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不可阻挡的货币革命

作者: Opal

【简介】

数字货币 (Digital Currency)— 数字货币(数字钱、电子钱或电子货币)是指主要在数字计算机系统上,特别是在互联网上进行管理、存储或交换的任何货币、钱或类似钱的资产。这个范畴比较广。

虚拟货币 (Virtual Currency)— 既非纸币、也非硬币,它是虚拟的,只存在于虚拟世界中。2014年,欧洲银行管理局(EBA)对虚拟货币进行定义:“虚拟货币是价值的一种数字表达,其并非由中央银行或公共权威机构发行,也不一定与某一法定货币挂钩,但被自然人或法人接受用于支付手段,可以进行电子化转移、储藏或交易”; 虚拟货币一般由网络运营商发行,发行数量由发行主体决定,信用保障来源于运营商品牌信用,发行数量和定价可随时变更,并且只能在某一个场景中单向流通,比如游戏币,小孩子打游戏,花钱买游戏币,号称“金币”,打网络游戏,打到多少级别,还有奖励,打输了,降级,失去了所谓的“金币 ”,花钱买游戏币,但游戏币不能再把钱换回来,这就是单向;不像赌场,用钱去换泥码,赌赢以后,可以用泥码把钱换回来。

加密货币 (Crypto Currency)—- 加密货币是基于某种加密算法创建的数字货币,所以称为加密数字货币更好理解。加密货币并非由任何中心化机构发行,理论上它不会受到政府部门干涉、管控的影响,目前币圈流通的比特币、以太坊、EOS等币种都是加密货币, 去中心化。

央行数字货币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CBDC)—世界各地的货币当局正在研究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 (CBDCs),将其作为在日益数字化的世界中进行交易的替代方式,以降低病毒传播的风险。其实央行数字货币CBDCs并不是一种新的货币类型,而是一种由中央银行支持和发行的硬通货的数字形式。不同于加密货币,或者虚拟货币,它是中心化货币 (Centralized)。

【央行数字货币】— CBDC改变游戏规则

1.央行数字货币的背景:

科技革命一浪高过一浪,像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脸书Facebook等公司正在创建超大的运作系统,这使我们在商业领域或者社交生活变得更加容易、更加轻松,那么,很自然,就需要一种新的资金来服务于这个新的运作系统。也就是说,这个金钱就有了更广泛的用途,运用新的技术,提供一整套新的金钱和一种新形式的金钱。如果这一切实现了的话,您确实拥有一种新的金钱形式,这就需要某种程度的控制,因为如果不控制它,那么它就有会变成投机性商品的危险。除了要控制某单个辖区的货币供应量外,还确实需要控制金钱。什么意思呢?这个辖区是指,使用同一种货币的国家或者区域,比如欧元区,27个欧盟国里的19个国家使用欧元。就是说,除了要控制单个币种的供应量外,还需要控制广义上的金钱。

所以当脸书不断坐大,大到他们想在他们的系统中使用一种新的货币形式来满足他们的客户群的时候,美联储和政府就说,等一等,就喊停。因为如果这么大的规模的 Libra变得疯狂、失控的话,那么我们整个社会可能会陷入极大的困境,这就是为什么世界各地的中央银行开始参与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研究的原因。同时也是应对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崛起。

其实两三年前,欧盟的央行、美国的美联储,还有一些机构组织,他们组织圆桌会议,就在讨论央行数字货币,但是没有进行实际的活动,没有实际进展, 而在过去的半年、1年中开始有了发展,而且很迅速。各个中央银行想要探索主权货币的解决方案,既要满足货币的传统作用,又要满足货币在即将到来的数字经济中的作用。

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 – BIS),是一家总部设在瑞士的央行组织,它与加拿大、英国、欧盟、日本、瑞典、瑞士和美国的央行一起,(这7个国家,代表G7集团),在去年发布了他们的第一份关于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s的报告。这份报告着重介绍了发行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三个基本原则:不伤害、共存、创新和效率。具体地说:

  1. 即不应妨碍中央银行履行其维持货币和金融稳定的职责的能力;—- 简单地说,央行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要维持货币和金融的稳定。
  • 与现金和其他形式的货币应该相互补充,共存于一个更为丰富的支付体系中;—- 就是说,即便发行了央行数字货币后,也不能一刀切,全部废掉现金,还是要让现金和其他形式的货币共存。
  • 央行数字货币CBDC应促进创新和效率,在支付系统中,私营机构(商业银行或其他支付机构)也不可或缺。

现在央行已经醒过来了,作为实现其公共政策目标的一种潜在手段,中央银行对央行数字货币的兴趣越来越大,现在的金融、技术和社会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再加上持续这么久的CCP病毒疫情,也为与央行数字货币相关的研究和试验提供了额外的动力。

因为,首先一定要从理论上论证是否行得通,方方面面所要考虑的非常多,包括法律层面、技术层面、风险控制、操作的可行性,等等;要思考所有这一切背后的原理是什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机制?怎样应用央行数字货币的其他方式? 如果一切都成熟了、可行的,再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研发、测试,再推广。因为货币至关国家的金融秩序、世界的金融秩序,至关公众对货币的信任,货币价格的稳定,所以金融不能随随便便创新、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

2.对于央行数字货币所要考虑的问题

  • 法律层面/货币政策

跟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统计,世界上近80%的中央银行要么不允许在其现有法律下发行数字货币,要么法律框架并不明确。这就需要时间。当然通常科技的进步总是走在最前列的,而法律制度都是后行与之配套。

任何货币的发行对中央银行来说都是一种债务形式,所以它必须有坚实的基础,以避免机构的法律、财务和声誉风险。归根结底,就是要确保一项重大的、可能有争议的创新符合中央银行的授权。否则,就会为潜在的政治和法律挑战打开大门。

  • 风险评估/金融稳定

货币体系的稳定性,是必须要考虑的。要仔细考虑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潜在金融稳定所造成的影响。担忧的是:首先,央行数字货币会不会引发金融危机;第二,央行数字货币可能会导致更大和更快的银行挤兑。

换句话说,在启动央行数字货币之前,央行需要做出明智的判断,就是即风险已经确定,并且仍然可控,要把杀伤力降到最低,当然这可能需要适当地结合各种保障措施。

  • 技术的采用

央行数字货币到底是采用什么样的技术?是否仍在使用传统模型下的技术?还是采用区块链技术?或者其他更新的技术?这就涉及到速度和成本的问题。就好像现在有出租车服务,还要用旧上海滩的那种黄包车拉人一样,当然可以作为旅游景点的一档项目,但不能作为载人的工具呵。

细分的话,是采用中心化式技术?还是采用分布式账本技术(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现在看来,后者更受青睐,速度快,而且在安全性方面、弹性方面被认为更具优势。

其实这个分布式账本技术 DLT,还是和区块链技术有区别的。使用者、实现者对于其到底如何最终使用、实现是有更大的控制权的;也就是说,虽然技术是去中心化的,但是其组织可能并不是去中心化的也很难被外界所影响:以银行业为例,你作为用户是否曾经影响过银行是怎么记账的、怎么进行跨行转账、怎么收取各种手续费的么?

比起像Visa 卡,他们每秒处理大约65,000交易/信息,分布式账本技术DLT的交易还不算那么快,这个问题必须要解决,当然还要有安全性、可靠性。

现在巴哈马的中央银行已经采用了中心化技术,而中共国人民银行实际上正在同时研究这两种技术。

  • 服务模型    

直接模型:这基本上意味着中央银行的直接模型可提供全部范围的服务,它成为了商业银行和非银行支付提供商的竞争者。央行监管底下的银行、制定货币政策、控制通货膨胀、减少失业、提供借贷的基准利率,起到宏观调控的作用,具体的面向大众的银行借贷业务,它是不介入的。如果央行数字货币发行,可以直接进行数字化的操作,这算是批发呢?还是零售?还是批发和零售通吃呢?是不是意味着商业银行就该出局了?

间接模型:间接模型下,中央银行提供货币,但所有服务类型以及实际上是其他服务的总和然后通过商业银行和非银行提供这些服务,因此它们成为通向公众的管道和渠道。

大多数的中央银行不希望提供全方位的付款方式的服务,尤其是涉及反洗钱(Anti-Money Laundry)和反恐融资,央行没有这样的人力、物力、技术。

这两种模型各有千秋,瑞典的央行,正在研究两种模型。

  • 运行/清算模式

现在银行与银行间的清算模式已经运行了几十年了。其实可以说是建立在数字银行业务基础设施上,因为没有涉及任何实际现金,A银行支付钱款给B银行,并没有把一大包现金交换,还是数字化的。

现在的银行业,多数国家自己国家内,银行对银行的汇款,都用实时结算技术Real Time Gross Settlement (RTGS),每个国家使用的软件和命名都不同:中共国国内使用 CNAP,中国现代化支付系;英国国内使用 CHAPS;比如美国国内银行间的电汇,走 Fed Wire,还算快的,A银行按下按钮,把钱传送出去以后,接收方B银行那边立刻收到的;跨国的银行间的支付就比较慢了,走 Swift,大银行之间可以直接汇,而中小银行间汇款,打个比方,美国的小的社区银行A银行,要支付款项给印度的B银行,他们间没有信函关系,就要通过JPMorgan中转一下,当然JPMorgan会收取一定的费用,雁过拔毛。

随着基础设施不断增长,效率还是挺慢的。但是央行数字货币实行点到点的直接支付/清算模式,消除中间环节,提高了效率,但实际上会对原有的业务模型造成冲击,银行业就要洗牌,很多银行就要出局,因为用不着中间的银行中转。

  • 跨境/货币全球化

G20国集团已将加强跨境支付列为优先事项。 同时,付款方式也在不断变化:零售快速付款系统正在建立中,中央银行正在重新访问金融科技参与者的实时总结算(RTGS)系统,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正在超越实验范围 和原型,力争使跨境支付更快,更便宜的潜力。

  • 消息标准化

采用全球ISO 20022付款消息标准,并且要考虑如何在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基础架构中建立和应用。ISO – 国际标准化组织的英文缩写,这个我觉得,要有一个国际通用的标准、参照物,是非常正确。不能每个国家各搞一套,都不兼容、很乱。所以各行各业、各个领域都要有国际标准。ISO 20022 是金融机构之间电子数据传送、付款信息的国际标准。比方说,不同国家金融机构都按照一个标准,,付款方银行通过SWIFT,将付款信息的格式 MT103将国际付款,走,传送到收款方,,收款方就知道了,这个是打过来的款项,上面有金额、备注等等。

  • 隐私/安全

央行数字货币是中心化 ,怎样保护用户的隐私?拿美国来说,用户在金融机构里的信息是受到保护的,比如个人的社会安全卡号、银行账号、账户信息等等,那么推行央行数字货币,需不需要加增隐私的保护? 怎样做到呢?所有这些问题都是央行在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前所需要考虑的。

3.央行数字货币的优点:

  • 交易对手风险

加密货币会面临交易对手风险,脸书如果倒下,Libra就有这个风险,而央行的数字货币基本上是中央银行发行的法定货币的数字形式,没有这样的交易对手风险,除非这个国家灭亡。

  • 金融包容性

意味着数字货币可以拥有更大程度的金融包容性,因为消费者不需要有银行账户来持有这种货币,并且还可以进行更安全的交易;还有很多其他好处,尤其是通过智能合约,获得货币的可编程性(Programmable),然后可以引入其他技术创新和进步,例如互联网、发短信等等,附加功能,付款时加上营业税或者扣除营业税等等,是非常强大有力的。

  • 更快速、成本更低

央行数字货币省却了昂贵的中介机构进行清算、结算的环节 (Intermediaries for Clearing & Settlement)、让交易更快速、成本更低,并且有高的安全性。

  • 打击非法活动

央行数字货币所允许的更大的监督和实时监测,可以让政府更有效地打击非法活动,如支付欺诈,为人们的资金提供更大的安全感。

.央行数字货币的缺点:

  • 国家将对区块链网络保留强大的控制权,如果数字货币将在该网络中运行的话,中央银行对货币发行的控制将会加强,而且更深入地了解人们如何花钱,可能会剥夺用户的隐私。
  • 中央银行数字货币还可能增加系统范围内银行挤兑的风险。 这种类型的银行挤兑在金融危机时期可能会更快地增长,而无需依赖时间和距离。

.央行数字货币的深远影响:

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是金融市场下一阶段发展的关键推动力,无论从它对未来支付结构以及相互作用的操作性的影响,还是它对整个货币体系和经济的影响,都是巨大的,确实是改变游戏规则

巴哈马于2020年推出了其国家数字货币,尽管在这种情况下,它相当于巴哈马元的资产,称为沙元。

【人民币数字货币】

E-CNY / DCEP (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

CNY,在岸人民币, 指在中国境内经营的人民币存放款业务; CN – China; Y- Yuan

CNH,离岸人民币,指在中国境外经营的人民币存放款业务。中国资本市场包括外汇市场尚未完全开放,人民币尚不可自由兑换。2003年中共国人民银行开始在香港提供人民币清算业务;H – Hong Kong, 香港,第一个离岸人民币市场,现在有新加坡、伦敦、卢森堡。

DCEP – DC Digital Currency & EP Electronic Payment 代表着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的双重属性, 重视改进国内零售支付系统。

人民币数字货币,属于央行数字货币。

1.推行数字人民币的背景:

  • 法律层面

前面我们在讲央行数字货币的法律层面,讲到了,世界上近80%的中央银行要么不允许在其现有法律下发行数字货币,要么法律框架并不明确。中共国不是一个民主、法制健全的社会,现有的法律也是为少数当权的权贵服务的。

目前还没有规范数字人民币DCEP的现有法律,我想他们应该在制定DCEP的标准和指南吧。

  • 2016,当时的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宣布了中国发行数字人民币的计划,但他也承认没有明确的时间表。
  • 2016 ,中国人民银行成立了一个数字货币研究中心。
  • 2020年7,”数字货币 “一词首次出现在中国的官方文件中
  • 2020 年7月22,中共国最高人民法院和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一份意见(《关于为新时期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意见》)中提到了 “数字货币”。该意见指出,中国将 “加强对数字货币、网络虚拟资产、数据等新权益的保护”。该意见开始为 “数字货币 “提供一些法律保护。
  • 2020 年10月23,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中国人民银行法》修订草案,向公众征求意见(”人民银行法草案”),截止期是2020年11月23日。人民银行法草案规定,人民币包括实物和数字两种形式,这为发行DCEP提供了法律依据。此外,该法律草案重申,除DCEP外,广泛禁止生产和销售替代人民币的数字代币。预计该法律草案会于今年的某个时候成为法律。
  • 测试阶段、积极推行
  • 2020年4,中国开始在中国的各个城市有控制地软启动DCEP。深圳、苏州、雄安和成都。试点项目的参与者报告说,通过二维码使用DCEP与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类似,但它不一定依赖互联网,也不需要与银行账户绑定,参与者的反馈是感觉 “简单、快捷”。
  • 2020年10,中共国通过抽签向该国深圳地区的5万人发行了价值1000万元人民币(150万美元)的数字货币。确实,中国数字化货币的进程领先。
  • 在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整个2022年的各个奥运场馆,将大力试点推动DCEP的使用。

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3月底,国际清算银行创新峰会上,代表中共国说,这是他的原话,“……进入数字货币的主要原因是加强其国家货币体系,优先考虑其经济政策。尝试开发一种适用于少数民族商业(零售)的国家数字货币的想法是,通过支付系统重新获得财务实力。”,穆长春提到了移动支付服务支付宝和财付通的“庞大的金融基础设施”,他说,移动支付服务在中国这个行业占据了90%的市场。他认为,“中央银行应向前迈进,为少数族裔支付市场提供央行数字货币CBDC服务,从而产生冗余效应,并为我们的金融系统提供可靠的支持。”

我个人认为,他所说的,为僻远地区少数族裔市场提供央行数字货币服务,还是有道理的。因为偏远地区、乡村、山区,实体银行网点少,因为人员、成本等一系列问题,用户要么通过网银、手机银行操作;或者没有银行帐户、借记卡或信用卡的用户,就直接在整个互联玩上付款,就会非常方便。而使用数字人民币DCEP,即使没有互联网或银行账户,也可以利用近场通信(NFC, Near Fiel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技术进行交易。现在偏远地区网络都没有完全覆盖,但是如果天空 WIFI 覆盖的话,地球无一死角,这些偏远少数族裔地区更会受益无穷。

在为偏远地区少数族裔支付市场提供央行数字货币服务这一点上,我还是认同穆长春的观点的。至于中共政府是不是确实为偏远地区少数民族考虑,还是他们说一套,做一套,那是另外一回事。当然,再怎样,也还是掩盖不了数字人民币的很多潜在的弊端和威胁性。

2.数字人民币的特点、弊端、威胁性:

  • 数字人民币的货币供应量

一直以来对数字人民币超发的担忧,不是空穴来风。虽然中国还没有公布该计划的最终立法,但央行表示,它最初可能会限制个人可以在身上保留多少数字人民币,以此来控制其流通方式,并为用户提供一定的安全和隐私。中国央行不会把新技术作为让更多钱进入流通领域的一种方式,因为以数字方式发行的每张人民币基本上都会取消一张以实物形式流通的人民币。

  • 设计架构

数字人民币采用的是双层运营体系。第一层是央行将数字人民币投放给商业银行和其他授权的商业机构,而第二层的商业银行和其他机构再向公众进行发放和兑换,并负责运营。和传统的现钞一样,银行仍然是发放数字人民币的主力军。

  • 可编程性(Programmable)

央行数字货币还有可编程性的功能。比如可以加入互联网、发短信等等功能,这是好事;至于大家所担心数字人民币的有效期/保质期的问题,从目前来看,钱是中共政府“免费” 派发的,相当于彩票,规定在有效期内花完,这个是没问题的,因为它要采集大数据、进行测试、解决国家数字货币系统的磨合问题。但是如果数字人民币真正上线时,中共政府为了刺激经济增长,规定有效期内,要消费完,那么问题来了,强制老百姓没有储蓄积累,而中共国又没有很好的医疗健康保险制度和养老体系,那么老百姓生老病死怎么办呀?更不要说,钱作为财富传承给下一代了。把法定货币本身变成电脑代码,设置有效期,那这还叫货币吗?顶多是一种期权。我们知道,如果你用期权换取货物,那么除非货物中包含任何数量的实物黄金或白银,否则它就是一个毫无价值的期权。这就涉及到格雷欣法则,Gresham’s Law,他最有名的,就是“恶币驱逐良币”的法则,这就需要经济专家们去进一步论证了。

  • 追踪、监控功能

数字人民币,为中共国的国家严密监控又增加了一个工具。中共政府已经部署了数亿个面部识别摄像头,以监控其人口,有时利用它们对乱穿马路等活动征收罚款。而数字人民币可用来实时跟踪民众的消费情况,中共政府将获得巨大的新权力来收紧独裁统治。

  • 减少对SWIFT系统的依赖

DCEP的推出可以在全球范围内产生重大影响,因为它可以减少中共国在国际银行业务方面对SWIFT系统的依赖,并为人民币(RMB)的国际化铺路。

目前看,数字人民币用以改进国内零售支付系统,虽然中共国强推数字人民币,比如中央银行高管警告说,“中国的国家数字货币已经是法定流通货币的单位,因此,它必须被该国所有商人接受。”,这个就是强制了,这是对内的。对外则通过“一带一路”,至少让这些合作国,特别是非洲能接受数字人民币,特别是中共国要在未来五年内寻求建立一个新的全球支付网络,将合并央行数字货币和非央行数字货币。

所以,数字人民币国际化的野心昭示天下,但是要真正做到这一步呢,让其他国家也接受,没那么简单。在最新的排名中,美元占用于国际外汇交易的货币的88%,远超其他货币,从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显示,人民币的使用比例仅为4%。而数字人民币有这些监控追踪功能,如果外国人接受了数字人民币,那么他们也会被中共国政府追踪到他们认识谁,向谁付款,和谁做生意等等,而且交易也可以保存元数据,比如位置和设备ID。根据世界各地国家的各种法律,这似乎有点违法。 数字人民币在被正式推出后,到底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加密货币—比特币】

要在法律上有资格成为货币,一种支付手段必须被国家的法律视为货币,并以其官方货币单位计价。一种货币通常享有法定货币地位,这意味着债务人可以通过将其转让给债权人来支付其债务。

  1. 不是法币 (Fiat Currency

虽然加密货币可用于支付商品和服务,以及在全球某些地区进行投资,从这个概念上讲,它们类似于实物货币。但是,与法定货币不同,加密货币没有物理形式,在美国还没有被宣布为法定货币,并且绝大多数没有政府或法人的支持。也就是说,加密货币的供应不是由任何中央银行决定的。目前,在美国,算是投资产品,由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等联邦机构监管。

  • 去中心化 (Decentralized

比特币,是去中心化或者说非中心化,它没有应用很强的KYC程序,就是说它没有实名认证,用的都是网名、假名,虽然所有的交易都会被记录在区块链中,但这些交易通常是以假名或用户名进行的,很难与实际身份挂钩。这种匿名性使它们在洗钱中很受欢迎,也是比特币被用作洗钱、和偷税漏税的工具的根本原因。

  • 波动性 (Volatile)

比特币因它的巨大波动性而著名。4月19日飙升至$63,000, 一周后跌至$49,000,今天又到 $57.000, 波动非常大,如果要炒比特币的话,心理承受能力一定要大。

很有趣,在2017年之前,中共国是比特币最大的买家;而在2017年,却打击加密货币交易和所谓的首次代币发行(ICO),但同时对比特币挖矿又很宽松,到现在中共国已经垄断了75%的比特币挖矿,在控制比特币时,又垄断一些重要的市场,中共政府在玩两手;而在这次博鳌亚洲论坛上,4/18 由CNBC主持的小组讨论中,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波又变调了,他表示:“我们将比特币和稳定币视为加密货币资产, 这些都是投资替代品。”

比特币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它没有货币的属性,或者说货币的属性非常弱,没能成为法定货币,背离了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本意。它已被真正视为可投资商品,从这点上说,以比特币为首的加密货币走到头了。世界各国政府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来遏制洗钱,要求加密货币交易所将其KYC流程与其他金融机构的流程保持一致。政府当然要打压它,因为它成为洗钱、逃税的工具。

但我个人认为,加密货币、比特币不会完全灭亡,存在即合理,问题是政府应该怎么去更好地监管它。这就好比,阴和阳的关系,有阴就有阳,有阳就有阴,不可或缺,如果阴盛阳衰,或者阳盛阴衰,相差太大,就会失衡,就需要怎么样找到它的平衡点。

既要保护公民的隐私,又要给与公民的隐私,有时候,要做到两者兼顾,比较困难,但我们还是要尽力做,而且要尽大力做。

【喜Dollar 、喜币】

央行数字货币是由政府发行的稳定币,我个人认为,我们的喜Dollar 目前算是私营部门发行的稳定币。而CCP被灭、中共国墙倒了以后,新中国联邦成为取代中共国的主权国家,喜Dollar就会成为主权货币,而它又跟黄金挂钩,这是独一无二的。我们也两手抓,一手抓稳定币,喜Dollar,一手抓浮动币,已经于4月21日上线的喜币Himalaya Coin。

根据喜Dollar白皮书,接下来“第三阶段,喜马拉雅 Pay Apps,让会员通过喜马拉雅生态系统内的 Himalaya Pay,用喜Dollar信用积分,向接受以该付款方式购买商品或服务的商家进行境内及跨境支付”。

我个人认为,在整个G系列中,我们拥有自己的银行,喜银行或者G银行。这是至关重要的。不管是商业银行也好,投资银行也好,是为G系列的发展壮大铺平道路,这样就不会受制于他人。肥水不外流,战友们都可以使用喜银行或G银行的金融服务;私人银行 Private Banking的开户门槛很高,起码1百万美元,但是对于投资G系列后的战友们来说,不富都不行,这个门槛实在太低了。当然这银行是有别于其他G系列的独立操作的实体,遵守所在国的法律和国际银行法,受政府监管。

现在整个G系列的构架已经很清晰完整了,G系列池中的这些运作,一开始多多少少会有一些问题,需要不断完善壮大。

【结论】

货币是我们现代全球经济和社会不可或缺的润滑剂。因此,中央银行数字货币作为一种新的货币形式出现,是一项具有深远意义的发展,是不可阻挡的重大革命,它将改变世界各国人民赖以生存的一个关键要素。这是一个全球现象。其进展的引擎在早期阶段正由各个国家、各个管辖区并在其内部点燃,进而覆盖到全球。

最近,美国财政部长耶伦表示,“正在认真研究数字美元这个问题”;美联储的鲍威尔先生,在最近一次出席参议院会议时,当被问及美元是否可以被数字化以帮助美国捍卫其霸主地位时,说,研究这个问题是一个 “非常高度优先的项目,我们不需要成为第一个,我们需要把它做好。”

我个人认为,央行数字货币也好,加密货币,私人发行的稳定币也好,不一定互相排斥,都将占有一定的位置,各自将扮演特定的角色。我们为自己能身处这场数字革命中,也感到有幸。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阅读本人文章请搜索“Opal”

本人其他文章导读:

从新疆棉看中共国的奴隶经济

J. Michael Waller’s Legal Fees Paid by Elliot Broidy

超限战下的中美贸易(续):浅谈劳动力密集型产业链

参考:

https://www.spectator.co.uk/article/why-cryptocurrencies-are-the-answer

https://www.glennbeck.com/radio/woke-digital-dollars-are-coming-to-replace-us-dollar-as-worlds-reserve-currency

China’s Digital Currency Threatens America’s Financial Dominance (thefederalist.com)

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creates-its-own-digital-currency-a-first-for-major-economy-11617634118

https://blogs.imf.org/2021/01/14/legally-speaking-is-digital-money-really-money/embed/

https://www.jdsupra.com/legalnews/china-s-digital-currency-and-what-this-7987963/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