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与郝海东&叶钊颖伉俪连线

连线前播放部分视频字幕记录——

 喜马拉雅监督机构是战友们自愿组成的、没有政治实体的民间团体,它同法治基金、法治社会一样得到国际社会承认,受国际法保护,是新中国联邦与国际社会合作捍卫人民自由、保障财富安全,并与世界各国人士建立相互尊重和共同发展之沟通桥梁。

消灭中共是正义的需要,中共是共产国际资助的颠覆中国合法政府的恐怖组织,其在中国的集权统治已发展为彻底的反人类暴行。

无视人权,摧毁人性,践踏民主,违背法治,撕毁合约,血洗香港,杀害藏民,输出腐败,危害全球,更有甚者竟以中共病毒对全世界发动生化袭击战,严重威胁人类健康与生存,其罪恶至极,天理难容!

消灭中共是打碎中国人民的奴隶枷锁和真正地实现世界和平之必需,没有中共的新中国联邦是全体人民和世界繁荣之必需。

新中国联邦愿景——

建议新中国联邦参照西方民主法治体系和相应国际法在国际机构和喜马拉雅监督机构的共同监督下,制定宪法,建立三权分立政体,“一人一票”产生新政府。选举与弹劾制度并存,高效运行,避免巨大的社会动荡和人治灾难。

新宪法包含以下内容:

一、国家精神:人权、法治、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和私有财产神圣不容侵犯;

二、追求与世界人民永久和平相处,共同发展;

三、教育、养老、医疗是民生基本需求,必须立法予以保障,教育是国之根本,扩大教育投资,西为中用,尊师重教,有教无类;

四、保护大自然与动物生态,万物和谐共生;

五、对于香港、澳门、西藏等地区,应立即颁布特别自治条例,并严格执行;对台湾则维持现状,扩大贸易,稳健发展,共同繁荣;

六、没收并追缴中共盗国贼集团掠夺的财产,还富于民;

七、新政府成立后实施大赦,严重刑事罪犯和反人类罪犯除外。

喜马拉雅监督机构的承诺——

在新中国联邦宣布成立之际,喜马拉雅监督机构特此庄严承诺:鉴于目前中共依然挟持国家政权对人民进行各种极端控制,本机构将为新政府的建立做好一切准备和外联工作,积极联络那些支持新政府筹备的各国家、政党、社团及国际友人,并协调过渡政府与他们的关系,指导和保障新政府筹备工作顺利、有效进行。喜马拉雅监督机构将会一直同国际合法监督机构一起监督新政府依法运行,同时遵守国际法和新政府法律,接受国际相关合法机构的严格监督。

(播放小短片)

郝海东射门,漂亮!进的漂亮!9号郝海东,11分50秒,漂亮!

郝海东:消灭中共是正义的需要!新中国联邦宣言,消灭中共是打碎中国人民的奴隶枷锁和真正实现世界和平之必需!

叶钊颖:我认为我所有的这些荣誉也好是为我六四做的准备。

郝海东:让我们自己最终人格的升华,人格的释放,我们都改变,我们一定站在最后历史的高空上,来审判你中共做的这些恶。

(播放新中国联邦国歌)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3:17:16

郭先生:欸?来啦来啦来啦,现在开始啦。哎呀东弟、颖妹妹你好,听到我说话了吗?

郝海东先生:听见听见,七哥。

叶钊颖女士:听得见,听得见。

郝海东先生:你们听得见我们的声音吗?

郭文贵先生:现在我们的科学家、路德先生都在这里跟你们连线,哈哈。

郝海东先生:你好闫博士,你好路德先生。

叶钊颖女士:小黑豹他姨好,路德好。

闫博士:海东哥好,钊颖姐好。

郭先生:非常遗憾今天中午我们吃的烧鸡、吃的家常菜、还吃的黑山羊你们都不在,我们仨都替你俩吃了。他最爱吃羊肉——东弟、颖妹妹。

郝海东先生:对啊对啊,羊肉,涮羊肉,这个鲅鱼水饺,我想闫博士肯定知道我们老家的(鲅鱼水饺)。

郭先生:今天没有鲅鱼水饺,今天只有馒头花卷。今天我们和科学家、和路德先生非常开心地在一年后的今天和科学家和路德先生咱们五个人再出现在同一画框,在一年前的今天,非常荣幸地和东弟、颖妹妹、班农先生一起宣布了新中国联邦的诞生。

在一年前的这一天的时候是世界上受共产党病毒残害的最厉害的时候、最严重的时候,而我们就在这个整个世界处于停摆的状态下,我们宣布了新中国联邦的诞生,然后浩浩荡荡地开启了爆料革命的最高峰,就是以毒灭共,然后诞生了我们的伟大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路德先生。

当初我记得给郝海东兄弟还有叶钊颖妹妹刚开始联系我时我就说过,我说你们记住会有无数个像你们这样的英雄会出现,所有的优秀的中华儿女都将觉醒,这不是口号,这是事实的。

当今天在全世界停摆倒退了一年之后,新中国联邦诞生一周年,在美国著名的911之后的自由之塔、自由女神的对面全面开始的时候庆祝的时候,我和路德先生,和我们科学家以及东弟、颖妹妹我们却不能相见、分离东西,原因的原因——核心,又是共产党搞的病毒和对我们的恐惧恐吓。

但是这更加让我们意识到消灭共产党,就像郝海东先生在全世界留下的口号一样,是正义的必需。此时此刻,我特别想和战友们一起来听听我的东弟——真正的中国男人,和真正的中国的女木兰——颖妹妹,你给七哥有什么建议,给新中国联邦有什么想法,给咱们的战友们有什么心里话,你说说,请,东弟、颖妹妹。

郝海东先生:好的七哥。内心很激动啊,真的无以言表。七哥你知道当时你联系发出联系的信号的时候,通过面具先生,当时我们俩的内心是既忐忑又激动又充满着憧憬跟愿望,因为我们知道消灭中共必须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但是我看到了七哥、路德、闫博士这样的真正的中华儿女的优秀代表,在我们的内心当中是可以让我们的内心更加坚强,使我们放弃恐惧,面对中共的这些威胁,他们的恐惧、他们的威胁给我们更大的信心。

当时这种激动,当时我都说了嘛,六四宣言让我们参与、让我们宣读是我们这一生最大的荣耀。这种内心的坚定,对未来的希望,对未来的中国、中国人有了不一样的未来、信仰的自由,这一切的一切,我们有尊严,可以在一个有保障我们自我的这种环境里成长的这种憧憬、愿望、希望和未来,那当时是一种内心的澎湃,无法用言语、语言来表达。

也经过这一年我们看到了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的发展,我们有了自己的舆论的发声的平台—G-TV、G-News,有了我们自己的可以运营的平台—G-Fashion、G-Club,有我们金融的平台,形成了我们的生态圈这种喜系列,那么未来我们要做的就是通过我们所有战友的齐心一致的这种理念、理想,共同地维护好我们新中国联邦的宣言里边的所有我们表达的、向世界宣示的这些东西,我们要做到。

我们不能像中共这样假丑黑、假丑恶,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对人类文明社会的亵渎,我们希望一年以后的今天,我们依然可以昂首挺胸地站在这里跟共产党说不。你们制造的病毒杀死了全人类这么多的人,你们制造的危害人类、种族灭绝的这种罪行都会受到历史的审判。

那么这时候我们内心,尤其是看到我们这么多的战友在一年多的这种过程当中,越来越多的人凝聚在了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的周围,无数的全世界的人,我们在西班牙的每一个地方都能感受得到,包括我们中国人,很多的人见到了我们都竖大拇哥,包括对路德先生、闫博士,包括对文贵先生,这些所有的爆料的、他们G-TV、G-News看到的,他们都是深有体会。

在中共病毒如此肆虐的时候,我们有这么多的战友可以让我们有共同的信念、共同的理念、共同的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凝聚在一起的时候,向全世界宣布,让共产党看到我们无惧它的威胁。

这之前我相信很多,包括就在今天之前,小叶的父母亲、小叶的女儿都受到了中共的威胁,还在依然在说着这些、在做着这些,去家里去他们周围来威胁我们。

叶钊颖女士:对啊对啊,在昨天前天反正这两天,天天打电话让孩子给我打电话,让我们不要去纽约,说我们要去她就不能去美国上学了。

就是这种威胁,我们就是觉得它只有这样的威胁,它没有别的什么手段,它就会这种下三滥的这种方式方法来对我们、对所有的家人,绑架家人来威胁我们。

郝海东先生:我们可以告诉共产党,你这种威胁不是我们不去美国、不去世贸大夏、不去跟战友见面的(原因),说是你们的威胁成功,那是放屁。但是我们确实受到了病毒的这种肆虐的、大家防疫的这种、各个国家对防疫的这种要求使我们无法成行。

你们的威胁在一年以前都试验过了,对我们没有任何作用,我们敢于最后走出来向全世界宣布中共是邪恶的政权、消灭中共是正义的必须的时候,我们俩已经置生死于度外。而且我们都说过,在路德访谈上,向死而生。

对于我们来讲没有什么再可以阻挡我们的。因为我们心中的信念对未来,让我们的渴望、让我们的孩子们、让中国的老百姓们,在未来的日子里可以没有共产党的肆虐的这种威胁,可以有更尊严的活着。

叶钊颖女士:对,我们觉得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告诉孩子给我打电话说这个,我都觉得我们真的有这么重要吗?我们不去纽约真的是对他们来说是这么重要吗?我都觉得非常高兴,我们俩还有这样的待遇。

郝海东先生:中共就基本属于黔驴技穷、穷途末路,他们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他们不会建设自己的国家,不能让自己的老百姓更好地活着,他们忽然从只能生一个小孩,现在要生三胎,他们简直,我都说嘛中国足球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他们一切都是以行政命令、拍脑门来决定,没有任何对人的尊重。

我都深受其害了,我的女儿,他们当时都说要超生罚款,全场比赛都喊郝海东超生,这都是中共最大的可笑,都是我们亲身经历的,忽然今天他又告诉你要生三个,这就是中共要到穷途末路,他们要完蛋、要垮了,一定是的。七哥,我们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看清楚它的本质,他们真的可笑、可恨、可怜、可悲。

郭先生:东弟、颖妹妹,共产党已经不是魔鬼这么简单了,很低级的魔鬼。头两天我给科学家和路德先生我们在通视频当中,我说某个美国组织,包括海外的一些组织,还有投资者说到科学家,关于说授予美国总统勋章,我告诉他们,我说任何一个在爆料革命当中,为了一个灭共的事业,和拯救十四亿同胞,和我们的新中国联邦的信仰,任何图有名、利,或者说追求公义、拯救天下的人,任何有利益之心、名义之心都是伪正义。

我说科学家她完全没有想到过她所受到的挑战,她也从来没想过要什么荣誉,她来到美国的。那么我说如果说谈名和谈利的话,最好的代表人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他的名字在中国可以说在亚洲已经达到了最巅峰,但是他们放弃了一切,几亿的资产全都没了,所有的荣誉都归了零,而且成了负的。

科学家有自己的丈夫有自己的爹妈,自己的亲人,一个非常年轻美好的生活,所有人想要的她都有了,她全都放弃了。她从来没想过要什么名啊、什么勋章啊,更没有想要多少钱,她没有概念。

‌我们路德先生也可以看得出来,过去的几年在爆料革命从始到今,可以说经历了多大的考验和生死的挑战,带着仨孩子、带着妻子,一天两期。

我们这些战友都证明了什么?不是追求名利的,所有为了公义的权利和追求正义的人,任何有名义利图之心都是伪正义,我说我们绝对不是,这位朋友非常承认我的想法。

我给科学家说、和路德先生说,没有任何荣誉配得上我们新中国联邦人,特别没有任何荣誉配得上我们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妹妹,我们的闫丽梦博士还有我们路德先生,包括我们的博士军团和亿万个战友。

因为我们图这些不会干这种事,这种买卖实在是太不划算了,是拿全家的生命,像钊颖妹妹,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女儿受到了威胁,郝海东先生的家人据我所知,爆料革命的内部爆料人多次受到威胁,而且郝海东先生的家人非常的智慧——我们家已经跟他断交了、他是个逆子,不要跟我说这个。

这就是今天咱们这几个山东人,山东青岛的科学家、路德先生我们这些人,我们有共同的成长背景,我们有共同的受到共产党的这种欺负和打压,没有共产党,我们相信中国比这还好,没有共产党,我们这些人的DNA和智商和能力比今天还好,不是一切都听党的都好。

你叶钊颖妹妹、科学家、路德先生、我,都曾经不管是貌似还是真的都曾经绝对听共产党的,结果是什么呢?它拿走我们的一切、剥夺了我们一切,我们不可能再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这样。

所以说今天海东兄弟还有钊颖妹妹,昨天某军队的一位上将,他的司机给我发的信息——明天尽量不要让东还有颖出太多镜头,让他俩安全点吧。我给他发了个信息,为了安全最好就是多出镜头,这就是他俩的选择。

所以说东弟、颖妹妹,很多国内的有良知的战友们,还有体制内的这些有良知的人,就等待着我们振臂一呼,他们在关心我们、他们在爱我们。

我特别的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和路德先生、科学家和我们亿万个战友所追寻的,绝对共产党内部99都是我们的战友,是我们可团结的,还有是好人,我们灭的是共产党的体制,我们不针对任何人,而且我们要的是去铲除这个体制,而且要释放所有的中国人,而且不是种族仇恨,也不是社会大清洗,也不是大屠杀,特别的感谢您为西藏、新疆、台湾、香港所有同胞的呼吁。

现在东弟、颖妹妹,现在路德先生、科学家在这,你给他俩有什么要说的?现在把镜头切一下,约翰哥哥已经睡着了,很抱歉啊。

路德:叶女侠,您先说。

叶钊颖女士:你说,你说,路德说。

路德:你看,坐在这里呀,文贵先生代表了什么?中国的真正的商界是吧,甚至在有产者站出来,科学家代表啥?科学界是吧,郝董和叶女侠——体育界,这三剑可以说是中共最最重视的。

开餐馆的它可以不去管,但这三界无论是从思想上还是从行为上,从小可以说,郝董不用说,十岁就开始在部队里是吧,您能站在这里振臂一呼,就揭穿了一个中共的从小的这种洗脑体制的彻底的失败是吧,往这一站,特别是郝董和叶女侠,体育界这是中共用来洗脑、对中国人植入(心霾)。

就是前天,习近平专门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谈)如何扩大国际话语权,最重要的一个点就是体育界,体育里头羽毛球、足球凝聚多少人的梦想和多少人的心在里面,羽毛球让中国人,我们也听说,我们小的时候上大学都骄傲,叶钊颖为中国夺取冠军。

但是今天他们看到了,这三界里头可以说是涵盖了最顶端的,绝对最顶端,文贵先生绝对是商界最顶端,郝董绝对是足球界百分之百最顶端,叶女侠中国羽毛球就是小球界,小球绝对是最顶端的,近几十年来无一人(超越她),闫博士毫无疑问绝对是生物科学界最顶端的。

这些人都站出来,对中共的打击和对中共的这种真正的心理上的重重打击一定是致命的,这让他有很多的人,可以说是无论他在哪界,在商界他一看,我不可能就比文贵先生再有钱吧?然后在科学界,我不可能是不是,英文水平,福克斯都直接用英文写论文写这么牛的报告report,还会比闫博士再强的?石正丽现在都干不出来。足球界有比郝董还牛的?足球界前两天你那个关岛9:0,我就问郝董,我说如果,郝董说2000年19:00,19:00关岛,我说现在这是大退步啊,咱们叶女侠更加不用说了。

郝海东:路德我插一句,就说中共为什么一定灭亡,因为我也是我从小跟中央电视台这帮人都很熟,包括张宏民他当时在台上播音,我就在旁边坐着,杜宪、罗京、郉质斌,我都在旁边。

我们当时是从,他父母亲,他是山东人——张宏民,(他父亲是)清华的教授,我们都坐着用车从清华那最后到了中央电视台那,八几年我们就在一起。那些中央电视台无数的主持人、无数的节目,包括什么焦点访谈、东方之子我都上去过,我从来没有一个人、一个节目,崔永元稍微好点我可以看看、看他两集,听听他讲的什么。

路德只有你,我一直在听你的节目,包括现在我仍然没有听完,为什么?是因为你的逻辑清楚、讲得分析得透彻,不一定到根儿,但是他一定分析了,不是在表面的。

就像一行字一行字在念,那叫字正腔圆,经过训练都行。是条狗给它块饼在中央电视台念念它也成名星。但是他们没有逻辑、没有观点、没有自己犀利的看法,这就是中央电视台的原因。

因为我们代表了一个行业、一种精神、一个高度,包括闫丽梦博士,包括很多的这些很多的战友们他们的思想、他们的认识水平、他们经历了以后,他们的感知能力,他们的天赋。是共产党这帮老杂毛们、这帮孙子们永远达不到的,因为他们没有感觉,他们闻不到应该怎么进球,他们一群猪!因为我们从小跟他们在一起,他们都被我们赢啦!我们没输过,郝海东从来不知道怎么要不输,我只想着怎么会赢,这就是人生!

共产党那帮训练出来的人行吗?没戏!所以为什么他们一定输,路德,插你一句,谢谢!

路德:中共现在它几十年宣传的这些精神,中共也有精神,你别以为它没精神的。它们的精神的精华全在你们这几个人身上,我该怎么说啊,比如说,叶女侠谁敢说奥运会冠军不要是不是啊?是不是啊,这不是中共一直说的什么奉献精神是不是啊?集体意识,咱们叶女侠做到了,是不是,做到没有?郝董战场上头流着血,扎着绷带是不是啊?照例头上流着血,你要考虑几点,如果是美国的职业运动员、欧洲职业运动员,谁还会去想着,因为会影响你的职业生涯的,很多欧洲运动员绝对这个时候不去踢了,因为万一我受伤了。

郝海东先生:我告诉你路德啊,中共这些孙子它赢不了我们在哪儿呢?郝海东自己拆线,你们不知道吧?我拆线,其实没那么怎么着,我自己弄小剪刀拿酒精拿火柴烧一烧,点完,自己就给僜(山东方言音deng四声,意思是把线扯下来)了,我拆线不去医院,是吧?我头破血流接着比赛,接着缝针不打麻药,我十几岁腿上,对吧,七针对吧,都踢开了都见骨头,对吧,郝海东没吭过一声,对吧,接着跟他们对抗,接着我在场上打主力,你想想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都敢这样,你共产党吓唬我啥?吓唬我们,它吹牛逼嘛。

路德:中共宣传一直说正能量、正能量,正能量就在这里,就在郝董、闫博士、叶女侠这里,叶女侠你看,前几天甘肃的这个长跑死这么多人,后来我一看叶女侠是北京最出名的YES跑团创始人,组织当时多少人多少影视明星要加入这个YES跑是吧?搞得轰轰烈烈得整个影响力极其大。

郝海东先生:登上过世界第二高峰叫什么呢?

叶钊颖:不是第二高峰,就是雪山之父,穆斯塔戈,新疆穆斯塔戈峰。

郝海东先生:7000多米反正是。

叶钊颖女士:对,对,7546.

郝海东先生:登顶是吧?那不用吹牛逼吧,你讲没有用,对吧?七哥,别听共产党在那吹牛逼,他们在那什么一个肩膀不换肩,什么麦子多少,他妈的吹牛逼上了场跟两步就摔跤,对吧?你基本的常识逻辑得有吧,你不能说你可以有劲,你不能不换肩嘛,这个人他妈不行了,你有点常识吧,对吧?他们连这个对吧?闫博士你想连医学常识他们都不懂是吧?所以他们真的赢不了我们。

叶钊颖女士:像路德刚才说的这个体育,其实中美建交它很重要的就是乒乓外交嘛,就是从体育来和国际上的有一些勾兑,开始它就开始搞这套东西了嘛。所以我们都出来,也是用它认为的最好在国际上的这个跟人勾兑的这个,我们用这个来打它。

郝海东先生:我们乒乓球一个省的台子运动员比人家全世界都多,是吧?你用专业打人家的业余,完了互相之间的让球,之间的这种最肮脏的他们的睡觉。国家体育总局旁边有一个夜总会,当时他们都在崇文区,为了刘国梁、蔡振华这帮孙子天天去,就在崇文区合并之前,它叫崇文区,现在可能都归到东城,还是东城一半儿西城一半,是崇文区离这训练局比较近的一个夜总会。

你去问问这帮孙子都是最肮脏的东西,互相之间的给钱给教练的钱,能打上比赛互相联睡、互相之间的倾轧完了以后,他们在世界上拿个金牌,为什么?别人不做这个东西,别人没有职业化,他来愚弄老百姓,所以这些我们一定要讲给我们中国老百姓听,让他们更加地认清楚什么才是真正的人生跟生活,要有点逻辑。

就像闫丽梦博士她在香港港大最后双博士、双学位类似这样,但是她要在中共国内的话,她被潜规则死了可能最后很难最后拿到一个学位,对吧?太多了这样的对吧?

我的女儿世界专业排名第一的今年毕业,二万多字的论文,导师一下就过,对吧?——不需要培训,她在国外。这在国内可能吗?弄死你是吧?这里面就是中共最大的恶,他们以为我们不知道,他们以为的以为是吧?他们没想到人生到了一定的阅历以后,有了这种能力,感受能力,他们一定会知道,因为共产党做的恶也一定会出现像七哥、路德先生、闫丽梦博士这样的杰出的人才,中华儿女优秀的代表一定会有。

路德先生:闫博士,闫博士,最后5分钟。

闫丽梦博士:其实我特别想今天我主要分享跟我们的战友说一下,因为大家以前都看到郭先生出来时候他已经是亿万富豪、中国商业第一人,然后当郝海东先生、还有叶钊颖女士出来的时候,他们本身就是世界冠军,所以他们一直从我们知道这个名字起他们就是顶着光环出现在我们的媒体上,对我们来讲是遥不可及的,大家会觉得我们离的太远,他们的成就我们一辈子都达不到。

但我想跟大家说的是,我和大家是一样的,我们平时都是一样的在做着一份自己的工作,喜欢的也好不喜欢也好,很多人都觉得这就是一个平常的工作,每个人以自己的能力去做自己的事情。

但是当我看到爆料革命之后,当我意识到中共的黑暗时候,当我看到香港抗争的时候,当我最后看到病毒真相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一定要站出来。同时我也相信我们很多战友在这股力量的感召下他们现在站出来,然后他们用他们的一份力,不管是传播文宣也好,还是传播真相也好,还是去把事情孜孜不倦的用来教育其他人,像路德先生他把他的这些理念啊、评论啊、分析啊、常识啊、逻辑啊传递给大家,然后大家再把它散播开去。

我们每一个人,其实我们觉得我们离这份光环很远、离这份距离很远,实际上是中共它不给我们这个机会,它让我们觉得我们和郝先生和叶女士和郭先生之间的这个差距是遥不可及,就好像我们和主席台上那些人一样,仿佛是一辈子不能跨越的鸿沟,以至于到最后你可能就心甘情愿地做了韭菜,然后在他们的制度里面按照他们的玩法去运行。

但实际上不是的,我们有我们的脑子,我们有我们的能力,我们不贪、我们不偷、我们不抢、我们守法、我们就是想做一个好人。中共天天说正能量,这才是真正的正能量。

我想跟大家说的是,不一定非要有很多学历的,博士和小学生之间没有那么大差距。中共说运动员只有小学水平,说郭先生没读过大学,习近平也没有读过为什么他可以坐在主席台上?实际上这是逻辑、这是我们的智商、这是我们的思维、这是我们一个人能有的能动性。

只要给我们自由、给我们创造、给我们空间,我们都可以达到的。我初中的时候学政治,老师说我们现在在社会主义,以后我们会达到共产主义。我问他共产主义什么样?老师想了想跟我说,就是你们大家所有东西都可以分享啊。

然后我就想我同桌连那块橡皮都不给我,我怎么能够以后和他去共享东西呢?所以我觉得这个逻辑不对,他肯定有问题。所以你看不需要什么高深的知识,只要你看书看多了,你动脑子、你去想,你就自己知道他共产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然后现在共产主义害我们100年了,我们要是再不站起来,当我们面对病毒真相我们还保持沉默的话,我们已经没有下一代可以说、没有未来可以说了。但是当我们站出来的时候,连我一个人中共都不能把我怎么样,所以当我们更多人站出来的时候,你想中共会吓成什么样,它还能继续存在吗?所以这就是我今天特别想有感触想在这里跟海东大哥、钊颖姐姐、还有郭先生、路德先生我们一起分享,跟各位战友一起分享的几句话。(大家鼓掌!)

文贵先生:东弟呀,颖妹妹,咱们五个人要坐在这个桌子的时候,会是什么感受?今天中午,他俩喝着红酒,我也不能喝是吧?喝的2005的Château mouton(注:未必是正确的写法)限量版非商品酒,啃着烧鸡、戴着手套、吃的羊肉。我在想如果东弟、颖妹妹在,咱们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今天102层的那么多兄弟姐妹们可以说是都在看着我们,可以告诉大家,就是刚才科学家和你说的话,每个中国人都可以像我们一样,你们都可以成为郝海东和叶钊颖,你都可以成为我们的闫丽梦和科学家。

你看我们的妹妹手很漂亮吧?你看我就摸了,我就摸了是吧?你看我摸路德兄咋的?是不是?这就是我们兄弟姐妹情,就像我们在那个102一样,每个人在那里真情的拥抱,在船上那种放声的高喊,是不是?(蒙古语——呐呐姆Gi欧斯噶呀!Take down the CCP!)是吧!这个战友们这个放声自由是活出生命的精彩。东弟、颖妹妹,我用任何话不能代表亿万个战友对你俩的感激,一切都已经开始,共产党很快会被消灭,我们有更多的时间让所有的中国同胞知道,都可以成为郝海东、都可以成为叶钊颖、都可以成为路德、都可以成为闫丽梦博士,谢谢。(鼓掌)

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谢谢!谢谢!

郭文贵先生:东弟、颖妹妹今天他俩要来都话,咱们今天这个场面就变的不一样了,完全不一样了。现在把时间交给主场啊,我们回头再聊。哈哈哈……

郝海东:一定会的。

郭文贵先生:意犹未尽呐!意犹未尽呐!

前文回顾——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郭先生初见闫丽梦博士再逢路德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闫丽梦博士初见郭先生谈及感触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路德先生再逢郭先生谈及一年感触

新中国联邦一周年庆典郭文贵先生发表开幕致词——

G-News编辑部:

编辑整理:纽约香草山农场 月野兔;纽约香草山农场 贝贝;多伦多枫叶农场 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

校对整合:纽约香草山农场 月野兔

发布:日本东京方舟农场 山川异域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