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南半球澳喜的风温暖了我的心

撰稿:何处是我家

图片来自澳喜农场

今年的天气不能用极端来形容,低温阴冷一直持续到5月末。就是上一周我所生活的东北欧的国家有地方还有霜冻,在这长期的阴冷,雨雪,潮湿的天气里,自己的身体达到了从未有过的坏状况,再加上CCP病毒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心情落入谷底,常常抱怨甚至是怀疑,天气是否也有生命是在配合着,助长着CCP的病毒疯狂和肆虐。

再加上现实世界的真实的无情残酷,地球上各路的妖魔鬼怪兴风作浪,而正义的力量还不见踪影。虽然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每天都在攻城拔寨所向披靡,可是放眼观望这个可怜的和面目全非的地球,以及茫然不知所从的芸芸众生,这一切致使我的牙疼的剧烈,头要炸了!

5月30日天空突然有了明显的好转,已经长久霸占天空的阴云褪去了,天空呈现了蓝色和高悬。心情豁然地有了一些暖意,不明缘由。下班回到家后听到妻子滔滔不绝,有声有色,声情并茂地讲述澳喜线上线下活动的经过:澳喜在澳洲的悉尼,堪培拉,珀斯,阿莱德莱,布里斯班等五个城市同时进行灭共宣传活动,战友们尽情的发挥和淋漓酣畅展示自己的个人魅力。我熟悉澳喜是从妻子时常的叙事中获得的,当然安红我是从路德访谈中了解的。

终于有了理由解释天气为何变得如此的美好——是吹来了澳喜的风,是澳喜的热情,是澳喜的真实,是澳喜的勇敢,是澳喜的奔放,是澳喜的坚韧执著汇成温暖气流以核裂变的速度向周围扩散。一路涤荡污浊的天空和温暖已濒临绝望中人们的心灵,不偏不倚飘到我的身边,同时吹去我多日阴霾的心情。身体也感觉好了一些,我有了想吃饭想睡觉的冲动,更重要的是内心干掉CCP的愿望无比的急切与冲动。

澳洲是我非常喜欢向往的地方,心里的澳洲是长长的海岸线和一眼望不到边的沙滩,碧蓝的天空和湛蓝的海水,广袤无垠的草原,戈壁和沙漠。对澳洲的粗浅了解来自两部电影。一部是女神级的妮可·玛丽·基德曼(Nicole Mary Kidman)主演的《澳洲乱世情》,另一部是罗素·艾拉·克劳(Russell Ira Crowe)主演的《占水师》。有意思的是这两部电影里的历史背景,一部是以一战为背景,另一部是世界二战为背景,更有意思的是电影里出现了CCP,无比贪婪意图占有的“达尔文港”。用简单的对澳洲的了解,我坚信选择生活在澳洲的人是浪漫和感性的,也是狂野和奔放的。一方水土养活着和水土相濡以沫的人。这也是我选择和捍卫澳喜农场的缘由和决心吧!

澳喜的暖风并没有停止,在持续的吹送。空气变得干爽和清新,我的心情也无比的爽朗。6月4日,新中国联邦成立一年之际,澳喜人又一次的出现在澳洲五大城市的重要地点。不但再次展示新中国联邦澳喜人崭新的面貌——勇敢坚强,朝气蓬勃,清新亮丽,更表现出澳喜人的团结,澳喜人的善良,澳喜人的信仰。澳喜人不但要灭共,也要告诉澳洲所有的人,关于CCP病毒的真相,中国共产党的邪恶和无耻,共产党的真实的丑恶面孔。还有共产党不等于中国人这个最基本的事实。

澳喜战友线下活动剪影

澳喜在新中国联邦似一股清澈泉水长长远远的流淌,更是蝴蝶挥动的翅膀,和世界各地农场形成了超级飓风吹向CCP。定会把已经是摇摇欲坠的苟延残喘的中国共产党吹出宇宙,吹的无影无踪!

澳喜还有精准和强劲的无影脚法,轻松地把CCP踢进历史的垃圾桶!

来自南半球澳喜的风持续的涌动着,永远的温暖和清晰!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稿、编辑:光耀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