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聊农村】艰难的上访路(一)

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跟随战神 | 编辑、封面、发布:灭共小宇宙

这不,随着经济的发展,汽车的增多,牛二看到有利可图,开起了修理厂,干起了汽车修理的行当。牛二何许人也,李庄村的书记兼村长。

在就任书记村长的这几年里赚的盆满钵满,按说是不差修理厂的这几个钱,但是人心不足啊,况且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还有大舅哥刚刚送了一辆皇冠牌轿车,家里有个修理厂,自己也图个方便。

这些年正是牛二春风得的时候。大舅哥在他的帮助下,在村里弄了块地,建了个涂料厂,效益很是不错,每年都有牛二的分成。涂料厂的水电都是村里买单,占用的土地也只是象征性地交俩钱,基本上和白用差不多。

更加让牛二高兴的是,前几天顺利地拆了村民李福的“违建”。就是这个李福一直和自己对着干,全村中为数不多的敢和他“叫板”的人。正巧,赶上村容村貌整治,借着这个由头,将李福的“违建”拆掉。

李福的所谓“违建”无非是在自己的房子外面搭了个棚子,里面储存了点农具和杂物。其实,这在农村是个普遍的想象,村民家家户户都这样干,一般也不会有人管。但是李福就不一样了,别人可以不拆,他的必须拆,因为李福得罪了牛二。牛二视李福为眼中钉。其实,李福并没有得罪牛二,只是不屈从他的淫威罢了。

农村的状况就是中共国的缩影。开始是反对的声音受打压,然后是温和的意见受到排挤,再后是赞美的声音不够便有罪。对于黑暗来说光明就是罪,对于邪恶来说善良就是罪,对于愚昧来说清醒的人就是罪,对于跪下的人来说站着就是罪。

李福就是那个站着的人。回想起在村务公开的事情上李福让自己的难堪,牛二至今耿耿于怀。

中共在农村实行了一项政策叫“村务公开制度”,是指村民委员会及时或至少每六个月公布一次涉及财务的事项,接受村民的监督。规定了涉及村民利益的事项,村民委员会必须提请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比如:本村享受误工补贴的人数及补贴标准;从村集体经济所得收益的使用;村民的承包经营方案;宅基地的使用方案;村办学校、村建道路等村公益事业的经费筹集方案;村集体经济项目的立项、承包方案及村公益事业的建设承包方案等等。

中共实行该项政策的本意就是一个安慰剂,就像剪羊毛时抚摸一下羊的后背,只是借此安抚一下农民的情绪。到了李庄,牛二连安抚都懒得做了。什么村务公开,在他李庄什么都不是。村委会就是他的打手,村民就是他的臣民,李庄就是他的金库。村里的大小事务基本是暗箱操作,涉及经济利益方面的更是莫测讳深。别说召开村民代表会,就是张榜公布和广播公布都省了。李福就村务公开一事找过牛二,牛二居高自傲,根本把李福放在眼里。因此李福到镇里、县里告了状,于是牛二便怀恨在心。

被拆了棚子的李福正在窝火,但是毕竟在房本以外的私搭乱建,确实属于自己理亏。但是接下来牛二的修建的修理厂惹恼了李福。

在李庄村村后,工人们在紧张地忙碌着,宿舍、库房、车间相继建好。不久大门上挂上了招牌:某某汽车修理厂。开张那天,来了许多人,还举行了一个开张仪式,放了许多鞭炮庆祝,很是热闹。

修理厂的老板不是本地人,和村委会签订了承包合同。直觉告诉李福,事情不那么简单。果不其然,台面上的老板只是代持,真正的幕后老板正是牛二。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一形容古代官员拥有特权的说法,在中共国体现的淋漓尽致,而且更加肆无忌惮。不但是州官,就连县长、镇长甚至村长都成了盘踞一隅的土皇帝,恣意妄为、为所欲为。

李福的棚子被拆,牛二在却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公然修建汽车修理厂,天理何在?法律何在?李福咽不下这口气,决定讨个公道,要个说法。就此李福踏上了上访之路,殊不知这个决定让他的生活彻底改变。

(未完待续)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GTV官方号五月花之声五月花讲堂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官方油管账号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