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奇邮件门】福奇对羟氯喹治疗COVID-19的作用无动于衷

作者:休斯顿星光农场 写作部 文顺 翻译:燕南飞

6月3日,被曝光的邮件显示,福奇早在2020年2月29日便得知羟氯喹在治疗COVID-19中的功效和优点,但之后未做任何可行性讨论及研究,并选择了沉默。

2020年2月29日,美国神经科医生保罗(Paul)和凯丽尔·斯坦顿(Karyl Stanton) 致信彭斯副总统并抄送福奇博士,详述她们从中共国研究中了解到羟氯喹对COVID-19的疗效和优点,建议对羟氯喹进行研究。

尽管两位医生在邮件中写到:“福奇博士已经考虑对羟氯喹进行研究。”但查看邮件发现,福奇仅在3月1日将该邮件转至卡塞蒂(Cassetti)、克里斯蒂娜(Cristina)和NIH项目管理员,让他们看一下,并未采取任何措施。福奇本人没有对该邮件进行任何回复。

邮件截图:

邮件内容翻译:

亲爱的副总统彭斯:

我们感谢您领导白宫冠状病毒工作组收集有关疫情的最新信息,与医生和科学家合作寻找解决方案,并与公众沟通有关情况。我们很幸运能在2019年8月与您见面,当时曾表示希望与您会面。附上我们见面时的照片,以帮助您回忆。我们经常为您祈祷。

我们都是医生,一直在密切关注COVID-19疫情的细节。我丈夫今天早上在研究抗病毒药物瑞德西维时,看到了一些来自中共国研究的文章,发现一种非常著名的药物——羟氯喹(已经广泛用于治疗疟疾和风湿病70年了),对COVID-19感染和肺炎具有非常强的功效。

当我们读到这项研究和羟氯喹的特点时,感到相当惊讶。我们意识到对于感染COVID-19后可能会迅速恶化,并发展到住院治疗和需要ICU护理的高危病人,羟氯喹可能是一种非常好的治疗药物。瑞德西维似乎也是一种很好的抗病毒药物,但它是静脉注射的,可能只能用于已经进入严重呼吸困难的,在医院里已经进入重症监护病房(ICU)的COVID-19患者。

另一方面,羟氯喹是口服的,而且便宜、容易获得。小剂量(6.5毫克/公斤)对系统性红斑狼疮的治疗就很有效。普通处方200毫克的药片,每天两次,随餐服用。如果病人能耐受较低的剂量,剂量可以增加到推荐剂量6.5毫克/公斤。

我们想知道低剂量的羟氯喹是否能够迅速在各种 COVID-19患者,特别是那些年龄较大和/或患病者中推广。他们是感染肺炎和并发症风险的高危人群(心血管疾病,慢性肺部疾病,高血压,糖尿病等)。

此外,羟氯喹甚至可以作为一种有用的药物来预防和治疗COVID-19的病人。由于羟基氯喹是一种较老的非专利药物,目前的制药公司没有动力对其在任何新的医疗条件下的有效性进行研究。因此,联邦政府极有可能必须建设和资助这些研究。

福奇博士已经考虑对羟氯喹进行研究。我们知道,疫苗已经在研究之中,以色列正在研究口服(药丸)疫苗。但是疫苗需要时间来进行测试和试验,所以我们建议你们对羟氯喹进行研究。羟氯喹是一种容易获得的口服药物,可以 “弥合差距”,在疫苗开发和大规模生产的同时,提供一些潜在的治疗和减轻COVID-19感染的方法。

我们附上了几篇文章,这些文章是在印刷期刊出版的。我们会把这个EMAIL的副本寄给福奇博士,Redfield博士和Azar博士。

来自:保罗(Paul)和凯丽尔·斯坦顿(Karyl Stanton)

编辑/ 校对:Helen       发稿:文柳

更多资讯,欢迎点击休斯顿星光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节目资讯,欢迎进入休斯顿星光G|TV官方链接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