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时讯2021.05.16:厂家警告:这些产品现在可能变得更加昂贵

《德意志时讯》发表的译文和报道不代表我们认同原文作者的观点,仅供读者了解德国媒体的走向及德国社会状况

购物变得昂贵:制造商和专家对小麦、糖和其他食品的价格上涨做出警告。现在,消费者在结账时也能感受到这一点,即使是肉类产品。

当看着超市的货架时,许多顾客可能很快会感到惊讶。加工类食品,如面包、蛋糕、饼干、玉米片甚至现成的比萨饼可能很快就会更贵。因为在过去几个月里,小麦、油菜籽、玉米和糖等基本产品的价格不断上涨。

冷冻食品家庭服务机构埃斯曼的新闻发言人帕特里克·肖威在回答询问时说:”一些供应商已经与我们接触,并提醒我们,由于原材料价格升高,他们将不得不提高采购价格。”

这并不奇怪,因为价格涨幅巨大:根据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的数据,小麦的价格在过去一年中增长了45%,4月份的价格与八年前的价格一样。虽然一吨小麦在2020年5月仍然是185欧元,但在2021年4月底已经是251欧元。

糖的价格上涨得更高,在一年内增加了77%。大豆的价格是一年前的两倍,玉米买家要比2020年5月多支付113%。

德国商业银行的商品分析师说:”近几个月来,生产端价格上涨了很多,因为他们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中间产品。生产者现在将试图把少部分差价转嫁给消费者。”

这一点也得到了行业本身的证实。德国食品和饮料工业联合会副总经理彼得·费勒在接受采访时说:”可以预见,在某些领域将会涨价。如果消费者保护者没有在第一时间夸大事实,而是也表示理解,那就好了。”

另一方面,来自埃斯曼的帕特里克·肖威认为暂时不会涨价,他说:”我们已经对2021年进行了规划,可以排除对终端消费者涨价的可能性。”同时,他补充到:”不过,未来几年的情况如何,当然取决于原材料的价格发展。”

埃斯曼是少数几个至少在谈论原材料通货膨胀的公司之一。许多其他大公司不愿意公开评论此事。他们担心会吓退顾客或大型连锁超市。例如,饼干制造商巴尔森不愿意提供关于可能的价格发展的任何信息,而糖果制造商费列罗则完全没有回答询问。

然而,在沉默不语的情况下,一些主要制造商非常清楚目前的情况正在引发紧张。一位德国大型食品制造商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样的价格上涨总会引起我们的关注。”

即使是大公司在定价方面也不太自由:”贸易商对我们生产商施加了巨大的压力。”这主要是指大型连锁超市,如Rewe、Edeka、Lidl和Aldi,它们一再被批评在谈判中利用其市场力量来获取最佳条件。

德国食品和饮料工业联合会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费勒要求:”食品行业和贸易商之间的价格谈判往往是艰难和密集的。但它们必须是公平的,使制造商能够生存,并提供规划保障。”

事实是,超市货架上争夺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产品都直接或间接地依赖于农产品价格。从面粉、植物油、面包、饼干或蛋糕到即食比萨。如果价格长期保持在这个高位,一定会有后果。一位著名的生产商说:”生产商、贸易商或消费者中,有人将不得不承担更高的成本,或是三者共同承担。”

而这不仅可能影响经典的小麦和糖制品或玉米罐头。高昂的农产品价格甚至可能很快推高肉类的成本。

因为小麦和大豆也是受欢迎的饲料,这也继续推动了价格上涨,商品专家温伯格解释说:”中共国在这里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是因为繁荣程度的提高也导致了营养状况的变化,并使中东地区的进口配额越来越高。”中共国的大豆进口需求占80%,对玉米的需求也同样高。”

崛起的中产阶级希望在饮食中获得更多的肉类,而畜牧业需要越来越多的大豆、玉米和小麦。据专家温伯格说,虽然直到最近几年,中共国甚至还能出口过剩的小麦,但现在他们的这种原材料依赖进口,推动了价格上涨。美元疲软也使得去年的采购对进口商来说特别便宜,他们的订单可能比美元强势时更多。

但是,不仅是中共国的日益繁荣推动了玉米和小麦达到近十年来的最高价格水平,CCP病毒危机也发挥了作用。许多投资者不仅将资金投资于股票或房地产,以保护其免受中央银行宽松货币政策造成的通货膨胀的影响。根据温伯格的说法,原材料成为一种流行的投资。

在德国,首先是大工业商感受到了影响。他们的利润率正在下降,赚的钱也越来越少。然而,货架上的面包贵几分钱,也不会导致有人要挨饿。

温伯格说:但在其他国家,粮食价格与小麦或玉米等的投入成本联系的更紧密。这意味着商品价格上涨也加剧了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的饥饿问题。”在这里,公民有时会把收入的三分之一花在食品上,而通货膨胀有时会达到两位数。”

这可能会产生全球性的后果:在2012/2013年,当小麦价格最后一次达到与今年类似的高度时,饥饿迫使许多人走上街头。当时的后果之一是”阿拉伯之春”。

温伯格觉得目前还没有这种危险。他说:”自那时起,工资也大幅上涨,所以这些国家的负担与2012年和2013年不可同日而语。”然而,在政治不稳定和CCP病毒的背景下,基本食品价格的持续上涨可能会成为一种催化剂,从而引发新的抗议。

乐施会发展组织的玛丽塔•威格萨尔补充说,目前小麦库存比2012/2013年高得多,因此情况还不像八年前那样紧张。

她还认为商品价格的上涨与投资者和投机者有关。威格萨尔说:”金融投机者在玩弄粮食,以赚取利润。他们在小麦期货交易中的份额自3月初以来一直在上升。”她指出,像雀巢公司这样的大食品公司可以利用期货来对冲价格上涨,而另一方面,穷人只能挨饿。

商品分析师温伯格驳斥了这种批评:”我们目前看到的是3%的通货膨胀。这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比目前讨论得很多的财富税还要高。”温伯格认为,如果投资者用商品投资来对冲这种价值损失,反而是那些实行宽松货币政策的中央银行应该承担责任。

评论:在这里建议大家不论在哪里都做些必要的物资准备。目前的原材料价格加上媒体放风,食品涨价一点已经确定无疑。但我们更应该担心的是如果情况更糟,出现必要物资或食品短缺的情况。
目前就欧洲情况来看,欧盟各国都在解封过程中,封锁一年多的时间,大家急于放飞自我出门度假,而且媒体还一直渲染疫苗的功效,这样更会让已经接种疫苗的人放松警惕,这样不止是对自己造成很大的感染风险,同时也会加大对他人的感染几率。一旦之后因此出现再一波的感染高峰,很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各行业都会出现生产力下降的情况。各国政府又已经进行了货币超发。同时,在心理上也会给大家以沉重的一击,揭示出最后的救命稻草——疫苗也是个骗局。最终很可能如郭先生所说,对社会稳定和个人心理都会造成严重的次生灾害打击。
同时,在报道中也清楚的写出了中共国对粮食进口的依赖程度之强,希望国内的各位战友也尽快有所准备。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