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毒的S蛋白

MyWay

本文精要:

最新研究发现疫苗产生的刺突蛋白(S蛋白)会通过注射部位进入血液,S蛋白不仅和血栓、心脏和大脑损伤有关,还对哺乳期婴儿和成人的生育能力有潜在风险

从理论上讲,mRNA疫苗的免疫过程会分如下三个步骤:

  1. 首先,新冠 mRNA疫苗在上臂肌肉进行注射后,mRNA会进入免疫细胞,免疫细胞就利用mRNA模板合成蛋白质片段,蛋白质片段形成后,免疫细胞会把mRNA分解排除体外。
  2. 细胞将mRNA产生的蛋白质片段呈现在细胞表面,免疫系统认识到蛋白质片段属于异物,开始建立免疫反应和制造抗体,过程和自然感染新冠类似。
  3. 机体获得对新冠免疫能力,在感染新冠后不会发病或不会有严重后果风险。

新冠病毒通过S蛋白感染人类细胞,疫苗制造商选择针对这种独特的蛋白质,使接种者的细胞制造这种蛋白质,然后在理论上唤起对这种蛋白质的免疫反应,防止病毒再次感染细胞。

但在实际研究中发现并非如此,最初,疫苗研究人员曾假设新型mRNA新冠疫苗的行为与 “传统 “疫苗一样,所产生的S蛋白将会停留在肩部肌肉的接种部位或者停留在免疫系统,但结果恰恰相反,日本的研究数据显示,冠状病毒的S蛋白可以进入血液,并且在接种后的几天内通过循环系统在器官和组织中积累,最终S蛋白在脾脏、骨髓、肝脏、肾上腺,以及在卵巢中有相当高的浓度科学界已经发现,如果S蛋白进入血液循环,纳米颗粒会对所有对心血管系统造成害,如血液凝固和出血等都是由于病毒本身的S蛋白引起的。

安大略省圭尔夫大学的病毒免疫学家和副教授拜伦·布莱德(Byram Bridle)一篇经过同行评议的研究表明,接受过莫得纳(Moderna)公司新冠疫苗的13名年轻医护人员中的3人的血浆中检测到了S蛋白。在其中一名工人身上,S蛋白在体内循环了29天。 实验动物在血液中注射了纯化的S蛋白后出现了心血管问题,而且S蛋白还被证明可以穿过血脑屏障并对大脑造成损害。

以前疫苗研究者错误是认为S蛋白是一种很好的目标抗原,不是一种毒素或致病蛋白,而且不会进入血液循环中。但现在证据表明恰恰相反,在注射肌肉部位制造的S蛋白会进入血液循环。而且一旦进入血液循环,S蛋白就可以附着在血小板和血管内壁细胞的特定ACE-2受体上,导致血小板凝结,或者使机体出现凝血功能障碍,导致出血。这也是很多人疫苗注射后出现心脏问题的原因。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最近宣布正在研究关于接种新冠疫苗后出现 “轻微 ”心脏疾病的报告,上周仅康涅狄格州就有18名青少年因服用新冠疫苗后不久出现心脏问题而住院治疗。

而且研究还表明,母亲接种过疫苗的哺乳期婴儿有可能从母亲的乳汁中获得S蛋白,因为血液中的任何蛋白质都会在母乳中得到浓缩,在VAERS中已经有了哺乳期婴儿出现胃肠道出血疾病的报告。另外VAERS还报告描述了一个5个月大的母乳喂养的婴儿,其母亲在3月份接受了辉瑞公司的第二剂疫苗后第二天,该婴儿出现皮疹,拒绝哺乳并发烧。该婴儿被诊断为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这是一种罕见的血液疾病,全身小血管中会形成血凝块,这名婴儿最终死亡。

小儿风湿病学家帕特里克·惠兰(J.Patrick Whelan)曾警告FDA疫苗咨询委员会,新冠疫苗中的S蛋白有可能造成微血管损伤,导致对肝脏、心脏和大脑的损害,这些都没有在安全试验中没有评估。虽然惠兰对疫苗的价值没有异议,但他认为如果由于在短期内没有意识到基于S蛋白的疫苗对其他器官的意外影响,可能会导致数亿人的大脑或心脏微血管遭受长期甚至永久性的损害,那将是非常糟糕的。

在日本机构公布的辉瑞疫苗的数据中,在睾丸和卵巢中也发现的高浓度S蛋白,已经有数以千计的报告称,打过新冠疫苗的妇女出现了月经紊乱,还有数百份关于接种疫苗的孕妇流产的报告,以及关于男性生殖器官紊乱的报告。

拜伦·布莱德还附上一份简短的报告,概述了支持他在采访中所说的关键科学证据。该报告是与他在加拿大COVID护理联盟(CCCA)的同事一起写的,该联盟是一个由加拿大独立医生、科学家和专业人士组成的团体,其宣称的目标是 “提供有关新冠的顶级质量、基于证据的信息,意在减少住院和拯救更多生命”。

鉴于辉瑞公司的疫苗试验中年轻研究对象的数量很少,而且临床试验的时间有限,CCCA说,在儿童和青少年接种疫苗之前,必须回答有关S蛋白的问题,包括S蛋白是否会穿过血脑屏障,是否会干扰精液生产或排卵,以及是否会穿过胎盘并影响发育中的婴儿或哺乳期的婴儿。

LifeSiteNews向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发送了CCCA的声明,并要求对布莱德的担忧做出回应。该机构答复说,它正在处理这些问题,但在发表前没有发出答复。辉瑞、莫得纳和强生公司没有对有关布莱德关注的问题作出回应。

截至2021年5月21日向美国政府的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VAERS)报告的迄今为止的4000多例死亡和近15000例住院。由于它是一个被动的报告系统,这些报告可能只是不良事件的冰山一角,因为哈佛皮尔格林医疗集团的一项研究发现,医生在接种疫苗后应该报告的病人的副作用中,实际上只有不到1%报告给VAERS。

拜伦·布莱德于周一(5月31日)上午通过电子邮件向LifeSiteNews发送了一份声明,称自电台采访以来,他收到了数百封诽谤和攻击的的、电子邮件,甚至有人用他名字作域名创建一个诽谤性网站。在当今的时代,一个学术人员再也不能诚实和基于科学地回答人们的合法问题而不用担心被骚扰和恐吓了,然而对公众隐瞒科学事实的事情他做不到。

新闻来源:

Vaccine researcher admits ‘big mistake,’ says spike protein is dangerous ‘toxin’


编辑、发稿 文锦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Himalaya Toronto Maple Leaf

Just enjoy the interesting article of Gnews! 6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