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播报】福奇无视对中共假数据的善意警告:“太长了,我看不下去了”

作者:纽约香草山教育组 新生

图片来源:Wiki commons

6月2日,国家脉动网站刊登了记者娜塔莉温特斯撰写的文章——《福奇无视有关中共的假数据的警告邮件》,一位名为埃里克·尼尔森(Erik Nilsen)的人2020年3月19日给福奇博士发邮件,表示根据他在中共国内的联系人,中共国死于病毒的人数远远多于官方所透露的数字。

埃里克·尼尔森是一家位于德克萨斯州的生物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为神经科学研究和神经义肢及脑机接口(BMI)的应用开发精密工具。埃里克具有跨学科学术背景(电子工程学士、硕士;数学学士、硕士;计算机科学硕士;应用物理学博士),和他近二十年的工业经验相结合,发展出一种跨学科的方法来开发和商业化端到端的神经技术产品。

从邮件最后结尾处的措辞看来,埃里克是心系全美人民的安全的,担忧当时政府的高层不清楚中共国内的真实情况有多么糟糕,于是出于良心,善意地提醒福奇:“如果这些对你来说都是旧闻,那么我将非常感谢你的回应。它可以简短到 ‘是’。无论如何,我必须与你分享这些信息。现在我问心无愧了。我担心的是,你有可能没有上述的一些信息,所以我决定给你发这个消息。”然而,针对这样有价值的信息,福奇博士贵为当时川普政府组成的疫情工作组的重要专家成员,居然置之不理,还来了一句“太长了,我读不了”。

福奇究竟在忙什么呢?他似乎没有时间阅读这封关于中共(CCP)操纵病毒数据的电子邮件,但他却找得到时间撰写一本关于他的 “人生哲学 “的书,推广推崇COVID-19疫苗的儿童书籍,甚至在进行功能增强研究的有争议的大学发表毕业致辞。

尼尔森的电子邮件警告说,中共与世界分享的有关COVID-19死亡人数的数据是虚假的。

“我相信,中共从2020年1月7日开始停止计算死亡的COVID-19感染者的尸体。他们每天都在增加编造的数据,向世界和他们自己的人民展示(为了面子)中国疫情曲线的惊人平缓。通过数据分析很容易证明这一点,因为,例如,许多数据中出现了不可能的巧合。我的怀疑最终被我在中国的至少两个消息来源所证实【此处文字被删减了】。中共公布的数据不仅是垃圾,而且在死亡率、年龄与死亡的关系以及其他方面误导了世界,使其产生虚假的安全感;也就是说,如果人们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数据进行分析,其结果严重偏向于胡说八道,因为中国的病例数占全世界病例的大多数(直到一天之前左右)。”

这位博士认为,中共政权对数据的封锁同样具有欺骗性。

“我的联系人告诉我,即使是在中共授权的时间段内,在一个城市的杂货店里步行15分钟,也有很多尸体袋,这表明死亡人数比中国公布的数据要多出几个数量级。另外,我在中国认识的每个人都继续被封锁(现在已经6个多星期了),有几个人从大约一周前开始 ‘沉默 ’了。这让我非常烦恼,因为那些沉默的人住在武汉。而且,昨天,中国共产党撤销了几位试图了解武汉和中国其他地区情况的外国记者的许可证/执照。我的几个消息来源告诉我,用加密的语言说,至少武汉的局势根本没有得到控制。”

这位博士的邮件中还提到了羟氯喹,也从侧面印证了爆料革命博士军团一开始就提出的羟氯喹的有效性。“我有另一种药物,并告诉我的家人和一些朋友去买,叫做羟氯喹——似乎也很有效和安全。”

随着福奇博士三千多页邮件的曝光,各家媒体已经陆续挖出了不少猫腻,比如福奇和中共的疾控中心主任高福之间的亲密关系,达扎克感谢福奇博士驳斥实验室泄露说,福奇忽视安德森博士关于病毒人造痕迹的警告等。目前处于风口浪尖的福奇,是否会为求自保而弃暗投明,我们拭目以待。

参考资料:

http://www.bio-signal.com/team.html

https://thenationalpulse.com/breaking/fauci-ignored-phd-warnings-over-fake-ccp-data/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