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0516I中共治下无信仰无敬畏天怒人怨万物皆悲

编辑整理:

纽约香草山农场:贝贝;伦敦喜庄园:杯酒渐浓;日本东京方舟农场:山川异域;

2021-05-16 文贵直播:为什么文贵反对西方国家对中共子女的签证限制;怎样理解文贵坚决灭共,对99%党员大赦,反共不反华时间点00:00——

直播前播放视频一:数名穿看守所号服的囚犯戴着手铐脚镣艰难行走;

直播前播放视频二:5月14日20点至15日12点湖北闪电总数超13万次,黑夜如白昼!

响吧,这不会没有声音吧?5月16号,尊敬的战友们好,七哥乱聊直播。这是新中国联邦七哥乱聊直播节目,七哥现在被挤兑到星期天来了。昨天星期六还是有真人真事儿,所以说只能今天乱聊直播。

兄弟姐妹好啊,今天你看我穿这个黄色看上去跟上次一样,大家发现不一样,这是有格格的、有暗格的。然后今天这个是昨天新到的G-Fashion的,我最喜欢的,然后这裤子也是昨天新到的,然后这个是,所以说你看我喜欢黄色的。但是减肥以后所有的西装都不能穿了,你说这麻烦不麻烦你说,这麻烦不麻烦?所以说这都得重来,减肥成本很高啊。

兄弟姐妹们,今天刚开始我们看到武汉、湖北省这个闪电,这个在佛教里面讲,当一个人做了很多坏事的时候、做了很多很多坏事时候,当你要被打入地狱的时候也就所说的,地藏菩萨接待你的最好的地方,就是地狱之前就是雷鸣电闪、火刑、锥刑、亿万箭穿心,然后在油锅里过。

所以我每年都去河南中岳庙,中岳庙是道家的地方,因为我曾经出来清丰看守所到那块去修过心,我曾经许诺过。另外一个在那块儿替我弟弟过过阴,我所以每年我都要来拜,所以我在那里每年都知道,河南人都知道啊,我的同事们都知道,必到那里去拜。

那个墙上有各种鬼神、各种鬼我都记不清楚了,各种神呐我是挨个磕头,每个地方是三磕九拜,你想想谁能撑下来啊。几乎那个时候我的同事当中,因为高管都跟我去嘛,几乎没有撑下来的。

你想一个人大过年这边经历这么一次洗礼,基本上你说你就不敢作恶了,你看到墙上什么火刑、锥刑、雷劈,其中有一个在中岳庙西翼叫雷神,这个雷神对付人作恶的和作恶的群伙就是要用万次的雷击,先要把你的灵魂给你劈开了,把你灵魂就没有灵魂了啊,你再托生不可能了。

然后呢万次的雷劈,然后让你死不了活不了,然后再把你最后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再把你扔到火锅里去炸。火锅里炸着让你死不了、让你痛苦那种灵魂脱肉体后的灵魂去火锅里炸。炸完以后再用雷电石之抨击,哇塞,要用雷电击你999年。喔塞,够狠的这道教,比共产党还狠呢,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看完以后你说这人呐千万别作恶啊,千万别作恶。

所以我看到湖北武汉真的是霹雳山以后2020年以后出现了很多怪象,那里听说到处出现奇异的怪象,整个武汉,特别是霹雳山、火山、雷山。那么这次整个湖北有一万多次的雷击,你觉得这正常吗?它不正常。

这是地藏菩萨佛教,咱们道教是说阎王爷、各种鬼神,现在要开始行动了,行刑前的准备,先练练枪、磨磨刀、炼炼锤子、砸两下冒不冒火星。天上的准备事情和地底下准备事情也是需要一个presentation是吧,做个PPT你看这个这么干行不行啊?这么干行不行啊?先弄中南坑还是先弄哪儿啊?

所以说很多共产党做了恶事的人睡不好觉,在2006年的时候,为了北京搞奥运会的时候很多官员自杀,最后是内部有个报告说共产党为什么高频率的自杀呢,原因就是对奥运会给带来的压力,还有一个查腐败带来的压力,另外一个呢,就在2001~2008期间中国国内共产党是流行就是叫烧香拜佛、寻道师、养巫师,家里边还养所谓的西藏来的什么喇嘛,还有什么这了那了的都是什么这主持那主持。

我给你们讲过原来人民银行一副行长,是王岐山的哥们儿,就是给自己一个孩子——七、八岁的孩子、他第三任媳妇嘛,就请了西藏的一个所谓的法师养着跟着。这法师我估计平常因为他年龄也大了,那小媳妇那么年轻他没时间双修,那法师就跟他媳妇练双修了。这我说的是100%的啊,我见多次,那眼神一看就不对啊。

我一听说话,我说你哪银儿啊(注:郭先生东北口音以及山东部分地区口音r音通通发的i音,下同)?"哎呀七哥啊,我是哪银呐,我东北的我绥芬河的呀。"哦,我说绥芬河老乡啊,我这一看你这银就是东北银呐,这东北银都东北出来的穿上西藏的衣服了就成了什么主持了、法师了、讲师了的,然后我就看他就在那儿笑。因为这哥们老上我那一吃饭的时候吧就带着他媳妇带着他孩子去,他媳妇的孩子就跟着所谓的东北装扮的东北银搞的西藏的法师在一起吃饭。

那我还专门跟他探讨过,我说为什么现在这么多流行,这官儿家里面都养你们这些人呢?他说你看当官的家人吧,媳妇都时间很充分啊,七哥,养孩子呢都要从小养起,基本上都是二房三房,还有很多都是在外面养的小媳妇,他说家里边老公老头吧都上班去,那只能请我们这人所谓啥呀念经、讲佛,再一个帮助照顾孩子,顺便照顾照顾这小媳妇。

那个鬼笑啊给我,我就能感受得到。然后他还跟我抽雪茄,哈哈,哇塞。我说你们把西藏给毁了,哇塞。你想想,进了盘古四合院能认识到我,他就觉得八辈烧了高香了啊。所以说呢他跟我聊的时候也很紧张,我要问一些秘密的事儿,我特别问到,我说你们真的相信轮回报应吗?就你们这样的整法?你不担心自己吗?当时他给我说了句特别让我震惊的话,他说,七哥你别看我们干什么,他说我绝对相信轮回报应。

他说我已经这是第几家了,所有那几家的官员,基本上跟他的工作最后都是现世报。其中给我讲了一个东北黑龙江韩桂芝的案子的其中一个办案人,办韩桂芝的人就是当年韩桂芝要办的人,办完韩桂芝的人升官发财了,最后这个人也被办了,他说基本上就是现世报。

啊,这帮人相信,我说那你们最怕啥呀?他说:七哥,我最怕打雷啊。我一看到雷声,我就不敢出去了。为什么?他说我们干的毕竟这事儿吧打着佛祖的名义吃碗饭,我们也没这个本事。所以你看人做心亏的时候他是怕雷的,他是怕打雷的,不是开玩笑啊。

我在清丰看守所的时候我记得,它每年,我们在里面蹲了二十几个月,那个夏天的那个打雷的时候看守所里的警察都是很害怕的,那武警都害怕。只要一打雷,那个笼子上面武警、巡视的没人了——没人了、肃静了。我们这时候在里面又搓火啊、抽烟呐,是吧,给隔壁的女号里边啊,是不是啊?来点动力啊,是吧?来点激情啊,是吧,这就来了,喊号能连着喊二十几个号,没人管你,都打雷下雨的,一打雷,武警都没了。

我也问过那上面的武警,那武警都是对我非常非常尊敬的,我说你们一打雷怎么就没了。他说我们怕呀,他说谁不怕啊。站笼子上面脚底下踩着笼子,这是天天杀人,怎么能不怕呢?

我记得当年是一个已经到了9月底了,基本上9月、10月不打雷下雨,突然间雷鸣电闪,暴雷呀,滚天雷,哒哒~~~~欸,我说这咋回事?这怎么人又都没了呢?这是啥时间还下这么鬼天雷呢?就是那一天的头一天,在看守所里面据说执行枪毙11人。

大家一定要记住,我们每个人想人生的时候,把自己都想了一百年、一万年、一千年。人类上每天都有生都有死的,人生是无常的、生死是定律的。中国人现在14亿人,在过去的70年那生生死死那可是多少亿人了,是不是啊?那几十亿人吧,是吧。

好,咱说到这,刚才那个打雷,大家要通过打雷、通过这种自然有定律的、有逻辑的,而不是无规律的这种超自然现象,我就称为这就是佛祖或者上天、万佛万神、大自然的一种规律,大自然这种阴晴阳缺、四季分明,大自然中的万物生存,任何人、任何动物、任何植物离了太阳、离了水什么都没有,它是有定律的。

所以我相信上天有神在,我们是万物当中一个世界当中极小的极小的极小的几乎可以忽略的一部分——我们连那个沙子中的那个成分的一点儿都不算,从银河、从宇宙、从黑洞中看,我们实在太渺小。但是我们却有规律,万物当中它也有规律,生死、各种动物的生存、动物链、生物链、植物链,它叫链儿就是有规律的、上环扣下环。

这就是我们看到的,我们共产党这个流氓国家统治下的中国,我们中国人失去最大的是对上天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对人性的敬畏、对万物的敬畏——花不开了、水被变臭了、地底下被污染了、天上的空气被污染了,连天上的星星你都看不见了,天怒人怨,万物皆悲,万物皆悲啊!

按照佛家的说,当万物皆悲的时候,就是世界秩序重建的时候。万物皆悲,上天就是响这种滚天雷、下不正常冰雹、下那个苦雨——苦雨就今天所说的雾霾下下出的肮脏的雨,过去没有汽车也有苦雨之说呀!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