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0516IV七哥离开看守所那一刻已经断了报私仇的念头

编辑整理:

纽约香草山农场:清泉石上流 ;华盛顿DC农场:湘江之水;日本东京方舟农场:山川异域;

2021-05-16 文贵直播:为什么文贵反对西方国家对中共子女的签证限制;怎样理解文贵坚决灭共,对99%党员大赦,反共不反华时间点32:36——

说到这的时候,兄弟姐妹们我要今天给你们讲讲今天的主题,就是七哥发出去说美国对所有的中国公检法所谓的共产党员家人限制签证,就限旅令和限签令这个事情,我发出以后起了巨大的震撼,无论体制内还是我们的战友,还是体制外包括各国外的朋友,有很多人、体制内的人说你不能这么干,你就应该让他们都给他抓了、都给他杀喽、都给他限制了才好呢,就体制内的就很多人,体制外的也有。当然也有支持我这个想法说法的,为什么有这个说法?为什么有这个想法?我们该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今天七哥主要说这个问题。

(郭先生与战友们互动)[唉呀,哎呦哎呦哎呦哎呦哎呦。冰冰和我双修又来了,冰冰和我双修啊,丁晓兵808,呐了闷了赞了主播,新中联人郭拜尔,western启蒙,风雨彩虹鱼,雨水,文柯Miles,my little,陆克思,不是马克思鲁克斯啊,凤凰,这是米黄,七喜,干指头蘸醋,哎呦,千指头蘸醋,G-TV,G-7TV,胜利在望啊,那个省啊,堪萨派,多吉999,喜国好公民,红百合,红百合,红百合,红百合啊]。

一个首先兄弟姐妹们,首先我说的,一个从看守所受过我多次生死两别离呀,我多次把我戴脚镣手铐一喊郭文贵~~,这个看守所什么喊,在外面一开门啪一响,所有的在里关押在那几十个号的人一排嘛,所以真的铁门只要有人一开门、大门一响,马上所有人都冲着那个门在去看,号长第一看、别人第二论级往下排的,因为一提审大家都盼着提审,快点判吧,快点判吧,然后出去放放风,第二有家人来送衣服、送东西的,他一开门就是喊谁呀,比如提醒郭文贵~~~,一喊,几号?17号郭文贵。然后呢喊:到~~~!好了,然后回去准备东西提审,然后你就准备跟着提审,然后家里送东西来了,开门什么什么东西了,啪~一开门往这地上一扔,什么什么东西,哎呀,你这幸福。

只要有动静在看守所里就幸福得不得了,然后还有一个就害的,就拉出去给枪毙去了,戴脚镣手铐的就永远一喊门就哆嗦一下子,因为你下个可能轮到你就给枪毙去了。

所以说在那个号里面呆过,那种生活每时每刻每秒听一动静就是决定生命的时刻,那不是开玩笑的,那个时候你要记住在里边喊最多的、放嗓子喊的——天下还有公平吗?!还我正义!最多是喊这个的,然后是嚎啕大哭,天哪地呀,然后喊哭爹叫妈的,就是就这个就是崩溃的喊声和哭声。

我经历过这些,我经历了世界上多少个国家,又出来以后生死一线以后见到了世界上最最所谓的奢华的物质生活,我全都经历了,我告诉过大家我出了那个大门以后,我就想过我做什么我都觉得我是应该的了,我享受什么服我都是应该的我觉得,我受太多罪了。

当把我打的我多少次昏来昏去的时候,我就这么想,和经过那里的深造之后、看到生死之后,我曾经出来也想报仇就是报私仇,找那些害我弟弟的、把我弄进去的,包括打我的、包括收拾我的警察们。

说实在的当我走开、离开清丰看守所的时候,我一点儿兴趣报复这些人都没有,我曾经和打死我弟弟其实剩下的,因为两个警察开枪的,另外一个人在我看守所关押期间,他骑着三轮摩托车带着全家人被一个大货车撞死,后来当地公安还专门调查跟我有关系没有,我在里边肯定跟我没关系,另外一个人姓宁的还活着,很多人给我建议说,欸,我们要把这个姓宁的全家给他消灭掉,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曾经有一次回到濮阳,姓宁的就在我前面,我当时一激灵,没有恨、没有任何恨,也有过我的很多同学跟我说,七哥我们把他们收拾掉如何如何的,我说你觉得宁仲亚这种人——他叫宁仲亚,收拾收拾他你觉得中国就会变好吗?我弟弟就能活过来吗?中国有多少警察像宁仲亚这样的呀?我说如果宁仲亚在一个法治民主的社会,他是要受到公审而不是被暗杀,对吧?杀他有什么用?

说把他全家毁了,他的孩子、他的女儿、他的儿子、他的老婆就知道他是个警察,沾点警察的威风、贪点钱、为虎作伥一下子,他们知道什么?

把他家人杀了有意义吗?我弟弟就能活吗?我受到了冤屈就能回来吗?我戴着脚镣手铐的罪就能抹杀吗?没有,你把清丰看守所、你把濮阳市中原区公安分局全给它消灭掉,有意义吗?太阳照样从东方升起。所有他被干掉的那个职位,会有更坏甚至更更坏的人会填补上来,还会有无数个郭文贵被抓起来、被冤枉。他随便可以给你打印一个判决书,会有无数个就像我们在那个清丰看守所不满18岁的一个追求民主自由的、要把中国这个民主的干柴烈火的要点燃的这样的勇士,照样会被杀掉。

说实在话,我已经、我觉得他活着比死了好。很多人当时跟我说,我说他活着比死了好,因为我郭文贵比他强,他会每天活在恐惧之中。我让他的家人知道,有一个随时可以找他算账的郭文贵。——活着,我让他痛苦。

多年后濮阳的市委书记、各任市长哪个到了郑州去不把我当祖宗一样,喝完酒以后都说,欸,文贵我还知道你有点小怨气啦!他们家想怎么着,你想干啥吧,你想怎么折磨他吧,你想怎么弄吧!这些什么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市长、市委书记多次跟我说。我给他们讲,我说你们知道我的过去,我只想告诉你们,这件事情在我人生中最起码有两件事我是不会做的,我不会记恨宁仲亚,我不会对他家人有任何行动;第二件事情,我要做的就是希望有一天,他老宁家所有的人自然而然的得到报应,而不是所谓的暴戾的报应。

是从我认为的,我相信的佛学、人生,现世报上得到报应。后来听说他老婆疯了,后来又听说她女儿也自杀了,都有人告诉我,欸,告诉你个好消息,他女儿疯了、女儿自杀了、老婆疯了,因为这小子在外面干很多坏事还养了很多女人被他老婆知道。我连问都不会问我,有人跟我说,说完以后当时那个市长好像姓黄是姓什么的,跟我说完以后我搭都没搭理。

接上文——

郭先生0516I中共治下无信仰无敬畏天怒人怨万物皆悲

郭先生0516II新中国联邦跟大家最要分享的就是我们要有信仰

郭先生0516III看守所和家人亲人的经历灭共1亿次都不解恨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