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评】中共在新疆的种族清洗与反人类罪暴行(一)

作者: 纽约香草山写作组  四季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随着纳粹德国的暴行大白于天下,国际社会达成共识。 1948 年 12 月 9 日,联合国通过了《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公约规定“种族灭绝”为国际犯罪,签署国均表示“同意防止种族灭绝的发生,并会对这一犯罪进行严惩”。对种族灭绝的定义如下:

所谓种族灭绝是指蓄意全部或部分消灭某一民族、人种、种族或宗教团体,具体行为包括:

  • 杀害该团体的成员;
  • 致使该团体的成员在身体上或精神上遭受严重伤害;
  • 故意使该团体处于某种生活状况下,以毁灭其全部或部分的生命;
  • 强制施行企图阻止该团体内部生育的措施;
  • 强迫转移该团体的儿童至另一团体。

历史上针对特定团体的暴力事件一直在发生,即使是在公约生效之后也没有停止。这一术语在法律及国际上的发展集中于两个不同的历史时期:自该词汇产生直至被国际法接受(1944 年至 1948 年)的阶段,以及建立国际刑事法庭对种族灭绝罪行进行起诉(1991 年至 1998 年)的阶段。公约的另一重要职责是防止种族灭绝行为的发生,这依然是所有国家以及个人要面对的挑战。

《公约》确认灭绝种族行为不论发生在和平还是战争时期,均系国际法上的一种罪行,《公约》的缔约国承诺“预防和惩罚”(第一条)此种罪行。缔约国对预防和制止灭绝种族行为负有主要责任。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在任期的最后一日于2021年1月19日发布官方声明,认定中共在新疆对维吾尔族及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犯下种族清洗与反人类罪。声明说,“在仔细研究现有事实之后,我确定中国在中共的领导和控制之下,对新疆的主要是穆斯林的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宗教少数群体实施种族清洗。” 他在声明中谴责,中国在新疆囚禁了超过一百万维族人及其他穆斯林少数族裔,并强制他们劳动、节育,实施酷刑,限制其宗教自由等。现任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其参议院确认听证会上同意“种族灭绝”的认定。

让我们揭露中共在新疆对维吾尔族及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犯下种族清洗与反人类罪暴行。

澳大利亚国防和战略政策智囊团 –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揭示了中共通过包括兴建大规模再教育拘留营、监控和新兴技术、强迫劳动和供应链、蓄意破坏文化等手段,实现对中共国新疆的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少数民族进行种族灭绝的证据。

对新疆的人口灭绝

自2017年以来,新疆维吾尔族占多数的地区的出生率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下降。在2019-2020年期间,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聚居区的出生率在这两年内暴跌了50%或更多。

正如报告所指出的,中共从80年代开始其称为国策的计划生育 – 独生子女政策的长期实行,造成中共国人口的快速老化以及劳动力的日益下降。

近年来,中共开始试图通过放宽“独生子女”政策来解决人口问题所带来的挑战,允许中共国夫妇生育两个孩子。 现在更是开放三胎生育,企图扭转人口危机。然而,中共政府在鼓励汉族妇女生更多的孩子的同时,却对少数民族,特别是生活在新疆的维吾尔族穆斯林采取了截然不同政策。中共政府通过一系列强制性的节育政策来减少新疆原住民人口。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报告显示,中共认为改变新疆地区人口的民族结构,是对抗中共声称的“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这“三股邪恶势力”和其“维稳”需要的当务之急。因此,中共长期以来一直实行将汉族人吸引到新疆的政策,并对维吾尔族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以控制维吾尔族穆斯林和该地区其它少数民族的人口增长。

从2017年4月开始,中共新疆当局发起了一系列打击“非法生育”的“严打”行动,对任何“非法生育”都要进行高额罚款、纪律处罚、法外拘禁。新疆的计划生育官员被要求对违反政策的孕妇进行“早发现、早处理”。其明确目标是“将生育率降低并稳定在适度水平”。

自2017年以来,镇压导致新疆的官方出生率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急剧下降。下降幅度最大的是维吾尔族和其他土著社区集中的县。

虽然中国政府辩称它在新疆采取了统一的计划生育政策,但人口数据表明,在土著人占多数的县,2017年至2018年期间,出生率平均一年下降了43.7%。土著人口占90%或以上的县的出生率在同一年平均下降了56.5%。新疆土著人的出生率急剧下降,新疆全区的出生率在2018年和2019年大幅下降,从全国平均水平的125%左右降至不足80%。自1958-1962年大跃进以来,新疆从未出现过如此剧烈的出生率波动,当时出生率急剧下降,然后在与毛泽东的集体化试验失败有关的大饥荒结束后飙升。

于2021年3月底出版的最新的《新疆统计年鉴》显示,中共政府在新疆的行动很可能违反了中共国加入的1948年《灭绝种族罪公约》第2条 (d) 款,并构成“旨在防止该群体内出生的措施”。

将新疆的出生率下降与联合国《世界人口前景》项目的数据相比较,新疆的出生率下降比例是1950年以来全球最极端的。

新疆的“再教育”和强迫劳动

中国政府推动实施将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公民从新疆最西部地区大规模转移到全国各地的工厂。在强迫劳动的条件下,维吾尔人在至少83个技术、服装和汽车领域的全球知名品牌的供应链中工作,包括苹果、宝马、盖普、华为、耐克、三星、索尼和大众。

新疆省政府按人头向地方政府和中间人支付报酬,组织劳务派遣。 据估计,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有超过8万名维吾尔人被调离新疆,到中国各地的工厂工作,其中一些人是直接从拘留营送来的。

证据显示,工厂配备了瞭望塔、有刺铁丝网和警察岗亭。在远离家乡的工厂里,他们通常住在被隔离的宿舍里,接受有组织的普通话和意识形态培训,受到持续的监视,并被禁止信奉伊斯兰教。工作时间之外,维吾尔族工人在学校唱中共国国歌,接受“职业培训”和“爱国主义教育”,课程设置与新疆的“再教育营”非常相似。据报道,维吾尔族工人与汉族工人不同,他们不能回家探亲。

新疆集中营的恶行

中共国在新疆建有大约1200个集中营。有300万哈萨克人和维吾尔人被关押,他们遭受了医学实验、强奸和酷刑,器官可能被摘取出售。

塞拉古尔-萨伊特贝是一名中共国现代版集中营的幸存者,她在新疆的一个集中营里教导囚犯。从新疆逃到哈萨克斯坦后,萨伊特贝与记者亚历山德拉·卡维柳斯合著的《首席证人:逃离中共国现代版集中营》的书中,披露了她在铁丝网后面目睹的殴打、强奸和“失踪”等残酷事实。

她叙述了一名84岁的妇女在否认打国际电话后被拔掉了数个指甲。

她被强迫观看警卫集体强奸一个供认在9年级时曾给一位朋友发过穆斯林节日问候短信的20岁出头的女孩。

她被迫书面签署了对她自己的死刑令,同意如果她透露监狱发生的事情或违反任何规定,她将面临死刑。

她听到过正在遭受酷刑的人像垂死的动物般的尖叫声。

此外,在她被拘留期间,在她读到的印有“北京机密文件”的国家机密文件中,概述通过实施一个三步计划以实现新疆集中营的真正目的。

第一步 (2014-2015年):同化愿意留在新疆的人,清除那些不愿意的人

第二步 (2025-2035年):在实现中共国内部的同化后,将吞并邻国。

第三步 (2035-2055年):中共国梦实现后,将对欧洲实施占领。

采集“清真”人体器官

萨伊特贝看到了摘取器官的证据,目睹了无数囚犯的“消失”。东突厥斯坦的几家诊所从事器官交易。许多阿拉伯人更喜欢穆斯林同胞的器官,因为他们认为这些器官是“清真的”。新疆年轻,强壮的人的档案被区别对待和用红色X标记。当这些年轻健康的囚犯一夜之间消失,被警卫带走后,她惊恐的意识到他们所有的医疗档案都标有红色的X。

让死人消失

据她看到机密文件描述,“所有死在集中营里的人都必须消失得无影无踪。尸体上不应有明显的酷刑痕迹。当一个囚犯被杀,或者以其他方式死去时,必须绝对保密。任何证据、证明或文件必须立即销毁。严禁对尸体拍照或录像。对其家庭成员应该以模糊的借口搪塞其死亡的原因,明智的做法是根本不提他们已经死了”。

酷刑室的刑具

她亲眼看见“黑室”里的各种各样的刑具。墙上挂着看上去像是中世纪的刑具。用来拔手指甲和脚趾甲的工具,还有一根长棍,一端磨得像匕首,他们用它戳入人的肉体。电击枪及各种形状和大小的警棍。用于将手和脚固定在一个人背部的痛苦位置的铁棒。电椅和用于阻止受害者移动的带棍和带钉子的金属椅,背部有孔的铁椅子,这样手臂可以扭回到肩关节上方。

据《首席证人》的出版商说,这些集中营是自纳粹法西斯以来对整个民族进行的最大的系统性监禁。

新疆的拘留设施网络

自2017年以来,在被称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中国西部地区,政府的镇压行动使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和穆斯林少数民族被拘留在一个庞大的专门建造的拘留设施网络中。

现有的证据表明,在新疆庞大的“再教育”拘留设施网络中,许多被法外拘留的人现在被正式起诉,并被关在安全级别较高的拘留设施中,包括新建或扩建的监狱,或被送到有围墙的工厂大院中从事强迫劳动。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已经确定并绘制了整个新疆拘留网络中的380多个地点,但只计算了2017年以来新建或大幅扩建的再教育营、拘留所和监狱。这380个拘留所分为四个不同的等级,从最低安全等级的第1级,到最高安全等级的第4级。

第1级拘留场所有108个:

这一级别的拘留场所疑似是低安全级别的再教育设施。这些是2017年镇压开始时,在学校和医院等现有建筑上加装围栏和其他安全设施而形成的拘留设施。虽然许多人可能仍然被关押在收容所里,但这些收容所往往与大型工厂设施直接相连,这表明存在强迫劳动的因素。国家媒体报道称,这一级设施中的被拘留者被允许在周末回家。一些设施的墙壁被降低,或被涂上壁画,并增加了乒乓球桌或篮球场等娱乐设施。外交官和记者参观的营地通常都在这一层。

第2级拘留场所有94个:

这一级别的拘留场所疑似是再教育设施。这些设施的安全性明显高于第一级设施,包括高高的铁丝网、围墙和瞭望塔。但是,它们仍然有教室和外面的院子供被拘留者使用;其目的似乎是让被拘留者最终“康复”,而不是无限期地监禁。许多这类设施内或附近还有大型工厂仓库。

第3级拘留场所有72个

这一级别的拘留场所涉嫌属于拘留设施。进入这些高度安全场所的唯一途径通常是通过一个守卫森严的主门,而且往往是通过一座桥通向围墙和瞭望塔。许多这类设施有多达六层的有刺铁丝围栏和围墙。行政大楼与被拘留者的区域完全分开,这与安全级别较低的设施不同,后者的行政大楼分散在宿舍和教室大楼之间。

第4级拘留场所有107个

这一级别的拘留场所疑似属于最高安全级别的监狱。新疆的许多监狱都有几十年的历史,长期以来一直关押着来自中共国各地的囚犯,从外观上看,这些监狱都非常相似,具有独特的建筑风格:高墙、多层围墙、瞭望塔、几十个牢房,没有明显的被拘留者外部运动场,有为守卫进入围墙提供的单桥入口。 这些设施通常与其他安全级别较低的拘留设施同处一地,而且很可能仍然关押着不仅来自新疆而且来自中共国其他地区的被定罪的犯人。

2019年7月至2020年7月期间,至少有61个拘留所进行了建设和扩建。根据现有的最新卫星图像,包括至少14个设施在2020年仍在建设中。

在这些新建和扩建的拘留场所中,约有50%是安全性较高的设施,这可能表明使用情况从安全性较低的“再教育中心”向安全性较高的监狱式设施转变。

例如,喀什一个占地60英亩的新拘留营,有13栋五层住宅楼,建筑面积约100,000平方米,周围有14米高的围墙和瞭望塔,于2020年1月完工并启用。新疆最大的集中营位于乌鲁木齐附近的达坂城,2019年新增的建筑绵延一公里多,新建筑于2019年11月完工。

对新疆穆斯林的司法手段

人权观察表示,近年来,中共政府在新疆地区增加了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的无端起诉,起诉案件急剧增加,并判处长期徒刑。据非政府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网络”和《纽约时报》的报道,2019年中国政府的官方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新疆被判刑的人数急剧增加,随后在2018年再次增加。自从中共政府在2016年底升级其镇压性的“打击暴力恐怖主义运动”以来,该地区的刑事司法系统已经对25万多人定罪和判刑。

虽然由于新疆当局对信息的严格控制,很少有判决书和其他官方文件可以公开,但人权观察对其中近60个案件的分析表明,许多人在没有真正犯罪的情况下就被定罪和监禁了。这些正式的起诉与那些被任意关押在非法的“再教育”设施中的人不同。尽管有合法的外衣,但新疆监狱中的许多人都是普通人,他们因为过自己的生活和信奉自己的宗教而被定罪。

对新疆大规模监控

新疆警方和官员使用的移动应用程序名为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IJOP)。该平台是中共当局在新疆用于大规模监控的主要系统之一,也是该地区最大的社会监控和生态控制系统的核心。根据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报告分析,官员们使用该程序来实现三大功能,即收集个人信息;报告被认为可疑的活动或情况;促使对被系统标记为有问题的人进行调查。一些目标人物被拘留并被送往再教育营和其他拘留设施。

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应用程序并不要求政府官员告知其日常生活被窥视和记录的人有关这种侵入性数据收集的目的,或他们的信息是如何被使用或存储的,更不用说获得这种数据收集人的同意。值得注意的是,该系统特别关注的行为与恐怖主义或极端主义没有明确的关系。

人权观察对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应用程序的分析显示,当局正在收集大量的个人信息,从一个人的汽车颜色到他们的身高,精确到厘米,并将其输入该平台的中央系统,将这些数据与被监控人的身份证号码联系起来。

分析显示,新疆当局认为许多形式的合法、日常、非暴力的行为,例如“不与邻居交往,经常避免使用前门”,或使用WhatsApp等加密通信工具都是可疑的。中共当局认为某些和平的宗教活动是可疑的,例如向清真寺捐款或未经授权宣讲《古兰经》。

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系统似乎在监视和收集所有新疆人的数据。该系统通过监测人们的手机、身份证和车辆的“轨迹”和位置数据来追踪人们的活动。它还监测该地区每个人的电力和加油站的使用情况。

当该平台系统检测到不正常或偏离其认为正常的情况时,例如,当人们使用不属于他们的电话时,当他们使用比“正常“更多的电时,或当他们未经警察许可离开他们登记的居住区时,系统会将这些“微线索”标记给当局,认定是可疑的并提示进行调查。

该系统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对个人关系的监控。例如,它指示警官调查那些与获得新电话号码的人有关系的人,或与外国有联系的人。

被该系统认为可疑的人在没有基本程序保护的情况下接受警察的审讯。他们没有权利获得法律咨询,有些人遭受酷刑和虐待,对此他们没有有效的补救措施。其结果是,中共国当局在技术的支持下,任意和无限期地拘留新疆的突厥穆斯林,而根据中共国法律,这些行动和行为不属于犯罪。

所有的大规模监控做法似乎都违反了中共国法律。它们违反了国际保障的隐私权、在被证明有罪之前被推定为无罪的权利以及结社和行动自由的权利。它们对其他权利,如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的影响是深远的。

有关新疆的虚假信息传递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一份新报告中,详细介绍了中共国政府如何在全球范围内协调和推动对新疆人权侵犯的否认和信息传递。中国共产党、边缘媒体和美国社交媒体平台在塑造中共国政府关于新疆的全球叙事中发挥了作用。

大量可信的证据,包括媒体报道、独立研究、证词和开源数据,揭示了中共在新疆地区实施的虐待行为,包括强迫劳动、大规模拘留、监视、绝育、文化抹杀和所谓的种族灭绝。

然而,中国共产党、边缘媒体和亲中国共产党的网络行为者一直试图并联合起来,通过扩大虚假信息传播,塑造和影响国际社会对中共国政府在新疆的政策和恶劣行径的看法。 中共部署了秘密和公开的在线信息活动,以描绘有关中共在该地区的国内政策的正面叙述,同时也将虚假信息注入有关新疆的全球公共话语中。

自2019年底以来,中国政府和国家媒体使用脸书和推特账户推送有关新疆局势的替代性叙述和虚假信息的情况明显增多,通常是通过放大第三方内容,以此来转移人们的注意力。

中共采用的策略包括利用美国社交媒体平台批评和抹黑维吾尔族受害者、记者和从事这一主题的研究人员以及他们的组织。中共国的国家媒体账户成功的利用脸书来吸引和接触国际受众。

中共国政府官员和国家媒体也越来越多地扩大内容,包括由边缘媒体和阴谋论网站独立制作的虚假信息,这些网站往往同情专制政权的叙述定位。这放大了这些网站在西方媒体生态系统中的覆盖面和影响力。

The Grayzone网站是一个边缘新闻来源,其影响力被中国和俄罗斯的国家附属实体放大。在2019年12月至2021年2月期间,《灰色地带》在中国国有新闻机构(《环球时报》、CGTN和新华社)的英文报道中至少被引用252次,

TikTok由中共国公司ByteDance拥有和运营,该公司与中共各地的公安局合作,在传播中共的新疆虚假宣传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在TikTok上,与新疆相关的政治敏感内容可能会被审核或策划。

中国共产党的宣传策略和信息运动正在不断发展,以争夺关于敏感问题的全球话语权。中共一直尽其所能压制国际社会对其在新疆的恶劣行径的批评,并转移和歪曲国际社会对新疆人权侵害的谴责和调查。

在2005年世界首脑会议年世界首脑会议上,各成员国承诺保护其人民免遭灭绝种族、战争罪、族裔清洗、危害人类罪及其煽动行为的伤害。他们一致认为,当国家需要援助以履行这一责任时,国际社会必须做好准备提供援助;如果一个国家明显无法保护其人民免受这几种罪行之害,那么国际社会必须依照《联合国宪章》准备采取集体行动。预防失败时,干预才开始。因此,预防是保护责任这一原则的基础。

2020年12月9日是缅怀灭绝种族罪受害者、受害者尊严和防止此种罪行国际日,也是1948年《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灭绝种族罪公约》)通过72周年,这是大会通过的第一项人权条约。该公约标志着国际社会对“不让历史重演”的承诺,并就“种族灭绝”提供了首个国际法律定义,这一定义在国家和国际层面上得到广泛采用。该公约还规定,缔约国有义务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2020年12月9日的致辞中说,灭绝种族是最令人发指的罪行,它是践踏人类最基本共同价值观的暴行。可悲的是,如今仍有人在实施这些罪行而逍遥法外,无视人命的神圣性。

参考链接:
https://xjdp.aspi.org.au

https://thefederalist.com/2021/05/19/chinas-own-population-data-reveals-disturbing-evidence-of-genocide/

https://www.hrw.org/news/2021/02/24/china-baseless-imprisonments-surge-xinjiang#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9573113/Survivor-Chinas-modern-day-concentration-camps-reveals-horrors-walls.html?ito=social-twitter_mailonline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jujiaoweiwuer/ylxt-01252021094537.html

https://encyclopedia.ushmm.org/content/zh/article/what-is-genocide

https://www.un.org/zh/observances/genocide-prevention-day

https://apnews.com/article/pope-holocaust-warns-genocide-possible-5cad22f0e43abc3d3bc33d2b3526585f

https://www.un.org/zh/observances/genocide-prevention-day/messages

校对/发稿:火内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