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共在上传给GISAID的武汉肺炎病毒基因序列中哪些做了假

作者:Diago

篇首声明:本文对于路德先生在1/19/2020 路安艾时评:为什么财新胡舒立要一再否认武汉SARS病毒和舟山蝙蝠病毒的关联性?中共和该病毒有什么关系?该病毒是否已经进化具备人传人大爆发可能性?为什么中共要不断隐瞒确诊案例?提到中共给GISAID上传的病毒基因序列的前两次造假进行了追查,经详细查证找到了第一次上传的造假单位,对于第二次的造假,由于资料不足,无法进行准确定位,在此一并列明,希望在资料充实的情况下进行进一步的确认。

本次查证的线索来源于财新的最新一篇文章独家|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 (2020年02月26日 22:10 来源于 财新网 )这篇文章的头绪非常乱,经过整理,现将该文中提到的上传病毒基因序列的事件进行了汇总—— (笔者注:引号内容系根据该文章进行整理,不是全部引用原文,但所有事实均根据该文内容导出)

“在去年12月底之前,有不少于九名不明肺炎病例的样本被从武汉各医院采集,基因测序显示病原体是一种类SARS冠状病毒,这些检测结果陆续回馈医院并上报给了卫健委和疾控系统。

第一例基因报告的来源:

2019年12月15日,一名65岁的华南海鲜市场男性送货员开始发烧;

2019年12月24日,病人的肺泡灌洗液样本送到第三方检测机构广州微远基因科技有限公司进行NGS检测;

2019年12月27日,该实验室组装出了接近完整的病毒基因组序列,数据同时也共享给了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所。并由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所于1月11日上传。

病人于2019年12月25日转入武汉同济医院。

2020年1月29日《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发表的“鉴定一种能引发人类严重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一项描述性研究”一文即为本病例的化验结果。

病人死亡;

第二例报告:

2019年12月27日,一名41岁的陈姓男子到武汉市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就诊。(12月22日在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看病,没有好转。)

2019年12月27日傍晚,患者的样本送往了另一家从事NGS检测的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

2019年12月30日,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将这位病人的送检报告反馈给了医生,检测结果直接是“SARS coronavirus”(SARS冠状病毒)。

第三例

2019年12月26日陈姓41岁海鲜市场个体经营者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以“发热查因、肺部感染”住院,

2019年12月30日医院对其进行支气管镜取样,呼吸道灌洗液样本中多留了一份放入冰箱在-80°C环境保存。1月2日,武汉市疾控中心另一位研究人员将样本用干冰、铁盒和泡沫箱重重包裹,和其他动物标本一起,经铁路快运送往上海。1月3日,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张永振教授团队收到样本。

2020年1月5日凌晨,张永振研究团队从样本中检测出一种新型SARS样冠状病毒,

其他:

2019年12月26日从武汉协和医院收到一份基因测序委托的行业“龙头老大”华大基因。

2019年12月29日,华大基因对该病例样本完成的基因测序结果显示,病毒与SARS基因序列相似性高达80%,但不是SARS,而是一种之前未有的冠状病毒。

2019年12月30日,华大基因将测序结果口头通报给武汉协和医院,称病原体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与SARS相似,建议医院向武汉市卫健委报告。

武汉当地医院2019年12月至少送了超过30例疑难肺炎的病例样本给华大基因委托测序。华大在其中一共发现了三例属于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除了12月26日这一例,另外两例分别收样于12月29日和30日。

2019年12月31日,他们将三例类SARS的冠状病毒混装,即将三个病毒基因序列片段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混装的全基因序列。2020年1月1日,这份混装的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提供给了中国疾控中心,2020年1月3日,华大基因对三个样本中的病毒都完成了全基因序列测序。华大方面并没有对外公布这三个样本的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

截至2020年1月19日,GISAID平台上共上传有13条样本的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除去日本、泰国的三条,剩下的10条全部由中国科研单位上传。”

针对该文提到的上述事实,笔者对GISAID网的上传基因进行了查证。查证网站是:Genomic epidemiology of SARS-CoV2(Showing 87 of 119 genomes sampled between Dec 2019 and Feb 2020.)

并按照该数据的取样时间进行了排序,发现了最早由中国上传的三条记录(笔者注查证内容见于附件《GISAID目录》),在这三条记录中第一条已经确认无疑,见于下边分析:

编号402123的相关信息是——

Wuhan/IPBCAMS-WH-01/2019

Collection date 2019-12-24
Authors Ren et al
Age 65
Country China
Admin division Hubei
Host Human
Location Wuhan
Originating Lab Institute of Pathogen Biology, 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Sex Male
Submitting Lab Institute of Pathogen Biology, 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GISAID EPI ISL 402123
Genbank accession MT019529

对于财新在文章中提到的第一个上传病毒基因序列的小山狗,经笔者查询该公众号,在财新文中提到的该公众号发布的《记录一下首次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经历》的文章已经删除,为此笔者在网上查到了一篇转载记录一下首次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经历,在该文中提到的GISAID上传记录如下图:

编号为402123与上述编号查证结果吻合。(为了防止这篇文章被404,笔者也同时将该文件做到附件《GISAID目录》中。

对于第二例和第三例上传的基因序列,取样日期均为2019年12月26日,该两份信息如下:

1、编号406798的信息——

Wuhan/WH01/2019

Collection date 2019-12-26
Authors Chen et al
Age 44
Country China
Admin division Hubei
Host Human
Location Wuhan
Originating Lab General Hospital of Central Theater Command of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of China
Sex Male
Submitting Lab BGI & Institute of Microbiology,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 Shandong First Medical University & Shandong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 General Hospital of Central Theater Command of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of China
GISAID EPI ISL 406798

2、编号402125的信息

n-Hu-1/20193、

Collection date 2019-12-26
Authors Zhang et al
Country China
Admin division Hubei
Host Human
Location Wuhan
Submitting Lab National Institute for Communicable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ICDC)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hina CDC)
GISAID EPI ISL 402125
Genbank accession MN908947

为此参照财新文中提到的“截至2020年1月19日,GISAID平台上共上传有13条样本的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除去日本、泰国的三条,剩下的10条全部由中国科研单位上传。从样本采集时间看,最早的是前述2019年12月24日采集并由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所上传的那一例。还有8个样本是在12月30日采集的,分别为武汉市金银潭医院与湖北省疾控中心(1条)、金银潭医院与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5条)、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2条)。此外,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还上传了一条2020年1月1日完成采集样本的基因序列。”,经比对《GISAID目录》2019年12月26日取样的结果有两份,分别为上别提到的406798和402125,所谓2020年12月30日上传的8份样本,在《GISAID目录》中查到了6条,编号分别为:403930、402132、402130、402121、402128、402127,这6份与2019年12月26日上传的2份,加在一起就凑成了财新所说得8份样本,不知道财新为什么要胡说八道,在日期上造假?

那么可以推测在前文提到的402125和406798必然有一份是造了假的,经查406978病毒试验的最初实验室是General Hospital of Central Theater Command of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of China,对应的中文就是中国人民总医院(301医院),上传单位是BGI & Institute of Microbiology,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 Shandong First Medical University & Shandong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 General Hospital of Central Theater Command of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of China,在此不对中文名字进行一一对应;402125试样没有最初实验室名称,只有上传实验室名称:National Institute for Communicable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ICDC)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hina CDC)。其中402125的信息更为缺少,没有提供试样供体的年龄,也没有原始实验室的名称,在此对402125高度存疑。在此处又要提到财新,财新在文中提到的患者年龄是41岁,在GISAID网站查到的年龄为44岁,对此不知道是财新造了假还是病毒信息上传者进行了篡改。

写到这里,发现路德先生节目中提到的三次上传日期与查证的日期不一致,我想应该是路德先生口误,于是对路德先生的节目进行了重听,1/19/2020 路安艾时评:为什么财新胡舒立要一再否认武汉SARS病毒和舟山蝙蝠病毒的关联性?中共和该病毒有什么关系?该病毒是否已经进化具备人传人大爆发可能性?为什么中共要不断隐瞒确诊案例?00:30:14“中共在2019年12月1号给WHO(世界卫生组织)提交了一个病毒序列,当时提交是错误的,在12月14日悄悄更改了,原来就是舟山蝙蝠,通过软件对比一找就是舟山蝙蝠,但是他们是1月12号悄悄更改序列,1月12日改了一次,1月14日改了一次,改了两次,因为这个病毒全世界别的没有,中共自己要藏着掖着,之前先给大家一个错误的,让大家找,找来找去,哦,又是一个非典,让全世界蒙着眼睛去找,后来可能考虑到不知道什么原因,有一些部分有良知的人,可能悄悄更改了(领导也不懂啊),哦!是1月12号,不是12月10号(笔者注:前边的12月1号是口误),是1月12号,1月14号改完以后,我们的战友马上找到。,,,,原来就是舟山蝙蝠,并且现在大规模爆发的可能性很大,因为根据现在发展的速度来看,就象广州SARS一样,它才会引起很大的恐慌,按照BBC报道的1700例安例的话,接下来大面积爆发的可能性会很大很大!”

对于已经确认的第一份上传信息造假,让我们记住参与造假的单位,它们是——

Originating Lab Institute of Pathogen Biology, 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原始实验单位:中国医学科学院和北京协和医学院病原生物研究所

Submitting Lab Institute of Pathogen Biology, 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上传实验单位:中国医学科学院和北京协和医学院病原生物研究所

在查这个配图的时候,我噗呲一下笑了,因为我看到了这张图片——

(笔者注:李克强总理去中国医学科学院和北京协和医学院病原生物研究所考察)

您笑了吗?可是对于财新的这篇独家还有更多的疑点,不知道细心的读者看出来没有?请认真审阅财新的这篇独家,并请大家盯住财新的每一篇报道,因为

魔鬼藏在细节里(The devil is hidden in the details),让我们一起紧紧盯住财新!

详细内容参见附件《GISAID目录》: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Diago:分析中共在上传给GISAID的武汉肺炎病毒基因序列中哪些做了假,gnews,2020年2月28日,https://gnews.org/zh-hans/126423/ […]

0
trackback

[…] 【12月27日、28日该公司(笔者注:微远基因,这也就是笔者在另一篇文章提到的向GISAID上传造假的武汉肺炎病毒基因序列的那一例化验结果,文章参见分析中共在上传给GISAID的武汉肺炎病毒基因序列中哪些做了假)领导跟医院、疾控(部门)电话沟通,29日、30日甚至亲自去武汉跟医院、疾控中心领导当面汇报交流所有分析结果,“包括所有我们的分析结果以及医学科学院病原所的分析结果。一切都在紧张、保密、严格的调查中(此时医院和疾控的人早已经知道有多名类似患者,我们沟通了检测结果之后已经开始了应急处理)”。 […]

0

GM06

2月 2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