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联邦周年庆典美国迈克·林德尔先生演讲实录

左媛整理

大家好我是林德尔。众所周知,我于1月9日获取了中共国策划的对于我国2020大选进行网络攻击的证据。我获取了这一证据并全情投入,这绝对是大家闻所未闻的,其来源于多米尼智能投票机和其他设备。这是一次网络攻击,而我以前对此一无所知,但我马上意识到我必须尽快学习。我聘请了专家进行验证,并雇佣了为政府工作的白帽黑客。我今晚要展现给各位的将令你们豁然开朗,以及为何我100%确定将此提交最好法院的话,我们有90%的把握能翻转此次大选的结果。可以100%确认中共通过这些机器攻击了我们的国家。现在有请我的一位网络专家,他们都十分卓越。此人有超过20年在政府和私营部门执法和情报机构的工作经验,他拥有许多信息和网络安全认证,专门从事于高级的对手检测缓解和消除研究。让我们有请他。你好!

专家:谢谢你邀请我,迈克。

迈克:感谢你为我和我们的国家所做的一切。我请你和其他各位经历了数月的努力,就是为了帮我们的国家对这些证据予以验证。我要从1月的某一晩开始讲述。这些参与了大选夜的人们向我提供了一些证据,一切就好比看电影一般。他们获取了这些信息,数百万行的数据,我们不妨在这里向大家展示一下。你能否给大家讲解一下,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什么。

专家:这些是原始加密数据,光这些数据就能够跑上好几天的,而这就是我们要处理的数据量。

迈克:所以这意味着什么?是否可以称其为网络取证?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叫什么?我记得你和我说过叫PCAP还是什么。

专家:PCAP是捕获数据包的缩写。基本上这些数据包在传输过程中的某一时段被捕获,任何在A.B两点间传播的信息本质上都是一个数据包。这些不断流动的数据包在大选期间被截获,但你需要把这些录下来,而这就是我们非常幸运的所在。有人在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进行了记录。

迈克:你们大家都听到了吧。我们非常幸运地拿到了证据。这就是我自从1月份以来一直不断向世人告知的,这些就是在选举夜以及随后几天收集到的实际证据。我和大家都看不懂这些,除非是像你们一样的专家。

专家:还有一点,这些PCAP是无法回到过去进行伪造,你必须实时捕获数据包并予以记录,你无法回到过去重现一连串的事件,必须是当其发生时予以记录。

迈克:这点太重要了。所以你是说无法回到过去伪造这些数据包是吧,也无法回到过去进行篡改,对不对?一旦你获取了这些数据包你就无法进行篡改。我们能获取这些实在太幸运了!这些证据就彻底无从追寻了,是吧?

专家:是的,那就绝对无从追寻了。幸运的是当时有人按下了录制键,记录了大选期间的一切。

迈克:哇,真是太幸运了!他们把这个交给了我!为什么会交给我呢?因为在1月份时,其他人都在专注于11月及12月间获取的其他证据,我称其为“有机作弊”,比方说让非居民进行投票之类的行为。总之其他人都在专注于那些事情,而这些英雄在选举夜收集了这些证据,而他们将这些证据交给了我。我说好吧,我尽我所能了解它。其中一件事是现在如果你把这些东西呈现到这里,我问过你和其他许多网络专家的事情之一是,因为我有很多网络专家,我想问:有什么办法可以回到过去并修改记录更改它?我想你已经把它比作在犯罪现场的取证,好比DNA证据,对吗?

专家:是的。实际上你所看到的是每个项目(原有数据)都有唯一的散列值,对其原有数据进行任何更改都会改变其散列值,这就是验证图像的方式,或者说在这种情况下的PCAP数据。因此当你查看此文件时,要确保它没有被篡改或被操作过,当你做这项工作时它需要匹配那个原始文件,这是你开始时要注意的。然后,我们努力将数据解密并提取出来,以准确识别在那段时间内发生过事情。
迈克:好的。那么在你20年的工作经验中,你经常分析接触这些PCAP数据,或者说你一直和大多数网络专家一起工作?

专家:是的,很多很多时候我们都这样做。你知道,如果有活跃的网络攻击,你就要记录下来,记录的方式就是使用PCAP文件数据,这就是你如何去捕获数据流。当你捕获该信息时,你有原始数据你就有了方向,你可以通过传输的原始文件捕获很多数据,然后你分析这些数据就可以破译出信息。

迈克:是的,我相信这是花费了这么长时间的原因。几个月过去了,我自己和许多人验证和翻译这些PCAP。实际上有数千起来自中共国的黑客攻击,是吧?

专家:是的,有很多。有很多是成功的黑客侦察,而其他成功的黑客
更改投票。黑客进入后会确定哪些选票需要翻转,然后他会修改选票,的确有很多黑客攻击活动。

迈克:所以我让你们拿出20个PCAP数据,你将其转换为我们所有人都可以阅读的内容,让我们看看这黑客能做什么。在川拜选举中,中共国使得数以百万计的选票被黑客反转。好吧,让我们选取其中20个数据,从而我们可以制作这个令我们获胜的视频。我们随机抓了20个数据,仅验证这20个PCAP数据就耗掉我们大约四到六周的时间,我想要确保每一个细节都经过验证确保100%万无一失。这五个州是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宾州、亚利桑那州和佐治亚州立。好,现在我要做的是调出你获取的PCAP并为我们翻译,并仅显示这20次攻击,我们都可以阅读。如果我们从顶头开始看,第一行,时间是2020年11月3日晚上10:49,你能给我们讲讲这个源头吗,这都代表什么?

专家:好的。这个源头是来自于篡改大选结果的计算机IP地址,鉴于我们仅集中于20次攻击。这些攻击都导致了选举结果被篡改,源头所指的经纬度都指向了北京,其范围差不超过400码。接下来的部分是从PCAP提取的网络信息,其中一些是中文的(应该是拼音),翻译时要确保正如你要求我们做的那样,两次三次四次地验证。因此,我们一直在确保翻译并检查所有信息的正确性。

迈克:那你在这里说的是什么,我所做的是让他们都验证。验证了,是吗?
专家:是的,因为我们正在处理其他语言,我们验证了已被验证的验证。
迈克:那么下一行,即所谓的网络会是什么?
专家:这实质上是来自于该IP的注册,你知道大多数IP都注册在某个人的名下。当你看那个网络范围,你会知道并可确定谁是注册的所有者,这就是问题所在。
迈克:好的。所以你从捕获的数据包里得到了所有这些信息,是吗?
专家:是的。
迈克:下一行,它说的是目标。现在我们刚经历了黑客攻击,对吗?现在我们要进入目标,我可以把目标拉出来,那是目标的IP地址,然后再次经度纬度还有入侵的状态,是吗?
专家:是的
迈克:然后我们有入口点,这里有一个三角洲县,然后是网络注册。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遭到各路攻击。过去的两个月很多人都在攻击我,说我没有证据。我们还做了其他视频。但我想在这里告诉所有人,这是中共国通过多米尼系列和其他设备对我们国家发动的攻击。他们发动网络战,黑客我们的大选,篡改我们的选票,把选票改为他们想让其获胜一方的选票,而这次就是民主党。说下一个图表之前,我还要问个问题,如果这些证据被提交到最高法院,因为这是客观的证据,没人能改变任何东西。如果你带着这些证据走进最高法院,你认为会发生什么?有没有可能最终9个大法官给出的比例是5比4,6比3或8比1,还是说肯定会是9比0全票通过?
专家:无可辩驳。
迈克 :无可辩驳?
专 家:是的。
迈克:而且这完全不是主观看法,是吧。
专家:是的,完全无可辩驳。这就好比是血迹证据。有时你只找到一点点血迹证据,但这次是找到一整桶的血迹证据。

迈克:哇,这太鼓舞人心了。现在大家知道为什么过去的两个月我这么有信心。现在我要给大家展示……别忘了这里展示的只是中共国发动的数千次网络袭击中的20次,无论你是民主党共和党,这是一件史无前例的最严重的事情,这是我能想到的对我们国家最大的人道犯罪。现在让我们进入下一个图表。中共国对我们2020大选进行了数千次攻击,我只是拿出其中的20次,这20次经过了一次次的证实。我要展示的是这20次攻击做了什么?他们在宾州做的是,据说拜登以8万多选票的优势获胜,但仅凭我们给您展示的少量取样的网络攻击,川普就以10.7万多票的优势赢得宾州。再看乔州,他们说拜登以11779票的优势获胜,还只考虑少量取样的网络攻击,川普就以3.5万多票的优势赢得乔州。亚利桑那州也是一样,拜登以1万多票优势获胜,仅考虑少量取样的网络袭击,川普就以3.7万票的优势获胜。他们说拜登赢了密歇根州,我们在密歇根有大动作,对方还安插了他们的人,拜登超过了15.4万张票,但仅凭这少少20次的网络袭击,川普现在就以4.8万张选票获胜。威斯康星州,大家看到川普输了超2万张票,但事实上他以近5万张选票的优势获胜。我们要意识到这仅仅是数千次网络袭击中的20次。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川普事实上以得到超8000万张选票获胜,而拜登只获得6800万张选票。那么如何能做到扭转千万级别的选票差距呢?只要在电脑和投票机上做手脚,通过多米尼系统和其他设备,这就是中共国干的。这次网络袭击的规模是史无前例的。我想问你的是,带着这些证据去最高法院,如果我带着网络方面的专业人士一起,你们怎么称呼这些人来着,网络战专家,网络取证……他们可以给9位大法官展示这些证据,有没有可能最终不会是9比0全票通过承认这些是实锤证据的情况呢?

专家:没有其他可能。而且我认为如果我的一些同事和该委员会内有更多人参与权衡会很好,因为他们都会得出相同的结论,我们都在这方面有很长时间的工作经验,我们知道我们看到了什么,我有信心他们会得出完全一致的结论,因为我们看到的证据是真实的,它的确存在,不可更改。那你怎么办?必须作出裁决。这个裁决必定是……我想说这不是多数少数的事,而是黑与白的区别,这和任何政治因素无关,这关系到我们国家,两党都受影响。所以我认为这是最终需要做的事,我认为那几个人会做出决定的。

迈克:是的,这将是9比0的全票通过,你们在这里都听到了。这9位大法官将成为英雄。他们如果看了这些证据,都不必犹豫。我都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这将是非常容易的一个案子,他们知道这里所有的证据都是客观的,100%不可辩驳,所以对于他们9个人来说,这会是一个非常容易的决定。我认为每个人必须意识到这9位大法官是美国人,他们在这里长大,有子孙有邻居有朋友,不管他是民主党共和党或者别的,这100%是来自中共的袭击,是中共入侵了我们的国家,他们只是碰巧选择了利用民主党。你知道吗?民主党很早就警告过我们了,警告我们这些投票机可能会被黑客入侵……

贺锦丽和议员:我们最近还在国会大厦为我的议员同伴们作了一次演示,我们请来了一些人,他们在我们面前骇客了投票机,许多州都在使用这些投票机,但显然他们不够先进/我们非常担心,因为只有三家投票机公司参与,黑客可以轻易地入侵它,看起来所有这些州处理选举的方式都不同,但实际上,三家公司控制着所有的投票机/43%的美国选民都在使用被研究人员认定为存在严重安全漏洞包括后门的投票机,这些公司不对任何人负责,他们不回答有关其网络安全实践的基本问题,最大的那些公司根本不就如何问题做出回答,五个州的投票机完全没有任何书面记录,这意味着根本无法证明投票机给出的数字是合法的,网络安全基础课101都不允许这样做/我知道美国的投票机很脆弱,因为我和我的同事曾经多次黑客这些投票机。我们曾经创建了可以像计算机一样在机器之间传播的黑客攻击,并悄悄改变选举结果。每次我们都找到了可以破坏机器和窃取选票的方法/2018年乔州的早期选民目睹了投票机删除选票以及切换给其他候选人的情况/你说到投票机被黑客,一旦他们能进入到投票机系统,他们能做什么?黑客可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可以操纵投票的结果,可以操纵或删除计票结果,可以以不同方式破坏投票的准确性/我可以很确定地说,我在密歇根大学本科计算机安全课的学生,如果他们想做的话,完全有能力改变2016年密歇根州选举的结果。情况就是那么糟糕,而且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强大的对手,不幸的是,我们拥有的却是相当脆弱和陈旧的系统。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出大选被窃取的情况,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迈克: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坚信大选结果被人为更改的原因。现在每个正在看这个视频的人需要把这个视频分享给世界上所有你认识的。你们每天都要行动起来,发短信分享这个视频,打电话讨论这个视频,因为这事关我们的国家。现在你们都有任务在身,传播这个视频,展示这些证据。你可能会问,为什么我们要这样做?因为当案件提交到最高法院时,我们最大的胜利是高院不得不接收这些证据以便查阅它们,高院必须先接收之后才能看这些证据。一旦他们看到这些证据,肯定会同意我们所说的。

+11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ao123
18 天 之前

一切都已经开始,Take Down The CCP !!!

0
Danni
18 天 之前

无论共匪怎么做,川普总统都是美国人心中的总统🌹✊

0
xiguawang
18 天 之前

黑客可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可以操纵投票的结果

0

旧金山金喜农场 Himalaya San Francisco Golden Farm

Twitter https://twitter.com/sf_himalaya GTV https://gtv.org/user/5f72d51a0cd82c6bb6a21fd4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HqGgKiTorpar6DADwZjg2w 6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