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评】中共在新疆的种族清洗与反人类罪暴行 (二)

作者:纽约香草山农场     四季

美国国务院在川普政府任期结束的前一天发表声明。即将离任的国务卿蓬佩奥在声明中指称中国在新疆犯有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具体包括:

  • 至少从2017年3月始,新疆地方当局急剧升级了对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少数民族及宗教少数派群体数十年的压制行为,其中包括哈萨克人和吉尔吉斯人;
  • 采取一系列政策、行为和侵权活动,有系统地对100万维吾尔人进行歧视和监控,限制他们旅行、移居和上学的自由,同时剥夺他们结社、言论和祈祷等其他基本人权;
  • 对维吾尔族妇女采取强迫绝育和堕胎的措施,强迫他们与非维吾尔人结婚,并将维吾尔族儿童与家人分离。

下面我们继续揭露中共在新疆实施的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暴行。

强制维吾尔族儿童和父母分离

中共国政府系统性的将成千上万的无辜儿童与父母分隔;他们远离民族信仰和母语教育。在成千上万维族人被关押在庞大的再教育营的同时,建造寄宿学校的行动也在大规模地快速进行。新疆政府正试图培养新的一代,系统性的让儿童清除对民族根源的认同,改变对自己身份的认同,从根本上切断他们在宗教信仰和民族语言方面的联系。

在2017年一年时间里,新疆新入学的幼儿园儿童总数增加了50万以上,政府数字显示,这一增幅中的九成以上是维吾尔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儿童。新疆的学前教育招生水平,从原本低于全国平均水平,飙升到全中共国最高水平。

与再教育营一样,中共要在学校里消灭使用维吾尔语和其他少数民族语言。学校制定了严格的,计分制的惩罚手段,老师和学生如果在学校使用了汉语以外的语言将受到处罚。中共官方宣称新疆已经在所有学校完成了全面的汉语教学。

而在新疆有研究表明,所有的孩子现在都在拥有“严格隔离封闭管理措施”的学校。许多学校都安装了全方位的监控系统,周边警报和10,000伏高压电围栏,一些学校的保安开销甚至超过了成年人的再教育营。

对新疆的文化抹杀

中共国政府通过亵渎或“整顿”清真寺和原住民圣地,开展了一场系统的运动,以改写中国西北部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文化遗产。媒体和非政府组织的报告揭示了近年来中共蓄意破坏清真寺和具有文化意义的维吾尔族遗址,这些遗址在各个方面都是维吾尔族的遗产和这片土地的遗产。关闭和清除这些遗址的努力是中共国同化该地区的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其他中亚民族的更广泛运动的一部分。这一同化运动导致数十万人被拘留在灌输中心。

这种破坏行为可能比报道的更为广泛,而且近年来愈演愈烈,据估计,自2017年以来,新疆每三座清真寺就有一座被拆毁。这相当于新疆各地约有16000座清真寺,占总数的65%,因政府的各种政策而被摧毁或损坏,其中一半以上,约8500座(±4%)被直接拆毁。其中

包括16世纪大卡尔加里克清真寺的受保护门楼,尽管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官方的文化保护,但该门楼还是在2018年底被摧毁,取而代之的是其入口处的小型化复制品。

由于2017年以来的各种政府政策,估计目前新疆的清真寺数量处于文化大革命以来的最低水平,当时有超过26500座清真寺被毁。

此外,自2017年以来,新疆各地30%的重要维吾尔族圣地,包括神庙、墓地和朝圣路线被拆除,尽管许多圣地受到中国法律的保护,另有28%的圣地受到破坏或被以某种方式改变。

这包括位于喀什和叶尔羌之间的大布格拉沙漠中的神圣朝圣地鄂尔达姆-马扎尔,第一位伊斯兰教维吾尔国王的孙子在征服佛教王国的一场位于和田的战役中牺牲在这里。当局在1997年禁止了鄂尔达姆的节日和朝圣活动。

2017年12月,也就是鄂尔达姆-马扎尔被拆除的同一个月,维吾尔族人类学家、新疆圣地的国际著名专家拉赫-达吾特失踪,他是2017年以来被拘留的300多名维吾尔族知识分子之一。

来自喀什的维吾尔族研究生马木提江-阿不都热依木说:”这就像我失去了身边的家人,因为我们的文化被夺走了”。他现在住在澳大利亚,一直在寻找他在新疆的妻子的音信。“就像我们肉体的一部分,我们的身体,正在被移除”。

在某些情况下,政府以发展的名义拆除了清真寺。去年,当泰晤士报记者访问新疆南部的和田市时,发现了一个新的公园,卫星图像显示在2017年底之前这里一直有一座清真寺。但

并非每个宗教场所都被夷为平地。有些变成官方的旅游景点,不再作为朝圣地,如喀什著名的阿法克-霍贾陵墓。

近年来,中共国政府对像新疆这样的民族自治地区的民族建筑采取了更加干预的手段。中共国政府官员对非汉族文化中的宗教和外来因素持特别怀疑态度。中共的宗教工作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其完全的内部和外部中共国化。

新疆官员现在对新疆宗教和文化习俗的“泛清真化”、“穆斯林化”和“阿拉伯化”提出警告,并试图积极纠正任何被认为不符合“中国传统”的习俗、产品、符号和建筑风格。加强对清真寺和宗教人员的控制是新疆伊斯兰教中共国化计划的核心,也是对宗教礼拜场所的“整改”。在建筑上,这涉及到拆除阿拉伯文书法、尖塔、圆顶、星形和新月,以及其他被认为是“外国 ”的符号,并以中共国传统建筑元素取代。

根据中共国政府的“四进”清真寺活动,新疆各地的清真寺必须悬挂国旗,张贴中共国宪法、法律和法规,维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体现“中共国优秀传统文化”。

许多国际组织和外国政府都对这些破坏性政策视而不见。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UNESCO)和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在面对越来越多的新疆文化破坏的证据时一直保持沉默。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应该立即调查新疆原住民、非汉族文化遗产的状况,如果发现他们违反了两个组织的精神,中共国政府应该受到适当的制裁。

世界各国政府必须大声疾呼,向中共国政府施压,要求其结束在新疆的文化种族灭绝运动,并考虑制裁甚至抵制在中共国举行的重大文化活动,包括2022年冬奥会等体育赛事。

政治化及收编维吾尔族文化习俗

维吾尔族重要的文化习俗 – 麦斯拉普(mäshräp)是一种独特的表演集会,涉及音乐、舞蹈、讲故事、讲笑话、游戏、宗教礼仪惩罚和其他表演艺术;它通过社会互惠行为以及社会规则和规范的传播,将维吾尔族社区联系在一起。这些对于现代新疆维吾尔人的社区身份的产生和维持至关重要。

伊斯兰文化和价值观是新疆麦斯拉普的核心,在20世纪90年代的伊斯兰教复兴时期变得更加突出,宗教成为维吾尔族身份和社区的一种宣示机制。

在新疆部分地区,通过宣传虔诚的穆斯林生活方式,麦斯拉普被用来应对维吾尔族社区的地方性社会问题,包括青少年酗酒、吸毒和犯罪。

中共当局将参与遗产领域的工作视为国家和国际舞台上的软实力工具,而地方政府则将其视为经济资本,特别是其吸引旅游业的潜力。文化遗产和旅游政策的主要目标是将少数民族纳入中共国的国家故事。

中共政府将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各种保护名录。2010年麦斯拉普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时,它被净化、商品化和世俗化,将它与宗教和社区层面的习俗剥离。麦斯拉普被中共国政府以“反极端主义”和促进民族融合为由对其进行了收编。

中共将自己定位为文化遗产的保护者,采取自上而下的举措来“保护和促进”民族遗产,这实际上削弱了当地社区的权力。

官方以对麦斯拉普的艺术再现,包括在重要政治活动中精心编排的大型表演,取代了基层的社区习俗,而麦斯拉普现在被视为一种国际文化资产,可以作为国家主导的软外交活动的一部分。

在新疆,中共政府现在谈论“健康的”和“不健康的”麦斯拉普,地方政府将麦斯拉普作为 “打击极端主义”和“促进民族团结”的工具。因此,中共国对麦斯拉普的“保护”涉及到将该习俗与其社区根源分离,并以牺牲地方社区为代价推广代表国家社区的版本。

新疆的强迫劳动

从2016年底开始,中共国新疆当局将数十万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围困在庞大的拘留营中,他们在那里接受政治灌输及身体和心理虐待。

2018年末,新疆政府宣布这些营地,即其所谓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是经济的新“载体”。在对新疆提供“援疆“和“扶贫”的名义下,中共国公司在新疆各地建立了数以千计的工厂,他们不仅从国家补贴中获益,还从廉价和温顺的劳动力中获益。

中共国政府坚称“再教育营”是“职业教育培训中心”,而这些工厂是一个大规模、自愿的扶贫计划的一部分。

拘留工厂的目标是将哈萨克人和维吾尔人变成一个温顺但有生产力的工人阶级,一个没有给予像汉族工人阶级享有社会福利的阶级。用中共的话说,这种受控制的劳动系统是由一个大规模的拘留所系统“推进”的,这个机制确保了这个新的被拘留的劳动者阶层不能作为一个阶级来组织自己。

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少数民族被从再教育营释放,但却被强行安置在再教育工业园。

他们被迫从事与家人分离的劳动。

中共国政府发表的一份官方报告,记录了通过中共国支持的“剩余劳动力”和“劳动力转移”计划,将260万“未成年”公民“安置”在新疆和该国其他地区的农场和工厂工作。

  1. 太阳板生产的强迫劳动

重要的证据显示,在新疆维吾尔地区,劳动力转移是在一种前所未有的胁迫环境下进行的,并以不断的再教育和拘留威胁为基础。英国研究人员说,中共国新疆省的维吾尔族穆斯林的强迫劳动推动了世界太阳能板的生产。

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海伦娜-肯尼迪国际司法中心的报告《在光天化日之下》显示,世界上约45%的太阳能电池板关键部件多晶硅的供应来自新疆,并且是通过涉及维吾尔少数民族的庞大胁迫系统获得的。世界上最大的四家面板制造商使用的多晶硅被强迫劳动所玷污,并敦促生产商从其他地方采购这些产品。

  • 纺织品生产的强迫劳动

位于河北省保定市的一家工厂,在政府的支持下,已经招收了600多名新疆集中营的被拘留者,计划在今年年底前达到1000名工人。工人在当“学徒”的前三个月,每月获得600元人民币的报酬,不到中共国最低工资的一半,每组装一副手套加挣1.4分钱。最后,他们的工资还被扣除了食品费用和其他服务费用。一个月的工资净收入为50美元,不到国家规定的最低工资的20%。

未经允许,他们不得离开工厂,并受到警卫和摄像机的持续监控。工厂建立了一个复杂的技术监控网络,包括监视民众的教师、警卫和警察。这些工人晚上在政府官员的监视下学习汉语。任何工作的懈怠或公开反抗都会导致他们被其他被拘留者取代,并有可能被送回其他形式的拘留所。

这些工人缝制的手套在国际市场上每双售价高达24美元,比付给工人每双的工资至少高10倍。

中共这种征用制度是一种国家授权的盗窃行为,以慈善、“援助新疆”的说辞为理由。中共授权汉族工厂老板无私地将“文化资本”和“生活技能”赠送给前再教育被拘留者,其中包括工业纪律、中文技能和其他汉族定义的规范。

  • 新疆棉生产的强迫劳动

新疆的棉花产量占全球棉花供应量的五分之一,在全球时尚产业用途甚广。新疆的棉花种植业过去一直依赖来自中国其他省份的季节性农民工。但因采棉过程过于艰辛,所以当其他地方工资上涨和有更好的工作机会时,意味着外地民工的快速减少。而现在,地方媒体大肆宣传对当地劳动力的挖掘如何既解决了劳动力危机,又帮助棉花种植者增加了利润。但报道中并未解释的是,为什么成千上万此前显然对采摘棉花没有兴趣的人,如今突然涌入新疆的田地。

而最新研究结果显示,中共国正迫使每年有超过50万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人群在西部新疆地区广阔的棉田中从事强制性,艰苦的体力劳动。文件显示,2018年,阿克苏及和田地区“通过劳动力转移”派出21万名工人,跨地区为中国准军事组织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采摘棉花。

一份当局的宣传报道说,棉田提供了一个改变贫困村庄村民“等靠要懒散思想”的机会,让他们知道“勤劳致富光荣”。阿克苏发布的一份政策文件规定,采摘人员必须分批运输,并有官员陪同,他们必须“同吃同住同学习同劳动,积极开展拾花期间思想教育”。

而近年来,西方舆论对新疆穆斯林少数民族人权问题的关注,使新疆地区出产的棉花成为许多西方跨国公司拒绝使用的产品。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周6月1日 呼吁美国篮球明星停止为使用新疆棉的中国体育用品公司代言,并警告他们“不要与强迫劳动同谋”。

改造新疆维吾尔族的家庭空间

据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报告披露,几十年来,中共国政府一直在寻求“文明化”维吾尔人的家园和社区,对喀什传说中的“老城”的破坏和重新排序引起了全球关注。当成千上万的维吾尔人被送往“再教育中心改造”时,中共官员以“美丽中国”倡议为名,加倍努力改造维吾尔人的家庭空间。

传统的维吾尔家庭里面都有苏帕(supa),即高高的土台,它是家庭生活和接待客人的主要地方,标志着房子的荣誉地位。它用长方形的垫子和圆柱形的枕头来装饰。在一些房子里,墙壁上有一个面向麦加方向的壁龛(维吾尔语mehrab),里面放有《古兰经》等特殊宗教物品。

从2018年初开始,中共宣布了“三新”运动,寻求从根本上重塑维吾尔族的家庭空间,目的是“文明”维吾尔族的家庭,并改变他们的思想和行为。该运动对如何在南疆的农村倡导“新的生活方式”,建立“新的氛围”,并构建“新的秩序”进行了详细的规定。近40万个“贫困家庭”被计划改造和“美化”他们的家园。

维吾尔族住宅的新建筑蓝图是政府在中共国东部和中部以汉族为主的农村所建的住房。平面图上有三个明确划分的空间,分别为生活、饲养和种植。然而,内部生活区的改造需要拆除苏帕,并填埋神圣的壁龛。取而代之的是新的桌子、沙发、书桌、床和其他家具。

中共对维吾尔族家庭空间的标准化和秩序化是为了改变维吾尔人的行为,甚至思想。新布置的空间和家具不断地潜意识地影响维吾尔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试图从根本上改变维吾尔人对空间、家庭和社会秩序的概念。

重判判新疆维吾尔族官员

中共国展开针对试图从系统内部破坏中共统治的“两面派官员”的镇压运动。将新疆西北部地区的一名前教育官员和一名前法律官员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罪名包括分裂主义和受贿。

萨塔尔-萨乌特和希尔扎特-巴乌敦是最近因国家安全罪被判刑的许多新疆官僚中的一员,他们几乎都是该地区土生土长的突厥维吾尔族人。新疆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说,两人都表示认罪,都不会提出上诉。鉴于国家安全案件是闭门审理的,目前还不清楚这些人何时受审,何时被判刑。

法院称,地区教育厅前厅长萨塔尔-萨乌特萨塔尔-萨乌特批准的教科书使用了13年,带来了“严重后果”,将民族分裂主义、暴力、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内容纳入少数民族语言教科书。

新华社报道,新疆自治区司法厅前厅长希尔扎特-巴乌敦因与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勾结,向分裂分子和宗教极端分子提供帮助,并与海外分裂势力勾结而被判“分裂国家罪”。

在镇压的同时,还逮捕了主要的维吾尔族学者和其他公众人物,以及摧毁清真寺和逐步取消维吾尔语教学,这是一场强制同化运动,许多独立专家称之为“文化灭绝”。

被拘留的教科书编辑之一的儿子卡马尔蒂尔克-亚尔昆说,政府强调违法的段落是关于古老的历史故事和人物,与恐怖主义毫无关系。他说,判处萨塔尔-萨乌特和编辑们的真正目的是文化破坏和同化。中共国正试图抹去历史,编写新的叙述。亚尔昆说,因为这些教科书富含维吾尔文化,所以中共国把它们作为目标。他们正朝着完全消除维吾尔语言教育和文化的方向发展。

对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来说,他们遭到了国家暴力的持续威胁,包括被拘留在该地区建立的庞大的法外集中营网络中。他们被要求放弃伊斯兰教和传统文化,学习普通话,并宣誓向执政的共产党及其最高领导人效忠。

美国国务院国际自由办公室的高级官员丹尼尔-纳德尔在一个新闻简报会上说,人们的行动被密切跟踪。你有被指派与维吾尔人生活在一起的看守人员监视。人们去市场的时候,每次去不同的摊位都要登记。纳德尔补充说,对穆斯林的压迫是中国 “几十年来对宗教信徒压制的顶峰”。

中共国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种族灭绝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国际谴责。美国,欧盟等世界上许多国家都认定中共国在新疆犯下了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3月,英国、美国、加拿大,欧盟对被认为对新疆的人权侵犯负有责任的中共国官员进行了制裁。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说,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受到的虐待是“我们时代最严重的人权危机之一”,国际社会“不能简单地视而不见”。

中共在新疆有计划的,系统性的实施对疆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的行径令人发指,新疆少数民族遭受的虐待向全世界展现了现代版的悲惨世界。只有灭共,才能拯救中华民族。

参考链接: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5765293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8887373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55344353

https://xjdp.aspi.org.au

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20/09/25/world/asia/xinjiang-china-religious-site.html

https://www.dailymail.co.uk/wires/pa/article-9581427/Forced-Uighur-labour-world-s-solar-panels-investigation-finds.html

https://www.dailymail.co.uk/wires/ap/article-9443821/China-condemns-2-ex-Xinjiang-officials-separatism-charges.html

https://www.dailymail.co.uk/wires/reuters/article-9571907/U-S-calls-Xinjiang-open-air-prison-decries-religious-persecution-China.html

校对/发稿:火内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