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关于中共国病毒COVID-19疫情情报的系统分析报告4

作者:22rOn

纽约香草山火来和纽约香草山蚊子强力推荐

声 明

本报告旨在阐述中共国自2005年以来开展有关病毒研究、中共国科研教育机构与香港之间的联系,所有信息均来源于互联网,任何人使用检索引擎都能够获取以下所有信息。分析所提出的线索与结论,仅代表本人观点。


III. 2016病毒项目与香港的关系

根据前文所述,香港大学管轶作为中港两方的纽带,同时香港大学袁国勇团队参与到2016YFD0500304课题,鉴于早些时候Dr.Sellin提出对香港大学Malik Peiris可能参与到2016病毒项目的质疑,本段重点是基于Dr.Sellin的观点提供一些不同角度的侧面佐证,以说明Malik Peiris与2016病毒项目的关系,其次是挖掘香港大学与中共国内高校/研究机构之间的其他合作关系

  1. 2016病毒项目与Malik Peiris的关系

根据香港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公开的《2018/19年度获资助研究项目名单》,香港大学Malik Peiris广州医科大学赵金存合作,开展了一项名为“探索不同人冠状病毒之间的交叉免疫保护作用” 的研究项目,获得了为期4年的香港政府资助,同时该项目是与中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发起的联合资助。该信息可与图3(c)中赵金存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项目情况对比验证。而赵金存在2016病毒项目的参与2016YFD0500305课题,正是在进行病毒感染宿主重要蛋白的结构性研究。可以推测若Malik Peiris参与了2016病毒项目,其参与途径可能就是与赵金存开展的合作课题

图6. 香港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的公示信息

另一方面,有证据表明Malik Peiris可能还受到了中共当局的其他“资助”。根据中共国媒体的公开报道,2018年9月广州举行的“第三届国际流感及其他呼吸道病毒防治论坛”活动中,作为中共国内最大的独立医学实验室机构之一的广州金域医学建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域医学),与广州医科大学校长钟南山宣布合作成立“临床呼吸道病毒诊断与转化中心”,同时该中心宣布聘请Malik Peiris作为其专家顾问

图7. 广州“临床呼吸道病毒诊断与转化中心”成立

根据金域医学的过往新闻报道与公开的股东信息可知,该公司为广州医学院(广州医科大学前身)的校办企业,由钟南山的学生梁耀铭建立,2007年君联资本为其进行A轮投资,2015年9月金域医学获得来自国开博裕辰德资本国创开元股权投资基金(简称国创开元)、君联资本4亿元人民币的战略投资。而国开博裕国创开元的背后是中共国的国家开发银行。2018年金域医学上市后,该公司便成为中共国上海股市中独立医学实验室的行业龙头。因此有理由质疑,中共有可能通过金域医学,与Malik进行了深度的利益捆绑

2. 中共的病毒研究与香港大学的其他合作信息

除了Malik Peiris可能参与到中共的2016病毒计划以外,本报告还挖掘了中共政府公开的、部分年份的香港研究资助局与国际自然科学基金联合资助项目(简称中港联合资助)的部分内容(见源信息索引)。其中与病毒研究直接相关的有:

表4. 2009-2014年香港研究资助局&中共国际自然科学基金联合资助项目审批情况

根据表中信息可以看到,申请中港联合资助的申请人/申请单位,都与2016病毒计划关系密切,从侧面可以看出,香港学术界与中共的配合可能并非短时间内达成的合作关系,而是中共通过中港联合资助项目,对香港学术界(尤其是病毒学、微生物学界)以“友好合作”“联合资助”的名义长期渗透的结果。

IV. 其他信息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项目信息:本报告对2016病毒项目相关的重要研究者进行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项目信息的遍历查询,查询了2005~2019年其申请的项目资助,以获知其在各年度进行了何种课题的研究。这些截图的信息已按资金申请人(课题主持人)所属单位及姓名进行了分类,以供研究对比。需要指出的是,名为“_汇总信息”的文件夹内容,是二次搜索查询的内容,信息来源并非官方,不能完全采信,而其他信息均来自中共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网站。文件位置见源信息索引。

国家科技报告:本报告对与COVID-19事件有关的重要中共国人物进行了国家科技报告检索,对历年的国家科技报告摘要进行了截图存档以供分析,文件位置见源信息索引。

其他病毒的研究信息:本报告调查进行期间,同时搜集到中共官方对寨卡病毒、禽流感病毒的研究,这说明中共当局极可能还有其他种类的人工病毒被作为超限生物武器,这对尚处于COVID-19严重危害的全世界来说是一个重大威胁。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中国疾控中心舒跃龙,是2016年禽流感病毒研究的主要负责人,此人在是年开展了一项名为“重要新发突发病原体发生与播散机制研究”(编号2016YFC1200200)的重点研发计划。而此人的团队曾以名为“以防控人感染H7N9禽流感为代表的新发传染病防治体系重大创新和技术突破”的研究课题获得了在2017年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根据上文的调查(附件二),此人也参与了2016病毒项目。文件位置见源信息索引。

图8. 舒跃龙团队的研究项目获得2017年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

结 论

中共当局一直在进行系统化、有组织、有计划的病毒研究。COVID-19背后是中共围绕人兽共患病开展的病毒项目,与此直接相关的是中共国2016年启动的“重大突发动物源性人兽共患病跨种感染与传播机制研究”重点研发计划,该项目是2005~2015年由高福研究的“动物源性病毒跨种间感染与传播机制研究”“重要病毒跨种间感染与传播致病的分子机制研究”的延伸课题,该项目直接涉及了武汉病毒研究所与中共解放军军事医学研究机构,涉及的人员与资金庞大复杂,其中包括了数项军事级研究项目,包括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美国盖茨·梅琳达基金会等海内外机构的投资资金,其研究背景充分说明中共军方极有可能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着军事级的生物武器研究。

其次,除武汉病毒研究所,中共当局也有可能在其他地区同时布局了病毒的实验研究,根据对香港大学Malik Peiris和管轶的调查,中共当局很有可能在汕头大学,通过新建立的汕头大学·香港大学联合病毒研究所,通过广州医科大学赵金存与Malik进行的合作,在港粤一带也进行了病毒研究。

COVID-19可能也只是中共当局进行病毒研究的冰山一角。根据本报告的调查,中共国已经以“973”计划、“传染病防治” 科技重大专项、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国防科技专项等方式,通过数量众多、“化整为零” 、复杂隐蔽的国家级科研项目,分工明确地解决各种病毒武器化过程中的工程技术问题,主要包括了寨卡病毒、禽流感病毒、埃博拉病毒、登革热病毒、西尼罗病毒、基孔雅肯病毒——开展病毒分析鉴定、病毒传播与进化、病毒与宿主相互作用、有效抗病毒药物研制的大规模长期研究。以目前调查的信息表明,中共对寨卡病毒与禽流感病毒的研究最为细致,成果最多,这表明中共当局有可能已经对两个病毒进行了武器化改造,这给全人类的生命健康安全带来了巨大的风险。

综上所述,中共通过20年以上周期进行长期布局、通过国家计划带动走“军民融合、化整为零”的路线,通过国家与地方企业的资金与海内外资金、研究机构联合的方式,已经打造了属于中共的病毒版“一带一路”(One World, One Health)。如不尽快解决中共当局在COVID-19的问题,很有可能会有更多种类、后患无穷的致命病毒,成为继COVID-19后最大人造生物危害,侵蚀破坏整个世界的文明秩序。

(正文完,附件信息后续)

相关链接:

关于中共国病毒COVID-19疫情情报的系统分析报告1

关于中共国病毒COVID-19疫情情报的系统分析报告2 

关于中共国病毒COVID-19疫情情报的系统分析报告3

关于中共国病毒COVID-19疫情情报的系统分析报告5

关于中共国病毒COVID-19疫情情报的系统分析报告6

关于中共国病毒COVID-19疫情情报的系统分析报告7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