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为何突然“关怀”野生动物?

作者:玉米地大姐

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两个决定:一个是推迟两会,另一个是“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

前一个决定好解释,官员们心知肚明疫情数字的真假,这时候扎堆涌进大会堂扮演举手木偶,万一感染上病毒就不好玩了,就算党中央反对也得推迟,法不责众嘛。

“《决定》在野生动物保护法的基础上,以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为导向,扩大法律调整范围,确立了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制度。对违反现行法律规定的,要在现行法律基础上加重处罚,以体现更加严格的管理和严厉打击。决定自公布之日起施行,也就是今天起开始正式生效。”

这个对野生动物的决定来的蹊跷,早不决定晚不决定,偏偏赶在疫情战役就要“全面胜利”之际,才想起保护野生动物来,给人以事后诸葛亮的感觉。如果不是决定透露中国已经有一部《野生动物保护法》,我猜大多数国人真不知道还有这部法律。野生动物早被吃得只剩下动物了,再说野生保护法就属黑色幽默了。顺便说一句,人大还出台过《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和《关于禁毒的决定》。卖淫嫖娼和毒品是盗国贼的暗黑产业链,人大决定要算数,母猪会上树。

难道真的像决定所说的“明确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严厉打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为打赢疫情阻击战,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提供有力的立法保障。”这般高大上吗?

当然不是,人大从来不在乎人民的感受,更何况是野生动物的死活?没有盗国贼的许可,人大放个屁都不敢。再说《野生保护法》都没有保护得了野生动物,你人大出台个决定就能全面禁止了?鬼才相信!

这个和野生动物有关的决定,一定是配合盗国贼的阴谋诡计,否则不会当天公布立即生效。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野生动物在盗国贼眼里突然变得无比重要,非得让人大急急忙忙出个决定且立即执行呢?

这个决定牵扯到武汉疫情,更准确地说关乎来自武汉P4实验室的冠状病毒是否人工重组。自从路德节目在1月19日捅曝病毒真相以来,盗国贼的宣传机器极力否认,先后让蝙蝠、竹鼠、蛇和穿山甲做背锅侠。御用科学家石正丽女士拿生命担保,冠状病毒不是武汉P4实验室所泄漏。面对公众不断高涨的质疑声,盗国贼改变策略请来洋和尚念经背书。

中新网纽约2月24日电 被誉为“世界最知名病毒猎手”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传染病学专家利普金教授(Walter Ian Lipkin),已带领团队成功研制出准确率大为提升的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他和其他几位知名科学家还证明,新冠病毒是来自大自然,而非实验室人工制造的产物。

报道说利普金教授团队“在基因测序中发现该病毒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武汉地区发现的一种蝙蝠病毒极其相似。”为了让公众更加了解这个病毒,利普金教授强调“让我说得再明白一点,新冠病毒来自大自然。没有任何证据说明它是在实验室里被人为制造出来并意外泄露的。”利普金强烈呼吁。为了不要重蹈覆辙,关闭所有野生动物市场。

利普金教授在美国当地时间2月24日呼吁全面关闭野生动物市场,人大在北京时间24日下午出台野生动物决定,可谓兵贵神速。真的这么巧合吗?洋人呼吁多少年的改善中国人权状况,人大不但不无动于衷,还要吆喝一嗓子“不许干涉中国内政!”这次怎么就紧密配合、不干涉内政了?

我们知道,人大表面上是宪法规定的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和立法机关。盗国贼指使人大火速出台这个决定,就是给病毒来源于蝙蝠披上合法外衣,人为制造一个假象。是有人非法贩卖、食用蝙蝠造成病毒感染、才导致人传人大面积爆发。

盗国贼的这个举措,可谓里应外合一箭双雕。一是给外面看的,我们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发布的决定是有法律效应的,我们对野生动物是有爱心的,你们的专家都说病毒不是来自实验室,谁再说三道四就是别有用心、就是一小撮反华势力,就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对内则是以正视听,丫挺都给老子闭嘴,人家洋教授都说是蝙蝠了,胆敢有不同声音者,马上消声。

权力的傲慢与狂妄让盗国贼利令智昏,他们千算万算忘记了一条,面对自己做的恶,越是欲盖弥彰越是表明:2020年的这场瘟疫,绝不是蝙蝠所致!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2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