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涉及COVID-19起源的中共官员,五年前设计了将生物武器从中共国传播到美国的战略

  • 作者:wenwu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6月1日电/西喜社——

如图,这都是人民解放军(PLA)针对美国的生物战计划的一部分。 COVID-19的设计是基于一些生物武器的特点,特别是特别是高度传染性、低致命性和高无症状传播率。如下图

解放军生物武器的另一个重要特征,在该清单中没有提到,就是掩盖其来源(超限科学误导)。

也就是说,有能力通过设计一种可以归咎于自然进化的病毒,来逃避生物战攻击的责任。 王长军是总部设在南京的解放军东部战区司令部的一名高级军官,负责分离舟山蝙蝠冠状病毒ZC45和ZXC21,爆料革命战友闫丽梦博士称这病毒为制造COVID-19的骨架。如下图

在地方政府失去对COVID-19疫情的控制后。我们假定为中共国生物战计划的负责人陈薇少将,在她完全接手了武汉的新冠病毒“清理”行动时,王长军是她团队的一员。尽管他是来自解放军东部战区的司令部,并离开了解放军中央战区司令部,但是他仍对武汉拥有管辖权。

2020年9月,王长军因其在COVID-19疫情上的角色,被中共国共产党领导人习近平授予“国家勋章和荣誉”。

王长军不仅对可能感染人类的蝙蝠冠状病毒(生物武器)感兴趣,而且对病毒性呼吸道感染的传播方式感兴趣,特别是没有表现出疾病症状的人传播感兴趣,也就是无症状传播。

王长军对解放军士兵中的的腺病毒呼吸道感染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并于2016年创建了流行病学模型,包括此类病毒性呼吸道感染如何从中共国传播到美国。(如首图 )

除了中共国共产党及其同情者之外,现在每个人都应该肯定:COVID-19病毒是在实验室制造的,并且是人民解放军生物战计划的一部分。

(向推特COVID-19侦探@neophighte致敬,他的研究为这篇文章做出了贡献)

简评:

中共军人王长军和美国NIH负责人福奇一样,都对生物武器感兴趣,并且互补互助。这两派人在中西结合后,中共于2019年发动了谋划已久的生物战。

闫丽梦博士早前爆料说:中共国手头不止一种病毒,这是科学家都知道的常识!比方说印度RRRA模型的新冠病毒,远比武汉爆发的病毒更有毒性,其传播能力是原先的2倍。也就是说,会有越来越多的来自中共国实验室的生物武器,将会投入到第三次世界大战中。

中共流氓政权外强中干,老鼠扛枪窝里横是其恶党的核心。所以,我们要对中共国共产党说:我们永远不会投降。

从我们的窝里滚出去!

审核:Jenny Ball ;校对:信心满满;发稿:信心的选择

新闻来源:《门扉网》|作者:乔·霍夫特|发布时间:2021年5月31日|客座:劳伦斯·塞林/安娜·陈

欢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