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历史之根基 (三十八) 进城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和风

编辑   银河 星河   上传   银河

historic-uk.com

第一卷  根基

英格兰历史:从原始时期至都铎王朝

第三十八章   进城

十五世纪的英格兰仍然是以农村社会为主的,仅五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大约800个城镇里。只有伦敦一个城市能与欧洲大陆上的城市相媲美,其他的城镇主要是大乡镇,人口不足10,000,但约克和诺里奇除外,它们的人口分别是30,000和25,000。比较重要的城市都是有城墙的,如约克和切斯特。另外还有如南阿普顿一样的港口城市。在人口统计数据范围的另一端,主要城镇居住的人口是几百而不是几千。许多这些小城镇简直就是被沟渠包围的一块地方。

十五世纪末,威尼斯的一位旅行者写道:英格兰的“居民非常稀少,几乎没有什么重要城市”。我们可以想象相当小的定居地不均匀地分布在这块土地上,与意大利北部的城邦形成了鲜明对比。小城镇还没有发展成熟,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英格兰的集体无意识。

最宏伟的建筑是由石头造的,教堂是石头造的,还有桥梁。但只有最富有的商人用石头建造自己的房子。其他人像以前一样,用木材或者荆条加粗灰泥建房子。房子之间的街道狭窄、肮脏和恶臭,还掺杂着琐碎的城镇生活,有较少让人满意的农村风景。猪仔和鸡群围着街道和房子漫游。1353年在剑桥郡发生了一件事,一只母鸡把烧红的灰炭撩进小孩的稻草床里,引起了一场致命大火。牲畜被圈在某些城镇房子的花园里,后花园形成了公共农场“带状地带”,这里被用来种水果和蔬菜。果园和溪流暂时给人一种开阔农村的错觉。在许多城镇里,流水的声音总是离你很近。

喧闹声很大,集市日的喧闹达到高潮,但走一两分钟路,就能带领访问者进入相对安静的农场和树林。一路走去,住户和院子变得越来越少,城镇逐渐远离,最后就到达草场、田园和树林这些风景区了。这里空气新鲜,少有恶臭的污染,也不担心被感染,脚下的土地是松软的。然而,去创造一幅幸福田园的图画将是不明智的;许多交易都在农村的小屋和村落里进行,其中有织布和制革交易。织布人一般住在农村而不是城镇,因为农村劳力比较便宜,规矩也少。

尽管如此,城镇是商业和管理中心,也是集会和公共娱乐的地方。涉及城镇和王国公共事务的公告都是在市场十字架处宣布的,王室传令官也在这里宣布打仗的消息。市场也是城镇为罪犯放置手足枷、“兽栏”或笼子的地方。有些城镇是在某个城堡或修道院保护之下建造的,人们在城里能找到自己最可靠最满意的客户。然而,居民之间不总是和谐的,修士和贝里圣埃德蒙兹(Bury St Edmunds)的市民发生了几次暴力冲突,男修道院院长没有成为好地主。

其他城镇建在河流的交汇处,这使得贸易得到保障。许多城镇整体上都在做贸易。城镇刚开始发展时,没有任何的计划或者协调,当做买卖的人增加时,人们可能会铺一条新路,根据要求,小屋和住宅都要建在城墙以外,它们幸存下来并变得神圣了。温彻斯特和萨夫伦沃尔登(Saffron Walden)成为多元化城市,人们现在还能看到当时的建筑布局、宽阔的街道和市场的格局。

在居住一年零一天后,任何城镇居民就获得人身自由了,就像我们观察的那样,但城镇本身不是自由的中心。许多城镇是服从于贵族和主教的,他们在租赁和税收上谋利,其内部管理由一个等级制度来控制的,它既僵硬又严厉,存在于任何名义上的封建土地管理中。被排除在最富有商人阶层之外的市长和地方议员,实际上主宰着城镇生活的各个方面,他们开办同业行会,组织安排法庭,为市场制定规则。商人拥有财产,是“荣誉市民”或者市民,他们常常住在同一个区里彼此做邻居,其家族之间的通婚已经成为一种习俗。

城市大量需求有专业技能的人。制陶工与石匠和瓦匠共同劳作,在同一条小街上也能看到手套商和服装商。皮革商和制革工人彼此紧密协作,木匠和制桶工人经常出现在同一个木材场里。在索尔兹伯里的市场上,有燕麦行,屠夫行和牛行当。在纽卡斯尔(Newcastle),有皮革商门(Skinnergate),造马刺门(Spurriergate)和马鞍门(Saddlergate)。这些制造者形成了自己的工艺行会,在某种程度上,将自己与所谓的商人行会区别开来,但他们的地位远远低于那些富商,因为商人监督和组织了他们的实际工作。两组不同成员之间常常爆发仇恨甚至公开对抗,但商业关系保证了没有发生大规模或者持久的秩序混乱。

手工业者和商人阶层以下,就是学徒工、劳工和家庭仆人。他们总是潜在和低下的。除了规范的社会高低等级外,中世纪的英格兰没有其他级别了。这是世界的本质。社会最底层是穷人和病人,由于存在讨饭和慈善救济的可能性,他们被吸引到城里。十四世纪末和十五世纪代表了救济院和医院的伟大时代。到了十四世纪时,大城镇已经拥有了学校,十五世纪里,这些学校中的一、两所甚至有了借阅图书馆。城市和乡村有一种适当差别,城市的识字水平高于农村。公共建筑本身表达了市民的自豪感,人们也越来越重视仪式和游行。市长成为“我的市长大人”,走在礼仪队列的最前面,其身后是扛着长剑和城市权杖的警官。光景和惨象总是出现在同样的街道上。

祈祷钟(Angelus)和加百利(Gabriel)钟在凌晨敲响,以唤醒睡梦中的市民。每个城镇都有许多洪亮的钟声,独特的声音提醒人们开始或者结束不同的任务。祈祷钟声之后,劳作几乎是立刻就开始了,运水的人集合在井边,屠夫为第一个买主准备肉食。然而,直到六点钟,才允许商人开张,六点之前,他们不能卖任何东西。在伦敦,当弥撒在某些规定的教堂举行之前,大街上不能卖鱼。在某些较大的城镇,其他的钟声在九点或者十点钟敲响,目的是告诉“外国人”或外来人,现在能在市场上讨价还价了,这也是一天第一顿饭开始吃的时间。正午的钟声是为中午饮料(noon-drink)而敲的,这也是建筑工人和其他劳工被允许睡一小时午觉的时间。

下午的愉快时间比上午要少。那些把自家农产品运送到城镇的人,现在开始走上回家的路。大多数商店天快黑时就关门了,但厨师和屠夫可以工作到晚上九点钟。晚钟敲响的时间是九点,它命令男人女人返回自己的住所。田园里的工人现在必须赶快回家,否则会被关在门外。再一次开始习惯循环之前,城镇开始睡觉了。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