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关于中共国病毒COVID-19疫情情报的系统分析报告2

作者:22rOn

纽约香草山火来和纽约香草山蚊子强力推荐

声 明

本报告旨在阐述中共国自2005年以来开展有关病毒研究、中共国科研教育机构与香港之间的联系,所有信息均来源于互联网,任何人使用检索引擎都能够获取以下所有信息。分析所提出的线索与结论,仅代表本人观点。


中共病毒研究计划的背景信息

本报告重点围绕“重大突发动物源性人兽共患病跨种感染与传播机制研究”项目(以下简称2016病毒项目)来分析中共的病毒项目蓝图。它横跨了中共国的“973”计划五年计划,同时与“传染病防治” 专项有着密切联系,本部分将依次对三个计划于病毒研究之间的关系分别介绍。

I. 中共的病毒研究与“973”计划

 “973”计划:全名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被中共国务院科技部1997年组织建立,和国务院财政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与相关主管部门共同实施,“旨在解决国家战略需求中的重大科学问题”,简称“973”计划。“973”计划由科技部召集专家顾问组,顾问组有对该年度“973”计划立项有决策与监督权力,一般一个项目执行期为5年,项目执行2年后实行中期评估,评估项目的“工作状态”与“研究前景”,以调整确定后三年的研究计划。2016年2月,中共国科技部将其并入国家重点研发计划,“973”计划被它替代(等同于名称更换,实体形式保留)。该计划的实施经费由财政部、基金委拨款支持。

根据网络信息整理获得的中共973计划项目清单,现摘列1999~2015年间与病毒研究直接相关的项目:

年份项目编号项目名称首席科学家第一承担单位
1999重要传染病防治基础研究金奇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病毒学研究所
20052005CB522900 人类重要病原体致病机制研究金奇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病毒学研究
20052005CB523000 动物源性病毒跨种间感染与传播机制研究高福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
20052005CB523200 动物重大传染病病原变异与致病的分子机制童光志中国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
20062006CB504200 人类免疫缺陷病毒生物学和免疫应答机制研究张林琦中国医学科学院
20062006CB504300 感染与免疫的基础研究舒红兵
高光侠
武汉大学
20092009CB522100 呼吸系统疾病与损伤基础研究 钟南山广州医学院
20102010CB530100重要病毒的入侵机制研究胡勤学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20102010CB833600抗体-抗原分子识别的结构基础和功能研究郭亚军第二军医大学
20102010CB911800细胞抗病毒先天免疫相关蛋白的生物学研究郭德银武汉大学
20112011CB504700重要病毒跨种间感染与传播致病的分子机制研究高福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
20112011CB504800病毒潜伏感染的分子机制刘奋勇武汉大学
20112011CB504900重要病原体变异规律与致病机制研究金奇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生物学研究所
20122012CB910200 天然免疫应答相关蛋白的鉴定、结构与功能 舒红兵 武汉大学
20122012CB911100 病毒与宿主细胞相互作用分子机制的研究 于晓方 吉林大学 
20122012CB518900病毒与细胞相互作用导致炎症的基础研究吴建国武汉大学
20122012CB519000重要病毒持续性感染形成和维持的分子机制研究袁正宏复旦大学
20142014CB542500慢性病毒感染的体液应答机制及功能重塑祁海清华大学
20142014CB542600动物病毒-宿主相互作用机制的研究蒋争凡北京大学
20142014CB542700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与宿主相互作用/调控病毒复制及宿主免疫应答的机制杨汉春 中国农业大学
20142014CB542800新发、再发传染病病原体的结构研究饶子和南开大学
20152015CB910500流感等重要病毒与宿主动态互作的细胞分子机制陈吉龙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
表1. 1998-2015年间中共国“973”计划种以病毒为主题的研究项目

通过这份表可得到的线索有:

  1. 从1998-2005年的研究项目分布看,有关病毒研究的非军方项目,可能最早起始于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病毒学研究所。当时该机构的负责人之一是中国分子病毒学泰斗侯德云,为中国培养了一大批病毒学界的骨干人物。该机构于2002年改组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后该机构一直也是病毒研究的核心参与单位。
  2. 所有参与病毒研究的第一承担单位,除相关科研机构外,参与的高校基本都是中共国内一流的综合性大学,由此可知综合性大学对病毒方面的研究能力,是中共实行病毒项目所依赖的重要力量。
  3. 上述参与病毒研究的众多研究者,多数可能同样参与了2016病毒项目,成为该项目的核心人物或重要课题/子课题的负责人,这一点可以中共媒体报道、学术文章为依据进行判断/筛选。
  4. 不同项目的课题间存在着不同学科分支的交叉关系,这是中共国多个研究机构与高校之间协同分工、对病毒进行系统性研究的合作基础。
图1. 来自中科院的项目通稿(截图来自中科院官方网站)

与2016病毒计划的主题直接相关的是编号2005CB523000和编号2011CB504700的两个项目,该项目首席科学家是现中共国疾控中心主任的高福,多年来一直在从事人兽共患病跨种感染与传播的研究工作。通过图1信息可分析得到的线索有:

  1. 两个项目之间是递进关系,且研究重点逐渐转向了禽流感病毒与SARS(CoV)等病毒。
  2. 对人兽共患病病原的研究得到中共国国家资金的长期支持,说明对病毒的跨种传播研究,中共国已经持续了至少15年,且这是中共高层方面一直感兴趣的研究方向
  3. 通稿明确指出2011-2015年病毒研究项目的参与单位包括了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牵头组织)、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病毒病所在内。结合2020年被披露的武毒所与COVID-19的联系,说明这一系列的病毒研究很可能与COVID-19有着密切关系,值得深入调查分析。
  4. 线索3中提及的参与单位,在后续分析的2016病毒项目全部参与其中,且研究课题主题也相同,说明2016病毒项目就是高福在2005-2015期间病毒项目的延续

此外,从网络中获取到的、高福在2005-2015期间的项目书(《动物源性病毒跨种间感染与传播机制研究项目书》和《重要病毒跨种间感染与传播致病的分子机制研究项目书》,见源信息索引到这些文件),两者的研究内容与两者之间的逻辑关系,不但可以佐证上述分析出的线索,也是对2016病毒项目深入分析的重要切入点。

II. 中共的病毒研究与 “传染病防治”专项

“传染病防治” 专项,全名“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防治” 科技重大专项(国家科技重大专项的子项目,后者由中共国务院科技部管理。根据《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年—2020年)》,该项计划是原中共国务院卫生部(现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与中共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牵头组织实施的国家级传染病防治计划,实施期限为2008-2020年,每一年度均进行若干立项,施行期为2-5年不等。该计划的实施经费由财政部、基金委拨款支持。

根据中共国政府的公开信息,检索到2016-2020年中共国 “传染病防治”专项总体负责小组的如下名单:

图2. “十三五”计划-“传染病防治”专项总体组名单

2016-2020年总体组名单的专家成员,都是中共国有关传染病学、病毒学、免疫学、蛋白质组学等领域研究机构的负责人,他们当中许多成员也是“传染病防治”专项及其课题的负责人。除了这份名单,还有一份中共国2021年1月发布的《第三届国家人间传染的病原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评审专家委员会名单》(见源信息索引到该文件),这些人与其所在的机构与其研究方向,同样也应是重点关注的对象。

和2016病毒计划进一步相关的是,2020年被闫丽梦博士指证为COVID-19病毒骨架的ZC45ZXC21,是2017年解放军南京军区军事医学研究所王长军团队从事蝙蝠病毒研究的研究成果,其研究内容受到了2013年“传染病防治”专项2013ZX10004103-104的资助,该专项内容在中共国政府网站上未能获取任何该专项的明细。

另根据中共国2016年发布的《突发急性传染病防治“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见源信息索引到该文件),摘录部分内容如下: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突发急性传染病防治工作,要求始终把广大人民群众健康安全摆在首要位置,切实做好传染病防控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工作,并将突发急性传染病防治上升到国家安全战略高度。人民群众对突发急性传染病的关注度越来越高;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稳步推进,以及国家安全和发展的需要,我国将承担较以往更加繁重的国际义务与责任,赴境外参与全球卫生应急处置逐渐成为新常态。为此,在“十三五”期间须全方位推进突发急性传染病防治能力和水平建设,有效保障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 

上述内容说明,中共国除了实施“一带一路”战略、企图将其共产主义的模式扩张至全世界以外,甚至也企图在世界公共医疗卫生问题上实施病毒版的“一带一路”战略。后文中强调的、中共提出的“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健康”概念,与“一带一路”有关国家区域合作、内地港澳台合作等内容,充分说明了 “十三五”规划,是中共在公共医疗卫生上正式开始积极图谋扩张的标志

除上述文件外,本报告也尽可能地收集了“传染病防治”专项更多的政府公开信息,供COVID-19的调查者研究参考。

III. 中共的病毒研究与五年计划

五年计划,全名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规划纲要,自1953年起施行,是中共以五年为一个计划实施周期、以增强国力为目标的核心计划,现由中共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规划实施,可类比1933-1938年期间的罗斯福新政。2016年-2020年是其第十三个五年计划(简称“十三五”计划)。该计划由中央与地方财政、基金委和各地方政府科技基金支持。其中五年计划之下又包含了名为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的子项目。总体来说,中共国的五年计划的范畴最大,内容上基本包括其他两个计划,可以理解为“973”计划、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传染病防治”专项(国家科技重大专项的子项目),都是中共国五年计划之下的子计划。

图表1.中共国各类计划及其联系

根据互联网的公开信息整理的2016~2018年十三五计划国家重大专项统计(见源信息索引到该文件。此表整理信息的不完整,尚有未公开的涉密项目),其中名为“蛋白质机器与生命过程调控”(编号YFA05)、“生物安全关键技术研发”(编号YFC12)和“畜禽重大疫病防控与高效安全养殖综合技术研发”(编号YFD05)的三个不同课题类别,涉及了大量与病毒有关的研究课题。这些课题内容及其参与者,应是COVID-19调查的重要方向。

(未完待续)

相关链接:

关于中共国病毒COVID-19疫情情报的系统分析报告1

关于中共国病毒COVID-19疫情情报的系统分析报告3

关于中共国病毒COVID-19疫情情报的系统分析报告4

关于中共国病毒COVID-19疫情情报的系统分析报告5

关于中共国病毒COVID-19疫情情报的系统分析报告6

关于中共国病毒COVID-19疫情情报的系统分析报告7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