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手足家书-第二十九期】 【写给母亲的信】『国语译本』

收集/翻译/整理:【喜马拉雅-粤语组】小叮咛/文卡西欧/小叮咛 / 封面合成:文粤

眼看马上到母亲节了,每逢母亲节又是墙内(牢内)开工—–画画和写心意卡的时候,这甚至比圣诞节,情人节还要夸张,因为你可以没有谈恋爱,但一定有阿妈,每位手足都有不同的反应,有人很紧张,一早就和外界讲定要送花给母亲(当然非常感激墙外帮手送花的组织,多谢你们!)这都属正常,因为当你脚踏进监狱那一刻起就要承受一份不孝,进来之后,最担心的也就是家人,而最伤心的也都是家人,我这先不说有些手足家中还有长期病患或者有经济困难,但当你真的被抓进来,要家人操心奔波已经足够难受,所以我经常讲「对得起香港,但对不起家人」,这句话我从2019年讲到21年。但另一方面,有一些被关押手足的家人是蓝丝(即亲共),从19年抗争运动开始他们的关系已经决裂,他们被判了两三年,阿妈也只来了三、四次。有一次一位从罗湖出狱的朋友问我,如果家人是蓝丝的手足,他们出来之后怎么办? 我回答「他们一早被家人踢出街啦!大家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他们很少谈及家人,彼此心知肚明,他们都一早有义工照顾,你不用担心。」因为小弟我的家人都是黄丝(即抗争者),所以我体会不了生于蓝丝家庭之中的冲突,这个是我的幸运。

图片来源:Telegram- 777文宣传播稿件大合集

自从进来之后,(……)相信这一份担心是各位母亲都会共同面对的问题,在这个乱世之中,要做一位妈妈真的一点都不容易,如果自己子女要挺身而出,作为母亲的,你应不应该支持?一方面知道子女做的事是为香港,但另一方面她又不希望子女有危险,就是如此矛盾。至于做儿女的我们,(……)如今乱世之中连一个母亲节都不是那么容易过,尤其是隔着一堵高墙。

今天不讲历史故事,就分享一下小弟我经常和朋友讲的一个故事。几年前在泰国有一对足球队遇难被困山洞,一位休班军人入内营救,结果不幸牺牲,最后成功救出遇难足球队,当时我母亲对我说「真不划算,就这样死了,你看他老婆仔女多惨。」我当时马上反驳「那只是个人认为他惨而已,可能他觉得为他人牺牲是他的光荣啊,如果要他老死在病床上那对他来说才是惨呢,当然话又说回来,他可能是对不起家人,但如果他的家人强迫他留在家,他会觉得开心吗?这只是另类的自私而已。」各位母亲的出发点是希望自己儿女可以幸福快乐,但如果要他们只留在家中看电视,他们会觉得快乐吗?

图片来源:Telegram- 777文宣传播稿件大合集

可能在每一位妈妈心目中,自己的儿女无论多大岁数,就算已经当上了奶奶或者外婆,在她们看来也还是他的儿女,觉得他们还是小孩子,但我相信,现在经历了这么多事,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行事做风。前两天报纸新闻中有一句话我认同,成熟就是接受,不成熟就是永不妥协,我不清楚在妈妈的眼中自己子女何谓成熟,不过在《台湾之春》最后引用伟伯名言的一段话我认为\很对「真正能让人无限感动的,是一个成熟的人,真诚而全心地对后果感到责任,按照责任伦理行事,然后当某一个情况来临时说:「我没有旁观;这就是我的主场。」相信每一位母亲的子女都系清楚责任,这不是一时冲动,他们清楚了解自己的行为。

被玻璃隔开,不能够触及,一定有心痛感觉,母亲节本应是子女拖着妈妈手去食饭逛街的日子,而现在就要通过白色电话线对谈,但不论你立场如何,如果你的子女拣选了自己的道路,都请你支持他们,尊重他们,子女是自己亲生骨肉,不过也是独立个体,始终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道路和未来,只有放手和支持,他们就会飞出一片广阔的天地。

如果今年是一个隔住玻璃的母亲节,请以她为荣。如果不需要用电话对话,请给她一个拥抱(对呀,请抱住你母亲,不用怕羞。)

2/5/2021

文链接:TG电报群:被捕人士收信部

审核:文粤 / 上传:天网灰灰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