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住在武汉实验室附近的61岁妇女可能是“零号病人” – 在中共宣称第一例感染的三周前

作者: TYLER DURDEN         | 2021年5月31日

翻译: Jessi/詹茜 校对: pv0

图源: Sunday Guardian

据《每日邮报》报道,在中共承认有一种神秘的病毒在武汉市传播的三周前,住在离几个进行蝙蝠研究机构不到一英里的一位61岁的妇女被当地医院称为“病人苏”。

在一名中共的重要官员发送了一张屏幕截图给一家医学杂志后,该病人的身份被意外地泄露了。该图片泄露了她的部分私人信息,包括她曾被武汉荣军医院收治,“几乎肯定住在卓刀泉街道的凯乐桂岩社区,离医疗中心大约600米。”

更重要的是,“病人苏”是在中共国首次宣称有人感染上了这种新病毒的三个星期前发病的。

这位学者然后详述了于11月14日和21日报告给武汉医生的另外两例疑似病例,以及12月8日之前的其他几例病例,是中共向世卫组织提交‘最早发病病例’的日期。

《健康时报》的文章里包括该教授的数据库里的两个11月病例的视频截图。虽然个人信息被模糊处理了,但是有些信息仍然可以看到,包括医院名称和家庭住址。

这些信息显示病人苏曾在武汉的宋军医院住院治疗,根据楼号和街道号,几乎肯定她居住在卓刀泉街道的凯乐桂岩社区,距离医疗中心大约600米。- 每日邮报

据报道,病人苏住的离高速铁路的一个站点也很近,该铁路线被认为在这个1100万人口的城市中传播病毒起到了关键作用。

荣军医院和推定的病人苏的住址都位于红山区,该区距离中共国的疾病防控中心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管辖的市中心站点不到一英里远。据前美国国务院首席调查员大卫-阿希尔(David Asher)称,有三名研究人员于2019年11月患上了一种神秘的呼吸疾病,其中一位科学家的妻子死亡。

华盛顿的一名消息人士星期天告诉《每日邮报》,美国有关武汉研究人员的情报是在2019年底从常规监控中收集的数据,包括电话窃听,短信和电子邮件。他声称直到去年加强了对疫情大流行的起源和任何与武汉实验室之间的可能联系的调查之后,才发现了这些信息。而且该信息有能接触到其中一个单位的消息来源的证词的支持。

《华尔街日报》上周报道了最终被送进医院的三位患病的实验室工作人员的情况,北京方面对此说法表示强烈反对。与此同时,在美国情报机构在调查过程中收集了大量的情报却没有分析的事情被披露出来之后, 总统拜登下令进行为期90天的情报调查。

“现在到了中(共)国公开其所有文件的时候了,这样全世界就能找到关于这场疫情大流行病的真相,”英国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汤姆·图根哈特议员说道,“如果认识不到我们都需要分享知识以及从错误中学习,那么我们就无法防范未来的风险。”

掩盖报道的内容

武汉大学的生物统计学教授于传华(音译)是透露“病人苏”在官方披露日期前三周就已患病的人。然而,根据《每日邮报》报道,中共正在努力地进行更多的损害控制。

在中共的卫生当局发布了有关新型冠状病毒封口令(因为习近平试图重新控制局势)的同一天,余教授接受了《健康时报》采访。

余教授在不到两天之后打电话给记者,撤销了他提供的信息,声称日期输入错误,所有其他12月8日前的疑似病例需要核实。

这些细节是由网络数字活动团体“drastic”组织的一名成员吉勒斯.德马内夫( Gilles Demaneuf)发现的,他们发现了很多与中共国官方的说法即新冠是一种自然地通过动物传播到人的疾病相矛盾的事实。- 每日邮报

“我们能够准确地查明官方宣布的第一例病例之前一个月的早期疑似病例的确切姓名、年龄和住址,”在一家新西兰银行工作的法国数据科学家德马内夫说道,“这个地址正好位于地铁2号线旁边,而且也离医治其他最早的一些病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医院不远。”

德马内夫认为,这一新发现突显了如果人们继续追查实验室泄漏理论,而不是“一厢情愿地逐字接受来自中(共)国的声明,还可能获得更多的线索。”

原文:

61-Year-Old Woman Living Near Wuhan Lab May Have Been ‘Patient Zero’ – Three Weeks Before CCP Claims First Case


发布: 法国巴黎七星编辑组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zhang
17 天 之前

这是条线索,不过病毒传播应该在更久之前

0

澳喜农场欧洲部

欢迎战友加入我們: Discord 群: discord.gg/mM4pXyJJAx 電報群: t.me/parissevenstars t.me/himalayaparis 6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