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评】为赚黑心钱,苹果公司背离自己坚守的价值,向中共妥协!

作者:纽约香草山信息部 6zero4

20年前,库克作为苹果公司(以下简称苹果)的COO,带领苹果进入中国市场,帮助苹果成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企业,也让他成为了乔布斯的接班人。如今,苹果几乎所有产品都在中共国组装的,公司收入的五分之一也来自中共国。

但就在库克想办法让中共国为苹果工作的同时,中共也在让苹果为中共工作,狼狈为奸的条件水到渠成。苹果系统一直是中共网络监控的一个巨大的心病,中共早已虎视眈眈,磨刀霍霍准备好拿下苹果。虽然库克经常谈到苹果对公民自由和隐私的承诺,面对中共步步紧逼的反人类要求和做法,面对在中共国区的这些非常棘手的法律、道德甚至人道灾难问题,为了讨得中共监管者的欢心,库克一直在中共国开展魅力攻势,频繁进行政治家式的访问,与高层领导人会面以讨好中共,但收效甚微,无济于事!

2014年,苹果聘请了研究中共国数十年的华盛顿大学商学院院长顾道格(Doug Guthrie),以帮助公司寻找在中国运营的正确方法。顾道格最早的研究项目之一就是苹果的中国供应链,其结论是,“任何其他国家都无法提供苹果所需的规模、技能、基础设施和政府支持”,苹果“这种商业模式只适合于中(共)国,只在中(共)国有效”,因此不知不觉就被中共绑架了,并且没有第二个选择。

基于顾道格的观点和见解,这对一直把自己的声誉押在维护客户数据安全上,并严重依赖中共国的苹果来说是个进退两难的坏消息。虽然苹果在美国经常对使用其客户数据的法庭命令做出强硬回应,甚至拒绝过联邦调查局核查个别犯罪嫌疑人的苹果用户数据的要求,但在人治社会的中共国,苹果开始做让中共国政府高兴的事情,包括在中共国建立新的研发中心。

对中共当局来说,苹果已不再是生意和赚钱的问题,而是政治和工具的需要。库克曾在几个场合试图抵制过这些要求,但最终还是批准了在中共国服务器上存储客户数据、大力审查应用程序的计划,让中共国客户的数据处于风险之中,并在中国区的App Store里协助政府的审查。库克也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虽然他经常不同意中国的法律,但苹果留在中国对世界更好。毋庸置疑,苹果在数据中心方面的妥协,让中共轻而易举获取亿万中国用户放在iCloud的电子邮件、照片、文件、联系方式和位置信息,客观上帮助了中共侵犯个人隐私,甚至导致中国用户的人生财产安全问题愈发严重!

苹果已成为中共的互联网审查机器的一部分,细看中共与苹果在中国区用户数据安全上的互动和结果,你基本上看不到任何来自苹果公司的实质性抵抗,看不到对其所谓的“坚守原则”进行维护的光辉历史。通过查阅苹果内部各种文件和采访记录,发现其中许多方面以前从未见诸报端,让人们看到了苹果是如何因中共当局的步步紧逼而亦步亦趋的:

一、独特的中国区苹果用户的数据中心

2017年6月,中共当局为了进一步控制苹果在中国的业务,新网络安全法火急火燎地颁布并生效,规定所有在中共国收集的“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必须保存在中共国。中共官员表示,此举目的是保护中共国居民的数据不被外国政府使用。苹果如果不遵守中共国的法律,可能会被关掉在中国区的iCloud服务, 因此库克同意了将中国客户的个人数据转移到一家中共国有企业的服务器上,这就是苹果在贵阳的内部称为“金门”(Golden Gate)的项目。

最近,贵阳郊外一座长400米,几乎没有窗户的白色建筑主体完工,其周围是一堵高墙,其前面飘扬着苹果旗帜和中共国国旗。建筑里面的装潢和安装计划下月完工,届时苹果就将中共国客户的个人数据存储在这里的一家国有企业运作的服务器上。

在贵阳数据中心以及建在内蒙古地区的另一个数据中心,苹果已在很大程度上把控制权交给了中共,实际上将由中共官员管理,中共安全部门已经实际上控制了在中国区的苹果硬件。

CEO库克表示,这些数据是安全的。苹果在一份声明中却说,公司遵守中共的法律,并尽其所能保护客户数据的安全,从未在中(共)国或我们运营的任何地方,在用户或他们数据的安全上妥协过。苹果发言人表示,公司仍控制着保护其中(共)国用户数据的密钥,而且苹果在中(共)国使用了最先进的加密技术,比公司在其他国家使用的技术还先进,但却将这些密钥存放在其需要保护的数据中心里,这样中共就有了两种获取数据的途径:一种是伪君子般的索要,另一种是不闻不问流氓般直接拿走。这是赤裸裸的监守自盗,让老鼠保管粮仓的无奈、虚伪和龌龊!

苹果为了规避美国法律,已与中(共)国政府做出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安排,将客户数据的合法所有权转让给了隶属于贵州省政府的云上贵州大数据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云上贵州”)。中国区iCloud服务条款和条件中悄然出现一项没在其他国家出现的新条款:“苹果公司和云上贵州将有权访问您在此服务中存储的所有数据”,并可“根据适用法律”,“向对方和在彼此之间”共享这些数据。因此苹果最近要求中(共)国客户接受新的iCloud服务条款和条件,将云上贵州列为服务提供商,而苹果只是“附加一方”,并称这是为了“提升在中(共)国大陆的iCloud服务,并遵守中(共)国大陆的法规”。在这个新的安排下,中共当局绕过苹果而直接向云上贵州索要苹果客户数据,这为苹果提供了免受美国法律惩罚的法律保护,实为精心设计的一场场瞒天过海的局。云上贵州拒绝回答有关与苹果合作的问题,尽显傲慢无礼而又做贼心虚!

二、独特的苹果中国区用户数据的加密方式及其设备

苹果的iCloud安全性一贯是按照“只有苹果能控制加密密钥”的方式设计的,但苹果在中(共)国使用的任何加密技术都必须得到中共的批准。基于苹果在中共国对数据所有权的妥协和转让,还继续声称在中(共)国使用了在其他国家还没有使用的最先进的加密技术,并将这些密钥存放在其需要保护的数据中心里,这就是苹果掩耳盗铃般的自欺欺人!

解密iCloud数据的数码密钥通常存放在硬件安全模块这种专门设备上,是法国科技公司泰利斯(Thales)制造的,但中共不准使用泰利斯的设备,因此苹果开发了在中(共)国存放密钥的新设备。苹果曾计划在新设备上使用旧版本的iOS,甚至计划使用最初为Apple TV设计的低成本硬件,以降低新设备的安全等级,而迎合中共轻易获取用户数据的要求。

三、独特的苹果中国区iCloud服务网络

鉴于苹果在中国区的服务器实际上归中共所有,而苹果又不能让任何第三方与公司的内部网络有连接, 因此苹果正试图将在中国服务器上的iCloud数据中心服务网络的其他部分隔离开,以对其中国的数据中心进行完全隔离,苹果中国区的服务网将“以独立于其他所有网络的方式建立、管理和监控”,让其不能以任何方式访问国外的其他网络,称这个措施是为了防止中(共)国的安全漏洞蔓延到苹果的其他数据中心。

据苹果与中共之间的合约,苹果开始在新的中(共)国数据中心存储数据的最后期限是2021年6月。因此,苹果工程师们一直在加紧完成新的中(共)国iCloud服务网络的设计,他们深感不安,因为这项工作的厉害关系实在太重大,一面是公司在中国区巨大业务的生死存亡,一面是背离公司和个人的价值,助纣为虐!

四、苹果对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的封杀

2018年初,文贵先生为揭露中共内部腐败真相,开发的一款供爆料革命战友使用的iPhone应用程序GTV提交上架申请,很快中共就得到信息并立即施压苹果将其屏蔽。两周后,文贵先生被苹果列入中共国黑名单,并在软件程序中添加了对任何提到先生的应用程序进行自动标记之功能。

六个月后,文贵先生再次向苹果提交GTV的上架申请,并做了一些规避该自动标识软件的修改。GTV的评审分配给了库比蒂诺的应用程序评审员范昭(Trieu Pham),他没有发现任何违反公司规定的内容,事实上GTV也不可能有任何背离苹果公司规定和美国法律的地方。8月2日,范昭批准了GTV上架。

三周后,苹果受到来自中共的极限施压,应用审核主管科斯米安卡(Trystan Kosmynka)在凌晨2点半向几名经理发了一封电子邮件,邮件主题是“烫手:郭”,并说“GTV和任何郭文贵的应用程序都不能在中国应用商店上架”。随即科斯米安卡撤下了GTV,并调查它是怎么上架的。调查报告称,GTV的上架是因为范昭没有遵循“中共潜规则”,即应该将其发给苹果的中文专家,这些专家都接受过有关在中国App Store屏蔽哪些主题的培训。

当苹果管理人员询问范昭时,他坚称GTV没有违反公司的任何政策,而管理人员却说,GTV批评了中共,这足以拒绝其上架。六个月后,苹果解雇了范昭,作为回应,他起诉了这家公司,指控其为了安抚中(共)国政府把他赶出了门。

五、苹果在中国区对App Store独特的准入制度

苹果内部有一个专门为审查和屏蔽应用程序而设立的官僚部门,为了让中共高兴,经常主动采取行动。

菲利普·舒梅克(Phillip Shoemaker)曾在2009年至2016年间负责苹果的App Store,说有时他会因中国政府删除应用程序的要求而半夜被叫醒,苹果在中国的律师给了他一个名单,列出了不能在中国上架的应用程序之所有话题,包括与天安门事件、新疆/西藏/台湾相关的任何话题。苹果的政策是:如果公司律师认为某个话题在中国被禁,那苹果就会将其在中国删除。典型的唯中共命是从的狗腿子本性!

已经被中共驯服的苹果,开始主动审查中国区的App Store,及时标示、屏蔽和删除任何可能违背中共官员意志的应用程序,并声称此举只是为了遵守中国法律。自2017年以来,已有约5.5万个有活跃用户的应用程序从苹果中国区的App Store消失,其中逾3.5万个是游戏,其余的2万个涉及的类别很广,包括允许用户以私密方式发送信息、共享文件,和可以浏览被中共屏蔽的网站之应用程序, 以及600多个新闻应用程序。

六、其他数不胜数的独特苹果变质行为

苹果还帮助中共在国际上作恶。譬如中国区的iPhone审查台湾国旗的表情符号,中国区iPhone上的地图显示台湾是中(共)国的一部分,甚至有段时间只要输入“台湾”这个词,就能让iPhone死机。甚至在中(共)国研发中心的苹果员工抱怨之后,苹果去掉了iPhone背面“苹果在加州设计”的标识。

总而言之,作为智能手机的创始企业,作为通讯工具的领导者和过万亿市值的巨无霸公司,在反人类行为的中共政权下,苹果却为了继续稳赚黑心钱,没有延续其创始人乔布斯坚守的为用户保密的企业承诺,背离企业操守和准则。苹果中国用户被欺骗和出卖,被中共惩罚和迫害,以及这些事件在苹果内部引发的连锁反应,将使苹果这个巨人在世界重新洗牌的过程中,面临巨大的风险。变质腐烂的毒苹果还能够卖出好价钱么?

参考阅读:审查、监控与利润:为做生意,苹果向中国政府妥协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校对/发稿:雪梨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WhatsApp-Image-2021-04-16-at-10.26.12-AM.jpeg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