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前沿世界】正道主义——充阳气、祛阴湿

作者:香草山农场 霍比特人

文贵先生近日(0526)盖文载:令美国人气恼的是电视上整天听到的都是戴口罩和打疫苗,而只字不谈病毒治疗方法(彼得·麦卡洛医生语)。病毒降临至今,东西方舆论和医疗(医学)界主流对治疗病毒感染整齐划一地漠不关心,这是令人不寒而栗的现象。幸好西方国家还有一些非主流的良心医生在一线使用硫酸羟氯喹等传统药物,尽心尽职地为感染者提供医疗救助,并取得显著成效。

民间中医师徐文兵先生(图源网络)

这种出于良知而将传统医药用于中共新冠病毒感染临床救治的案例,在水深火热的中(共)国内地也有不少,如著名的民间中医师徐文兵先生。笔者将其治疗中共新冠病毒感染的理论和实践粗略地总结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从“辨证”入手,对这次病毒是“瘟”还是“疫”进行了界定,并尖锐地抨击了官媒在这个基本概念上的含混无知:

“什么叫瘟疫?你看现在官方宣传,一会儿要莲花清瘟,一会儿要什么什么防疫,到底是瘟还是疫?我心想,你连瘟和疫都搞不清楚,怎么办?……三申道长的《玄隐遗密》,那里面清清楚楚地写着,流行病有三种:一种叫瘟,一种叫疫……。那么现在这次搞不清瘟、搞不清疫,一会儿说板蓝根有效,一会儿说莲花清瘟有效,说了半天,我个人认为都是在消费中医,明白这意思了吗?……从我们观察的案例来看,……这次病毒,大家记住,它是一种湿寒的瘟病,……它攻击了我们的手太阴肺和足太阴脾。”

二,在“施治”上,从中华传统医学角度为我们提供了正确的认识和方法:

“中国人中医几千年来都在跟瘟和疫作斗争,而且我们是通过大量的、失败的、死亡的病例,总结出血的教训来告诉你,别再这么试了,那么治是错的。最残忍的是高烧不退的病人,他在给人身上绑冰块,我说,你直接把他送到冰箱里得了,对吧。他们不了解,有些人的发烧是自救,我们中医叫顺症,而有的发烧我们叫逆症,我们要阻止它,而阻止的方法也不是你那么生冷的办法,是吧。……所以在这次新冠肺炎发生和发展的过程中……,我不是愤青,我也不抱怨,因为我知道我无力改变任何局面,我只能……,因为如果我不认清这个局面,22年前我也不会从大学母校辞职,我这22年做的所有的事情,就是想用我学会的中医中药的方法和理念去治病救人。……

“所以这个治疗新冠肺炎的方法,我跟大家讲,我认为,不管它是什么样的病毒,它能存活和发病的条件是寒湿,如果你体不寒且不湿的话,你就是一个无症状感染者,或者是你都感染不到它,或者是你感染到了以后它也没有机会发作,然后你的身体中的那些吞贼也好,非毒也好,除秽也好(吞贼等都是中医所说七魄之一),就会产生出新的免疫功能或者机制,你就携带了那种抗体。……”

三,在全国上下“苗苗苗”的形势下,针对“疫苗”发出了不和谐的声音,并传授了中华传统医学的下手功夫,充满真知灼见:

“我们现在所谓免疫,打疫苗是指什么呀?它不是提高你的免疫力,是把这个病毒做成灭活,或者是减毒以后,输到你体内,刺激你身体产生抗体。但是有个问题,如果我的免疫力很低下呢?你刺激我,你等于是让我得了艾滋病,对不对?我本身免疫功能就低下,甚至有点儿缺陷,这时候我防它还来不及呢,你又把它送到我体内。所以从这个观点来看,就知道现代科学是从病毒身上下功夫。我们是在哪儿下功夫?是在自身。这个病毒没了,还有下一个病毒呢,那我就没完没了整天地查小偷,你叫啥?你叫新冠病毒,对吧。那明天它换个帽子呢?变成新帽病毒呢?是不是?它们是根据它们长什么样,它戴了个帽子,还有轮状病毒,是吧。他们就看它们的形状,我们不看,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它背后的‘气’。所以跟大家讲,这个季节不要给身体提供任何寒湿的可能。……

“……你们想一想,当新冠病人失去嗅觉,我们中医怎么解释?大家记住,肝藏魂,谁藏魄啊?肺藏魄。也就是说当你肺脏被伤害以后,在里面寄居的形而上的一种东西(指魄),就被伤害掉了,而这个东西正是主持你[肺]的。肺开窍于哪儿?肺开窍于鼻,所以你的嗅觉没了。我们说的味觉,是口(脾之窍),口合而知五味。所以它伤了两个太阴。太阴叫太阴湿土,是不是?对不对?所以我们一定要照顾好两个脏,一个叫手太阴肺,一个叫足太阴脾,把这两个脏照顾好了,你就有足够的健康的环境去应对那些想在寒湿的地方扎根的病毒,明白这意思了吗?”

四,在具体对治上,推荐几种常备药:

“一定要先去湿,大家记住!湿气是助长所有这些蘑菇——细菌病毒的最主要的原因。在深圳这个地方,我首推一个药,叫五指毛桃,你们回家一定要把这个东西买上。……我们北方人不懂这个药,但是我跟岭南的很多好的中医我们交流过,一个是五指毛桃,大家备上,五指毛桃的特点是芳香化湿,明白吗?什么叫芳香?芳香就是永远在唤醒你的嗅觉,唤醒你的魄,让你的肺不给敌人祸害你的空间和时间和时机。第二个药,叫土茯苓。这也是我们岭南、广州常用的药,而且特别可贵的是你们用的都是鲜土茯苓,是不是?只要这两味药经常出现在你们的餐桌上,跟你们吃的那些肉啊鸡啊鸭啊煲在一起,我告诉你,那个湿气在你体内就存不了。观察自己有没有湿气,很简单,早晨起来看镜子,看舌苔,舌苔一旦出现白苔,腻苔、厚苔,你第一件事,决定少吃点儿肉,第二件事,煲汤的时候,就把五指毛桃和土茯苓都放进去。

“土茯苓,我跟大家说,这个药最早是治疗梅毒的,你别觉得它恶心啊,梅毒恶心,土茯苓不恶心。……土茯苓是淡渗利湿,它让这个湿气从小便就出去了。还有一个药,我跟大家推荐一下,但大家不要单用它,因为这个药容易伤胃,这个药叫黄柏,是四川出的一种非常好的树。这个黄柏苦得比黄连还苦,但黄柏的苦是偏于到下焦去燥湿,你看我说过三个湿啊,芳香化湿、淡渗利湿、苦寒燥湿,就是你里面湿气很重,然后我就用一个干抹布一样把它弄干净了。这个药非常苦,容易伤胃,经常我们跟谁一块儿用呢,跟另外一个特别好的芳香化湿的药叫苍术,这两个药合在一块儿,这个成为一个中成药叫二妙丸,或者叫二妙散,你们到任何一个药店都有这个成药,你们去买,悄悄地买。……如果你有痛风的话,你有痛风的病,你特别容易被新冠肺炎感染,因为痛风的底子就是湿,它发作的时候红肿热痛是湿热,它不发作的时候结晶成痛风结石,它是寒湿,所以怎么办?如果你家里有痛风的人,……我得买两味药,一味药叫二妙丸,然后你有痛风,徐老师说了,还得加两味药,加什么呀,川牛膝生薏仁,这个药就变成了四妙丸,……你把这个药备在家里,如果你出现舌苔厚,而且舌苔黄,明白了吧?四妙丸,川牛膝,生薏仁,如果你听不懂,你上网搜四妙丸,你就知道它的组成。……”

此外,特别提醒:

    “在家里,不要去备什么莲花清瘟,还有什么板蓝根。我告诉大家,一定要把两个药常备在家中。一个叫藿香正气水,一定是水,它说是水,其实不是,其实是酒。有很多中药它发挥药效,是溶于酒精而不溶于水,你买藿香正气片,没用。而且那个水,能把你辣得一激灵,那一激灵之间你魄就回来了……。藿香正气水。对,还有一个,如果藿香正气水还不解决你的问题,要十滴水。这个水比那个藿香正气水还高级。这是去瘟疫的最好的一个药。十滴水。直接喝啊,但是它会辣死你。但是我告诉你,我跟你说,正常人喝会辣死,你处在寒湿,舌苔那么厚状态下你喝是甜的。等你舌苔退寒热去了你再喝一滴,哇,那是太辣了。不喝了。这药对你已经不对症了。明白这意思了吗?大家记住一定要分清寒热。”

“张仲景写《伤寒论》,吴鞠通写《温病条辨》,前人不止一次地告诉你们,外感病很凶险,一旦判断错了你就会吃死人。所以我跟大家说,只要他怕冷,你就千万不能给他用抗生素,或者是用板蓝根,或者是用莲花清瘟。你一定要让他暖和起来。……”

四,强调中华传统医学“攘外必先安内”的道理,点明中医在防治病毒感染上的特点:

“我说的这些事不是针对病毒的,你不要拿我的药跟病毒放一块儿,发现病毒被杀死了,我告诉你病毒有可能活得更好。我改变的是机体,你的体内的环境。是不是?你的体内环境改善了就不容易被它侵害了。所以不要用西医的方法去套我们的中医。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在病毒防治方面,除了以上药物疗法外,另外还有非药物疗法,简易、安全,如:刮痧、刺血、艾灸等。不过,这些方法看似平常,但实际操作起来却很有讲究,还得请有经验的医生辨证施治才有良好的效果。因此,我们这里就不作具体介绍了。

(按:以上引文录自徐文兵今年1月在深圳的《中医人如何面对新冠疫情》讲座视频。)

以上是徐文兵行医三十多年所积“最宝贵的经验”之点滴分享。其“寒湿瘟病”的辨证和“祛寒除湿”的施治,与防治中共新冠病毒最有效的硫酸羟氯喹的临床应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硫酸羟氯喹主治:类风湿关节炎、慢性关节炎和红斑狼疮等皮肤病变,其中红斑狼疮是一种常见的皮肤疾病,按照中医“肺者气之本也,其华在毛,其充在皮”的理论,红斑狼疮等皮肤病的根本还是在“手太阴肺”。由此可见,徐医生的中医诊断和疗法不仅在这次抗疫中担当了我们认为不可轻视的角色,同时,也为硫酸羟氯喹正名提供了来自东方的理论依据。再则,二妙、四妙等草药(成药)在低成本、少风险(几近无风险)上,比硫酸羟氯喹又更胜一筹。

徐医生的理论和实践,再一次体现出中华传统医学的智慧和美!

另外,若从中医理论上推演,除寒湿,对应在情志上,开朗的性格,慈爱和善行,乃至于文贵先生提出的新中国联邦人的“正道主义”信仰等,都可充阳气、祛阴湿,从心的根本处产生抵御病毒的“抗体”!

编辑/校对/发稿:小鹿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YouTube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