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收缴地方政府土地出让金 即将完成高度集权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DongDong

编辑上传 水星

prosancons.com

6 月 4 日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税务总局、人民银行公开了《关于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海域使用金、无居民海岛使用金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有关问题的通知》(下称《通知》),决定将由自然资源部门征收的上述四项非税收入,全部划转给税务部门负责征收。其中河北、上海等七地自 7 月 1 日开始试点,2022 年 1 月 1 日起在全国全面实施这项征管划转工作。

这项《通知》意味着,地方政府最后一项大收入,即土地出让金,在 2022 年 1 月 1 日之后就完全被中央收走。原则上,“财权即政权”,有钱的地方政府嗓门也会比较大。习在收缴军权和人事权之后,已经瞄准了地方政府的财权。这就像过去的生产大队,地方政府每天出工拿公分,生产的粮食统一交给集体所有,然后大家都在一个食堂吃饭,月末根据挣到的公分进行资源划拨。顺从听话的地方政府就能多从中央要点钱,对于难以管理的地方政府就适当拖一下应得的财政支持,予以敲打,适当警告。通过控制地方政府的财政,间接收紧地方政府的权力。

这种大锅饭式的生产运动必定削弱地方政府搞经济的积极性,毕竟卖地的钱不是放到自己口袋里,被所谓的“集体生产队”拿走了。一方面,以后地方政府感到“土地经济”不挣钱了,就不会再拼命卖地和维持高房价,房价会一路下滑;另一方面凡是能为地方政府“开源的行业”以后就会大力发展,例如交警开罚单。如有报道称在北方某山区县城,县级市的土地财政始终没有起色,因此当地一般性公共预算收入 1 个亿,可是交警罚单收入就高达 3000 万。

中共国历年来的税制改革就是中央与地方政府之间争夺“财政权”的斗争。

1994 年之前,地方政府每年向中央缴纳完“份子钱”之后剩余的钱都归为地方财政。地方政府起早贪黑盘活地方经济,积极性颇高。但中央是没有税收来源的,彼时的情况导致某些地方政府的经济实力强过中央政府。为了能搞到更多的钱,1994 年中央政府分出了国税和地税,相当于中央也有了自己的财政收入来源,营业税给了地方政府,增值税收到了中央。

地方政府显然对国税这块是没有什么发展意愿的,只是当做规定动作来完成,因此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到了营业税,这就造成了营业税大幅增高而增值税始终提高不多的情况。中央随即于 2016 年宣布实行“营改增”,相当于又收缴了地方政府的一项财权。但实际上拿走地方政府最后税收来源的是 2018 年 7 月份国税地税合并事件,实质上是地方政府失去了“地税税收机构”,税务部门本质上全变为“国税”,即中央拿走了地方政府的“税收权”。

2020 年 11 月 21 日起,原人社部门征收的社保改为由税务部门征收,其实就是“国税”征收,由中央集中控制。以前经常看到社保被地方政府挪用的新闻,估计今后不会再出现了,因为中央通过“国税”部门又拿走了地方政府的一项资金来源。

土地出让金作为地方政府一项非常重要的财政收入来源此前并不归税务部门管理,而划拨到自然资源部收缴。而这次税制的改革划给“国税”收缴,相当于中央又直接拿走了地方政府这块收入,以后地方政府真是要仰仗中央划拨资金过日子了。最近一段时间报道了上海、广州等多地集中进行土地出让,而且全年住宅用地计划供应量将持续增加,正是地方政府对以上政策的直接反应。2022 年 1 月 1 日之前卖出土地的钱还能留到自己的荷包中,那就一定要在这段时间多卖些地,到了明年这部分钱就不归自己管了。

历届王朝覆灭最后总结起来无非是高度中央集权导致制度僵化、内部极度腐败,习如此追求中央集权,希望独揽军权、人事权和财政权从而达到控制一切的目的,以至于现在地方政府要么向习表忠心来拿到希望得到的资源,要么不被习待见被迫“躺平”等着中央发钱过日子、完全失去搞好地方经济的积极性,此时整个腐朽体制又离土崩瓦解近了一步。

参考链接:

[1] 超8万亿元地方卖地收入划转税务征收,有何影响?- 第一财经 – 04/06/2021

[2] 国地税合并成绩单:“十三五”机构改革突出亮点 – 第一财经 – 26/10/2021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