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历史之根基 (三十四) 游戏中的世界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和风

编辑   银河 星河   上传   银河

ox.ac.uk

第一卷  根基

英格兰历史:从原始时期至都铎王朝

第三十四章   游戏中的世界

许多微型水壶在中世纪的居住地被发现,人们认为它们是儿童玩具。爱德华一世的儿子收到过微型小推车和一把小犁头。从伦敦一个古穴里,发现了一支由铅和锡制作的玩具鸟,它的原型可以在一个水平杆上来回摇动,摇动的同时,舌头还能从张开的嘴里伸进伸出。微型人的脸是由锡皮制作的,有大耳朵、大眼睛和短直的头发。人们还为婴儿制造了发出嘎嘎声的儿童玩具。布袋式木偶是常见的。木头或穿衣服的娃娃被称为“玩偶”,还出现了陀螺和跳跃的玩具。Hobby-horses就是玩具马。所以玩耍永远是孩子的事情。但世界的召唤不是很遥远。男孩子接受剑弓格斗和射击的训练,大人教他们怎样模仿鸟叫,怎样从太阳的投影看时间。女孩在编织、缝纫和洗烫衣服方面接受训练。

儿童时代的时间不是很长。撒克逊时代,负成人责任的年龄是十二岁,此时,男孩女孩都开始努力用全部时间去劳作,他们在农田里劳动,或者在城镇的街道和市场上工作。在之后的几个世纪里,男孩从七岁起承担法律责任,十四岁可以立自己的遗嘱。

较幸运的孩子被赐予接受教育。人们把一些很小的孩子送给修道士,之后就看不到孩子们穿世俗衣服了。孩子的头发被从头顶圆形部分剃下来,所以已经是一个修士了。在特殊的弥撒上,孩子的外套被脱下,男修道院院长声明:“愿上帝把你从老人那里夺过来。”然后给这个男孩一件修士服,并说:“愿上帝给你的衣服把你变成一个新人。”1080年,一个老牧师回忆:他五岁时开始在什鲁斯伯里(Shrewsbury)镇上学, “著名牧师西沃德(Siward)做了他五年的老师,教给他写字,指导他学习诗篇、赞美诗以及其他必要的知识”。长期的教区学习传统已经存在了。

事实上,从十七世纪到十八世纪,修道院学校提供了主要的教育手段,课程包括:语法学,修辞学和自然科学,还提供歌唱艺术教育。它们是永久存在的机构。圣奥尔本斯的学校建立于十世纪,它在二十一世纪初仍然屹立着。伊利(Ely)的语法学校现在是著名的国王学校(King’s School),它起源于盎格鲁-撒克逊时期,该校的一座公寓有欧洲最古老住所的名气。现在的诺里奇语法学校成立于十一世纪。还能找到许多其他的例子。

人们普遍相信:牧师应该也是男教员,1200年的教会法令声明:“牧师应该维护镇里的学校,免费教育小男孩。牧师应该在自己家里办学校……他们不应该从男孩的亲属那里期盼任何东西,除非人家愿意赠送”。在本书叙述的时间段里,这种学校一直在使用着。

十二世纪期间,出现了许多大型学校,这在人文科学方面,应该被称为“文艺复兴”(renaissance)。学校在大教堂旁边发展起来,有些学校在咏礼司铎房子附近,有些在依赖大修道院的城镇里。学校的影响力和声誉在扩大,1363年—1400年间,有24所新学校涌现出来,它们成为著名的语法学校,尽管语法不是唯一的学科。写信艺术、做记录以及商业记账都是学习的科目。“商务学习”在十世纪时就开始了。

幸运的男孩能在国王的王室或者贵族家里接受教育。当长者对他说话时,他被训练成:摘下帽子,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人的脸,同时手脚不能乱动。人们教他吐痰之前用手捂住嘴巴。他不能挠头皮,手和指甲总要保持干净。

也有其他形式的实用教育。学徒年龄选择在十四到十七岁之间,徒弟签订一份正式契约,同意用七至十年的时间和师傅在一起,在此期间,他选择学习师傅的经营“秘密”。到目前为止,这是完全进入成人世界的最常见方法,尽管它肯定有风险。师傅对待徒弟非常粗暴或者徒弟擅离职守,都是普遍存在的。不守规矩甚至暴力的徒弟就有了坏名声,当几个徒弟在一起时,喜欢玩的一个游戏被称为“用我们的头来破门”。

到了十二世纪中期,牛津已成为著名的学术之地。该世纪初,埃唐普的西奥博尔德(Theobald of Etampes)自称为“牛津大师”。根据威尔士人杰拉德(Gerald)的说法,牛津在英格兰是 “培养神职人员最多的地方”,他1187年在牛津就爱尔兰的地貌发表了一次公共演讲。截止这个时间,记录在册的有二十多位艺术教师、十位教会法规和神学教师。据1192年的报道,牛津镇到处都是牧师,以至于镇政府不知道怎样资助他们了。1200年前后,猫街(Cat Street)上一份财产转移的契约证实了装订商、公证人的存在,还有三个照明者,两个羊皮纸制造商,所以学术的辅助行业已经大有用武之地了。

事实上,所形成的牛津大学产生了罪恶而不是学术。1209年,一个学生杀死了镇上的一个妇女,然后逃跑了。为了报复,牛津镇政府逮捕了这位学生宿舍的室友,并把他们绞死了。牛津大学的所有教师和学生因憎恨都离开了学校,分散到其他地方去学习。有相当数量的人转移到了剑桥,人们在这里建起英格兰的第二所大学。

1214年,牛津大学的教师被说服返回,他们坚持要求有一份规范关系的官方文件,即后来被称之的大学城居民与师生的关系(town and gown)。这份文件表达了选举一位名誉校长的意愿,并成为大学法人权力的来源。剑桥大学依照牛津大学同样的原则去行事,它记录在案的第一位名誉校长出现在1225年。北安普顿和索尔兹伯里也建立了学术社区,但最终都半途而废了,否则这两个老城镇也是大学院校的东道主。

大学没有公共建筑物,课堂都分散到教堂或者为教学目的租用的房间里,学生住在出租房和小旅馆里。文学硕士可以租一间大房子,也可以为学者做广告,他可能创建一个为学生生活和学习的“大厅”,塔克利客栈(Tackley Inn),英大厅(Ing Hall ),里昂大厅(Lyon Hall ),白厅(White Hall )和卡斯伯特大厅(Cuthbert Hall),都是用作教授语法的房屋建筑和附属场地。每个地方都有对特殊纪律或者一套纪律的详细说明,但基本上,它们是不受监管的,可能是欢腾喧闹的场所。

牛津的几所学院最初是为较穷的学生建立的。例如贝利奥尔学院(Balliol College),它在1266年之前受人捐助,是穷学者的家园。这所学院的创始人是最著名的教会人士和贵族,特别是有王室血统的贵族。人们认为该学院肩负着宗教义务,而且学院的成员发誓要为赞助人的灵魂唱无数的弥撒。该学院的根本目的就是培养有学问的牧师,它是彻头彻尾的教会附属机构。牛津女王学院(Queen’s College )的学生穿紫色长袍,以纪念耶稣洒下的鲜血。教师们逐渐适应了这些机构较秩序的生活,到了十五世纪,学校有了单独的学习房间。

学生以内内河(Nene)为界,把自己分成“北方人”或者“南方人”,该河起源于北安普敦郡,在剑桥郡和诺福克郡之间流淌3英里。北方和南方群体常常有严重的种族问题,酒馆和客栈里出现的最小事故都会引发一群人对另一群人的大规模打斗,甚至男教师也参与其中。1290年,南北男教师之间发生了一次严重冲突,导致许多人搬移到北安普顿的学校。在某种程度上,这个国家仍然被分成了几个古老的王国。

1389年,一些从英格兰北方来的牛津学者开始攻击他们的威尔士同僚,在该镇的大街小巷向他们开枪,高呼着“战争,战争,杀,杀,杀威尔士狗,杀他们的崽子。”一些威尔士人被杀,另一些人受伤,然后剩下的被北方人拖到大门口。北方人朝他们撒尿并强迫他们“吻尿过的地方”,之后,把他们赶走了。编年史作家说:“他们一边要威尔士人弯腰吻它,一边无情地推威尔士人的头往门上撞”。

学生和镇上市民之间也发生了暴力冲突。1354年,牛津中心的斯温德尔斯托克(Swyndlestock )酒馆发生的小冲突导致了流血的聚众斗殴。酒馆主人的朋友敲响了圣马丁教堂的大钟,它向镇上的人发出了告警信号。一群人组织起来,用各种武器殴打学生。于是,大学名誉主席敲响了学校圣玛丽教堂的那个大钟,学生得到警告,拿起了弓和箭。两派之间的恶战一直持续到夜幕降临。第二天,镇上来了八个武装市民,他们进入有许多学生居住的圣基拉斯(St Giles)教区,开枪射击并杀死了一些学生,此时,大学教堂的钟声再次响起,一大群牛津的学生用弓箭射向市民,但他们寡不敌众。一面黑旗子后有2000个市民,他们高喊着:“杀!杀!”,“毁灭!毁灭!”,“猛打,好好揍!”这就是中世纪的战争口号。接下来出现了大屠杀,死了许多人。牛津的所有学者似乎都逃跑了,在一段时间里,校园空无一人。

下面讲述不太暴力的事情。十六世纪最初的年月,牛津莫德林学院(Magdalen College)的学生在一份检查报告中写道:“斯托克斯(Stokes)与裁缝的妻子有不贞洁行为……斯托凯斯利(Stokysley)给一只猫洗礼,还练习巫术……乔治通过塔楼爬上大门,把一个陌生人带进了学院……壶和杯子很少被洗刷,保持在这样一种肮脏状态,以至于一个颤抖都能把脏东西震出来……基夫提尔(Kyftyll)和男管家在圣诞节玩牌赌钱。”其他学生由于把雪貂、雀鹰和黄鼠狼当宠物而遭到谴责。

年轻人社区里发生随意和零星的暴力行为是常见的,人们可能不会惊奇。学生入学年龄在十四和十七岁之间,学习时间为七年。他们在前三年学习语法、修辞和辩证法,之后的学科是算术、天文学、音乐和几何学。学生们上课,参加辅导课,但他们也参加正式的辩论。在各个领域,辩论都是中世纪生活的重要部分。考试全部是口试,时间为四天。攻读学位成功的学生被授予文学硕士。较有学问的人转为神学研究,继续学习六、七年,他们或多或少地要为学术生活做些贡献。

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教授的功课不都是学术类的。这两个镇建立的非正式学校利用了两所学校的声誉,非正式学校教授产权转让、会计学和商务法律。上这些课的人常常是大农场主、大地主的儿子们以及不动产管理人,为的是不落后于财产所有权和财产投机这些比较复杂的领域。在此时期,也能观察到人们对实践性知识的较大热情。

对教育的渴望是本能的,在蓬勃发展的世界里,让普通孩子接受教育,他们才能有抱负和有竞争力。到了十三世纪初,每个镇都有了自己的学校。

我想让我的老师变成野兔,

他所有的书都变成猎狗,

而我自己变成快乐的猎手:

去吹那支我不能出让的喇叭!

如果他死了,我不会在乎。

因此,十五世纪一位诗人写了《被桦树条抽打的男生》(The Birched Schoolboy)。男老师坐在一把椅子里,经常在腿上放一本书,而男孩子围着他坐在简陋的凳子上。例如,他让孩子们听写拉丁语法规则,他们就把规则写在蜡板上,或者集体咏唱规则。清晨六点开始上课,课间都有适当的休息,傍晚六点放学。另一个描述男孩子生活的韵文出自于教室,是当时的小男孩约翰·利德盖特(John Lydgate)写的。

跑进花园,我偷了那里的苹果,

我翻过树篱越过墙去收集水果,

从别人的葡萄藤上摘下葡萄

我准备好好地朗诵晨祷,

我要蔑视民间音乐和笑话,

像放肆的猿猴那样去愚弄和嘲笑。

在比较随意和自发暴力的世界里,殴打孩子是习俗也是常见的。艾格尼丝·帕斯特(Agnes Paston)打女儿伊丽莎白,“一周打一次或者两次,有时一天打两次,孩子头上有两、三处伤”。此时,伊丽莎白二十岁。艾格尼丝·帕斯特也要求儿子的男老师,如果儿子不听话,要“真正地抽打他”。这是来自于一位可爱母亲的情感。人们建议,应该打孩子,打到他承认错误并哭着饶恕为止。但儿童不仅仅生活在鞭打和殴打的世界里。许多教育手册提倡强势与仁慈相结合的办法,过度惩罚受到了普遍谴责。

托马斯·莫尔(Thomas More)出生于1478年,他相信,每五个英国人中有三人能阅读,这可能高估了,他可能只考虑了伦敦人,但这说明英国不断增长的读写能力。十五世纪后期几十年,新兴的印刷业得到发展,从而用新技术创造了新读者。这是开始使用海报和传单的年代,大城市开始有图书馆的年代。伦敦市政图书馆(Guildhall Library)建于1423年,至今还屹立着。伦敦用一年的时间建成了四座新语法学校。十五世纪最后的几十年,赫尔,罗瑟拉姆(Rotherham),斯托尔伯特(Stockport),麦克里斯菲尔德(Macclesfield)和曼彻斯特,这些地区都建立了免费学校。

男学生不允许在房屋和其他建筑物里掷骰子或者使用弓箭,不过,给他们时间和机会去参加比较合适的斗鸡活动。教室里有人大喊“分开!”这是一个“欢呼跳跃”的年龄,跑动和摔跤的年龄。孩子们给鸟设陷阱,或者用弹弓和石头打落它们。比德(Bede)回忆说:他小时候参加过初级赛马活动。

中世纪的男孩子玩槌球、足球、撞柱戏和弹子游戏。玩网球是对着一堵墙而不是跨过一张网,用手掌而不是用球拍,球拍是十五世纪末才引进的。“Cambuc”是一种高尔夫球,它带着一根曲棍,被称为“曲棍球”。滑冰很受欢迎,溜冰鞋是用骨头做的。一种游戏被称为“格子”(tables),类似于西洋双陆棋。国际象棋是常见的,棋盘是圆形的,在中世纪居住地,人们挖掘出一些散落的棋子。直到十五世纪中期,扑克牌才被引进。弓箭射击的能力也是重要的,“便士射击”是向悬挂的一枚便士硬币射击。掷骰子非常普遍。1420年后,一个男生在教科书里告诉另一个:“为了你腕带上的纽扣,你应该去掷一把骰子。”游戏曾经被更新过,但如同这个世界一样,它也是历史悠久的。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