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博士天使化战神,激情演讲威力灭共

作者:康州盘古农场 喜马拉雅的文雅

2021年新中国联邦6-4周年庆典,纽约时间晚9时前,晚会呈现高潮。闫博士一席激情演讲是本次周年庆典的意外礼物,让现场气氛高涨,台下掌声、喝彩声时而此起彼伏。主持人大卫(美国David)先生听后感慨万千,誓言要学习中文,以后再也不能错失这样的盛宴。闫博士口若悬河的演讲吐字清晰,用词准确,既如天使般婉婉道来,言真意切,穿透现场所有人的内心,又如战神般口吐核弹级连珠炮,例证言辞,现场所有观众听得淋漓尽致,恨不得马上行动,让病毒真相传遍世界,把中共杀得片甲不留。演讲全文不做解读,只做翻译如下。

今晚我很高兴我们能在此相聚一堂,庆祝新中国联邦成立一周年。这不仅仅是为了纪念,实际上是为了我们中国人民,我们知道困难和阻力重重,我们要克服艰难险阻,我们要面对生命的威胁,最后我们才可以推进爆料革命。我们可以让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甚至中国军队害怕我们,因为我们向世界揭示了真相,他们想封锁消息、压制言论、掩盖真相,甚至想占领世界。 

我们中国人很聪明,我们中国人很勤劳,我们中国人很诚实,我们是好人。但中国政府试图告诉世界,我们中国人不诚实,我们是狡猾的人,我们是粗鲁的人,我们不能与西方文明很好相处。不对!现在我们用我们的行动告诉人们:他们错了!我们要消灭这个中国共产党政权和他们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我们要告诉世界,我们中国人可以和西方人、民主文化、西方文明很好地合作,还能把我们中国文化的美德相结合。我们用行动告诉世界,我们是勇敢的人。现在我们敢于站出来,告诉世界真相,尤其是在历史性疫情大流行期间。

我们告诉世界,COVID-19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它是由中国共产党政权和中国军方科学家与他们的海外同事一起制造的,他们与国际上的福奇博士、美国的CDC、《柳叶刀》、《自然》杂志、世卫组织一起进行科学误导的行动。甚至在昨天,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在福克斯新闻上说他仍然认为生物武器是一个阴谋。他仍然认为那是来自大自然的病毒,也许是蝙蝠飞到实验室然后跳出来。他仍然称这是一个阴谋。现在连福奇的电子邮件都证实了我所说的,是我讲给路德先生,路德先生向世界揭示的。爆料革命者从去年一月开始试图告诉世界,这些与中国共产党合作的人,使用错误信息,编造谎言,否认真相,他们试图掩盖中国政府花费多年时间和金钱、试图寻找好(造毒)材料的事实。

后来他们成功了,他们制造了新的非传统生物武器,再后来他们故意把它从武汉的实验室里释放出来,让无辜的人成为世界上第一批受害者。因为我从2020年1月19日开始披露,因为路德先生敢于通过他的YouTube频道谈论它,所以中国政府立即改变了他们的计划,他们不得不承认人传人的事实。 他们不得不告诉人们,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案例发生,他们不得不以非人道的方式最终对武汉进行封城。

但与此同时,他们故意利用这次疫情爆发,向全世界传播病毒,然后告诉人们这只是流感。他们从美国和其他国家搜集了PPE。他们知道羟氯喹是有效的,因为我们墨博士、路德先生和我,从去年1月29日告诉世界,有治疗COVID-19病毒的药物,高效,安全,我们已经使用了很多很多年。世卫组织说这是世界上最安全的药物之一,即硫酸羟氯喹。四天后,中国军方讲了羟氯喹可以用于治疗COVID-19的新用途,但他们没有告诉西方。后来川普总统告诉世界,羟氯喹可以保护你。

世界上有勇敢的医生,勇敢的科学家,勇敢的护士。福奇博士的另一封邮件让我们看到,中国哈尔滨一名年轻的护士,在2月中旬,试图告诉NIH一些真相,试图提醒世界,说去年2月中国政府正在掩盖死亡病例,他们不让人们得到适当的治疗。但福奇出卖了信息,后来我们听说,护士可能发生了什么。我们的情报显示,我们无法确认,但我们知道这个消息不是由福奇博士透露的。他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然后他与中国政府合作,与他身边的其他人合作,他们与中国共产党攻击川普总统。他们说美国人民实际上是失败的,你应该向中国共产党这样的独裁政权学习,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维尼熊习主席说,哦,我们正在庆祝抗病毒胜利,你应该向我们学习,你应该赞扬我们,这些内容我们从顶级医学杂志上读到的,像《柳叶刀》、《自然》、《科学》杂志。他们一起同流合污。

所有这些东西实际上我从1月到4月底一直通过路德先生的YouTube频道用中文传递。后来偶然间,我们有伟大的朋友帮助,如班农先生、比尔·格茨先生,如其他许多人,纳瓦罗博士,我们有勇敢的朋友,他们知道这个情报,也试图把它传递给美国人民,而且他们也面临来自主流媒体,来自福奇博士、NIH的很多批评。

所以我现在想告诉你的是,当我们试图向人们揭露COVID-19的事实时,这些只是这个过程的一点小事,非常艰难。我面临生命威胁。我的家人受到严格的监视,几乎就像呆在中国的监狱里。我知道很多人,比如川普总统、班农先生、比尔·格茨,比如我们的好朋友鲁迪市长,一旦他们谈及中共病毒,也会面临批评。人们认为他们是疯子,而我当然也是疯子。所有这些事情,所有的人,比如塔克先生和其他在印度、西班牙、意大利等媒体,当他们试图采访我的时候,他们受到了威胁,其中一些人不得不停止采访,这就是为什么尽管我们做了很多努力,但我们的声音还是有限的。

但现在我很高兴,因为经过一年的努力,与这里的所有人,甚至更多不能在这里的人一起工作,但他们在网上、网下志愿工作,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像我们中国人一样。当我们做这些事情时,我们肯定冒着生命危险,但我们看到一些东西,现在西方人开始意识到中国政府是疯狂和邪恶的,他们总是问我,为什么这个国家要这样对待他们的公民?我们去年在华盛顿遇到的一位顶级传染病医生,是福奇博士的好朋友。他说他不能接受我的报告,只是因为他不理解中国共产党的动机。我认为这是一个常识,如果人们有常识,他应懂得,应该问凶手为什么要杀人,而不是问证人,对吧,没有人能够像凶手自己那样解释它。

所以现在我可以说,我们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阶段。许多人告诉我,我们要赢了。突然一夜之间,人们转向我说,哇,你是对的。我说是的,我知道我是对的。但这不是U形掉头转机。因为你只是知道它来自武汉。大多数人仍然没有意识到这是来自中国军队,他们仍然被武汉蝙蝠女的假“病毒之父”所欺骗。是的,她制造了一个假病毒序列,叫做RATG13。他们说它来自中国东部,一个蝙蝠洞,他们搜索到的,不知何故,它进了实验室,又不知何故,因为一些常见的意外事故发生实验室泄漏。这样就错了。所以真正的“病毒之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科学家在2017年从中国东部发现了一个特殊的独特病毒,只有中国军队拥有,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不能制造这样的COVID-19,因为他们没有这种材料,除非中国军队试图利用他们来做这种实验。 所以,解放军拥有,这是一个真正“病毒之父”。在这样的基础上,他们修改和增加了很多很多的功能,而不仅仅只有一个病毒,我发表的三份报告中提出了科学和情报证据,我将提出更多的证据。

但是,当我和路德先生在去年1月19日看到来自中国军方真正的病毒骨架时,中国政府很害怕,他们知道,当时大多数科学家在仔细检查病毒的基因组,像检查指纹一样,否则他们会看到问题。他们担心会有更多的科学家出来谈论实验室的起源,所以第二天当我们揭示蝙蝠女的整个假“病毒之父”RATG13时,他们说那是假的,看起来比真正的“病毒之父”更相似,然后基于此他们开始编造自然起源理论。他们甚至制造了一个有假叔叔、假阿姨、假爷爷的假病毒家族,然后他们指责无辜的动物,如穿山甲、竹鼠,等等。所有这些,我去年学到了很多动物的名字,因为中国试图栽赃它们,可怜的动物。我可以告诉你,从一开始我就告诉路德先生,唯一的中间宿主就是中国共产党,没有它就没有COVID-19病毒。

所以我们仍然需要人们知道这一点,我仍然需要你们所有人一起努力,我们需要让世界更多地了解这种病毒,因为如果他们只关注武汉,一个实验室,只关注蝙蝠女,他们认为也许只要关闭那个实验室就能解决这个大流行病。不是的,这涉及到很多很多实验室,甚至海外实验室,比如我所在的实验室,由顶级冠状病毒学家Malik Peris教授(我的老板)在香港大学、世卫组织参考实验室。是的,他们也参与其中,还有军事实验室和军民融合实验室,还有像离这里不远的纽约验血中心,有来自中国的军事科学家在那里工作。他们正在研究COVID-19的S蛋白,他们是在COVID-19的基因组中留下烟幕弹的人,我在半年前的报告中披露了这一点。

我只是一名生物学家,我在世界顶级的病毒学实验室工作了五年多。我的丈夫也是顶级的冠状病毒专家,现在他正在与中国政府合作。我的上司是世界卫生组织的所有核心专家。我可以告诉你,在实验室里生产的病毒从来都不只有一种类型,而中国至少从2010年开始由中国疾病防控中心主任高福开展,他们试图在中国各地寻找新的动物病毒,不仅是冠状病毒,还有伊波拉病毒、汉塔病毒等等。所有危险的病毒专门针对大脑受损,现在我们说的COVID-19有三分之一的人感染后存在大脑问题。我们需要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现在我呆在这里,站在这里,我们正在庆祝法治基金、法治社会,他们的帮助和工作,把我从香港拯救出来,我可以留在这里告诉人们我还活着。是的,我们正处于超限生物战中。超限,是我定义的,因为它是不受限制的。这意味着中国用很多很多的方法来开展病毒开发,其目的是破坏你们的经济,破坏你们的社会秩序,破坏你们的文明。最后,你们都被中国共产党所控制。记住,我是中国人,我告诉你,到那个时候,已经晚了,对我们所有人来说,已经晚了,没有未来,没有下一代,没有安全,什么都没有了。

我谢谢你,谢谢你,我想到时间了,所以我将把时间留给我们下一位嘉宾。是的,我会继续战斗,直到最后一分钟,我战斗的最后一分钟,也是中国共产党的最后一分钟。

谢谢。

班农先生上台说:闫丽梦博士不仅是中国人民的英雄,不仅是美国人民的英雄,她是全人类的英雄。我想说的最后一件事是,当闫丽梦博士在半夜离开香港时,因为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的伟大工作,那里的伟大英雄和支持者,她成功逃离。她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她自己承受了巨大的危险,我想我们花了三到五天时间和尽职的律师科学家一起。我不得不说她的个人旅程,她当时非常温顺非常害羞,沉默寡言。今晚在舞台上的这个女人,我可以告诉你,在呼吸自由的新鲜空气一年后,我们必须让她入籍,因为我们需要她做美国参议员。

闫博士与班农先生亲切相拥。此刻班农大哥在英文世界传播爆料革命和病毒真相的所有努力,让所有爆料革命战友长久以来感激不尽的千言万语,都在闫博士的拥抱中,得以最好的无言的传递。

闫博士说:鲁迪市长,班农先生,纳瓦罗博士,比尔·格茨先生,所有的人,我们的客人,摩根家族成员,所有的人,拉希姆,娜塔莉,是的,所有的人,我感谢所有人,我感谢这里的所有人,没有你们的努力,我们永远无法做到这一点。中国不仅试图从物理上剥夺我们的权利,而且还试图让我们闭嘴。当你被当作疯子、骗子,一旦他们破坏了你的声誉,你的发声就不能被听到了。这也是另一种类型的禁声。所以我们需要战斗,我们需要勇敢地站出来,告诉人们你不能等待。我们正在获胜!最后一句,拒绝疫苗护照,我们需要安全的疫苗,(现有)疫苗不能抗击生物战。

谢谢你们!


责任编辑:纽约香草山农场 七哩香
编辑/校对:华盛顿DC农场 光之子(沙加)
发布:华盛顿DC农场 YIMING(文鸣)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