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抒己见】新中国联邦64一周年纪念——浅论唐平内心呼喊《自由》的音乐魅力

作者: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捆绑CCP一千年

自二战以来,西方文明以为已经在枪林弹雨中解决了人们被奴役的问题,直到中国共产党将铁幕推向香港,向自由世界发动超限战和生化战。残酷的现实再次将人们对于自由的思考拉回到70年前的二战中来。

人类正面临着邪恶政权与自由世界为敌这样一个局面,它不仅侵吞了香港的自由,还杀戮了世界上千千万万人的生命,中共的铁幕正在迫使人类生活在瘟疫的恐惧和妥协中。当这种恐惧持续蔓延时,人们脑海中不由得再次闪现纳粹党希特勒的画面。当希特勒、宗教人物雕像、六四男子肉身阻挡装甲车前进,以及马丁路德金、西藏的精神领袖等在《自由》这首歌曲视频画面出现在你面前时,你会铺捉到歌手唐平要表达的画面语言,通过这样一种强而有力的画面诠释着捍卫自由是多么地艰辛。那个紧握自由的双手,和小姑娘无邪的笑脸正是震撼人心的地方,——握紧属于你的自由。

《自由》这首歌是歌手唐平为新中国联邦2020年6月4日建国献礼的四大金曲之一,演唱形式是由唐平等人领唱,爆料革命战友们合唱。最难能可贵的是,无论男男女女,她们开始直面威胁,面部不做任何的遮挡。听唐平女士说,“有的战友为了唱这首歌时露脸,都收拾好了行李,怕万一邪党有任何的报复手段”。这种恐惧根植到了每个华人心里。事实证明,中共可以通过控制谷歌和脸书、推特平台就对所有言论进行了审查,这意味着无论你身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直面对抗恶政都将付出代价。这正彰显了唐平创作团队创作出《自由》这首歌曲的宝贵。

观众可以闭上眼睛,感受歌曲旋律中由舒缓到一种紧迫感的起落,战斗的紧张气氛颇有烽火连天的感觉。当画面出现中共党军在血旗下集结成一股强势铁幕时,一股巨大的黑暗无情地吞吃繁荣、富强、民主的香港,正在此时,歌手唐平一声“我期盼冲破黑暗”的歌声将香港的抗争铭刻在历史石柱上。香港、香港!夜幕长久笼罩下的香港,但见那点点自由的星火是如此强大,他一直没有被熄灭,香港没有绝望。对自由坚贞不屈的香港人在一次又一次的集结中宣布了中共铁拳的无效、一个又一个义士的鲜血昭告天下,叫中共纳粹党军节节败退。

就是这种扣人心弦的自由呼声汇集到爆料革命的一场场的战斗中来,年轻充满活力的战友们用行动,冲破火墙,在为自由抗争着。不屈的中国儿女们在烽火狼烟中唱响着自由的旋律,吹响了胜利的号角;要用行动打破中国几千年来没有自由的宿命。中国志士在爆料革命的呼喊中开始觉醒、开始明白中共集权不代表我的国,我的国并不是一自由就四分五裂的谎言。人们看到了重生的希望,起来……起来吧!同胞们,“消灭共产党,是人类正义的必须”!这种号召势如破竹,勇不可挡,一种“压抑太久的勇敢被正义点燃”、“内心爆发的呐喊要一飞冲天”。这两句歌词完美地诠释了世界各地的中国人参与爆料革命的缘由,唱出了中国人长期被压抑的声音、展示了战友们饱满激情的歌喉,叫CCP们听着魂飞魄外,寝食难安。这不是一种夸张,是一种真是存在的力量。

音乐不但有着天然的解压、疗伤的功能,还是驱邪的利器。古以色列王国第一任君王扫罗被神抛弃后,就有恶魔附体,当请来少年大卫来弹琴给他听时魔鬼才离开(参 《撒母耳记上》16章)。中共同样惧怕音乐的力量,正因为懂得音乐是枪炮之外又一利器时,他们在一开始就创作了许多所谓红歌,很好地起到了迷惑人的作用,而我们发起的“我是音雄”这场运动当然是一种反击武器。当他们知道这种反共力量已经不再是星星之火的时候、当他们听到了人民为自由呐喊的声音时,他们恐惧了,想要竭尽全力去阻挡这些歌声的传播,特别是害怕郭文贵先生唱的《沧海一声啸》,这就是他们知道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到了。

笔者认为《自由》这首歌具有持久的生命力,它一定能成为新中国联邦脍炙人口的金曲。就是在和平、自由的世界中,人们也会乐于哼唱着。当工作压力大时、当家庭负担大时、当人际关系紧张时,你都可以发自内心地哼唱这首歌,这种自由呼出的声音本身具有感染力和亲和力,因为“自由”是上帝的恩赐,祂叫“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路加福音》第4章14节)看哪!谁在压制自由,谁就是人类的公敌、上帝就与谁反对。自由,它将是爱好和平的人长久守护的冠冕。

2020年0918日写于东亚

《自由》
《沧海一声啸》
《路加福音》

免责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校对: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文小白
责任编辑: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東洋武士
发布: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煙火1095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