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迹可循:中共病毒来自实验室

翻译:九龙皇帝
校对:文旺

中共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一点都不令人惊讶。

英国最畅销报纸《太阳报》(The Sun)近日对中共病毒来自实验室的说法作出了深入的报导。该报道指出,中共国对生物实验室的安全措施一直都不严格,过去40多年出现过很多宗严重的实验室安全事故,同时也让缺乏保护装备的员工身处危险之中。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COVID-19(中共病毒)是从武汉实验室泄露的,而不相信病毒是由动物传染给人类的官方说法。中共国不仅拒绝开放全面调查而且还极尽所能地狡辩否认,这更让人怀疑他们是在掩盖罪责。

最初,病毒来自实验室被认为是阴谋论,现在却得到了广泛的关注,包括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下令情报部门须在90天内提交病毒来源报告。据了解,英国情报部门经过评估后,已将COVID-19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由“渺茫”(Remote)提升为“有可能”(Feasible)。站出来要求对中共病毒进行全面调查的科学家已越来越多,美国罗格斯大学化学及化学生物学教授埃布特(Richard H Ebright)对中共病毒通过动物传播给人类的说法持开放态度,他表示,世界需要对实验室泄漏的说法进行全面调查。

艾布特教授留意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间接证据”,那就是,武汉实验室是中共国唯一一家处理蝙蝠冠状病毒(Bat Coronavirus)的机构,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马蹄蝠(Horseshoe-bat)病毒库,包括与“新冠病毒”(SARS-CoV-2) 最相似的近亲病毒。他还注意到,一些相关研究指出,科学家从矿山收集到的一种病毒,与导致中共病毒的SARS-CoV-2的相似度为96.2%。

报导指出,疫情始于武汉,但这座有1,100万人口的城市区域内并没有马蹄蝠群落,而且武汉也不在最近的已知马蹄蝠群落的飞行范围内。但是位于武汉的病毒研究所,却在进行着世界上最大的马蹄蝠病毒研究项目。

埃布特教授说,“武汉实验室积极地在云南寻找新的马蹄蝠病毒,然后带到武汉进行大规模生产、基因改造和新型病毒研究,这些行为绝对值得怀疑,尤其是拒绝让世卫人员进入调查。一个寻求清白的国家一定会乐意打开大门和数据库配合调查,但中国和武汉实验室在过去18个月中的行为,看起来更像是一个隐瞒罪责的国家。”

人们对武汉实验室了解多少?

武汉实验室,位处病毒始源城市武汉的中心地带。是中共国第一家获得最高生物安全级别4级 (BSL-4)认证的P4实验室。该机构范围内的科学家可被允许研究无法治愈的疾病,实验室安全标准非常严格,进入和离开设施前都需要穿有气闸的全身套装并接受化学淋浴。该实验室由“蝙蝠女”科学家石正丽博士领导,2015 年以来专门研究蝙蝠传播的病毒实验。

该实验室在2012年测试了一个神秘病毒,该病毒曾杀死了1000英里外云南省的三名矿工,有人认为这个病毒可能是COVID-19的真正起源,也有人认为,这种测试旨在研究蝙蝠病毒可能传播给人类的风险。《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杂志曾经报导,该实验室在2015年制造了一种可感染人类的新型混合“超级病毒”,但目前无法把2015年制造的病毒与中共病毒大流行链接起来。中共国也一如既往地否认了实验室泄漏的说法。

随着对武汉实验室的怀疑越来越多,全球对实验室安全的担忧也在增加。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专家最近编写了一份报告,题为“全球生物实验室图谱”,其目的是强调实验室对病毒大流行构成的“重大风险”。同时美国方面也有报告指出,《美国疾病受限生物制剂和毒素》(BSAT)名单上的219个病毒被释放,13个被丢失,包括有伊波拉病毒、原始沙士病毒、拉沙热病毒和可引起炭疽病的细菌菌株。此外,台湾和新加坡也曾有沙士病毒泄漏的报导。

当年的沙士,已向世人传递不少玄机,新中共病毒正是其加强版。

报导称,寻求揭露中共国生物安全漏洞的DRASTIC小组成员德马夫 (Gilles Demaneuf)一直在重点研究2004年中共国实验室泄漏期间发生的事情。2004年中共国的实验室事故,使两名研究人员感染了沙士(SARS-CoV-1),并传播给了其他人,导致一人死亡。当时从事蝙蝠沙士冠状病毒项目的武汉实验室的生物安全等级只达2级,其研究人员防护装备不足,甚至连手套都没有。此事被揭发后人们才了解到,沙士菌株的样本当时先被随意放置在实验室走廊外面,后来研究人员在把样本放到显微镜时受到了感染。台湾和新加坡也曾有沙士病毒泄漏的报导。

其后,2004年4月,该研究所的一名研究生感染了沙士病毒,在火车上发病后接受了病毒性肺炎治疗。为她治疗的一名护士和另一名研究人员也受到了感染。直至4月底,共有700人被隔离,四代传播共纪录有11个病例。世界卫生组织(WHO)对实验室的失误进行了严厉批评,指出,“非常担忧武汉实验室对沙士冠状病毒样本的存储方式、地点和处理程序”,但是世卫组织承诺的完整调查报告最后也不了了之。

评论:

不论是“泄漏”还者“刻意投放”,病毒可以肯定是中共制造的。随着沼泽地力量的翻盘,快速推进的对福奇医生隐瞒病毒来源丑闻的揭露,以及全世界领袖正面临着经济和政治压力,追责中共已是大势所趋。进入6月份,以毒灭共渐入佳境。在接下来的3个月,虽然中共会加大勾兑西方黑暗势力,但随着福奇医生的第二波邮件被爆出、将军科学家在欧洲揭露出核弹级威力的证据,以及阎丽梦博士真正威力的爆发,9月至12月的以毒灭共小高潮绝对能震惊全世界,唤醒更多沼泽地力量和人心。

原文:DANCE WITH DEATH China’s gung ho biolabs have ‘REPEATEDLY released deadly viruses onto the world’ – so Covid ‘lab leak’ is no shock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譯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6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