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时评》重磅解读中共少将称病毒在2019年国庆前就演化结束,及福奇“邮件门”持续发酵

直播视频:

《路德时评》2021年6月3日晚间节目主要内容:

一、中共少将称病毒在2019年十一前演化结束

闫博士6月2日转推并写道:中共军方童贻刚少将认为中共病毒进化具有人类靶向特征,这发生在2019年10月1日。——为什么这好像是中共军方送给中共国庆节的礼物?童贻刚还是WHO溯源调查组中共国组组长。

1、童贻刚,复旦大学,遗传专业学士,军事医学科学院医学遗传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学专业博士研究生,加拿大UBC大学博士后(获得Micheal Smith奖)。2005.5-2018.5在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任研究员,后升任为研究室主任。2018.6至今任北京化工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1]

童贻刚

2、路德社爆料童贻刚是军事医学科学院曹务春等多位军方病毒科学家的领导。1月27日,《科学》(Science)在线发表题为《武汉海鲜市场可能不是新病毒在全球传播的源头》的报道后,童贻刚说:“这篇《科学》论文作者还根据研究人员提交到GenBank(基因序列数据库)中的2019-nCoV序列,进行了进化树分析。他们对27个序列进行分析、推算,认为这一病毒演化成现在的样子,发生在大约10月1日。”[2]

3、童贻刚解释说中共病毒大约发生在10月1日,这个日子刚好是中共国成立70周年,对习神和中共来说具有极其特殊的意义,中共病毒就是童贻刚向中共70周年献礼,闫博士通过推特表达了同样的观点,甚至连Sellin上校也是如此。

二、Asher评论福奇“邮件门”事件

蓬佩奥病毒调查团首席专家David Asher调查了福奇的邮件后说:“我不相信这些被中共收买的所谓『科学家』! 他们似乎是被别人怂恿去诋毁病毒实验室起源,我一直在情报部门工作,我根本不理解他们这样做的动机!”

路德社评论:

1、Asher明确表示他仍旧代表官方,福奇这八百多封邮件被曝光后,美国媒体争相揭露福奇邮件中的诸多内幕,事实证明打杂客和福奇在病毒疫情刚爆发时就进行过沟通,福奇早就知道中共在进行功能增强型实验。

2、虽然福奇在病毒疫情上存在犯罪行为,但是美国并没有用阶级斗争的办法对付福奇,依然讲事实摆证据,这就是美国体系的伟大。1967年颁布实施《信息自由法案》赋予民众获得行政情报信息的权利,该法要求行政机关必须向民众开放所有邮件沟通信息,所以曝光福奇800多封邮件属于合法行为。

3、现在,美国各方都在行动,调查中共病毒真相,每天都有新的病毒信息被揭露。

三、肯尼迪议员评论福奇“邮件门”事件

6月1日,肯尼迪参议员接受Hannity采访主要内容如下:

  1. 中共、福奇和《华盛顿邮报》等媒体在过去一年一直污蔑中共病毒来自实验室泄漏是阴谋论。他们坚信中共病毒起源于动物,却拿不出任何有力的证据。从中共病毒疫情暴发第一天起,实验室泄漏说就该被提及且是合情合理的。

2、福奇从去年接受大量采访时都有意忽略病毒来自实验室泄漏这个可能性,他有责任告诉媒体要坚持报道真相。

3、我们需要知道中共病毒来源真相,这样才能有效阻止疫情再次发生。但是,全世界科学家都在制造弗兰肯斯坦(科学怪人),任何科学家只要在实验室就能通过『功能增强型』增加病毒的毒性,福奇及其同事需要向美国人解释这一切,否则美国人将为此付出代价。

路德社评论:

闫博士在去年接受福克斯采访时首次说这个病毒就像弗兰肯斯坦,肯尼迪议员再次在媒体提及弗兰肯斯坦,可见闫博士的三份报告已经被美国正义的科学家和政客所认可。

四、梅茨要求安德森出来接受质询

WHO顾问梅茨先生发推说,安德森屏蔽了他的推特,有很多事需要安德森解释。

1、梅茨先生要求安德森出来解释他当时发表的支持中共病毒来自自然的论文,因为他的论文根本站不住脚,这些所谓的病毒界权威人士通过撰写假论文抢占病毒来源话语权,从而对科学界进行超限科学误导,这就是他们的阴谋。

2、路德社“119节目”提前向全世界揭露中共病毒的五大特性,这五大特性中最重要的就是舟山蝙蝠病毒骨架,这让中共感到恐惧,所以中共在四小时候后赶紧派钟南山宣布中共病毒人传人。舟山蝙蝠病毒最早于2018年被中共军方病毒学家发现,因为舟山蝙蝠病毒来自中共军方,军方收集病毒就是用于武器研究,所以病毒不可能是意外泄漏,这才是置中共于死地的最重要原因。随后,石正丽才着急捏造RaTG13假病毒序列谎称中共病毒来自自然,因为石正丽捏造假病毒序列,这让爆料革命更加确定中共病毒疫情就是中共蓄谋已久的阴谋,所以,中共一直拒绝接受美国专家组进驻武汉实验室调查病毒来源真相。

点击观看往期《路德时评》节目总结文章

参考文章:

[1]https://www.x-mol.com/university/faculty/76475

[2]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gncj/2020-01-28/doc-iihnzhha4990066.shtml

文章撰写:【迦密】  编辑:【西奈】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7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