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读懂福奇、Peter Daszak和功能增强研究的关系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文永

路德节目最近重点跟进以毒灭共的新闻,其中提到很多概念和人物,比如功能增强研究,巴里克,福奇和Peter Daszak等人。

对于很多和本人一样的普通战友,如果对整个关系没有个把握,总是觉得似懂非懂,有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本文就帮你把概念和相应人物关系一次理清。

图1, Peter Daszak、巴里克、福奇和石正丽关系图

首先声明,本人也不是生物专业,而且考虑能让读者理解,文中表述可能不够严谨。要了解准确的信息,可以参看文中提到的参考文件,或者参考闫丽梦博士的论文。

我们先说第一个概念:功能增强,英文叫做Gain of Function。这是什么意思呢?

比如说有两个病毒,A和B。A只能感染蝙蝠,B可以感染人。有人把B感染人的基因提取出来,放在A上,那么A就有了感染人的能力。也就是说,A的功能比原来增强了,这就是“功能增强”。

同样的例子,如果C可以感染大脑,而A和B只能感染肺,那么把C感染大脑的基因提取出来放在A里,A就又增加了感染大脑的功能。

看到这儿,大家应该懂了,这研究的东西,不就是中共用来做病毒武器的技术嘛!

是的。其实功能增强研究,早就不是新技术了。早在2015年,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教授巴里克(Ralph Baric)就发表了文章,说通过植入基因的方法,可以让一种蝙蝠SARS冠状病毒具有感染人类细胞的功能。

大家猜猜这篇文章作者还有谁? 对了,就是大名鼎鼎的—石正丽!也就是说,其实早在2015年之前,石正丽就在研究怎么让蝙蝠病毒感染人这事儿了。

还有读者会问,既然这功能增强的研究,危险度这么高,而且这么明显,难道美国政府不管吗?其实美国政府在2015年以后,已经禁止在美国本土进行功能增强研究了。

但是中共国和别的国家,依然还在做。而且很多研究功能增强的人,还给出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们让病毒增加新功能,成为超级病毒,是为了提前制造好疫苗。所以呢,一旦这种病毒自然进化出来,你看,我们把疫苗都提前给你准备好了。”

这个说法乍一听还真是那么回事儿。其实和中共国装摄像头一个逻辑:“我给你安摄像头是为了保证你的安全。你看,要是真出了事儿,我这都有记录呢!”

因此,很多人都被忽悠了,也没太把它当回事儿。

说到研究功能增强是为了造疫苗这件事儿,就引出了本文的另外一个重磅人物出场:Peter Daszak,本文里戏称为“打杂客”。(其实英语发音重音在前面,听起来不是很像,不过没关系,算是个外号吧。)

这个打杂客,其实是个英国人,后来移居美国,他还是一家非盈利组织EcoHealth Alliance的主席。关于EcoHealth Alliance,我们后面会重点介绍。我们先说回到功能增强这事儿。

在2019年12月9日,打杂客接受媒体采访,谈到冠状病毒,还提到巴里克:“冠状病毒很不错… 很容易在实验室里改造。S蛋白决定了冠状病毒的特性,(以及是否有)传染人的风险… 我们和北卡罗莱纳大学的巴里克(Ralph Baric)一起合作很多,在一个病毒骨架上插入(基因序列)…”

所以这个打杂客实际上是不打自招,承认他参与了功能增强研究。而这个采访45天之后,武汉疫情全面公开,武汉封城。打杂客现在应该相当后悔接受这个采访了。这视频也许是这位打杂客最希望删除的视频。

我们继续来挖一挖这个打杂客的事儿。不挖不知道,其实他是中共在海外混淆视听的重要推手。

早在2020年2月份,武汉疫情刚爆发初期,他是最先跳出来,支持病毒自然来源的人之一。

根据披露的邮件显示,在2月初,他就开始召集巴里克(是的,又是巴里克)、前自然基金主席Rita Colwell、王林发等人,以支持武汉前线医生的名义,在《柳叶刀》上发文,打压病毒实验室起源的真相。

2020年2月4日,川普政府要求国家自然科学院(NASEM)调查病毒起源并出具报告。根据公布的邮件显示,科学院当时咨询了一系列相关领域的科学家,最后得出结论:是自然来源。

大家猜猜这些“相关领域的科学家”包括谁?— 是的,你说这事儿巧不巧了,里面就包括打杂客,还有巴里克。所以NASEM得出的这个“自然来源”的结论,也就不足为奇了吧?

结合前面打杂客在2019年12月9日的采访里所说的话来看,实际上他和巴里克这哥俩儿,应该是最清楚病毒哪来的,但是从邮件来看,他俩人掩盖真相也是最卖力的。看来美国后院的水,还真是深啊!

我们把时间快进到2021年初,WHO准备要派人第N次去武汉调查(演戏)。当时出发前,川普政府提出美国代表团的三个人选,被中共全部否定。最后中共钦点了一个人。

那么这位能够让中共“放置后宫三千佳丽于不顾,而独宠TA一人”的又是谁呢?是的,他就是:打-杂-客。看来这位打杂客,确实是和石正丽、王林发一起,喝白酒、唱卡拉OK上瘾了!

图2, 打杂客、石正丽和王林发合影,以及白酒+卡拉ok的由来

可能大家会有个疑问:这个打杂客为啥能够独得中共的恩宠呢?这就引出了本文的最后一个重点:打杂客的EcoHealth Alliance和武毒所、和福奇的关系。

简单地说,这个EcoHealth Alliance自称为NGO,其实就是从国立卫生院(NIH)拿到研究项目和资金,再把项目分包给全世界各地的研究所的这么一个中介机构。

那么EcoHealth Alliance把项目都分给谁了呢?很多都分给武汉病毒研究所了。武毒所的(名义)老大是石正丽,NIH的老大是福奇,那你说说… 这还了得了吗?

其实早在2020年4月份,川普就下令停止给EcoHealth Alliance和武毒所提供资金。

到了2020年7月份,NIH说可以考虑重新提供资金,前提是要求打杂客负责协调,让武毒所公开早期获得的病毒信息,并同意开放给第三方检查。估计打杂客和当今圣上请示过了,觉得这些要求不靠谱,所以这事儿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神奇的是,到了8月份,NIH官网公布,计划建立全球新发传染病研究所,整个项目资金预算为8200万美金。而列表上还赫然写着:打杂客的EchoHealth Alliance的东南亚研究所是其中合作中心之一。

当然这个钱是不是去了武毒所,咱不能乱猜,毕竟EcoHealth Alliance在东南亚有很多分支机构。但是打杂客居然没有被NIH彻底除名,看来这打杂客还真不是我们说的那种普通跑腿和打杂的。

我们再把目光拉回到现在。到了2021年5月份,显然大家都已经明白,功能增强实验,那就是烫手的山芋,谁沾上谁倒霉。少说也是坐大牢,严重的估计直接给你根绳儿,自己了断算了。

前两天的5月11日,路德在节目中讲到,福奇接受听证会时候已经明说了,自己对中共所做的研究一无所知,也就是功能增强实验和他没关系,所以你最多算他个失职。套用中共的话来说,也就是“坏事儿都是外包公司和临时工干的”。

这实际上是把锅甩给打杂客和中共,那接下来就看打杂客怎么办了。要是打杂客也和福奇一样甩锅,责任都在中共,对于我们以毒灭共,自然是好事。毕竟美国的事儿,让美国人操心就好了,咱把精力集中在灭共上最重要。

当然中共也有可能在这时候出手,拉打杂客下水。毕竟中共除了打杂客喝白酒、唱卡拉ok以外,很有可能还有其他活动的视频,咱在这儿也不瞎猜了,总之目前看下来,这位打杂客还是凶多吉少。

不管怎么说,现在一场大戏正在渐入佳境。至于最后武汉大审判的台子上都站着谁,咱拭目以待!

+9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文乐
1 月 之前

写得好,非常清晰

0
Dzhang
1 月 之前

白酒+卡拉OK😄

0

文永

5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