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维菌素是新的青霉素吗?

翻译:Nick|校对:Elsie|审核:黎明的光芒

伊维菌素 (Ivermectin) 是一种抗寄生虫药物,与羟氯喹  (HCQ) 具有相同的放射性类别,用于治疗 中共病毒,在扑灭大流行的战斗中重新成为一种有希望的治疗方法。

《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迈克尔·卡普佐 (Michael Capuzzo) 称其为“破解冠状病毒的药物”,他写道,“从印度的北方邦 (Uttar Pradesh) 、秘鲁到巴西,全世界有数十万人,实际上是数百万人,因为它而免于死亡。”

印度的医生是强力支持者

为此,医学博士贾斯图斯·R·霍普 (Justus R. Hope) 在《沙漠评论》(The Desert Review) 中问道:伊维菌素是新的青霉素吗?

北阿坎德邦;远离德里的地方

由于使用伊维菌素的印度各州与禁止使用伊维菌素的州在病例和死亡人数上持续扩大的差距,这场自然实验决定性地说明了伊维菌素的威力。

德里 (Delhi) 从4月20日开始使用伊维菌素,病例从 28,395例下降到5月22日的仅2,260 例。这代表了惊人的92%的下降。 同样,北方邦的病例从4月24日的 37,944例下降到5月22日的5,964例,下降了84%。

德里和北方邦遵循了2021年4月20日发布的全印度医学科学研究所 (AIIMS) 指南,该指南要求连续3天,每公斤体重服用0.2毫克伊维菌素。 这相当于一个150磅的人每天15毫克,或一个200磅的人每天18毫克。

使用伊维菌素的其他三个印度州也都减少了病例。 果阿 (Goa) 从4,195下降到1,647,北阿坎德邦 (Uttarakhand) 从9,624下降到2,903,卡纳塔克邦 (Karnataka) 从50,112下降到31,183。 果阿施行了一项先发制人的政策,对18岁以上的全部成年人进行大规模伊维菌素预防,每天服用12毫克,持续5天。与此同时,泰米尔纳德邦 (Tamil Nadu) 于5月14日宣布,他们将取缔伊维菌素,取而代之的是政治正确的瑞德西韦 (Remdesivir)。 结果,泰米尔纳德邦的病例在4月 20日至5月22日的同一时间段,从10,986增加至35,873,增加了两倍多。

尽管大制药公司和大媒体争先恐后地尝试,却无法解释这个自然实验。 正如我在5月12日预测的那样,他们首先会争论说“封锁有效”。 问题在于泰米尔纳德邦已经被严格封锁了数周,因为他们的案件不减反增。 所以封锁没有奏效。

他们的下一个争论点是“疫情已经从德里和孟买 (Mumbai) 等人口稠密的城市地区转移到泰米尔纳德邦等内陆地区”。 最大的问题是邻近的卡纳塔克邦同样是农村地区,却因为使用了伊维菌素,病例正在下降。

北方邦靠近喜马拉雅山,在遥远的非城市化北部,使用伊维菌素使病例减少了84%。 北阿坎德邦更是农村地区,位于尼泊尔旁边的喜马拉雅山。 使用伊维菌素后,其感染率下降了70%。

他们最终的争论缺乏任何证据。 本质上是试图通过找到伊维菌素与另一种药物的共同点来抹黑它,即不公平地将羟氯喹与伊维菌素联系起来。 虽然羟氯喹已成为媒体的笑料,但像乔治法里德 (George Fareed) 博士这样的科学家知道它对中共病毒有效,尤其是在早期阶段。

法里德博士和他的同事布莱恩•泰森 (Brian Tyson) 博士使用羟氯喹、伊维菌素、氟伏沙明 (Fluvoxamine) 和各种营养药物(包括锌、维生素 D)的组合,治疗了大约 6,000名患者,几乎100%成功。

https://www.thedesertreview.com/health/local-frontline-doctors-modify-covid-treatment-based-on-results/article_9cdded9e-962f-11eb-a59a-f3e1151e98c3.html

不幸的是,这一切都没有通过主流媒体的审查,公众也没有听说过200多项,羟氯喹对中共病毒有效性的研究。 事实仍然是羟氯喹由于其与川普的联系而被赋予不应有的负面含义,不幸的是,它被用来玷污其他挽救生命的重新定义的药物,如伊维菌素。 例如,在最近的福布斯 (Forbes) 文章中,记者雷 (Ray) 使用的标题是“伊维菌素是新羟氯喹吗?”

https://www.forbes.com/sites/siladityaray/2021/05/19/is-ivermectin-the-new-hydroxychloroquine-online-interest-in-unproven-covid-drug-surges-as-experts-urge-caution/

雷没有对反对伊维菌素提出任何实质性的论点。 相反,他试图通过重复毫无根据的指控来污蔑、诽谤或贬低它。 例如,雷引用默克公司 (Merck) 反对伊维菌素的建议来作为它无效的证据,而默克公司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来支持他们的观点。 此外,他引用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反对伊维菌素的建议,但 FDA 承认他们没有审查得出这些结论的数据:“FDA 没有审查数据以支持在中共病毒患者中使用伊维菌素来治疗或预防中共病毒…”

众所周知,默克公司参与了一种竞争药物的开发,并有无数个理由将其廉价、无利可图的伊维菌素抛弃。 此外,美国政府同样卷入了与默克公司的重大财务利益冲突。

https://trialsitenews.com/is-the-ivermectin-situation-rigged-in-favor-of-industry-is-the-big-tobacco-analogy-appropriate/

伊维菌素的故事更类似于青霉素的故事。 青霉素挽救了近2亿人的生命。 此外,1945年,三人因其发现而分享了诺贝尔奖

伊维菌素的发现者获得了2015年诺贝尔医学奖,它被证明是一种寄生虫病的救命药物,尤其是在非洲。 在过去的四十年里,伊维菌素已经挽救了数百万人免受类圆线虫病 (strongyloidiasis) 和盘尾丝虫病-河盲症(onchocerciasis – river blindness) 等寄生虫的侵害。

在印度使用伊维菌素的那几个少数地方,已经从 中共病毒中拯救了数万人。 它大幅减少了墨西哥、斯洛伐克和津巴布韦的病例。 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信,随着信息开放和更多人分享《全世界的伊维菌素》(Ivermectin for the World) 一书,伊维菌素将结束这场大流行。 福布斯文章的一个更合适的标题可能是,“伊维菌素是新青霉素吗?”

原文作者:泰勒·杜登(Tyler Darden)
发布时间:2021年5月29日 23:00
原文链接: https://www.zerohedge.com/covid-19/ivermectin-new-penicillin

+7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