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聚焦】新闻自由的困境:清算无底线

作者:华盛顿DC农场 – aQ

“谁掌握了过去,谁就掌握了未来;谁掌握了现在,谁就掌握过去。” 这句话出自George Orwell的《1984》,说的是谁掌握了话语权,会直接影响受众对历史,现实甚至未来的认知深度和广度。新闻的话语权决定和限制着受众接收的信息,无疑会影响其认知和判断。

曾经的香港,由于宽松的新闻报道自由,而备受大陆同胞艳羡。但从2016年开始,香港新闻自由指数连续8年下跌。香港记者协会在今年世界新闻自由日(5月3日)发布的 “新闻自由指数”下探评分新低,只有32.1分。与此同时,无国界记者组织公布2021年度全球新闻自由指数中,香港排名指数继续下降至第80位,虽然依然高于位列177的中国(全球倒数第四)。

但是独裁者是容不得半点不同声音的。在香港,除了官媒和亲共媒体大张旗鼓地文革式批斗异己外, 港共更是无底线地全面清算新闻系统,手段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借助港版国安法的淫威,林郑政府更是放言进一步治理“假”新闻,完全对新闻自由视若无睹反而更要除良知媒体而后快。香港新闻自由江河日下,短期内恐难见改善。

我们来看看近年来新闻自由在香港是如何被一步步破坏的。

首先,2018年,香港外国记者会副主席马凯因邀请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演讲而不被续工作签证。记协调查显示97%公众和传媒人认为此做法对新闻自由有损害。本地和境外驻港传媒在批评内地和香港政府时都开始有所顾忌,而且前线记者频繁受到中央政府和传媒老板的警告限制。

然后,算计私人正义媒体。从煽动黑恶势力报复媒体(比如先后两次火烧大纪元印刷厂),到警方无故骚扰阻挠记者采访,再到香港警务国安处以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的“勾结外国势力”的罪名拘捕苹果日报黎智英及其家人和公司高层。这些无不是针对新闻媒体制造的白色恐怖,而且国安法罗列的罪名就是筐,成为恶毒版港式“寻衅滋事罪”。

其次,2020年9月,香港警察修改《警察通例》中对“传媒代表”的定义,不再承认香港记者协会和摄影记者协会的会员证,亦将网媒和学生记者认定为“非法采访”人员。警察公关说这是“尊重新闻自由”,但其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就是要清理报道真相的记者们。这次肆意妄为的决定,无疑极大限制了记者的采访权利。

再次,清理新闻内容并限制新闻传播渠道。下架港台铿锵集等现有和过往报道真相的节目,严格限制报道内容,节目主题和发布渠道。网民不得不纷纷自发下载过往珍贵节目以保存真实的历史。

最后,清算新闻机构。空降亲共高层,掌控关键部门的人事控制权后,迅速清算意见相左的人员并清理过往和现行的节目,包括变相辞退仗义执言的节目主持人利君雅,用莫须有的罪名起诉揭露721白衣黑幕的主持蔡玉玲和解散报道真相的节目组。同时,港共发动虚假宣传否认打压新闻自由,却不得不厚颜无耻地面对被扯掉画皮的尴尬局面:不准港台直播奥斯卡颁奖,不允许去领取国际新闻奖,不得在影院播映《理大围城》等等。

随着清算的进一步加剧,新闻作为第四媒体的监督权力在香港几乎陷于瘫痪。香港逐步变成中共治下只允许“唱红歌”的“无异议”城市。但是清算却远未结束。所有的清算,也不过是为了进一步的洗脑宣传铺路。一些端倪已经跃然纸上。港台在今年五四升旗时,悍然展示“文革发动”旗帜 ,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吧?每个时代都不缺少时代的良心,也不缺少看清本质的大师,正如逃难到香港的知名作家倪匡曾说,共产党最可怕之处是洗脑,人在共产党的制度里只会变成完全服从的机械。他虽然澄清没说过“妓女比共产党更可信”,但表示“这句话对妓女很侮辱”。

香港民众已经不再相信“一国两制”,对背后的始作俑者更是嗤之以鼻。身处白色恐怖的人们更没有放弃希望,继续在传播着真相和正义,仍在默默地坚守着圣城的信念: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文章仅代作者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敬请关注下一期:【香港聚焦】民间坚守: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发布:YIMING(文鸣)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修灵者
4 月 之前

写的真好

0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ng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5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