟大的、可以重建的,现在开始,为这3000多个生灵我们默哀!

好,我再提议兄弟姐妹,为32年,此时此刻正在天安门广场上被共产党的坦克车碾压的那些英雄们和失去的那些同胞和兄弟姐妹们,为他们默哀60秒!

兄弟姐妹们,我再次提议,我们所有的人一起感谢伟大的美国,我们鼓掌九下,现在开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上帝保佑美国,因为它是自由之塔,你们就在自由之塔之上,我们将把世界上的自由女神带回中国,好不好?(战友们回应:好~!)

兄弟姐妹们,我们一起为75亿全世界的人类同胞,人类不分种族、不分高低、不分左右、不分老少,都是我们的同类,我们爱全世界人民、大家同意不同意?(同意!)约翰哥哥说不同意呵呵呵。

现在兄弟姐妹们,我再告诉大家,最后一个,我们一起为75亿同胞,我们的人类,14亿中国同胞,西藏同胞、新疆同胞、台湾、香港同胞,全世界的所有的我们爆料革命的战友和家人们,一起祈福!

阿弥陀佛!

兄弟姐妹们,我们还有多长时间?兄弟姐妹们,我今天丢了条红领带,我现在突然发现被老班长给偷走了,到新西兰去了。我们今天兄弟姐妹们在此相聚,千言万语无法表达我们今天在这个地球上相聚的意义,我全面地参与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筹建、申办和建设,盘古大观是当时唯一一个在奥运村绿区内的建筑——龙形建筑。

就在刚刚的几天前,共产党为了惩罚我们今天的一周年的庆祝,把方正证券十亿美元的股票拍卖,它的价值是一百亿美元。那么我们在国内呢大概有700个战友被喝茶被威胁,这都是我们有记录的。

还有今天我们有几个战友又从国内逃了出来,还有国内那些我们贫穷的战友,就是几十美金、几十美金捐给法治基金和捐给法治社会的人,他们是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现在一起鼓掌,对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365天以后,我们再次相聚,鼓掌!我们今天的欢聚晚会就此结束,谢谢兄弟姐妹们!

*******End*******

G-News编辑部:

编辑整理:

新加坡狮城农场 沉默大妈;

纽约香草山农场 西林1;

纽约香草山农场 月野兔;

巴塞罗那喜悦农场:笑笑;

纽约香草山农场:清泉石上流;

纽约香草山农场:某某(文成);

纽约香草山农场:贝贝;

多伦多枫叶农场: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

伦敦喜庄园:万物归一;

伦敦喜庄园:杯酒渐浓;

校对整合:纽约香草山农场 月野兔

发布:日本东京方舟农场 山川异域

+6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A
NA
1 月 之前

谢谢战友们兢兢业业、默默无闻的工作!🙏

0
GisHero
1 月 之前

Very meaningful work! My deepest thank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