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前沿世界】疫苗接种噩梦篇

作者: 纽约香草山医疗部 圣母院钟声

目前mRNA疫苗接种的概念是建立在这样一个前提下,即通过把合成的病毒信使RNA序列注射到人体中,使人体细胞开始产生COVID-19棘突蛋白。作为回应,人体会产生识别该蛋白质的特定抗体来中和入侵的CCP病毒。在美国获准“紧急使用授权”( EUA, 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的三种疫苗中的两种, 即辉瑞和莫丹纳的,均建立在这种合成信使RNA(mRNA)疫苗技术的基础上。 

疫苗开发商和公共卫生官员承认,接种mRNA疫苗后,大多数人,特别是年轻人,会经历足够强烈的反应,需要一两天的恢复,甚至请假。但是医学文献中没有一项可信的科学研究表明症状如高烧、发冷、头痛、关节,肌肉疼痛、疲劳,甚至致残等能够显示疫苗接种者的身体正在成功地产生人工免疫力。 

匹兹堡一名33岁的妇女雷切尔·塞泽尔(Rachel Cecere)告诉WPXI-TV新闻,她在第一次接种辉瑞的COVID-19疫苗12小时后的半夜,从颈部剧痛中醒来,并发现肢体瘫痪。 “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 我入睡前完全正常, 凌晨 1:30 醒来,整个身体不能动弹,……医生找不出我问题的原因。我没有已知健康问题,医生告诉我,‘你很健康,我们搞不懂为什么会这样’。”  在杰斐逊医院接受物理治疗近三周后,她的两条腿仍然没有感觉,只能勉强移动左腿。作为单身母亲的她只有上半身恢复了一点力量,但左手仍然感到虚弱,无法抱起女儿。“我多次被告知,诊断是:接种辉瑞COVID-19疫苗带来的神经系统急性失调。”但她的出院文件中没有提到她的疫苗接种史。显然,医院当局不愿意将其瘫痪归因于疫苗接种。而医院的压力来源于何处?CDC(美国疾病预防及控制中心)?

Rachel Cecere, 33. By Celeste McGovern

类似情况也发生在田纳西州, 据LifeSiteNews2021年5月11日报道,纳什维尔市的布兰登.麦克法登(Brandy McFadden)曾于2020年感染过新冠病毒,她于4月16日接种了第二剂辉瑞mRNA疫苗。第二天下午,她说不能走路了,脖子钻心剧痛。“真是一场噩梦! 我只是想做个尽职尽责好公民, 听从政府号召去接种疫苗。从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 她告诉当地新闻台。她的丈夫带她到范德比尔特大学医疗中心(Vanderbilt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急诊室,接受了CT扫描、MRI、EMG和血液检查,所有这些检查都无法给出病因解释。她已逐渐恢复手臂运动,一周后可以扭动脚趾。 

然而,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VAERS)已收到1619份关于COVID-19疫苗接种后神经系统副反应事件的报告,其中包括瘫痪或近瘫痪,如吉兰·巴雷综合征(Guillain Barré Syndrome),横向骨髓炎 (transverse myelitis), 急性传播性脑脊髓炎 (acute disseminated encephalomyelitis) 和贝尔氏面瘫 (Bell’s Palsy,,面部肌肉瘫痪,经常以口下垂和无法闭合一只眼睛为标志)。在这些报告中,794份与辉瑞的COVID疫苗有关,包括截至4月30日30~39岁患者的131例瘫痪报告。CDC强调,VAERS报告没有在疫苗和不良事件之间建立因果关系。更糟的是,VAERS数据积压了大约三个月,因此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被严重低估的数据结果。即使VAERS数据全被统计,也只能反应疫苗接种不良事件真实数据的1%至10%。 

在18至29岁的人群的数十份报告中,有一位医生报告了一名密歇根州的21岁年轻人,他于3月接种了第一剂莫丹纳mRNA疫苗,9天后开始出现“上升性瘫痪”。报告说,他的病情“迅速升级,需要接受气管插管加呼吸机辅助呼吸”,他接受了吉兰·巴雷综合症的治疗,因瘫痪,失去了自主呼吸能力, 毫无选择地只有做气管切开术了。 

另一份医生向VAERS发的报告描述了一名26岁的年轻女性在3月份接受了第一剂辉瑞的疫苗,三天后,她的脚趾开始感到麻木,并蔓延到腿部。五天后,感到手指和嘴麻木,手臂无力。几天后,她因右侧口角下垂去了急诊室,医生给予腰椎穿刺, 脑脊液测试显示吉兰·巴雷综合症,随即开始接受静脉免疫球蛋白输入治疗。 

世界范围内,目前四个主要的疫苗品牌(辉瑞、莫丹纳、阿斯利康、约翰逊-约翰逊)不是直接向人体注射棘突蛋白,就是通过mRNA技术指导人体制造棘突蛋白,并将其释放到人体血液中,人体的免疫系统就会产生针对棘突蛋白的中和抗体,并中和棘突蛋白,由棘突蛋白造成的损害就可能会停止。因此,任何在疫苗接种后幸存下来的人,都是因为他们与生俱来的免疫系统在保护他们免受疫苗的伤害,说明疫苗其实是施害者。 这一说法得到了许多专家的支持,其中包括世界著名的传染病专家——法国的艾克斯-马赛大学(Aix-Marseille University)的迪迪埃·拉乌尔特教授(Prof. Didier Raoult) ,“相当多的人在接种疫苗后一周内检测出病毒呈阳性,并出现症状。接种疫苗后感染的可能性高于未接种疫苗的人”。 所以,疫苗是攻击你的武器,你自身的免疫系统才是你的防御。 

辉瑞公司前副总裁兼过敏和呼吸研究首席科学家迈克尔·耶顿博士(Dr. Michael Yeadon)说:“尽管一些价格低廉且容易获得的口服药已在临床治疗中得到证实,但新冠病毒感染后的早期治疗还是受到审查和压制,这显然是为了确保这场全球大规模疫苗接种快速推进。”其实,你根本不需要疫苗,科学被医疗官僚曲解和操纵了。事实证明,口服硫酸羟氯喹、伊维菌素、布德索尼德(用于哮喘治疗的吸入性类固醇),以及维生素C&D、锌等补充剂,不仅可以降低症状的严重程度,而且可以预防CCP病毒感染。 大药商及其扶持的医学官僚是不会让廉价有效、又能救命的药物来毁了他们赚大钱的疫苗计划,或任何有利可图的治疗计划,人类的贪婪和无耻在这次人为瘟疫大流行中显现得淋漓尽致。

只有新中国联邦的爆料革命最早揭露病毒真相,英雄病毒学家闫丽梦博士自去年7月以来公开呼吁:只有从制毒的中共那儿充分了解被基因改造的病毒关键信息,研发疫苗才可能是有意义和有效的。爆料革命领头人郭文贵先生早在今年4月就告知世界:这次疫情的真正灾难是疫苗经济和疫苗政治,最终,它将变成疫苗灾难和疫苗战争。这一切混乱及损失的源头就是中国共产党。无论世界的哪种力量要生存下去,当务之急要解决的就是这个万恶之源。

参考链接:

https://www.lifesitenews.com/news/two-young-mothers-paralyzed-after-receiving-pfizers-covid-vaccine

https://www.naturalnews.com/2021-05-07-salk-institute-reveals-the-covid-spike-protein-causing-deadly-blood-clots.html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