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评】得不到的赔偿——疫苗伤害索赔

作者:纽约香草山医疗部  圣母院钟声

截至2021年4月23日,共发生118,902起不良事件,其中12,618起严重,3,544人死亡。 从历史史上看,只有不到10%的疫苗副作用被报告给VAERS。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一项调查显示,这一比率甚至低至1%。 这意味着副作用实际上可能比报告的要高10倍甚至100倍。 因此,严重副作用的实际人数应从126 000人增加到120万人,与疫苗有关的死亡应从35 440人增加到354 400人。

更糟的是,VAERS似乎积压了几个月。在Twitter上,亚历克斯·贝伦森指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直到4月底才对1月份的报告做出回应,该报告表明,人们在VAERS上看到的数据并不反映所报告的不良反应的真实及实时数字。 由于该系统的主要目标是“检测新的、不寻常或罕见的疫苗不良事件”,以便监测疫苗的安全性,几个月的积压,表明CDC已经无法处理如此多的报告涌入。 

不幸的是,所有因接种CCP病毒疫苗健康受伤害人的医疗救助费用只能自理,无论受害者经济条件如何。原因是这些疫苗研究距离结束至少还有两年时间,疫苗注射剂只有“紧急使用授权,EUA”。你可以尝试从对策伤害赔偿法(the Countermeasures Injury Compensation Act,CICP)申请赔偿,该法律从字面上涵盖对CCP病毒疫苗的伤害赔偿。但是,CCP病毒疫苗受害者无法申请从国家疫苗伤害补偿计划 (the National Vaccine Injury Compensation Program VICP)获得赔偿,尽管该计划涵盖其他疫苗,包括流感疫苗。同时也不能起诉疫苗制造商、政府、医生或其他参与 COVID-19 疫苗制造、分销或管理的任何人,因为他们根据国会授权的 2020 年 3 月 17 日发布的《PREP 法案》(针对 COVID-19 的医疗对策的公共准备和应急准备法)获得特殊责任保护。 

请注意,CICP 的赔偿极为有限,仅适用于需要住院治疗并导致重大残疾和/或死亡的严重伤害。而且,即便受害人符合标准,它也要求先用完私人健康保险之后才开始支付差额。 

CCP疫苗接种受害者还必须在接种疫苗之日起一年内 提出福利申请,受害者有责任证明其伤害是由“有足够令人信服的、可靠的、有效的医疗和科学证据, 证明疫苗接种直接导致受害的结果,而不仅仅是时间先后有关联”。换言之,受害者或其代理人必须证明疫苗开发商尚未发现的,因产品质量欠佳,造成受害者严重健康伤害或死亡。尽管美国各地已有多次受害者家属要求对受害者死后做法医尸检,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法医病理学家的报告将CCP病毒疫苗接种后死因与疫苗接种直接联系起来。所以,在笔者看来,这一切都已事先做好铺垫,试验“白鼠”本就无处伸冤。CCP病毒疫苗接种受害者要获得合理经济赔偿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像无人能从铁公鸡身上拔毛。

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不要掉进这个疫苗陷阱,保证自己及亲人远离这种致命疫苗。将冒着生命危险传递出病毒来源真相的英雄病毒学家,闫丽梦博士,对世界的警示广而告之:“如果人们接种了这种疫苗,ADE(效应)会使他们处于危险之中。”

参考链接:

https://crsreports.congress.gov/product/pdf/LSB/LSB10584

National Vaccine Injury Compensation Program | Official web site of the U.S. Health Resources & Services Administration (hrsa.gov)

Federal Register : Declaration Under the Public Readiness and Emergency Preparedness Act for Medical Countermeasures Against COVID-19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