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美国梦”之二:初中生与博士妹

  • 作者:春晖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6月1日电/西喜社——

小林老家在福建的山区,家里还有个比他大几岁的姐姐,父母都是农民。

在小林很小的时候,他们那个山清水秀的小村子,被当地政府卖给一家开发商去建别墅。土地补偿款分到每个农户家中,简直少得可怜了。为了养家,林父到建筑工地上当了工人。那一片别墅还没建好,林父就在建筑工地上被一块水泥板砸断了腿。多处求告上访,只拿到一万多块钱的赔付款,连医疗费都不够!

眼看着家里陷入绝境,在学校一直品学兼优的小林姐姐只好答应了一直对她纠缠不休的一个社会青年——镇委书记家的衙内儿子,17岁就嫁了过去,换来的彩礼支撑家里过了两年,但也为她在婆家留下了话柄,为以后的家暴留下了隐患。

小林15岁那年,眼看着家里的境况越来越差,看着姐姐每次回家脸上胳膊上的各种伤痕,小林和父母都终于下了决心,跟蛇头签下了生死合约:蛇头带他到美国,他用三年的工钱付清偷渡费,以后就自由了;如果偷渡失败被遣返,小林家不用付费;如果偷渡过程中出了人命,蛇头会赔付死者一笔丧葬补偿费用。这个蛇头一向口碑不错,村里很多人在蛇头的安排下到了美国,眼看着寄回来的钱让家里盖起了楼房。

历经千辛万苦,小林来到了纽约。当天就被送到了一家福建老乡开的日式料理餐馆。来不及倒时差,小林第二天就开始了在这家餐馆的打工生涯。

工资是蛇头跟餐馆老板讲好的,三方都守信用,每个月的大部份工资都直接给了蛇头偿还偷渡费,只留下一点点维持基本生活的钱。一日三餐都在餐馆里吃,肯定不会好,但跟家里比起来,那就是美味佳肴了。住的地方只能用脏乱差来形容,十来个人挤在老板买来安置工人的破房子里,楼下地下室堆满了杂物,楼上两个房间和客厅都成了睡房,根本没有床,铺盖直接铺到地板上。老板每天开个面包车接送工人上下班,小林在老家除了去城里时搭过人挤人的公交车,基本没坐过车,刚开始对每天能坐车上下班很兴奋,毕竟老板的车至少每人一个座位,超载会被罚款的。

餐馆老板对工人们不算好也不算坏,不停地给人安排活儿,工人们没有一分钟喘息的时间。但老板也不打人不骂人,这点至少比小林爸爸在老家的工地上强。工人们在一起也经常说说笑笑,老板偶尔也会参与进来。

老板告诉每一个新人,我们福建人,每个年轻人出来,都要经历三个3年,第一个3年是为蛇头打工,偿还偷渡费;第二个3年是为父母打工,给老家的亲人挣一笔养老费;第三个3年是为媳妇儿打工,攒下彩礼钱,回老家娶媳妇。这几个3年过去,以后的钱才是为你自己的。不论年纪大小,工人们都认可这个理论,实际上这也是他们这帮人几代相传的现实写照。

小林的第一个3年确实偿还了蛇头的偷渡费。他心里其实是很感激蛇头的,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在国内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生活!

等到还清蛇头的钱,小林就跳槽到了另一家餐馆。

小林的第二个3年实际上用了7年!家里实在是太穷了,这几年东挪西借苟延残喘,小林一点点填补这个大窟窿,直到小林出来好多年后,家里才盖起了房子。这期间,姐姐被那个衙内公子哥打到半死,扔回娘家,如果没有小林寄回去的钱交医药费,姐姐恐怕就死在家里了……姐姐的伤好了之后,小林又联系蛇头,把姐姐也弄到了美国。

小林是个勤快又机灵的小伙子,这7年期间,他换了4家餐馆,每到一家新地方,小林就学做不同的工序,都是任劳任怨,勤勤恳恳。几年下来,小林把餐馆的全套程序都完全掌握了,还学会了简单的英语,能接待老美客人点餐。

等给父母盖了房子、接出了姐姐,小林就开始计划开一家自己的餐馆。

又经过几年的筹备,小林选择了美国中部的一个州,在一个知名大学附近租下了一个很大的门面,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精心装修门面厨房和大堂,开了一家全新的日式料理店。当然,这几年下来积累的人品,几个福建老乡老板都给他提供了不少的私人贷款。

凭着自己的厨艺和待客之道,小林的餐馆一开张,生意就非常红火。

随后,陆陆续续地,小林把自己的父母、老家的表弟表妹以及拐弯抹角的亲戚们慢慢弄了出来,都在自己的餐馆打工和帮忙。后厨的工人大都不会英语,没人能接订餐电话,小林又在附近的大学里招聘了几位前台waiter、Waitress轮流换班。

晓芸是这些前台中的一员。她是附近这所知名学府物理专业的博士生,在国内一所985大学读的本科,过来读博后也在其它餐馆打过工。听说附近开了一家不错的日式料理,晓芸很快就来尝鲜。吃过几次,感觉很合口味,且物美价廉,店里的环境也很宜人,晓芸就主动问老板要不要招人,小林立马说前台正缺人呢。

晓芸是个斯文瘦小的姑娘,样貌并不出众,但勤快有眼力见儿,还很有主见有能力,很快在一帮waiter、Waitress中脱颖而出,做了领班,工资和小费也不断增加。

晓芸还建议对餐馆的管理和布景做了一些改进,特别是大堂在晓芸的打理下越来越规范整齐。

小林个子不高,中等身材,眉清目秀中透着精干,十几年在异国他乡的摸爬滚打使他比一般人更稳重更成熟,踏实肯干,行动力强,让他别有一番魅力。

随着俩人的配合越来越默契,店里的经营也越来越好,晓芸慢慢对小林动了感情。几次的暗示明示,让小林惶恐不安。

小林不是不明白晓芸的心意,而是内心深深的自卑。自己初中都没毕业,英语除了能口头接个客人的订单,几乎不认识一个单词,父母都是农民。而晓芸是博士,家里父亲是干部,母亲是老师,俩人家庭背景和学历知识差距都太大太大了,即使晓芸愿意,她的家里也过不了关。

小林是个很现实的人。他一开始并没有妄想,还是继续攒彩礼钱,打算回老家搬运个媳妇。父母亲也托亲戚朋友四处打听合适的人选。好不容易找了一个父母和小林都感觉不错的姑娘,小林就打算回国去相一趟,如果合适,就在国内完婚,然后想办法搬过来。

当小林把回国计划告知店里的员工并安排工作的时候,晓芸立马提出了辞职。显然,这是将了小林一军,因为如果后厨和大堂管事的人同时离开,餐馆可就无法运行了。

小林苦苦挽留,提出各种加薪方案,晓芸就是不答应,并且明说,我留下来的条件就一个,你得娶我!

这话一出口,小林愣了片刻,再问一句,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晓芸大声说,你得娶我!

小林不傻也不是木头,他是个聪明人,晓芸的话没说完,当着众人的面,他就冲了上去……

到现在,小林和晓芸已经结婚生了4个孩子,他们的日式料理店也已经开了3家分店,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

小林的父亲说:美国真是救了我们福建人的命啊!

审核:蚂蚁兄弟;校对:阿伯塔;发稿:信心的选择

欢迎阅读“中国人的美国梦”专栏相关文章:
“中国人的美国梦”——梅子的纠结

欢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