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下令禁止美国实体投资与中共军方有关联的59家企业

【日本东京方舟农场】 撰稿:青衣 素材采编:武汉老温 校对:文小律

据《美国之音》6月5日报道,美国总统拜登星期四(6月4日)签署了一项新的行政命令,禁止美国实体对与中共军方有关联的59家企业进行投资,以应对来自中共军工企业的威胁。白宫在宣布这一决定时表示,这表明“政府将毫不犹豫地阻止美国资本流入中共的国防和相关物资部门。”

美国国防部自去年6月以来,在历经三次更新之后,将总共44家与中共军方有关的公司列入一份名为“ 中共军方公司(Communist Chinese military companies) ”的名单。前总统川普去年11月基于这份名单发布行政命令,禁止所有美国个人或实体参与和这些企业有关的投资。美国总统拜登周四签署的这项新的禁令,修订并扩大了之前的涉军企业名单,使禁止美国投资中共企业的总数从44家增加到59家。这项行政令禁止美国实体投资与国防或监视技术行业有关联的中共国企业。

白宫在星期四发布的新闻稿中指出,中共在境外使用监控技术,研发和利用监控技术进行高压统治或严重侵犯人权,这些行为“对美国构成了超乎寻常和与众不同的威胁”。

将在8月2日生效的新行政令,将允许联邦政府禁止美国“对破坏美国及其盟国安全或民主价值观的中共国公司进行投资”。拜登政府表示,这项新的行政禁令扩大了川普时期出台的一项有法律缺陷的行政令所涵盖的范围。目前,拜登政府正在对上届政府的对华政策进行广泛评估,而此举是拜登政府迄今为止所采取的最为引人瞩目的行动之一。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研究员奥黛丽·弗里茨(Audrey Fritz)对此表示:这表明拜登政府意在维持向中共施压的政策。 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的确显示了新一届政府正在十分严肃地对待中共。川普政府应对了很多中共威胁,面对这些威胁,他们(拜登政府)也会继续进行反击。” 弗里茨还指出,新的黑名单扩大了实施禁令的覆盖面,涵盖了在中共境外从事监控,以及利用中共监控技术来打压人权和制造威胁的企业。 

之前被列入国防部清单的主要中共国公司也被列入了这份新清单,其中包括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AVIC)、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NOOC)、杭州海康威视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中芯国际等。

不过与此同时,据称是为了确保禁令的法律合理性和可持续性,新的名单也剔除了几家中共国公司,其中包括“小米”和“箩筐”。 这两家公司曾在拜登总统就任之后,在美国法庭提起诉讼,坚称其被指定为“涉军企业”毫无根据。 美国法院上个月解除了美国国防部对小米公司“中共军方公司”的认定,撤销了美国投资者购买或持有小米证券的限制。

被从前黑名单中移除的公司还有两家半导体公司: 中微半导体(Advanced Micro-Fabrication Equipment Inc.)和高云半导体(GOWIN Semiconductor Corp)。 此外,中共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Commercial Aircraft Corporation of China Ltd)和中化集团(Sinochem Corporation)也未在新名单中出现。

新增的15家公司包括了中共图形处理芯片行业的龙头企业——长沙景嘉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Changsha Jingjia Microelectronics Company Limited)。一名高级政府官员对记者表示,“我们可以预计,在未来几个月…我们将把更多企业纳入新行政命令的限制清单中。”据悉,美国财政部将负责执行并“滚动”更新这份新的禁令清单。

尽管美国近年来将越来越多的中共国公司列入涉军企业名单,但分析人士指出,由于长期以来中共国的军工企业和其他公司之间的界限十分模糊,因此仍有大批具有军方背景或为军方提供产品和服务的中共国公司没有被列入名单。这些公司在美国的活动没有得到应有的限制和审查。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智库“捍卫民主基金会(FDD)”在上星期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国防部之前所列出的那些公司不过是一个起点,还有“不计其数”的中共跨国公司在“军民融合”战略之下为军方提供国际支持。

该报告的作者之一,“捍卫民主基金会”的资深研究员艾米莉·德拉·布鲁耶尔(Emily de La Bruyere)在谈到国防部之前的那份名单时,对美国之音表示:“ 我们这份报告的重点之一是,很多在美国运作的中共公司也与为解放军提供支持有关。 这些公司的数量远远超过已经被认定的44家公司,那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美国《1999财年国防授权法》要求国防部长编制并公布直接或间接在美国运营的中共涉军企业的清单。 时隔21年后,国防部从去年6月开始发布中共“涉军中企名单”。前总统川普随后基于这一名单发布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人对这些被认为有军方背景的公司进行投资,指出对这些企业的投资会为中共的军事野心提供资金,“对美国本土和美国海外部队构成直接威胁”。

两届政府迄今为止公布的历次名单中都包括公开的军工企业,如中共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 该集团的官网资料显示,其业务范围包括战斗机、军用直升机、军用运输机等,在美国等66个国家都设有分支机构。该集团通过子公司中航国际,在2011年先后收购了美国两家全球领先的制造商: 西锐飞机设计制造公司(Cirrus Design Corporation)和小型航空活塞发动机制造商——美国大陆航空发动机公司(Continental Motors, now Continental Aerospace Technologies)。 西锐被公认为是飞机设计领域的领导者,而大陆航空发动机公司则是全球领先的活塞发动机及零备件的主要制造商。

除此之外,仅在航空制造商领域,中航国际的海外资产还包括在2013年收购的德国“蒂勒特航空活塞发动机公司(Thielert)”,以及在2016年并购的全球主要航空自动化装配线供应商——西班牙的“埃瑞泰克斯公司”(Aritex Aritex Cading, S.A.)。

其中,“蒂勒特”公司的主要产品是基于奔驰车发动机技术开发的活塞发动机,被广泛用于各类无人机,其中包括美军MQ-1C“灰鹰”主力无人机。“ 蒂勒特”被收购令观察人士担心,美军发动机的技术已被中共摸透。

“捍卫民主基金会(FDD)”的报告指出,国防部的报告包括了10家类似于中共航空工业集团这样的大型国有军工企业,但是这远远不是全部。 报告举例称,中共的保利集团和北斗星通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都没有被包括在内。 保利集团旗下的保利科技有限公司是中共从事武器装备进出口的大型防务公司;而“北斗星通”是中共为开发“北斗”导航系统成立的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北斗星通”的官网资料显示,其下属海外企业及产业基地遍及美国硅谷和格林威尔,以及英国、德国、加拿大、奥地利、捷克、罗马尼亚等国家。

中共在2007年提出了“军民融合”这一战略构想。 前中共领导人胡锦涛在当年“十七大”的报告中提出:“走出一条中共特色军民融合式发展之路” 。2015年,习近平又将之上升为国家战略,并新建了“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由他自己亲自担任主任。中共外交部在官网上就这一问题所简短阐明的立场是:“促进军民融合发展是国际社会通行做法。”

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研究员艾米丽·韦恩斯坦表示,美国当然也有自己的军民融合体系,“洛克希德·马丁”和“雷神”等都是美国模式的典型公司。但是两国的体制有根本的不同,中共公司很难对政府说不。 

中共政府的大权几乎无所不及,给如何界定哪些企业为涉军企业,哪些企业为军方提供支持带来了相当大的难度。 全球商业情报平台“沙亚里(Sayari)”今年初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对与美国国防部名单中有关的两万五千多家中共国公司的分析显示,只有很少几家公司在其名称和公布的业务范围内,标明与军方有联系。

跨国公司彼此之间的关系更是错综复杂,尤其是一些公司与美国公司的合资、合作、参股、伙伴等等各类商业往来和纽带,更使问题变得尤其复杂。

中共海洋信息化领域的高科技企业“海兰信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共海军的供应商, 公司公开表明其发展模式为“民技军用”。 这家总部设在北京的上市公司不但在德国、新加坡、俄罗斯、加拿大等地设有分公司及研发中心,其合作伙伴还包括全球最大的卫星链路供应商、总部设在德克萨斯州的美国SpeedCast公司。

《华尔街日报》在去年底的一篇报道中指出,美国高层在中共涉军企业名单范围问题上有分歧。 报道称,在前总统川普签署的行政令禁止美国人投资有中共军方背景的企业后,围绕这些企业的子公司是否也应该被列入黑名单,当时在美国政府内部的意见并不统一。

在中美两国关系日益恶化的情况下,新的行政禁令可视作是拜登政府对抗中共的一系列广泛举措的一部分。其它举措还包括加强美国与盟国之间的关系,共同对抗中共;追求大规模的国内投资以提升美国的经济竞争力等。不过,这个最新的行政禁令,从目前的局势来看,显然力度还十分有限。中共国大批不在名单内的涉军企业,仍然对美国和全世界的安全造成极大威胁,只有与中共全面脱钩,才能够尽快弥补这一漏洞。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参考链接:

  1. https://twitter.com/VOAChinese/status/1400965607437209604
  2. https://twitter.com/RFI_Cn/status/1400750822359638017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