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内404】我没资格嘲笑衡水中学的“乡下土猪”!

(以下内容由发布者个人引用自互联网,以供读者自行品读思考,其中观点不代表G-News平台意见。)

作者/发表时间:仝麟阁/2021年6月5日

1

昨天看到一个视频,心里百般滋味道不出。

一位衡水出品的高中生,站在舞台上向世人宣泄着他的言论。那视频很长,每一分钟的观看都是煎熬,我没有看完。

《超级演说家正青春》衡水中学张锡峰演说

我就是一只来自乡下的土猪,也要立志,去拱了大城市里的白菜。这是最让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

那孩子眉宇间所流露出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冷酷与决绝,让我想起征服里刘华强的那番自白:

“在这样的社会里,像我们这样没权没势的人,想要不被欺负,靠的是什么?拳头、刀!”

以及华尔街之狼里最鸡血的演说:

“我希望你们通过‘有钱’来解决一切问题。如果你觉得我物质,就滚去麦当劳,那里才是你的归宿。”

“如果你想放弃,就看看你身边的同事,不久后他们将开着跑车,搂着大奶女郎,嘲笑你和你身边的丑八怪老婆…..”

对比这几段视频,主人公有个共同的特点,在某种强压的驱使下,一切都变成了手段,被服务于单一的目的。

今天,我们在明面上谴责这种“赤裸的现实主义”价值观,可又有多少人被华尔街之狼式的处世哲学打动到落泪,并将其奉为圭臬呢?

想到这里,我编辑好一大段文字,里面尽是我对功利、应试教育的批判。“青年如此,国之若何……”写了两行,我写不下去了,我觉察到自己陷入一种严重的“道德自负”中。对于理想,我是有“选择权”的,不差的工作和家底,让我不必为衣食住行而担忧。可对于绝大多数在温饱线挣扎的人,有的选吗?

在视频中,一位痛哭的中年女性让我印象深刻。脸上的沧桑感显示,她或是一个柜员、菜贩、清洁工…..对于生活的苦痛,她已看不到一丝扭转的希望,除了寄托给下一代,她还有别的选吗?

在现实的重压面前,要么像大多数人“躺平”、要么像衡水中学的学生“成魔”。

2

拥有选择权的我自认没资格嘲笑衡水中学的孩子们。但我不会像南风窗的李少威一样轻描淡写地讲:“考试机器只是人们的一种想象。”“应试教育是最公平的。”“你们在群起而上攻击那些不顾一切努力读书的少年。”诸如此类的屁话。

经此一篇,我对南风窗敬意全无。“考试机器”不是一种幻想,而是我们90、00这代人的常态。高考则是无奈的“公平”,如同60年代饥饿的人不得不以树皮为生。至于应试和读书完全是两种东西,读书醒脑而应试有害,不能混为一谈……

我们不该去谴责这些孩子,可那些“淡化”这种现象的人,却非蠢即坏。这位抬头为“新媒体主编”的李少威连基本的人伦常识都没有,或是在故作姿态地巧意迎合?

说到这里,我想表达一个观点“不要把让社会变好的希望放在没有选择权的人身上。”不要要求“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该担起责任的是那些掌握资源和话语权的精英。

当年托克维尔在目睹法国大革命的惨状后,认为“来自底层的革命,往往伴随毁灭和破坏,也难以走出旧制度的阴影”,可谓一针见血。

无论古今中外,凡是从底层爆发的革命,几乎都没有好结果。随之而来的往往是生灵涂炭、血流成河。社会剥夺了他们的选择权,戾气在他们心中积攒太久,一旦释放便如洪水决堤。

越是在紧急关头,越应该强调权责对等。“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应该成为中国精英的共识。历史告诉我们,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精英存在的基础在于底层,一旦动荡出现,民粹成为主流,精英必然自身难保!

关心底层应该成为全社会精英的共识和事业,中国今天的命运,掌握在官员、学者、媒体人、企业家这样的群体手里。这甚至要求,精英要敢于自我革命,让渡一部分既得利益给予底层,去推动社会在分配、权利层面的公平!

精英的自我革命和社会关怀,是对抗民粹主义最有效的方式。反之,精英的自私和冷漠,将给社会带来灾难!

3

公元前264—前146年布匿战争期间,罗马共和国因公民阵亡和农民破产,出现了贵族对土地的大规模兼并。而侵略带来的巨大财富和奴隶代替了之前的小农经济,导致很多穷人无业可做,无法养活自己。

面对日益严峻的社会矛盾,提比略·格拉古被选为人民保民官,提出了一系列土地改革方案,包括限制土地兼并、给穷人分地,来缩小贫富差距,解决谋生问题。这便是罗马历史上著名的格拉古兄弟改革。

若格拉古兄弟的改革成功,或许能将罗马共和国的寿命再延续个几百年。遗憾的是,纵使改革前发生多起全国性的贫民暴动,都无法让罗马的贵族大地主让渡哪怕一丁点利益。

僵持之下,贵族唆使大批流氓无赖,武装袭击了公民大会。将提比略及其拥护者300多人残杀,并抛尸第伯河。

社会精英的冷漠与自私,最终为其带来杀身之祸。公元前88年~公元前31年,持续五十多年的内战,导致罗马军阀肆起,元老院制度名存实亡。马略、苏拉、庞培、屋大维把旧时代的贵族几乎屠戮殆尽。随着共和消亡,僭主上台,公元前27年,屋大维开启了罗马帝制时代。

每当史学家在评论这段历史,总是惋惜道,“若当年的罗马贵族能看到血流成河的惨状,就不会舍不得那一点点土地。”

相比血腥的革命,历史上成功的改革也不胜枚举。前508年,克里斯提尼改革奠定了雅典的百年盛世,为伯里克利的“黄金时代”打下基础;而1688年“光荣革命”更是在滴血未流的变革中,开启了日不落帝国的序幕。

一次破坏性小、成功的改革,必然是体制内外精英合作的结果,历史的车轮将走向“格拉古兄弟”模式,还是“克里斯提尼”模式,取决于社会精英是否有自我革命的勇气!


新闻线索/采集:Peter wong
编辑/校对:Peter wong
排版发布:墙内心声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