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弃鄂保京海战略中的上海毒王之一张永振

作者:Diago

独家|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2020年02月26日 22:10 来源于 财新网的文章中,笔者发现了一只上海“毒王”——张永振

这段文中有以下疑点:

疑点1、12月30日医院对其进行支气管镜取样,呼吸道灌洗液样本中多留了一份放入冰箱在-80°C环境保存。

对于此疑点,该文的解释是——

“之所以多留一份样本,是因为我们跟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下称上海公卫中心)、武汉市疾控中心等一直有国家重大科技项目‘中国主要自然疫源性病毒资源’的课题合作,合作协议连续签了已经有五年了,武汉市疾控中心负责在华中片区的临床样本和环境标本的采集,定期送到上海公卫中心做病原体检测,他们有生物安全三级(BSL-3)实验室,有高通量测序和生物信息分析平台,而像我们医院是武汉市疾控中心的哨点医院。”武汉中心医院呼吸内科赵苏教授介绍。

至此我们又发现张永振之外的第二个嫌犯——武汉中心医院呼吸内科赵苏教授,在此先把他放在一边,我们重点说张永振。

由于郭文贵先生爆料弃鄂保京海战略,我们可以知道这个邪恶团队自2019年下半年就开始实施了对湖北人民的生化战争,妄图把病毒引到香港,一劳永逸地解决香港的反送中运动,那么实施单位必然会对于弃鄂保京海的战略进行实时跟踪,所以会有石正丽在财新2019年12月12日对于武汉肺炎的致病病毒的报道,让石正丽这个狐狸最先暴露,那么由财新的这一篇报道就把2015年以来一直对于武汉地区的冠状病毒进行跟踪的上海公卫中心和武汉市疾控中心一起暴露出来,在此只对上海公卫中心的张永振团队进行深度挖掘。

疑点2、张永振团队在这次蓄谋以久的武汉肺炎人道灾难中接着做了什么呢?

1)张永振团队收到病毒样本——

12月30日下午,样本由武汉市疾控中心一位主任医师取走。1月2日,武汉市疾控中心另一位研究人员将样本用干冰、铁盒和泡沫箱重重包裹,和其他动物标本一起,经铁路快运送往上海。1月3日,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张永振教授团队收到样本。

2)张永振团队对病毒样本进行分析——

1月5日凌晨,张永振研究团队从样本中检测出一种新型SARS样冠状病毒,并通过高通量测序获得了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根据测序数据绘制的进化树,也证实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

3)进行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掩盖——

上海公卫中心一位研究员对财新记者说,“我们是常规科研,偶然发现,事关重大,立即上报。”

那么这么多年来张永振这个毒王做了哪些事儿呢?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财新对于张永振的报道轨迹——

  1. 中国学者同日在《自然》发2篇论文,揭示病毒进化历程(2018年04月05日 07:12):

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张永振研究团队在《自然》杂志发文称,通过对214种RNA病毒进行大规模的Meta转录组分析,理清了它们在爬行、两栖、鱼等动物群体中的进化关系,并发现这些RNA病毒尽管拥有不同的寄主,但都可以在不同宿主中共进化。

笔者注:张永振所做的与石正丽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想尽办法把病毒弄到人类身上。

2. 新型冠状病毒到底是什么?| 科技速览2020年01月19日 11:56):

1月11日9时,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正式对外界公布。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和公共卫生学院、华中科技大学武汉中心医院、武汉市疾控中心、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张永振联合澳大利亚悉尼大学Edward Holmes,在Virological网站上发表了该病毒的初始序列。第二天,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在GISAID上发布了从不同患者中收集的另外五个病毒的序列。至此,各地研究者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分析。

截至14日,华大基因、硕世生物已成功研发出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

据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1月18日消息:2020年1月16日,省、市专家依据患者的临床表现、流行病学史,以及利用国家刚下发的诊断试剂盒检测出的结果,新认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例。

笔者注:张永振团队与本文提到的检测盒有没有利益输送?对此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这篇文章提到的张永振联合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发布该病毒的初始序列与我们前文独家|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中提到的张永振团队获取武汉肺炎病毒的事件是前后矛盾的呀!张永振团队在2020年1月3日收到样本,1月5日“通过高通量测序获得了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根据测序数据绘制的进化树“,明明已经得到了全基因序列,为什么要联合澳大利亚方?先画个问号,因为在后边的报道中可以找到答案!

3.新型冠状病毒最新进展:北京、深圳出现感染病例,传染源未找到,疫情传播未全掌握2020年01月20日 09:00):1月10日,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组被破译,这一病毒测序由复旦大学生物医学研究院张永振教授领导的写作团队完成。1月11日,国家卫健委官方微博发布将与世界卫生组织分享新型冠状基因序列信息。1月12日,世卫组织分享了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信息,称这对其他国家开发特异性诊断试剂盒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笔者注:这一次张振永团队没有再联合澳大利亚悉尼大学了,再一次引出诊断性试剂盒,张振永团队与诊断性试剂盒有没有利益输送?高度存疑,请DT量子挖掘机上吧!

4.疫情暴发 中国科学家展开了一场紧张的学术接力2020年01月30日 11:15):

1月10日,复旦大学生物医学研究院张永振领导的协作团队完成了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的工作,并将该病毒序列在 virological.org 网站公布。虽然张永振未通过此病毒序列发表论文,但此举为后续新型冠状病毒的溯源以及鉴定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1月12日,中国与世卫组织分享新型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序列。同时,中国将序列提交给GISAID平台,以便公共卫生机构、实验室和研究人员能够访问。

笔者注:张永振团队这次这么低调,但是目前无法判断张永振上传的这份病毒基因序列是否是造了假的

5.解码新冠病毒:SARS的“近亲” 自然宿主或为蝙蝠(2020年02月03日 17:57):(笔者注:与另一篇对应的是石正丽的论文)另一篇论文则由复旦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武汉中心医院、武汉疾控中心和中国疾控中心等机构合作完成。论文通讯作者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复旦大学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及生物医学研究院研究员张永振。该研究佐证了石正丽团队的研究结果,张永振及同事研究了一名41岁的男性海鲜市场工人,其于2019年12月26日在武汉一家医院住院,表现出呼吸系统疾病症状。2020年1月5日上午,复旦大学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从患者肺分泌物检测出类SARS冠状病毒,并通过高通量测序获得了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发现该病毒基因组与蝙蝠体内发现的SARS样冠状病毒有89.1%的核苷酸相似性。

笔者注:张永振跳出来了,与石正丽一唱一合开始把病毒往蝙蝠上引了!

6.有人赞同,有人反对:国际权威机构为新冠病毒改名2020年02月12日 15:51):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著名病毒学专家、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兼职教授张永振团队,也在1月5日上午,该中心就从标本中检测出类SARS冠状病毒(一种新型冠状病毒),通过高通量测序获得了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在1月25日发表的在线论文中,称这是一种新的RNA病毒,来自冠状病毒家族,称为 WH-Human-1 coronavirus (WHCV),其中WH代表武汉。

笔者注:张永振与石正丽、郭德银等毒王开始组团作战了,要给他们亲手培育释放的2019年的新冠状病毒改名了。

7.武汉病毒所称“问心无愧” 重申1月2日测得新冠基因序列 2020年02月19日 20:55):1月11日,悉尼大学的进化生物学家爱德华·霍姆斯(Edward Holmes)代表复旦大学张永振领导研究团队在virologic.org上宣布这一消息,并表示序列由上海公卫中心、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市疾控中心、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联合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破译。张永振是复旦大学生物医学研究院与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教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

笔者注:终于明白是怎么联合发布的了,对来是悉尼大学的生物进化学家爱德华·霍姆斯(Edward Holmes)代表复旦大学张永振领导研究团队在virologic.org上宣布这一消息。

8.独家|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2020年02月26日 22:10)

笔者注:这一篇文章已经被我看烂了,不再多说。可是这个时候看到路德的节目也在谈这篇文章,对照路德视频中提到的内容进行了加粗,这部分内容就是——文章还提及,12月27日、28日该公司领导跟医院、疾控(部门)电话沟通,29日、30日甚至亲自去武汉跟医院、疾控中心领导当面汇报交流所有分析结果,“包括所有我们的分析结果以及医学科学院病原所的分析结果。一切都在紧张、保密、严格的调查中(此时医院和疾控的人早已经知道有多名类似患者,我们沟通了检测结果之后已经开始了应急处理)”。

笔者注:原来财新是出来“揭露真相”的!根据路德的2/27/2020 路安时评:班农接受采访发出这次新冠必让中共垮台的最强灭共信号意味着什么?中共承认大量民警感染新冠;王岐山出来报平安暗藏哪些破绽?钟南山说新冠非起源中国? 节目分析,疾控中心的高福要倒霉了,原来财新这是在做打击前的预热呀!

细审之下,还有另一段——“3号文进一步规定,各相关机构应按省级以上卫生健康行政部门的要求,向指定病原检测机构提供生物样本开展病原学检测并做好交接手续;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向其他机构和个人提供生物样本及其相关信息;已从有关医疗卫生机构取得相关病例生物样本的机构和个人,应立即将样本就地销毁或送交国家指定的保藏机构保管,并妥善保存有关实验活动记录及实验结果信息;疫情防控工作期间,各类机构承担病原学检测任务所产生的信息属于特殊公共资源,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有关病原检测或实验活动结果等信息,相关论文、成果发表须经委托部门审核同意。”以及另一段“或许正因如此,12月30日拿到病毒样本的中科院病毒所,2020年1月1日进行病毒分离,1月2日完成了病毒的基因测序,1月5日分离得到病毒毒株,1月9日完成国家病毒资源库入库及标准化保藏。这些显然日以继夜才能完成的研究工作,迟迟未对外公布,仅仅在2月份面临外界的传言攻讦时,才给出只言片语的披露。”

笔者注:这是更加明显得让卫健委背黑锅的节奏呀!

再细审之下,这篇文章还有一段——“1月11日,张永振研究团队将该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共享到“病毒学组织”Virologic.org网站和GenBank上,系全球最早公布该病毒序列的团队。”

笔者再注:原来张永振还是民族英雄呀!看来弃鄂保京海,已经变成了弃鄂倒京保海啦!

9.特稿|抗疫上海故事:先行者的经验与挑战 (2020年02月27日 16:37):

“12月份网上那个时候不是有‘谣言’?谣言满天飞的时候,大家都听说了。”一名接近上海市疾控系统人士告诉财新记者。

多名受访医生向财新记者表示,他们没有把这些信息当作简单“谣言”,而是想办法进一步了解武汉当地情况,对新发传染病的警惕开始在各家医院间弥漫,研究、学习、培训等一系列工作在上海多家医院展开。

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病毒学专家、任职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张永振团队,起初并未听到这些“谣言”,据目前所知,很可能正是这个团队,最先将新冠病毒全基因序列上报与披露。

张永振牵头的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属复旦大学,张永振本人的职位,则包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复旦大学生物医学研究院、上海公卫中心兼职教授。张永振团队近年来一直在国家自然基金、国家重大专项、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等资助下,从事人兽共患病、中国主要自然疫源性病毒资源的调查等科研工作,包括武汉市中心医院在内的多家医院和武汉市疾控中心以及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等均为课题团队成员。

一名张永振团队成员告诉财新记者,他们在1月3日拿到一份由武汉市疾控中心寄来的不明原因发热患者标本,患者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对该团队而言,这只是国家科技部重大项目“中国主要自然疫源性病毒资源的科学调查”科研工作中的一部分,项目由张永振团队长期与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市疾控中心合作展开,已经持续多年。

就是常规的工作,偶然做出结果,才吓了一大跳。”前述人士称,他们在3号常规收集到病毒样本后,采用高通量测序技术,结合生物信息学分析,40多个小时就得出病毒基因序列全长,并通过序列分析,发现该病毒与SARS冠状病毒同源性高达89.11%,当时暂命名为Wuhan-Hu-1冠状病毒(WHCV)。

1月5日凌晨,张永振研究团队从样本中检测出一种新型类SARS样冠状病毒,并通过高通量测序获得了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根据测序数据绘制的进化树,也证实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在测出病毒全基因序列后,张永振与武汉当地医生探讨交流,通过患者临床症状等信息综合判断,认为该病毒就是致病病原体,并认为其呼吸道传播可能性大。

上海公卫中心当日立即向上海市卫健委和国家卫健委等主管部门报告,并抄送上海市卫健委和上海市申康医院发展中心。一份1月5日的内部报告提到,由于该病毒与造成SARS疫情的冠状病毒同源性高,应该会经呼吸道传播,报告建议在公共场所采取相应防控措施,并在临床救治时采取抗病毒治疗。1月6日,中国疾控中心内部启动二级应急响应。

我们在1月5号就判断这个疾病会人传人。”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告诉财新记者,该中心医生很早就对新病毒进行了学习和培训。彼时武汉市共报告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断患者59例,并在通报中指出,“截至目前,初步调查表明,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卢洪洲说,1月上旬,上海各家医院已经开始广泛培训医生,以防有相关患者来到上海而不会处置。胡必杰则告诉财新记者,早期由于该肺炎原因不明,上海医生高度警惕,他们特地要到当地患者资料在科室中交流学习,“官方没有公布前,我们已经在学习他们影像学的特点,我们要求医务人员遇到类似情况一定要小心。”

1月12日,一名56岁的女性从武汉来到上海,出现发热、乏力等症状,15日在长宁一家医院发热门诊就诊后立刻被隔离治疗。

上海的医生毫不犹豫将患者隔离收治,上海市疾控中心在对患者进行核酸检测显示阳性结果后,立即上报。1月20日,经过国家卫健委疫情应对处置领导小组专家评估确认,该女性属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仅在4天之后,即1月24日,就顺利出院。

1月11日,张永振团队牵头,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华中科技大学武汉中心医院、武汉市疾控中心、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联合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在Virological网站上发布了武汉肺炎病例中的新型冠状病毒RNA基因组序列信息。1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WHO)正式将此新型冠状病毒命名为“2019-nCoV”。 2月3日,美国《自然》杂志也刊登了复旦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武汉中心医院、武汉疾控中心和中国疾控中心等机构合作完成的相关论文,论文通讯作者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复旦大学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及生物医学研究院研究员张永振。

笔者注:张永振不但成了神,而且这个神是第一个发现武汉肺炎病毒的神,而且这个神还第一个向有关部门进行了汇报,并且这个神使得上海最早采取了最正确的姿势,最早采取了隔离措施,最早采取最正确的方式救助了那位女患者!

呜呼!张永振者,神人也!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6

2月 2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