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说历史:世纪骗局之:1966~1976(走进黑暗的深渊“文化大革命”) (2)

  • 作者:一颗星星

(接上篇)

历史的怪胎红卫兵

“四大反革命”的垮台,是文革初期打倒的第一批当权派。从此,中共的人事安排便开始向极左方向发展。毛更是提出了:新中国的文教机关被旧知识分子把持了,其他的党政军财外诸单位,没有一个不是充满了“资产阶级的代表人”;有的已经当了新政权的领导(如彭真);有的“例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他们现在睡在我们身边(如刘少奇)”;他们“打着红旗反红旗”,一有机会,他们就要专无产阶级的政。所以毛要在全党全国,各行各业,中央地方来一个总清洗。

而“清洗”的办法,则继续沿用了他老人家的“斗争”策略。而这次“斗争”的非常手段则是,从下往上斗。中央有人捣鬼,那就“号召地方起来攻击他们”;党政军财外,各单位、各山头、当权派出毛病了,那就发动该单位内部的,有野心、有胆量的“小人物”造“窝里反”;而朝野上下的当权派、反动派、资产阶级代表人,则发动在校读书的小鬼们,“一不上课、二管吃饭、三要闹事,闹事就是革命。”并鼓励他们打倒一切权威,树立新权威。

就在陈伯达接管《人民日报》之后,报纸上的通栏大标题竟然号召:学生要闹事,军警一概不许干涉,放手让他们闹去,打砸抢,又怎样?只有他们才能“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前面的文章已经提到过,在“双百运动”期间,毛曾想利用高知来帮助他整风清党,结果弄成了全国高知联合反党的尴尬局面。“吃一堑长一智”的毛,这次不敢再利用高知,甚至连大学生也不敢。因此他直接发动(煽动)了中学生群体,直至搞出经验了,红卫兵才逐渐过渡到大学。于是,在“五.一六通知”之后,红卫兵便在北京的清华、北大附中发展起来,逐渐蔓延至全北京的几十个中学,数十万的红卫兵小将们诞生了。

红卫兵的组织一经发动,便如大火燎原,一发难以收拾。那些涉世未深,不谙世事的少年们。没有了课业的束缚,在中共极左宣传的忽悠下,红卫兵小将们带上红袖箍、手拿武装带,成群结队的上街闹风潮。北京各城区纷纷成立“纠察队”,在中共中央“破除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号召下,小将们肆无忌惮的走上街头,毁掉一切他们认为是“资产阶级”和旧的东西。他们破坏寺庙和教堂,砸毁雕塑和壁画……这些行动迅速发展为侵入普通百姓家中。他们在抄家过程当中,不但搜查文化用品,甚至私人的金银财物也被他们抄走。在此过程中,被抄家的人,被红卫兵打死打残的事件屡屡发生。1966年8月底到9月20日,仅“西纠”队(首都红卫兵西城区纠察队,陈毅之子陈小鲁是创始人之一),便在北京城打死了1700多人。

到后来,这些红卫兵小将们搞串联、出任务、调查反革命黑材料,火车轮船一律免费。所到之处,到处都有解放军接待,“小将长、小将短”的,恭维溜须不绝于耳。毛魔的一声令下,生生的把这些国家的“未来”变成了放浪形骸的小鬼。就在全国一片动荡、糜烂之下,毛还亲自在北京八次检阅了前来“闹革命”的红卫兵队伍……

(关于“红卫兵”们的恶行,有很多书籍都有描述,令人不堪卒读,篇幅有限,不做过多叙述。)

审核:蚂蚁兄弟;校对:阿伯塔;发稿:神奇四侠

欢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